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雅文明的谜语

在 密 林 建 聖 都

馬 雅 文 明 所 展 開 的 地 域 極 為 寬 廣 。 以 瓜 地 馬 拉 貝 田 州 的 密 林 為 中 心 , 西 邊 是 墨 西 哥 的 塔 巴 斯 可 州 和 恰 巴 斯 州 , 東 邊 則 從 宏 都 拉 斯 至 薩 爾 瓦 多 , 北 邊 是 墨 西 哥 的 猶 加 敦 半 島 , 南 邊 則 包 括 比 利 茲 ( 舊 英 國 屬 地 瓜 地 馬 拉 ) 的 山 岳 地 帶 , 面 積 約 為 三 十 萬 平 方 公 里 。
根 據 考 古 學 家 的 發 掘 , 馬 雅 文 明 是 於 此 地 , 從 紀 元 前 一 千 五 百 年 左 右 起 , 至 西 班 牙 前 來 侵 略 的 西 元 一 千 五 百 年 止 , 約 三 千 年 間 , 綻 放 出 深 具 光 榮 的 文 明 。
現 在 我 們 所 需 了 解 的 是 , 所 謂 的 熱 帶 雨 林 , 是 個 什 麼 形 態 的 地 方 。 生 長 著 平 均 三 公 尺 的 雜 草 、 桃 花 心 木 等 等 的 巨 樹 ( 高 三 公 尺 ~ 五 公 尺 ) 覆 蓋 著 天 空 , 因 此 連 白 天 也 都 處 於 黑 暗 中 。
美 洲 豬 、 美 洲 虎 、 貘 、 鹿 等 等 動 物 穿 梭 於 叢 林 間 。 起 伏 的 沼 澤 中 , 則 有 毒 蛇 、 毒 蜥 蜴 、 巨 大 的 螞 蟻 和 毒 蜘 蛛 等 棲 息 。
由 於 常 有 驟 雨 , 因 此 土 地 十 分 潮 濕 , 而 濕 熱 的 氣 候 就 成 了 疾 病 流 行 的 最 佳 條 件 。 埃 及 等 舊 大 陸 的 古 代 文 明 , 都 是 因 受 惠 於 河 岸 邊 的 肥 沃 土 壤 , 才 得 以 發 展 出 燦 爛 的 文 化 。 而 馬 雅 文 明 則 是 在 如 地 獄 般 的 環 境 中 , 歷 經 了 三 千 年 的 時 光 , 才 建 造 出 光 明 都 市 的 。 第 一 則 謎 即 是 由 此 衍 生 出 來 的 。 馬 雅 族 為 何 要 悄 悄 地 隱 藏 起 自 己 , 並 在 這 黑 暗 之 地 建 造 壯 麗 的 石 造 都 市 群 呢 ? 舊 約 聖 經 中 所 言 , 是 以 色 列 的 「 失 落 的 十 部 族 」 後 裔 之 說 , 在 此 具 有 奇 妙 的 說 服 力 。 因 為 隱 身 於 不 毛 的 密 林 中 , 並 建 造 聖 都 , 其 理 由 必 定 只 是 在 於 隱 藏 自 己 。 不 過 , 這 種 說 法 卻 不 為 科 學 院 派 的 學 者 所 認 同 。

建 造 巨 大 石 造 都 市 群 的 技 術 是 習 於 何 處 ?

