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窩業爆發陰謀戰? 爆料手機短訊滿天飛

數以十億令吉計的中國燕窩市場,人人得而搶之,進一步引發大馬燕窩業者的明爭暗斗,甚至廣發手機短訊,揭露假燕窩事件背后含有“燕窩業世紀大陰謀”!

《中國報》探悉,本地燕業者之間最近流傳一些手機短訊,短訊內容矛頭指向行業公會領導人,甚至直指假燕窩事件是后者從中作梗,打擊本地燕業,壟斷市場及“霸業”牟利,引起同業強烈不滿。

短訊指出,該公會領導人藉渲染本地有毒燕窩及亞硝酸鹽超標,導致本地燕業市場崩潰,趁燕價狂跌時找人以壓價方式,以一次低過一次價位向本地商家大量收購滯銷的本地燕窩,等待“時機”,再以高價轉售給商家或出口,賺取厚利。

誤導部長及官員

短訊也指公會領導人試圖誤導部長及政府官員,以便得到官方支持,透過“特殊關係”及管道,包括利用商會,向中國政府要求特別准許合格出口,達到龔斷出口本地燕窩市場的目的。

針對流傳短訊,《中國報》記者致電訪問受到短訊指責的公會領導人,當事人承認有接獲類似中傷個人的短訊,期間也有接到會員同業轉發短訊,有者也致電關切,但他不願對短訊破壞一事發表看法。

砂燕窩出口商會澄清與假宮員事件無關

大馬假官員中國開“山寨記者會”上演“羅生門”,兩名被指假扮拿督級官員的本地人,到底來自西馬或是東馬?眾說紛紜。

“山寨記者會”被《新華社》踢爆后,曾有人透露兩名假“拿督級官員”來自東馬砂拉越州,更點名其中一人是砂拉越燕窩出口商公會理事。

砂拉越燕窩出口商公會會長劉天亮今日受詢時聲稱,據他瞭解,被指在“山寨記者會”假扮拿督級官員的兩名人士,不是砂拉越人士,應該是西馬人。

以個人名義出席

他澄清,該會沒涉及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所揭發,指最近有一批馬來西亞人假扮拿督級官員,在中國召開“山寨記者會”一事。

據他所知,該會有一名理事以個人名義出席有關“山寨記者會”,但該理事事前事后都沒向公會報告此事,完全是以個人身分出席。

劉天亮說,他不想透露該名理事的身分,因為對方確實沒使用該會名義,完全是個人做法,公會也不會要求對方做出解釋。

《新華社》日前揭發,有人假冒“馬來西亞瀕危物種進出口管理局局長”等機構官員,7月26日在杭州五洋賓館舉行新聞會,以誤導方式澄清血燕的亞硝酸鹽超標問題,試圖挽救中國龐大市場的燕窩產業鏈。

根據多維新聞網報導,一名來自我國燕窩行業的砂拉越古晉商人在網上爆料,制造假燕窩學費僅需200港幣(約76令吉),1天內就可學會。

一篇在杭州論壇上,由署名Alex發帖者發表的文章,自稱在杭州從事燕窩行業的馬來西亞古晉城華人說,在印尼等地,製造假燕窩的培訓班很常見,只要付出約200元港幣的學費及一天時間,就能學會。

“制造假燕窩使用的特製膠水,在中國也可輕易買到,每瓶膠水只需50港幣(19令吉),一瓶膠水可以做一百個燕盞,且製造假燕窩的方法並不複雜。”

真燕絲混合大菜糕

網上教導,首先,將少量真燕盞用水浸透,約1至2小時后燕盞分開變成一條條燕絲后,用一種印尼特產的“SUPER77”粉末狀粘合劑把真燕絲和大菜糕混合在一起(大菜是含有豐富膠質的海藻類植物),逐條鋪在半圓形的模具內,風乾一晚,就成了真假難分的燕盞。

一般來說,正規白燕的批發價在每公斤1萬7000元人民幣(7900令吉),但現在中國大部分經銷商拿的都是每公斤1萬元(4600令吉)的加工白燕。

Alex還說,有業內人士證實,行內拿貨,價格不會超過每公斤1萬1000元(5100令吉),惟往往上游批發商已經做過手腳,想要正規白燕也不易拿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