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鱿鱼

董总来到这田地,比起当年国大党每逢党选就大演铁公鸡的戏码,已有过之而不及,看到国内华社傻了眼,也让原本对去掉大马华教蓬勃发展、对教育法令最终目标的单元教学可因华教自乱阵脚,出现缺口而顺理成章成为未来国家教育新面貌的事实,感觉沾沾自喜。
你我天天打开报章,触目惊心都是董总两派公婆各说各话,自认己方才是对到完,纵然有识的华社领袖说出心里话并提供合情合理的意见,通通被认为外来者插手会务,没有资格说三道四,没有份量对董总内讧的事实阿吱阿咗!
昨天情势发展更僵得让国人忧虑不已,叶公新田大关刀砍下受薪行政主任的头颅,不由分说即刻开除,引起改革派与逾百名行政人员,在得悉有关開除孔婉莹的决定后,立即挥毫写大字报,在董总行政处门口示威,并与当权派“支持者”相互叫嚣,场面一度陷入混乱。
哇唠,看来两派人马支持声音半斤八两,各有各的死硬派支持群众,想要好好坐下沟通,简直是缘木求鱼的奢望喔!
全国独中董事长对内乱越演越烈再也看不过眼,首次召开董事长闭门会议,决定在下月初来一次别开生面的听证大会,听听双造你怎么说?不过,人们对这项建议抱着观望的态度,暂时不敢对它是否成功召开,是否能够压制火气冒烟的叶邹两老及反对派先锋,来一场好好商量解决问题的方案,或者劝服双造齐齐总辞,来一场由独中老板的董事长们监督的重选?
实际上,有关忧虑是有根据的,日昨就有人重复高喊当初百人联署有人被冒签,而这次董事长闭门会议有人懵懂被摆上台。不管怎么说,都出现公说婆说的乱局,倒不如全国的独中老板们以及校长们,群起联名同声告诉双造,这次为了独中的前途和统考的完整性和公信力,下月初的大会是来真的,你们好自为之,否则老板大义灭亲炒你鱿鱼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