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处女真的那么重要吗?

是不是处女真的那么重要吗? ----看完这故事再给我个答案
一定要看.好感人.也可以警惕自己.我哭了好幾遍說…

注意:上面的"自己"和"我"不是本人


莫名其妙的和她上床,也糊裡糊塗的接受她。
明知自己不是她第一個男人,但為了孩子,不得不娶她。
就因為不是她第一個男人,他一直懷疑肚子裡的孩子真是他的嗎?
孩子出世了,和他如同一轍,宛如一個模子印出來一樣,
他才承認這是他的對她的疑心也隨著一句句的~~孩子跟你好像,~漸漸降低。

今天是他們結婚第二年,沒有鮮花,沒有甜言蜜語,
當然也不會有燭光晚餐。
淑靜照往常一樣靜靜地在家等候柏正,已經十點了,他還沒有回來。
這是當初她選擇他的其中原因之一,但是她萬萬沒想到,博正的處女情節會那麼深。
從結婚到現在,只要淑靜拒絕柏正,柏正都會說:
「又不是沒經驗,裝什麼處女。嫌我技術比妳以前的男人差?」
可是淑靜想要解釋,柏正又說:「好啦!好啦!我知道啦!妳不用說了,
正妳學歷比我高,口才比我好嘛!
就這樣,淑靜過著做不能做,說不能說的婚姻生活。她好痛苦。

他們平均一個月回去鄉下一次,看公婆也看小孩。小孩已經一歲了,
稍微會扶著東西走路。淑靜除了逗弄小孩之外,還掃地,洗衣;
中午她把飯煮好 叫大家來吃。
小姑舀了一些蘿蔔湯起來「媽,妳今天怎麼把蘿蔔切的這麼大塊?」
「那是妳二嫂煮的。」婆婆把責任推給媳婦。
淑靜的大伯看到淑靜好像快哭出來,連忙說:「你們怎麼那麼笨,蘿蔔切大塊煮起
來才好吃,妳沒看到外面的人賣蘿蔔湯都是切這樣的嗎?」
淑靜看著大伯站出來替自己圓場,可是博正一句話也不說,心不禁冷了下來。
過年期間,許多親戚都來到鄉下拜年,有的還會住下一,二天;淑靜坐在小板凳,看著像一座小山的衣服不禁皺起眉頭。
剛剛大伯看到淑靜抱著一大桶衣服往外走,就說丟到洗衣機就好了,可是婆婆說衣服用洗衣機洗會變皺,而且這些衣服都是新的,一定要用手洗;
淑靜只好把衣服抱到外面洗。迎著冷風,把手伸進冷的像冰的水,又抽離起來,搓著雙手;她咬緊牙根把衣服一件一件的在洗衣板上搓洗,當她弄好時已經是二個小時後。
晚上婆婆在樓上對著公公發牢騷,「她瞎了是不是?一隻襪子也不知道要拿去洗, 還把博文的衣服染成這樣。」
「淑靜又不是故意的,那隻襪子塞在桶子旁邊,她可能沒看到;博文的衣服就不要穿了嘛!幹嘛這樣大驚小怪的。」公公在旁幫淑靜說情。
婆婆在樓上講話,幾乎樓下的她們都有聽到,淑靜只能坐在那裡接受審判。

這幾天大伯帶著女朋友去墾丁玩,順道來博正的家住一晚;
因為淑靜在果菜批發商裡做會計,所以早上六點就要上班。
大伯一早起來聽博正說淑靜去上班了,他和女朋友心想淑靜大概還沒吃早餐吧!
兩人買了一份早餐送給淑靜吃。
淑靜接著這一份熱騰騰的早餐,眼淚差點留下來,連她自己的老公都沒這麼體貼。
淑靜懷孕了,連續好幾天晚上電話鈴聲響,博正去接,對方都沒有出聲音,最後博正有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
他掛斷電話,「妳在外面交男朋友?」
「你在說什麼啊?」淑靜一臉疑惑。「妳給我戴綠帽子,是不是?這肚子裡的孩子
是誰的?」博正的臉上寫滿了忌妒,懷疑。
「這肚子裡的孩子當然是你的,還會有誰的?」淑靜撫著肚子想保護她。
「我的?妳想騙誰,男的找到這裡來了。走,去把她拿掉。走。」拉起淑靜往外走
「博正,你不要這樣好不好?就為了一通莫名其妙的電話,你就判我這種行你太不可理喻了。」淑靜甩開他的手,摸著被他拉疼的地方。
「我不可理喻?對,我就是不可理喻,我就是不要這個孩子,走,去拿他。」 博正不管淑靜的掙扎,硬把她帶到醫院拿掉孩子。
淑靜萬念俱灰躺在床上哭,博正連一句安慰話也沒。
就這樣,只要淑靜一懷孕,他就帶她去拿掉孩子。
淑靜的媽媽遠從花蓮來看淑靜,她看到淑靜消瘦的身材,面無血色的臉龐,問她,「淑靜,妳是沒在吃,是不是?怎麼瘦那麼多
「有呀!」「有?有會那麼瘦,簡直不成人樣。」媽媽捨不得的說。
淑靜把事情從頭到尾說給媽媽聽,媽媽聽的大發雷霆,
「跟他離婚,我們家這一口飯給妳。」
「媽,妳不要生氣啦!這是我選的,我就該承擔。
「妳怎麼那麼傻,當初為什麼不告訴媽媽,媽媽可以帶妳去做手術。」
「我也沒想那麼多。」
「那妳現在怎麼辦?一懷孕就拿掉?妳不知道這比生小孩還要傷身體嗎?」媽媽真擔心才二十二歲的淑靜怎麼過!
未來幾十年的婚姻生活?
「媽,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她喑喑咽咽的哭起來。
「别哭,媽媽帶妳去醫院裝避孕器。既然博正不愛惜妳,妳要愛惜妳自己,知道嗎?」

