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爷将C罗与贝利比高 不吝赞美且绝非骗子

[b]天使,还是魔鬼?

[/b] 他是天使?还是魔鬼?或许这是足球世界永远争论不休的话题,在他身上,魅力和争议永远都是相生相伴,但是毫无疑问的是,今天晚上的曼彻斯特市政球场,将会整齐划一的回荡着那熟悉声音——不错,就是对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那漫天的嘘声和倒彩。

《太阳报》提前曝光《法国足球》已经派出摄影师赴英格兰为C罗拍摄与奖杯的合影照片,这意味着曼联7号实际上已确定获得今年的欧洲金球奖,但这仍然不会让他身上的争议消退半分,永远有人会指责C罗是骗子、谎言家和假摔者。不过一手造就了C罗的弗格森爵士护犊心切,坚持表示真正的骗子只是那些在球场上想把葡萄牙人踢出英超的球员们,他还认为,那些无知的球迷是在帮助侵犯C罗的球员们逃脱惩罚。

罗纳尔多将会成为1968年的乔治贝斯特之后第一位赢得欧洲金球奖的曼联球员,时隔40年,恰似一个轮回。巧合的是,横亘在罗纳尔多的加冕道路上的最近的对手,正是上赛季双杀红魔的曼城,弗格森在赛前充满慈爱而又动情的称赞了罗纳尔多一番,甚至将他比喻为托米-劳顿(Tommy Lawton,二战前后英格兰传奇射手)、托尼-哈特利(Tony Hateley,英格兰著名前锋)、吉米-约翰斯顿(Jimmy Johnston,苏格兰传奇边锋)、克鲁伊夫、贝利甚至马拉多纳等人的合体。
谁是骗子?

但弗格森首先在意的是要保护罗纳尔多免受侵害,因为他显然相信罗纳尔多的天分正在被对方球员、球迷以及裁判等人所逐渐侵蚀:“克里斯蒂亚诺夏季的时候做了一个手术,那是他长期遭受铲球侵犯的结果,但是那并没有能够阻止他的签进,他天生就非常勇敢。类似的事情也没有阻止过马拉多纳或者是贝利,当你脚下持球的时候不会去考虑受伤与否,因为你只是想要用它做出点事。”

“不过那并没有被正确认识到,他正在想要用球做点伟大的事时,球迷却在朝着他反复喊‘骗子,骗子’,我要问,到底谁是片子?谁在欺骗足球?当然不是克里斯蒂亚诺。我们怎么知道谁在欺骗这项运动?是愚蠢,是无聊的比赛。”

弗格森越发对于现在各种对待罗纳尔多的方式感到盛怒,无论是球场内的还是球场外的,因此他举了上周在维拉公园那个白卷平局做为主要的例子。“你们发觉现在的球迷是怎么帮助他们的球队逃脱所做过的事的惩罚吗?在维拉公园,每一次罗纳尔多被对方铲倒的时候,球迷们就向他大喊大叫,向裁判施压,但你必须面对这样的情况,这个孩子应付得非常好。我想或许维拉应该要为这种谋杀的行为以及人群对裁判施压而受罚。”

不过弗格森也没有否认维拉表现出色,只是对于他们的某些伎俩不以为然,甚至有几分讽刺,“公平的说维拉表现得很好,他们总是有三到四个人围着他,然后有规律的每人在一段时间里对他犯规。那就是我们这个让你感到害怕的国度。”
天生的勇气

另外,在周中的冠军联赛之后,弗格森还受到了鲁尼的道歉,原因是英格兰射手在和比利亚雷亚尔的比赛中假摔了,不过曼联主教练却认为这不应想当然的被联系在罗纳尔多身上,就认为是一种罪行,“如果他带球高速签进,却有两三个人包围、紧随、贴身逼抢,他能去哪?他能做什么?以他的速度,不可避免的是要失去平衡,这毫无疑问。”

弗格森曾经一度担心不断针对罗纳尔多的侵犯会驱使这名现在世界上最好的球员远离英格兰赛场,但现在显然不会了,“历史上所有伟大的球员,马拉多纳们、贝利们、克鲁伊夫们,他们都会被人踢。这完全不会阻止他们,我记得吉米-约翰斯顿还在凯尔特人的时候,只要他被犯规,那么踢任意球的时候他会很快瞄准那个对他犯规的后卫狠狠的抽去,让他知道自己不会被他吓倒,罗纳尔多正在准备这么做,快发任意球,狠狠的惩罚这些人。”

“我想他的勇气是天生的,即使你受伤也不会失去。”

[table=100%][tr][td]
古典的一头

作为FifPro年度世界最佳球员,英超官方足球先生,PFA和FWA年度足球先生,欧洲冠军联赛年度最佳球员,上赛季英超和欧冠两线最佳射手,罗纳尔多或许还会在未来几周内在个人荣誉不上增添国际足联世界足球先生以及欧洲金球奖等最重头的奖项。

弗格森相信这些都是对一名在比赛中没有缺点的出色球员的合理奖赏,“我们都非常为这孩子高兴,无论是谁,作为一名边锋能够打进42个进球在我们国家或者任何国家都是现象级的。他在冠军联赛决赛中都进球了,他踢了一个绝妙的赛季,毫无疑问,没人能够与他相提并论。”

“我不知道是否对他的进球估计不足,但是他的进球能力是显然的,你只要看看他在上赛季客场和罗马的比赛中打进的那个头球就可想而知了,上一次你看到那样有力的头球是什么时候?或者你需要回溯到托米-劳顿(曾经效力于切尔西和埃弗顿的劳顿被认为是二战前后世界足球最出色的头球专家)的时候,如果你真的愿意的话,或者托尼-哈特利。他们才具有如此强劲的滞空能力。那个进球实在太过古典,他的爆发妙不可言。”

当然,让曼城一夜暴富的阿拉伯老板也没有放过将罗纳尔多作为他们的转会目标,即使那只是他们刚刚成为市政球场的主力之后几个小时,但就像他当时做的那样,弗格森现在还是对这些传闻一笑了之,“那就像圣诞节的时候小孩们随意涂画的愿望单,虽然美好,但却永不可能实现。” [/td][/tr][/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