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无从推翻议长决定 民联要在议会反败为胜

霹雳州政变还有好戏连场,州议长西华古玛(A. Sivakumar)运用霹雳州议会常规的灰色地带,禁止握有实权的国阵州务大臣赞比里及六名行政议员进入议会,此举看似绝地大反攻,但依然存有争议。无论如何,国阵若要利用争议化解危机,唯一的方法就是乖乖坐回议会,和民联议员一较高下。

霹雳政变至今,赞比里政权上台,但显然人民联盟政府还有转寰余地。民联政府州务大臣莫哈末尼查(Mohammed Nizar Jamaluddin)上周五入禀法庭,挑战赞比里(Zambry Abdul Kadir)任命的合法性。

昨日中午,民主行动党籍的霹雳州议长西华古玛(A. Sivakumar)和另五名霹雳州议会特权委员会委员共同召开听证会,传召国阵州务大臣赞比里及六名行政议员,既哈米达(Hamidah Osman)、马汉顺、再诺(Zainol Fadzi Paharudin)、莫哈末札希(Mohd Zahir Abdul Khalid)、南利(Ramly Zahari)及色拉尼(Saarani Mohamad)。

接着,西瓦古玛在下午6时30分对外宣布,赞比里及上述六名行政议员将被分别禁足议会18及12个月。

一般相信,此举是民联政府反扑的重要步骤。霹雳州共有59 名州议员,目前民联和国阵的州议员人数同是28人。一旦七名国阵议员无法进入议会,则国阵议员人数仅剩21人,就算三名独立议员靠向国阵,也只拥有24 人,更何况议长之前早已对外宣布,这三名原民联议员已经失去议员身份,将被禁止进入议事厅;反观民联议员人数扣除无法投票的议长西华古玛之后,仍拥有27 人。

因此,民联只需在议会复会时,向州务大臣发动不信任动议,投票通过后,即可解散州议会。

该投哪个大臣不信任票?

不过,这里却会出现一个吊诡,民联政府至今仍坚持己方为合法政府,尼查仍为合法州务大臣,彻头彻尾地否认赞比里政权的合法性,那么他们就无法在州议会里提起对赞比里的不信任动议,否则形同承认赞比里为合法州务大臣同样的,民联政府在州议会占有多数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对原任的州务大臣尼查提不信任动议,否则就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

那么,下令国阵州务大臣赞比里及行政议员禁足州议会的决定,最有可能的结果是瘫痪赞比里政权的行政运作。除了只需在行政会议中通过的议决,握有议会多数的民联大可把国阵提出的立法议案一一挡下。

另外一个最直接瘫痪政府运作的方式,就是挡下赞比里政权所提出的预算案,在此情况下,任何日常运作都会因为无法发出公务员薪水而被迫停止。

不过,民联的算盘打得再响,西华古玛此举是否合乎《霹雳州议会常规》与《霹雳州宪法》,却依然存有灰色空间,换言之,这一步棋仍是险着。

从各州议会到联邦国会,因言行举止藐视议会被判禁足的例子历历在目,议会内的事情议会解决,一直以来,议长皆可针对议员在议会内的不当言论、举动作出直接惩罚。

至于议会之外所发生的事件,则交由特权委员会展开调查、听证,然后再把议决交至议会讨论、定夺。

律师认同西华决定

因此,国阵坚持,倘若今天是由特权委员会作出禁足的建议,那么这个决定尚须交议会作最后定夺;如果是议长西华古玛以议长身份做此决定,那么就明显的超越议长仅仅管辖议会内言行的权力。

不过,律师梁卓经(左图左一)对国阵的论点提出反问,质疑是否议长就无权约束议员在议会外发表的任何藐视议会的言论,或有辱同僚的举动?他接受《独立新闻在线》访问时坦言,他个人认同西华古玛的决定,否则“州议员一踏出州议就可以出言不逊了!”

也是尼查司法复核案的律师之一的梁卓经指出,无论是《霹雳州宪法》或霹雳州议会常规都没有明文表示,议长无权约束议员在议会外藐视议会的举措,所以西华古玛自行解读条文、行使权力的作法是可行方式。

另外,根据今天《东方日报》报道,赞比里有意将此事带入法庭,采取法律途径反击民联的攻势,而《马来西亚局内人》(The Malaysian Insider)的报道更指出,首相阿都拉建议:“霹雳政府应该报警,因为他们理应有权出席州议会。”他也表示赞比里亦作此想。

法庭无权挑战议长决定

这两项提议看似有效,却大有问题,赞比里虽然有意入禀法庭挑战议长决定,但却忘了法庭无法针对议长决定作任何审判,议长乃立法权之首,我国的宪政制度虽然不如美国制度为明显的三权分立制,但其权力制衡的精神依然存在,所以入禀法庭挑战议长决定,根本是一项不可能之举,否则将直接冲击我国宪制精神。

对于首相阿都拉的大胆提议,梁卓经是以“非常惊讶”来回应。他首先指出,任何人必须要有犯罪行为,才能报警处理,“那么西华古玛犯了什么罪?”再来,他质疑,倘若法官都无权审判议长决定,那么警察有何权力处理这个状况?

目前情况看来,民联似乎无法直接透过议会的不信任动议,解散议会重新选举,所以这一步棋还不至于喊“将军”,但是,在没有其他变化的情况下,这一步棋却会直接导致行政和立法僵局,迫使国阵政权要求解散议会。

对于西华古玛这一大胆举措,法律专家意见纷纭,但无庸置疑的是,除了尼查走法律途径挑战赞比里任命的合法性,在议会内寻求解套,也可以是民联政府反败为胜的关键。

毕竟,议长的决定只能在议会里挑战,行政、司法甚至于皇权都无法干涉;所以,国阵若要解开这个僵局,只能乖乖的坐回议事厅,一人一票来决定。

不过,这里却会出现一个吊诡,民联政府至今仍坚持己方为合法政府,尼查仍为合法州务大臣,彻头彻尾地否认赞比里政权的合法性,那么他们就无法在州议会里提起对赞比里的不信任动议,否则形同承认赞比里为合法州务大臣同样的,民联政府在州议会占有多数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对原任的州务大臣尼查提不信任动议,否则就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

同样的,国会驱赶、禁足在野党党员,没有犯法。
跟议长禁足在野党党员而不犯法,又有何分别?
而司法是否批准GOK阵投报,让执法人员合法干涉此事件?

真的越来越刺激-.-
好一个南慕容斗转星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