淑靜利用果菜市場休假期間回去看小孩,小姑常常向她提起一個男孩子。
淑靜了解小姑戀愛了,可是那個男孩竟比小姑小三歲,公婆當然不答應。
二日來,她觀察小姑每天早上都會從皮包裡拿個像避孕藥丸的東西吃,淑靜又不敢私自打開小姑的皮包,只好回去時再告訴博正。
「真有這種事?」博正不大相信。「這只是我的猜測。博正,你要不要叫小姑來我
們這邊問看看?」
「嗯~我會打電話給她,先騙她說要帶她去玩,等她來了再問吧!」
博正拿電話家,終於她上勾了,就等她星期日來的時候再說。
「二哥,二嫂,我來了。」博美一進門就找他們。
看到小姑來了,淑靜好高興,「妳來了呀!來,坐。」
博正從房裡出來,「坐車會不會累?」
博美接下二嫂的飲料,「不會,二哥,你要帶我到哪裡去玩?」
「看妳想去哪裡玩,二哥就帶妳去;不過妳要老實的回答二哥的問題。」 博正神色凝重的說。
「幹嘛!二哥,表情那麼嚴肅,好吧!你問。」博美不知死活的喝著飲料。
「聽爸媽說妳交了一個男朋友?」
「嗯!」
「而且還小妳三歲?」
「嗯!」
「你們進展到什麼地步了?牽手?接吻?還是已經發生關係?」
「我?.」博美不知該怎麼說?
博正看到妹妹的表情和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大概也知道答案。
「爸媽絕不會答應妳嫁給一個小妳三歲的男人,妳知道吧!」
「我頂多不嫁。」博美嘔氣的說。
「不嫁?就跟那個混小子一直鬼混下去?」博正對著妹妹吼。
從來沒有被哥哥罵過的博美,哭了起來。
淑靜坐在她旁邊安慰博美:「小姑,妳哥哥是關心妳,女人總是老的比較快,他怕到時妳嫁過去,人老珠黃時,那個男孩子會拋棄妳,了解嗎?」
「二嫂,我知道,可是我沒辦法斷啊!我把一切都給他了。」 博美講到這裡越哭越大聲。
「沒有關係,二嫂帶妳去做處女膜手術,只要妳跟他不再往來,好不好? 我們可以再重新開始?」淑靜抱著她。
過了三個月,博美和那個男孩子總算不再往來,
淑靜陪著博美去一家整形外科做處女膜整形回到家,博美拉著淑靜的手,「二嫂,
謝謝妳。」淑靜只是笑一笑。
「博美,妳二嫂已經帶妳去做了手術,以後不管怎樣都不能再隨便和男人上床,除非新婚之夜才可以,知不知道?」
「二哥,我知道啦!」博美答應二哥,經過這次教訓,她不會再重蹈覆策了。
過了一年,博美經由朋友介紹認識了一個男孩,交往半年,男方說他三十二歲年紀不小了,
要到博美的家提親,博美也答應。
訂婚後,男孩子都會暗示博美想要進一步的發展,但是博美想起二哥的叮嚀,都拒絕他。
自從淑靜帶著博美去做手術後,兩人的關係比姊妹還要親。
3月後博美嫁出去了,淑靜很擔心博美的整形手術不知道會不會成功?
在博美上禮車前,小聲的說:「小姑,明天早上記得打電話給我。」
一早,淑靜就待在電話旁等候,婆婆來叫淑靜去掃地,洗衣,
博正都會替淑靜回答:「媽,我來就好。」
婆婆看著他們兩人感情什麼時候變這麼好,「不用了。」說完就走。
終於鈴聲響了,淑靜馬上接起電話,「喂,小姑嗎?成功了嗎??好,再見。」
「怎樣?有成功嗎?」博正緊張的問她。
「嗯!成功了。」淑靜笑一笑
博正高興的抱著淑靜,「謝謝妳。」
推開了博正,淑靜苦笑著,「不用謝我,我只是不想再有第二個吳淑靜。」 說完就拿起掃把掃地。
博正聽完淑靜的話,才知道自己傷害她有多深。
他下定決心,從現在開始,他要好好的愛她。

下面是引用蓝色精灵于2006-02-17 10:09 PM发表的:
对!!我碰到很多男生,嘴里说不介意,但偏偏心里最介意的还是那一片薄薄的处女膜。。。

呵呵。。你又懂?
你换过很多男友?

没有啦!!如果是自己男朋友那里会这么坦白。。??

不重要!重要是我爱她

T.T

So touching~~~~~~~~~~~~~~~

太感動了~

Sure is very important la~~~~~~~~~~~~~~~

她的…老公很过分…活该失去最爱自己的人.

I PREFECT IS 男人就是這樣,總是希望自己的女人是處女…第一次就是要給他!!
但他們有沒有想過,若是處女又不見得是第一次…(可以去重做一個)
若不是處女又不一定不是第一次…(可能不小心傷到)
話又說回來,男人希望自己的老婆是處女,
自己又喜歡在婚前多玩幾個,這不是很矛盾嗎?
由此可見,男人最自私…(當然也有少部份優質男性)

那男的活该~
叫那男的去吃大便吧~

very very touching~!

i ever read it b4…the most impressive story i ever read…

that guy very bad…no qualification to be called “guy”…down grade the guy’s image…
that girl should not bear so many…should leave him early de…sad story…

feel like crying…

真的好感动哦~~~
谢谢你的分享~~

只是一个要带出男人的处女情结的故事
不用这么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