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身上揣著硬幣

朋友每天都會揣幾枚硬幣在身上,一元的、五角的,還有一角的。走路的時候,他的褲兜就會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搞得跟老葛朗台在搖金幣袋子似的。一次飯桌上,經不住眾人的嘲笑和追問,朋友給我們講了一個故事。

每次開車經過一個路口,都會看見一位五、六十歲的老婦人,趁著紅燈的當口,一隻手提著一大串白玉蘭,一隻手敲人家的車窗,向駕駛員兜售。這麼大歲數,穿梭在那麼密集的車流裡,真讓人替她捏了把汗。我發現她的生意並不好,一個紅燈往往一朵也賣不出去。她也敲過幾次我的車窗,一元錢兩朵,說實話,一點也不貴。可是,我身上從來不帶零錢,我也不想因為買個一元錢的花而找回來一大堆零錢,所以,每次我都笑著搖搖頭。我想,很多人都和我一樣吧!

那天,送孩子上學,路口又吃了紅燈。也不知道她從哪個角落突然冒了出來,敲我的車窗。我笑著搖搖頭。她正要走開,孩子看見是賣白玉蘭的,興奮地嚷著要買。沒那麼巧,那天我身上帶的都是百元紙鈔,我只好掏出一張遞給她,買了兩朵。可就在她低頭一張張數錢的時候,誰也沒有注意到,綠燈亮了,一輛從後面疾駛而來的大巴士將她刮倒了。我驚呆了,一輩子也不會忘記那個鏡頭,她就像一片紙一樣飛了起來,手上的零錢和白玉蘭,拋撒了一地。

直到今天,我也無法原諒自己。如果不是因為我要買白玉蘭,如果我身上有一元硬幣,不需要她找那麼多零錢,也許悲劇就不會發生。

朋友的故事讓我們唏噓不已。

就是從那件事情後,我身上每天都會揣一些硬幣,對,不是放在公文包裡,也不是放在錢夾裡,而是揣在褲兜裡,這樣掏起來方便。雖然我再也沒機會買那位老婦人的白玉蘭了,但是我發現,身上帶點零錢,還真能做不少事情。

我們單位邊上的小區裡,住著個老大爺,在一樓的院子裡種了些蔬菜,每天黃昏的時候,他都會鏟點青菜,一把把洗乾淨,紮好了,擺在路邊,旁邊放著個小盆子。下班的人路過了,順手拿一把,自己將錢放進盆裡,大把的一元,小把的五角。大家都知道,老大爺無兒無女,是靠低保生活的,所以買的人很多。以前身上沒零錢,我從來沒買過他的菜,現在每天路過的時候,我都買一把。

過去在路上碰到乞討的,我也幾乎沒有給過他們,因為我沒有零錢啊,這是最好的理由了。現在,我的褲兜裡有硬幣了,我就會主動掏出一枚給他,很方便。而他們的一聲感謝或一個微笑,也會讓我覺得很快樂。

是的,很多時候不是因為我們缺少愛心,可能僅僅是付出的時候,不是很方便。那為什麼不揣一些硬幣在身上呢?

朋友的話,讓我們羞愧。我第一次發現,朋友褲兜裡硬幣的聲音,很悅耳,像一個跳動的音符,溫暖著這個冬天。 ◇

文/孫道榮

原来一个小小的硬币隐藏着一个小故事。。。。。 [s: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