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燒炒粉最後餘香 賴炳春結束檔口退休了


賴國星(右2)已繼承父母炒粉的手藝,問他為何不繼續經營檔口,他說:“如果我繼續做,父母會繼續出檔幫我,這樣他們將永遠無法休息。”他說若請到工人,他可能會再當炒粉小販,但肯定不會在路邊以炭炒粉,看來這檔炭炒粉,真的永遠步入歷史了……


賴炳春和馬寶華辛苦經營炭炒粉檔長達34年,在孩子勸說下,決定結束檔口,正式退休去。


右起劉太太、吳潤喜、陸振雄和劉燕芬夫婦在炭炒粉檔流連夜返,已連續數晚品嚐這道以後再也嚐不到的美食。


黃子健和廖文旎一起把炭炒粉的芳香永遠留在記憶中。


辜龍獅和區惠娟夫婦這10多年來風雨不改光顧炭炒粉檔,對於這檔口不再營業,覺得十分可惜。


賴炳春的簿子記下顧客滿滿的訂單,也成為炒粉檔最後的紀念。


賴國輝(中)憑著孝行,成為星洲日報主辦的第一屆大馬孝行獎入圍者,雙親特地陪伴他出席領獎。

最後這幾晚,許多長期顧客在崑崙喇叭新村一檔炭燒炒粉檔流連忘返,他們帶著萬分不捨,細嚼每一口麵條,望向那一對炒粉炒了34年的夫妻檔主,他們刻苦勞動的身影,逐漸隱沒在裊裊繚繞的炭煙中

過了8月6日這一晚,這道炭炒古早風味麵食,已從怡保美食版圖消失;其獨特的炭燒風味,日後只留在每位顧客的記憶中。

如今,這些長情顧客經過崑崙喇叭新村第四路時,腦海中還浮現這對夫妻檔主賣力炒粉的影子。

手機預訂響不停
最後一夜訂單滿滿

平時前來光顧和打包的顧客,大多先打檔主的手機預訂,在最後營業的兩晚,賴炳春的手機一直響個不停,響到他都不敢再接,因為擔心記下的訂單太多,最後材料不夠而無法炒給顧客。

他們如平時一樣準備了100多包炒粉份量的材料,從開檔到了晚上9時半,妻子馬寶華和長子賴國星不停在炒,眼看材料所剩無幾,但簿子記下顧客來電的訂單還是滿滿的。

檔口旁也如往常一樣擺了4張桌子,都坐滿了顧客,一些顧客來到沒有位子,下了訂單,就拿一張凳子坐在一旁等候;位子等到後,還要再等炒粉上桌。

最後這兩晚,老顧客們更加不覺得是在等,而是在陪伴這34年的老檔口,度過最後的分秒。

長期操勞渾身病
妻十根手指打鬆筋針

檔主賴炳春今年63歲,妻子馬寶華57歲,長時期的操勞,讓他們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年長,臉上爬滿歲月的痕跡,也寫滿疲累。

他們花了半輩子捉鍋鏟,在燃起熊熊火焰的炭爐前賣力炒粉,辛苦賺取入息,把3名兒女養育成人,也因而賠上健康。

賴炳春夫婦本來計劃開檔至今年尾才正式退休,但最近確實覺得很累,很想立刻停下已不斷握鏟炒粉炒了34年的雙手。

賴炳春尤其擔心妻子,她的10根手指都操勞至僵硬,每根都得打鬆筋針,他擔心她的雙手情況會惡化。

他本身也渾身是病,多年前因從事搭鐵棚工作受傷而導致破傷風,受病菌侵襲而瞎了右眼,後患上糖尿病而數次暈倒進院,現在每天須注射胰島素。

孝行獎入圍者
幼子國輝幫手炒粉檔

3名孩子是賴雪冰(31歲)、國星(27歲)及國輝(24歲)。長女在新加坡工作,幼子在吉隆坡工作,原來在獅城工作的國星為了減輕父母的辛勞,返回家鄉接手炒粉檔。

賴家三姐弟從小懂事,晚上出檔口幫忙捧粉和寫訂單,被同學嘲笑“炒粉仔”,被顧客罵,他們也任勞任怨在幫忙,為的是不讓父母難過。

現在3個孩子都有工作和獨立了,在孩子的勸說下,他們終決定結束炒粉檔生意,從此退休,真正可以休息了。

幼子賴國輝憑著孝行,成為星洲日報主辦的第一屆大馬孝行獎入圍者。當晚他上台領將時,台下的父母感動得熱淚盈眶。

“笑了,爸媽享福了”
國輝感性留言

感性的國輝,為炒粉檔的結束,寫下這幾句話:“這個炒粉檔,跟隨爸媽大半輩子,我們一家人的生活,我們三姐弟的童年,都是跟這個檔口離不開關係。沒有這個檔口,就沒有今天的我們。”

“還記得我們三姐妹在檔口忙,遇到下雨時全身濕透,只要靠近熱呼呼的炭爐前,就很溫暖……最重要的是,全家人的心是熱的。”

“34年裡累積的顧客朋友,這裡要說聲再見了。會很想念炒粉檔的一切,那些日子,那些味道,是幸福的;日子雖平凡,但是快樂的。”

“自己哭了,因為回憶太美;笑了,因為爸媽享福了……。”

熟客聲聲惋惜

賴炳春提早幾天告訴顧客們該檔口要“收檔”的消息,獲悉的顧客們都聲聲惋惜,接下來數天每晚都來捧場光顧,要為這炭燒炒粉檔收檔作最後見證。

辜龍獅:10年顧客成好友

辜龍獅(60歲)和妻子區惠娟10多年前搬到崑崙喇叭居住,嚐過賴炳春夫婦的炒粉後,就成了長情顧客,隔日就來光顧一次,10多年來,也與檔主夫婦成了好朋友。

他笑說,檔主每次捧上炒粉後都不收他的錢,他和妻子吃完後,每次都把錢放下檔口,就快步走開。

劉太太:連續數天光顧

來自萬里望的劉太太,已連續數天與女兒、女婿、姨甥及孫子一家多口,前來約半小時車程的崑崙喇叭新村,享受炭燒炒粉的“最後餘香”。

她的姨甥吳潤喜表示,他們親友當年是通過朋友介紹光顧這檔炭炒粉,一吃就吃了整8年之久。

當他知道炒粉檔將成為歷史後,就覺得失落,並苦惱日後可能入睡前會惦記著炭炒粉的美味,而失眠。

黃子健:崑崙喇叭美食之一

住在崑崙喇叭的黃子健從小就跟著家人來吃炭炒粉,這份美食風味陪伴他成長,知道炒粉檔要結束後,他就把女朋友帶來檔口,一起把炭炒粉的芳香永遠留在記憶中。

他說,這檔炭炒粉可說是崑崙喇叭的美食代表之一,眼看即將消失,以後也吃不到了,讓他覺得十分遺憾。

廖文旎:與一般炒粉不同

來自九洞的廖文旎,在男友黃子健介紹下,到來崑崙喇叭品嚐炭炒粉,嚐過後覺得風味特佳,與一般的炒粉不同,她沒有想到,才吃過幾次,以後不再有機會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