新加坡式民主

林瑞源

世界政治的潮流是反當權的,新加坡立國至今唯一執政的人民行動黨在這次選舉可能遭遇挫折,但相信不會失掉政權。

獅城民主是老人或老派的民主,政府給予人民投票權,卻又害怕人民不會投票,一直想方設法來“教”人民如何投票。該國特有的集選區和非選區議員制,一來可保障行動黨政權,二來告訴選民不用支持反對黨,最終會有反對黨議員進入國會;投票日前夕的冷靜期是讓選民不要被情緒衝昏頭腦,考慮換政府的後果。

李光耀曾經提出“40歲以上已成家立業的人有權投兩票”的建議;他還認為,執政黨擊敗反對黨是天經地義的事,執政黨要保持執政地位,就必須摧毀反對黨。講好聽一點是:先發制人,講不好聽是:專橫。

李光耀現在還試圖影響政府的政策,他的出發點是要確保新加坡持續繁榮和穩定,可是那一套家長式、壓制民主的作風,卻讓年輕人受不了,所以選舉出現了所謂反彈的“反風”。

反對黨的候選人年輕、能言善道,比較行動黨的沉悶和保守,當然更能吸引年輕人。

恐嚇選民,指反對黨沒有能力執政,一旦反對黨上台,將毀了新加坡。這是新加坡政府長久以來的選舉手段,如果年輕選民不像年長一輩那麼的“聽話”,行動黨將有麻煩。

不過,我根據政黨勢力、社會背景、選民的年齡結構來計算,預測行動黨會失去一些議席,政權還是高枕無憂。

雖然在235萬零873名選民中,45歲以下的選民逾40%,但是仍然有一半選民是中年及老年人,其中9.6%人口是65歲以上,都曾見證新加坡脫離馬來西亞,而且政府非常照顧老人,因此他們偏向支持執政黨。

其次,一些年輕人不滿現狀、同情反對黨,然而不能否定島民心態也左右投票取向;新加坡的教育也栽培了不少這類型的選民。

第三、行動黨已經執政46年,擁有強大的民間網絡,加上其基本盤和6萬多名公務員,該黨獲得逾半選票相信不是問題。

第四、人民沒有推翻政府的理由。反對黨是挑起反移民情緒、通貨膨脹和屋價等課題,但是還沒有一個隊形來組織政府,因此一些選民不會拒絕已經證明完全有能力治理國家的行動黨。

在我接觸的新加坡人當中,有很多表達對政府的不滿,但他們敢換政府嗎?我很懷疑!

个人觉得新加坡政府作的挺好的。[s: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