燭光茶店仔 偷一段情

送批貨給台南的客戶老林,下午時段,老林的店裡通常是門可羅雀,老林邀我泡茶聊天,我推辭著說:「剛在老何店內喝了兩個小時的茶。」
「下午您沒事的話,我們去茶店仔,離我的店很近,走過去就可以。」老林熱情的說。
在他的帶領下到了一棟大樓,經過幾道門禁,識途老馬的老林帶我到了地下室,地下室黑漆漆的,只有各個角落的一點點燭光。原來這是南部近幾年來很流行的「燭光茶店仔」。

驚嘆聲中 熟人相認
燭光茶店仔的特色是便宜,昏暗中,客人可以對小姐上下其手,它兼具「茶店仔」及「摸摸茶」的特色。見到客人,媽媽桑吆喝著:「客人光臨,小姐們招待。」吆喝完,昏暗的角落裡走出數十名小姐。
這不足驚怪,這本來就是特種行業讓客人選服務小姐的一個過程,但小姐群一出現,突然間傳來「你……」、「妳……」兩聲驚嘆,在小姐群中竟然有我的遠房表姊秀琴。
「怎麼了,遇到老相好?」對於老林的嘲笑,我只能尷尬的笑一下,後來,我們點了包括秀琴在內的幾名小姐。
燭光茶店仔是用幾張高靠背的沙發圍成一番一番的空間,桌上只點一支蠟燭,它同一般茶店仔一樣供應茶、酒及一些佐酒的瓜子、蠶豆等點心。
老林很識相,就座後就和相識的小姐調戲著,讓我能同秀琴好好的聊一聊。
秀琴表姊只大我兩歲,年輕時就是我們這群少男少女的兒時玩伴,是我們的大姊頭仔,她的個性很開放,18歲就嫁給來台南當兵的姊夫,下嫁到新竹的客家莊。以前,我曾經去探望過她,表姊夫家開雜貨店,可惜表姊夫好賭成性又不務正業,於是後來雜貨店關了,夫妻也鬧了離婚。
那晚我帶秀琴出場請她吃飯,餐後她帶我回家,讓我意外的是,她只下海3年,竟然已自己買了一棟3樓的透天厝,更厲害的是她把多餘的房間分租給店裡的小姐收房租。
別後相聚有談不完的話,那晚我留宿在她的豪華套房裡,成了表姊的入幕之賓。

留下鑰匙 祝她幸福
秀琴很漂亮人也很豐滿,每回同她在一起,總讓我玩得很盡興。後來她給我一把家裡的鑰匙,告訴我說,她從來不帶客人回家的,還叫我以後不要去店裡找她,多花帶她出場的出場費,只要到台南給她打個手機,她就會早點回家陪我的。
有了她家的鑰匙,我幾乎三兩天往台南跑,每回也都留宿在她家裡。
直到有一天,她告訴我,一位死了老婆的建商在追她,有一天,我去台南,她介紹那位姓李的建商請我吃飯。
那晚,我把鑰匙留在她房裡的化妝檯,鑰匙下壓著一張紙條:「秀琴姊,李先生是個不錯的男人,祝妳有個美好幸福的第二春。」
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