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百年票據疑因待解 或與洪門歷史有關

亞洲錢幣協會主席劉嘉斌向星洲日報展示了一張,相信具百年歷史的柔佛票據,並指出一段或與洪門有關的歷史疑團。這些疑團有待知情人士提供解答,因此,劉氏促同好前輩,共同探討有關票據的祕密。

年代久遠紙張泛黃

劉嘉斌表示,票據長17.3公分、寬6.4公分,因年代久遠,紙張泛黃,且已有被蠹魚所侵蝕的痕跡。

“票上的字體用紅色印章印上,最上方是一橫長方形印章,印內第一行是阿拉伯文的柔佛,第二行是以英文書寫的柔佛‘JOHOR’。”

他說,第3行是“柔佛誠信公司”,下方是一直長方形印章,印章內分有3格,上格是“柔佛信局”,“信局”二字直寫,在“柔”與“佛”字的中間。

“第二格是‘公興祥’,最下格是由右至左直印:‘茲收到紹本公司’(紹本公司4字是以黑墨用手填寫上的)賤部未銀恥(恥字是用黑墨印上的)字號信金銀貳大員。”

他表示,在字體下面有二方紅印但字體不易辨認。末行是光緒已丑年月日文恩科記單,票的左上角有半方“公興祥印”印章。

走訪文物界同好無結論
票據存數疑點

劉嘉斌在獲得這張票據之後,在新山走訪了多位歷史文物界的同好,都未獲得結論,對於它,劉氏存有幾個疑點:
一、光緒已丑年(光緒15年,1989年)至今120年,當時新山雖然已立埠,但都沒有聽說有“誠信公司”的存在。柔佛是指新山還是指柔佛其他地區,如:麻坡、峇株巴轄等,但據劉嘉斌所知:柔佛,在當時是指新山。

二、從格式上看來,這不是當時的僑批匯對的單據,卻為何使用“柔佛信局”的字號呢?劉嘉斌更指出,此票據也不像會票、兌票和信票的格式。

三、“公興祥”是堂口的號稱,還是另有其他意義?

四、劉氏以“誠信公司”認為有可能是洪門會的產物,因為洪門會中有“信以成之”的口號,而且“公司”在當時多指會社名稱,如:“義興公司”、“廣福公司”,但在其年號上使用光緒這又犯上洪門“反清复明”的禁忌。

洪門人物向清庭買官

可是,劉氏又提出,在新山的黃亞福、陳旭年、林亞相等洪門人物則在清朝時向清庭買官則是事實。

“黃亞福的雖然是虛官,但也是‘俊秀’及‘同知’,陳旭年故居稱‘資政第’,這種情況在洪門會中是極為罕見的事。會否也使用‘光緒’年號,也很難說。”

五、當時洪幫在新山是一黨獨大,清幫很難在此生存,票據上可見到“紹豐公司”,“紹”字輩多見於清幫。若是清幫所用之物則應是屬柔佛中北地區,而不是在新山使用。

六、票據中的“賤部”、“恥”字號,“信”、“金銀”等字,是否與洪門內外八部的“孝悌忠信禮義廉恥”有關。“未銀”是又是“會銀”的別稱,因為洪門會中常用別字,號碼或名堂來作隱避之用。

“信局”是否也是這樣的意思,“文恩科”則是洪門會中的科部。

季候風影響文錢價值波動

“貳大員”是指錢額數值,還是另有其他意義。如洪門會據中常見的“伍佰元”,是指入伍之意而非數額。

劉氏透露,當年的匯率端視當時市面文錢的價值而定,一般一大員等於800到1200文之間,南北季候風影響商船的往返,是文錢價值波動的原因。

綜合以上數個疑點,劉嘉斌希望同好與前輩能提供線索。
1.jpg
2.jpg
3.jpg
4.jpg
5.jpg
6.jpg
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