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鬼故事

小米上小学五年级,是所有人公认的好学生。却因连续几场小考失败而闷闷不乐。
“粼粼,我真的不想活了。”小米这几天总是在对粼粼说着这样的话,弄的粼粼烦透了。
“好啦好啦!你去死吧…我陪你好吧.不要烦我啦…”粼粼敷衍复合。
话落,小米好象特别高兴。“你说的。”
…放学了。粼粼在等小米。
“你先走吧。粼粼,我要在教室了再学一会。这几天的功课落了许多呢。”
粼粼耸耸肩被上书包走出了…
安静的教室听的见水滴击打的声音…一滴一滴…小米似乎被水声弄的有些心烦…

转眼,第二天.孩子们都来齐了。惟独小米。
她的书包还在。似乎没有回家。而门起初是锁着的,每个人都显得有些诧异。
“啊…”随着一声失真的尖叫。人们纷纷跑向声源,在右边,是这一层的洗手间,令人悚然的地方。
那晕暗的光线照的屋顶惨白,小米用红领巾吊死在了屋顶铁质的钩字上…
没有蹬持的东西。小米就这样吊死在了一个似乎是吊电扇的钩子上,红领巾系的工工整整。阴冷的尸体依然摇晃,脚尖在镜面似的污水上划来划曲去。没有挣扎的痕迹…只有凝固在小米脸上那解脱的笑,和那长长鲜红的舌头,青色的唇。凌乱的长发被投射出的影子映出每个人扭曲的面容…
很久,那门再没有打开.只是门下的通风栏透出里面的阴冷和那经常响起的莫名流水声…

时间冲刷一切…
“韩粼,去办公室拿盒粉笔好吗?”粼粼点点头,走出了教室,左转。
“怎么会有这么多水?”粼粼淌着没脚踝的水自语着。“好象在右边。…有水滴声…”她开始向右边,水依然在涨。“是水龙头坏了吧。”“不对,这里唯一的水龙头在哪?…是那间封闭很久的卫生间…”小米呼吸急促…疯似的回跑。可水已没在膝盖…腰际…肩膀…头顶…浑浊的水里她看见了一条失色的红领巾在飘。“粼粼…粼粼…”十米的走廊,她走的好辛苦…
孩子们在读书,“怎么去了这么久…”林老师倚着门框看着左拐的尽头。“或许应该去看看。”…
水痕。水痕。一条明显的水痕线泡发了墙壁。“怎么会这样?”林老师的脚步停下…"怎么会这样?”…粼粼的声音…微弱的从背后传来…
一步…一步…粼粼的声音愈来愈近…林老师的心也愈惊恐…洗手间…就是这间封闭多年的洗手间里传出的…没有琐…
"啊!"怎么小米的尸体依然悬挂在那里,不曾动过的模样。解脱的笑,和那长长鲜红的舌头,青色的唇。摇…摇…脚尖在镜面似的污水上划…划…
视线急转,粼粼在水池旁拧着水龙头。
“粼粼…粼粼你在干什么!”林老师一把拉过被对自己的粼粼。而粼粼的脸已经象一张水化的白纸。眼睛哪还有黑色的眼珠。
“粼粼…你”林老师倒退在角落。
“水…好多水…我快被淹死了…”粼粼声音尖细,手因用力过大而在水龙头上抹出猩红的血迹…
"哪有水!..它在五年前就不供水了!"林老师歇斯底里的叫喊.
"你胡说! 我快被淹死了…好难受…”粼粼依然在拧着它,声音刺耳…
"粼粼…”…
小米依然在红领巾上摇着,水染的血液滴淌成河…脚尖划过污水…慢慢撩起林老师的刘海…
突然,粼粼离开水池.抱住了小米…疯一样的往下拽…
"是你害死我的…我不想陪你死.我不想!”
啪…小米的身子掉在了地上…
而那颗头依然在猩红领巾上摇着…

解脱的笑,和那长长鲜红的舌头,青色的唇…

一个个,我们实现着每一句不经意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