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聯的魔術

作者:林瑞源

魔術師的表演要吸引人,一定要有新花招,每天有不同的招數,觀眾才不會膩;“電鋸分割美女”已經過時,“隔空取物”、“凌空飄浮”才是驚人。民聯也在變魔術,把問題變走、變來中央政權,但是內部問題日日新,卻嚇走觀眾。

從回教黨提出和巫統組織聯合政府,到吉打州政府剷平宰豬場、公正黨市議員杯葛檳州威省市政局主席宣誓就職儀式及威省市議員佐哈里被革職、公正黨地方領袖藉豆蔻村事件攻擊林冠英、公正黨州議員阿茲敏要求重組雪州行政議會、公正黨國會議員黃朱強揭露一名行政議員讓撈偏門者在辦公室開會;問題涉及3個成員黨、3個州,看來民聯執政1年4個月,還不懂得做政府。

目前,民聯就像魔術師,希望用戲法掩蓋問題、遮住民眾的眼睛,然後在觀眾不知不覺中拿掉“中央政權”。

吉打行動黨因為宰豬場問題,在7月1日議決退出州政府,7月10日就重返州政府。短短10天,解決了所有矛盾,比魔術大師大衛考伯菲還厲害。

民聯的戲法如此犀利,最失望的當然是國陣,不過再厲害也只是障眼法;掩飾得了一時,騙不了一世,最終還是要面對現實。

民聯內部問題那麼多,是因為缺乏完善的組織架構、理念分歧、心態不正確、爭權奪利。

民聯議員、黨員和支持者人數眾多,一定會有人事、處事手法的紛爭,因此應該設立一個協調和解決問題的機制。民聯最高理事會的架構必須制度化,規定每個月開會一次;最高理事會下面設聯合秘書處,以執行高層的決策。

聯合秘書處要有實權,可處理各成員黨投訴、調解糾紛,包括黃朱強的投訴;地方議員也可反映各州問題,由秘書處協調或向州政府提出解決方案。秘書處更可以結合民聯4州的資源、人才或研發成果,謀求更大的發展。

現在民聯自己人打自己人,就是因為缺乏內部溝通和協調的機制。民聯的內耗得益最大的是國陣。

民聯也要懂得解決前朝政府留下的問題,比如雪州10間豪華官邸,空置、浪費保養費,就是州政府失責。

煽情和情緒化的時代已經結束,民聯和國陣未來要比政績、比能力,誰的支持率高,誰就入主布城。距離下屆大選還有3年的時間,民聯的戲法還能夠玩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