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土不服的爱情

米娜用床单包裹着赤裸的身体,头发凌乱地披散在肩上,光着脚丫从卧室里小跑出来,道南正在玄关处穿皮鞋,转过头看见米娜立在身后,道南转身,这般诱人,他一把拉过米娜低头拥吻。米娜红着小脸,抬手理了理道南的领带,“嗯,路上小心。”

米娜躺在床上傻笑。她就这样来到深圳,来到道南工作生活的地方。就在昨天,当她出现在深圳机场,在旅客出口处看见道南时,提着行旅箱的她才真正意识到脚踏的这一方热土,是她魂牵梦萦的。道南远远地就看见她,抿着嘴,笑。接过米娜的行李时,道南感受到她的手在颤抖。

因为爱情,米娜从北方的一座小城市来到深圳。道南在电话中说,我希望我所有的一切都能有你与我分享。就这样一句话,第二天米娜就收拾行李直奔深圳。一年前,道南出差到米娜所在的城市,米娜就是道南客户公司的代表,道南不仅成功签下合同,就连米娜的心也一并赢走。距离产生美,米娜是绝不会相信这句自我安慰的话。爱情,应该是即使日子再忙也能两个人一起吃早餐。

第一次离开生长的北方,米娜并没有感到惊慌失措,因为她坚信,有爱,什么都不怕。没有工作没有朋友,米娜就躲在家里看碟,有时候会一个人去逛街,星巴克常常是她歇脚的地方,一杯香醇的卡布其诺可以让她在星巴克发呆整个下午。

“南,我出去工作,好不?”道南正在翻最新一期的汽车杂志,依偎在他身边的米娜试探性地问。“嗯?你不是说想休息一阵子的吗?怎么那么快就想要去工作呢?”道南挑高眉。“我,呆在家里太闷了。”米娜嘟着嘴巴。“哦,原来是没个伴,放心,我每天一下班就会回来陪你,再说了,我又不是养不起你,在外面工作会很辛苦,我可会心疼死的。”道南放下手中的杂志,捏了捏米娜的下巴。

米娜除了知道道南是某IT公司的二把手外,还知道他的妈妈和妹妹在香港,小时候他爸爸就去世,是妈妈拉扯着他和妹妹长大,道南一直是个孝敬的儿子。但是对于感情的事,道南从没有对她说过。米娜觉着没什么,反正过去与她无关,只要现在他是单身的就得了,道南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跟她说。

凌晨,房间里的电话铃声大作,道南接了电话,然后就从床上跳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跟米娜说,我朋友出了点事,我要出去一会,你先睡吧。然后就拿着钥匙匆匆忙忙出门了。留下米娜盯着那部电话发呆。道南这一去到第二天凌晨才回来,那时米娜已经睡了,之前白天道南曾打电话给米娜,告诉她他已在公司上班,晚上有应酬会晚点才回家。米娜不以为然。自那天后,道南就经常以加班或应酬为由,到凌晨才回家。每当他悄身抽走米娜怀里的抱枕,然后把米娜紧紧地抱在怀里,深深的叹息自道南的喉咙深处发出。他不知道米娜根本就没有睡着。

当有一天门铃响起时,正埋头在电脑前的米娜以为是道南忘了带钥匙,兴冲冲地跑去开门,门外却站着一个怀孕的女人,她把米娜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然后自顾自的走进屋里。

“看不出来,你还有一双巧手,布置得倒挺有品位的。”女人不是特别漂亮,但却有一种先声夺人的气势。“你是谁?”米娜迎着女人咄咄逼人的双眼。“说吧,你要多少钱?”女人在真皮沙发上落座,优雅地翘起修长的双腿。

米娜感到一阵阵厌恶。她爱道南,不管他是不是别人的未婚夫,可是一想到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是道南的,米娜的心就扭成一团,再想到道南与那女人欢爱的场面,米娜就禁不住恶心起来。

道南回到家,屋里漆黑一团,开灯后发现米娜缩在沙发的一角,脸上残留着泪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道南伸手去抱米娜,米娜条件反射地躲开。“告诉我宝贝,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嗯?”道南温柔地细问。“你为什么要瞒着我?”米娜幽幽地说,道南竟打起了冷颤。

“其实,我早就想跟你说这事的,但面对你我一直开不了口,对不起,真的对不起……”道南抱着米娜,吻着她的眼耳口鼻,喃喃地说。“她是我妈妈钦定的儿媳妇,在香港一家外资公司当高级主管,我一直不喜欢她那种女强人的派头,在你来深圳之前,我就跟她分了手,可是没想到她有了孩子,我叫她打掉,她却闹起了自杀,我妈妈召我回香港把我狠狠地骂了一顿,并责令我择日成婚。没有办法,我只好说出你的事……”道南重重地吐出烟圈,米娜看到他竟然有着深深地无奈。

来到深圳三个月,米娜从未好好地看过深圳,她以为来日方长,她以为她会和道南携手走遍深圳的每一个角落。米娜在星巴克喝完最后一口卡布其诺,她觉得很苦涩。
过了安检,米娜回头再看了一眼深圳机场的人来人往,深吸一口气,昂然向候机厅走去。她的爱情在深圳水土不服,而爱情是怎样的一副嘴脸没有人能够看得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