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處境像當年林蒼佑 許岳金:穩定才能發展

獨家專訪:楊永年
專訪人物:許岳金(資深政治工作者)

年輕的檳城人,有多少人知道許岳金是誰?

然而檳城老一輩居民一定會告訴你,有關許岳金“五粒蘋果”的故事,尤其是打槍埔的老居民。

另一個經典傳聞就是許岳金趁林蒼佑出國時改動官邸風水,企圖奪位的傳聞。

傳聞背后的許岳金是位資深政治工作者。他于70年代初出道,曾擔任前首長敦林蒼佑的副手、代首長。

他在80年代末退出民政黨、1995年淡出政壇,他看著許子根落敗、民政黨在檳州全軍覆沒、行動黨抬頭、林冠英當首長。

這20年來他不曾正式“破謠”,67歲的許岳金接受《中國報》專訪,道出他與林蒼佑的關係,狠批現任首長許子根,更揭露自己當年沒改風水,只指示官員增建廁所。

許岳金說,林冠英如今面對的情況,和當年林蒼佑擔任首長時所面對的情況很相似,與中央政府的關係,將是一個關鍵。

“4個首長,只有林蒼佑和林冠英以反對黨起家。林蒼佑在1969年513事件后,很快就宣誓就職。當時他面對的大問題是協助國家恢復穩定,第二才是發展。”

他說,1969年大選時風雲突變,民心反聯盟(國陣前身),因為政府當時的很多政策已過時,應變得又不夠快,變成很多東西落后,失業率上升。

“林蒼佑的挑戰是恢復穩定和推出新策略,求取更大更快的發展,這兩件事都不容易做。”

李光耀的話存玄機

他說,林蒼佑能夠做得到,一方面是因其能力不錯,但對方與當年首相敦拉薩的妥協更是一個關鍵。

“如果林蒼佑沒有妥協,這兩個東西都不容易做得到。”

他說,在大馬政治體系中,州政府沒什么資源,稅收多歸中央政府,所以首長的資源有限,要真正表現不容易。

“當然也不是說不可以,但不容易,大項目就不能夠做。”

他認為,現在林冠英面對一個很相似的情況,民心反國陣,在308大選中投選反對黨。因為國陣有很多東西已過時,應變不力。

“最近李光耀講了一句話,說檳州政府必須和中央政府配合,以求更大的發展,這句話有很大的玄機。”

當被要求評評林冠英時,許岳金說:“何去何從還有待觀察。”

他認為,該給林冠英一個機會,目前很多情況對林冠英不公平。

“好壞他會負責,我能幫的就幫,國陣叫人不可以邀請他去學校,我身為漢民小學董事,我就邀請他來開幕。”

馬來人政治如推手
你放對方就推過來

“馬來人在政治上像皮影戲一樣,不見血的,就這樣砍下來,誰叫你讓步呢?”

許岳金說,馬來人在政治上也像我們太極拳的推手,你放對方就推過來。

“有次林蒼佑主持政府高級官員會議,那時檳州區域發展機構(PERDA)剛成立。一個高級職員說,現在開始,所有的市區發展圖測需通過城市發展機構(UDA),鄉村區的就通過PERDA。當時所有人靜靜,我就講一句話,我講,那么你需要州政府來做什么?他就靜了下來。”

他說,從政最高的原則之一就是當仁不讓,該做的就必須做,盡能力去做。

“以前林蒼佑本身是這樣,我們做行政議員、做議員的也是這樣!該講的時候就講,該做的就做。”

許子根團隊沒勇氣
每位議員爭做好人

許岳金批評,許子根團隊的致命因素是沒有“guts”(勇氣),每位議員都搶著做“白臉”(好人),沒有人要做“黑臉”(壞人)。

“他們沒有我們所講的guts,來老老實實誠誠懇懇地執行他們的任務和職權。”

他說,當年他負責房屋事務時,計劃建數千單位廉價屋。當時巫統日落洞區部主席拿督尤索夫(巫統強人)呈備忘錄給林蒼佑,也帶隊見林蒼佑。

“他們說馬來人在市區沒有房子,說80%至85%的廉價屋該給他們,我當然不同意,我做黑臉,林蒼佑可以做白臉,他講我不同意。后來,巫統叫當時國家及鄉村發展部長嘉化峇峇下來調解,我們來個妥協,給他們45%,很公道。我們是這樣做事的。”

“若你從首長到議員,每個人都要做白臉,那就完了。做事不能顧忌這個,顧忌那個,怕得罪這個,得罪那個。”

檳4位首長中
許子根成績最糟

許岳金說,在檳州4位首長中,許子根資格最高,但成績最糟糕!

“在林蒼佑和林冠英之間,許子根做了18年的首長,他不需面對林蒼佑和林冠英所面對的問題。又不是國家剛獨立,資源可說豐厚,又屬于執政黨和中央政府。”

他比喻,許子根擔任首長時,就像一個繼承了很多家當的人,父親的生意做得紅火,一切都上了軌道。

“做了18年后卻全軍覆沒,顯示了這18年的首長有很大的弱點和缺陷。”

他說,4位首席部長的權限都一樣。只是看對方如何運用。

“你應該行使你的職權,你應該講話、做正確的決定,但你又太多顧忌、優柔寡斷,你就不配坐在這個位置上面!”

