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樹種草並非萬能 因地制宜治理沙塵暴才有成效

大風沙塵天氣今年還是光顧了中國北方地區,甚至到了南韓、日本。4月2日—3日甘肅玉門等地遭到強沙塵暴襲擊,上海市也遭遇近年來最嚴重的一次揚沙浮塵天氣。沙塵暴治理了這麼多年,為什麼無法根治呢?今年的沙塵暴會比往年嚴重嗎?

從根本上杜絕不可能
沙塵暴為何久治不愈?中國科學院大氣物理研究所石廣玉研究員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沙塵暴畢竟是一種自古已經存在的自然現象,在地球上至少已經存在了幾十萬年到數百萬年甚至更長時間,中國的黃土以及南極和格陵蘭的冰芯紀錄對此提供了充分的證明。石廣玉認為,對沙塵暴的產生起主導作用的是自然因素。這是因為,當今的地球氣候形勢決定了在南北回歸線正負5—10度的範圍內出現一個乾旱氣候帶,在陸地上形成大片沙漠;沙漠的出現提供了沙塵暴形成的“物質基礎”;在適當的天氣和氣候條件下,沙塵暴的發生將是不可避免的。抱著一種“人定勝天”的想法去消滅沙塵暴是不現實的。人類治理沙塵暴只有短短幾十年的歷史,積累的經驗和手段不足,治理將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也許是一個永遠走不到盡頭的漫長過程。

國家氣候中心首席專家任國玉認為,沙塵現象從根本上說是一種自然現象,當然近現代的人類活動可能加劇了這種荒漠化的過程,在一些農牧交錯帶地區,因為土地的開墾出現了一些沙源,這些加劇了某些地區的沙塵天氣。我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進行一些治理,但是想從根本上杜絕這種現象是不可能的。

治理沙塵暴不能一刀切
對於沙塵暴的治理,多植樹、多種草被認為是最好的辦法,但石廣玉說,要根據不同的環境條件採取不同的措施,宜林則林、宜草則草、宜荒則荒。比如,在年平均降水量只有幾十毫米的乾旱沙漠地區,植樹種草幾乎沒有任何意義,因為這裡氣候乾燥,水源短缺,而保證草木的生長需要大量的水,植樹種草也許能取得暫時效果,但難以持久。而在年平均降水量200—400毫米的地方,植被具有自我恢復的能力,只要不再開荒、過度放牧,停止人為破壞活動,將草場圍欄保護起來,1—2年的時間植被就能恢復,從而起到減緩沙塵暴的作用。大自然本身具有自我調節的能力,這種能力不以人的意志而轉移,只有順應了自然的發展規律,才可能花費最低的成本起到較好的治理效果。

其他國家也有不少治理高招。美國所採用的免耕、留茬、草田輪作、秸稈還田等均收到了顯著的成效。日本採用在海岸沙丘防風林的保護下,對內側的沙丘地開闢利用的模式,使流沙固定和沙丘地的改良利用密切結合,形成了一個完整的治理與利用體系。

今年沙塵天要比去年少
據國家氣候中心高級工程師艾婉秀介紹,根據氣象部門對今年沙塵情況會商的結果,今年我國的沙塵天氣比去年明顯減輕,具體的次數大約是11—15次,而以往多年的平均值是19次,2006年是18次。

中國氣象局國家氣候中心肖風勁認為,從沙塵天氣的變化看,最近40多年來,北方地區春季平均沙塵天氣日數總體呈減少的趨勢。雖然近半個世紀北方地區沙塵天氣的頻次總體上呈現減少趨勢,但隨著人口和需求的增長、社會經濟的發展,沙塵天氣造成的危害會愈加嚴重。

希望沙尘不会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