他強調,他與行動黨沒有淵源,和許子根也無不和,他只是純粹站在人民的立場來講這些話,站在長者的立場來告訴這些年輕人。

“政治上,好壞都需確確實實來講。”
1.jpg

談起往事,許岳金說:“我沒欠林蒼佑什么!”

“1973年民政黨分裂后,林蒼佑通過一個朋友要求我幫助他引進一批新血,他要求知識分子。我花了一整年的時間,每個禮拜開會,引進140多個人。”

他說一年后,林蒼佑要求他辭去教職參選。他考慮后同意,並在當年的大選中胜出,擔任州議員,同時被林蒼佑委任為政治秘書,展開其政治生涯。

“我和林蒼佑的關係很簡單,你(他)交代我做的事,我盡能力去做,有什么差錯,你通知我,你要問什么可隨時問,我不會回避,因此我有很多敵人。從政,我們的目的是老實、誠懇去做,沒有所謂要做首長,不要混淆。”

“別人對不起我”

他說,林蒼佑當年到國外接受心臟手術時,他擔任代首長。

“ 當時有兩個人跟我說…一個說,這個位置不是給你的,是給福建人的,我是潮洲人。我沒爭執,他講我就聽。第二個說…他是林蒼佑信任的人,他問我,你能不能支持林建安(林蒼佑的兒子)做首長?那時候林建安剛做州議員。我不知道怎樣答他,因為這不是我決定的。所以我說,林蒼佑可能有私心。”

許岳金認為當時他鋒芒過度,見報率超過其他議員、超過林蒼佑,連林蒼佑都想要把他調走。

“我們這些性格,有人看了眼紅,他們在外面攻擊我,說我要做首席部長。認真工作就是要做首席部長?”

“當時我就懷疑,一些報館的文人在小報寫我,我不管。做為一個州議員、政治秘書、行政議員,我只要老實、誠懇去做,這表示我要做首長嗎?”

“林蒼佑要放我去升旗山國會,我知道他要“殺”掉我,我不爭辯,因為贏輸是另外一件事。”

他說,如果當年林蒼佑堅持,林敬益不敢調他走,他也不要破壞黨,黨要他到那一區他就去。

“當年我敗選后淡出,還有一些人要利用我的影響力,所以我選擇退出民政黨。我沒對不起人任何人,是別人對不起我。我沒做過什么錯,我不需為今天民政黨的下場負起什么責任。”

姓“許”接班原來另有其人
做不做首長不太重要

傳說有個相命師曾說,林蒼佑之后的首長是姓許的。當時許岳金任職副首長,也擔任過代首長一個半月。老檳城人之間盛傳,當時許岳金也一度以為是自己,豈知最后跑出一個許子根。

針對這項傳聞,許岳金笑說,歷史已證明,可能他這個姓許的做首長會比較好。

“首長這個位置不是老天定的,有能力者就上去,如果你認為我適當、表現好,我就坐這個位置。”

他認為當不當首長不太重要。

“許子根當了18年的首長,如果他不做首長,今天大家還是很尊重他,這個人有學問家底好,做了18年卻給別人說成沒用。所以,做首長真的這樣重要?”

民政黨搞成這樣
林蒼佑需負責任

“今天民政黨要搞到這種地步,林蒼佑也需負責任。”

許岳金說,他和林蒼佑沒爭吵或正面衝突。

“多年來我都沒有找他,兩年前他叫人找我去和他談話,談了3個半小時,他不放我走,他很寂寞。他提起以前的事我都不回應。今天民政黨搞到這種地步,他要負責任。”

他說,在中國歷史上,每個朝代都有瓶頸,繼承人很重要,需好好安排。

“一個寫林蒼佑傳的日本作家也說過,林蒼佑留下一堆大便給后人清理(沒安排好繼承人)。”

他說,退出民政黨時,林蒼佑也嚇了一跳,其實林蒼佑當年(1990年大選)輸掉(州議席),和他的退出有多少關係。

“因為跟著我退出的有很多是那邊的人,這不是我的錯。我是受害者。”

“5粒蘋果”的因由
舉報獻禮反令自己陷困

傳說80年代時,一名婦女申請不到廉價屋,有人教她送禮給許岳金。

許岳金下班回家,發現門外有禮籃,裡面有5粒蘋果,他擔心遭人陷害,被扯上受賄賂的罪名,于是向當時的反貪機構投報,最后該名婦女被對付。

這件事被行動黨拿來當1986年大選的課題,攻擊競選升旗山國會議席的許岳金。當時選民同情女事主,或許這是許岳金敗選的原因之一,尤其是在打槍埔區,可謂慘敗。

這就是許岳金著名的“5粒蘋果”的故事。

官邸建廁所無關風水
是因來訪學生拉肚子

“改灶爐破風水?我不相信風水,也沒住過首長官邸,更不知道煮飯的地方在哪里。”

許岳金對這個關于他破壞官邸風水的傳聞並不陌生。

他解釋,當時林蒼佑出國,他當代首長。一批學生通過學生交換計劃來官邸拜訪,他們吃飽后突然肚子痛。

“當時官邸只有一間廁所,他們需排隊等。過后我交待公共工程局,建多幾間廁所,這是很公道的話。要建在哪里也不是我選的,是公共工程局人員選的。我改什么風水?”

“有人不高興,打小報告,可是你要我怎樣做,我不能假裝看不到,如果下次有人再拉肚子,怎么辦?”
1.jpg
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