沈 眠 於 瓜 地 馬 拉 北 部 、 貝 田 的 密 林 中 的 迪 卡 魯 是 新 大 陸 最 大 的 遺 跡 , 也 是 「 馬 雅 最 古 老 的 都 市 」 。 面 積 為 十 六 平 方 公 里 。 現 已 在 此 地 發 現 許 多 神 殿 、 宮 殿 、 僧 院 等 等 的 石 造 建 築 群 , 一 平 方 公 里 約 有 二 百 個 , 共 三 千 座 以 上 。 這 座 迪 卡 魯 遺 跡 的 中 心 , 是 位 在 三 方 被 彎 曲 的 山 谷 所 環 繞 的 台 地 上 , 神 殿 群 則 在 穿 過 山 谷 和 森 林 之 間 。 在 此 處 所 挖 掘 的 「 時 間 的 石 碑 」 上 , 刻 有 最 古 老 的 日 期 二 九 二 年 和 最 新 的 日 期 八 七 九 年 的 誌 銘 。 可 想 而 知 , 這 期 間 的 六 百 年 應 是 迪 卡 魯 文 明 的 最 盛 期 。 在 這 兒 又 面 臨 了 一 則 新 的 謎 。 他 們 未 建 造 連 接 都 市 和 密 林 的 道 路 。 即 使 已 經 過 詳 細 的 挖 掘 調 查 , 也 仍 未 發 現 有 這 種 道 路 。 從 此 處 可 得 知 他 們 雖 知 道 車 輪 ( 出 土 附 有 車 輪 的 玩 具 ) , 但 卻 未 加 以 實 用 化 。 又 , 既 無 搬 運 貨 運 的 家 畜 , 且 至 十 世 紀 馬 雅 黃 金 時 代 崩 頹 為 止 , 也 全 未 使 用 金 屬 。 那麼 , 建 造 大 金 字 塔 的 巨 石 , 是 從 何 處 ? 如 何 搬 運 呢 ? 根 據 都 市 所 在 的 位 子 , 巨 石 必 須 從 十 公 里 外 的 場 所 搬 運 過 來 。
鑿 出 數 噸 的 石 頭 , 再 切 成 塊 狀 , 並 堆 砌 高 達 七 十 公 尺 。 他 們 的 技 術 究 竟 是 什 麼 樣 的 技 術 呢 ? 馬 雅 人 既 不 用 車 輪 , 也 不 借 助 家 畜 之 力 , 更 不 用 金 屬 ( 如 起 重 機 等 等 ) 。 因 此 , 他 們 應 是 以 人 力 和 石 器 建 造 出 這 麼 多 的 巨 石 建 築 群 。 可 是 真 的 有 此 可 能 嗎 ? 根 據 考 古 學 家 的 研 究 , 馬 雅 人 的 生 活 是 靠 石 器 時 代 玉 米 的 火 田 農 業 支 撐 的 。 如 果 他 們 是 靠 此 維 生 , 那 麼 他 們 又 是 如 何 學 會 連 現 代 都 需 要 因 難 度 相 當 高 的 建 築 技 術 呢 ? 謎 愈 來 愈 深 了 !

如 何 學 會 正 確 的 曆 法 、 天 文 學 、 數 字 呢 ?

(上圖的建築物可能曾為觀星臺,因為它的內部道螺旋形的,春分和秋分的落日餘暉幾乎正好射入其塔樓上的開口.)

最 足 以 代 表 馬 雅 文 明 之 謎 的 應 是 曆 法 吧 ! 馬 雅 曆 法 有 幾 項 深 具 趣 味 的 特 色 。 第 一 是 單 位 的 大 小 。 馬 雅 曆 法 共 有 一 日 、 一 月 ( = 二 十 日 ) 、 一 年 ( = 十 八 月 ) . . . . . . 等 等 九 位 數 的 單 位 , 但 其 最 高 的 單 位 一 「 奧 頓 」 , 實 相 當 於 二 三 O 億 四 千 萬 日 。 這 是 在 能 讀 有 關 馬 雅 神 聖 文 字 的 部 份 曆 法 後 , 馬 拉 的 吉 利 庫 亞 所 出 土 的 碑 文 中 , 卻 已 記 錄 著 溯 及 千 億 年 前 的 過 去 時 間 了 。 馬 雅 曆 的 正 確 度 顯 示 於 太 陽 曆 中 。 根 據 此 曆 , 可 計 算 出 太 陽 曆 實 行 的 一 年 是 三 六 五 . 二 四 二 O 日 , 與 現 代 的 天 文 學 所 計 測 的 值 三 六 五 . 二 四 二 二 日 僅 微 差 十 七 . 二 八 秒 。

這 是 比 現 行 的 太 陽 曆 還 更 正 確 的 數 值 。 他 們 之 所 以 能 擬 出 如 此 正 確 的 曆 法 , 也 是 因 為 他 們 已 確 立 欲 計 算 出 此 數 值 所 需 要 的 基 礎 ─ ─ 數 學 和 天 文 學 。 首 先 有 關 數 學 方 面 , 近 代 數 學 好 不 容 易 才 將 擬 出 的 「 0 的 發 現 」 用 於 記 數 法 中 , 但 他 們 卻 毫 不 費 力 就 已 會 使 用 了 。 古 代 馬 雅 人 十 分 關 心 金 星 , 且 更 進 而 製 出 五 八 四 日 周 期 的 金 星 曆 。 近 代 天 文 學 家 甚 至 還 在 金 星 曆 上 發 現 到 有 一 驚 人 的 事 實 , 舉 凡 太 陽 曆 的 八 年 間 , 只 與 金 星 曆 正 好 微 差 O . 四 日 。 顯 然 馬 雅 曆 對 身 為 地 球 人 的 我 們 而 言 , 仍 是 十 分 有 用 的 曆 法 , 但 此 處 還 有 一 個 令 我 們 毛 骨 悚 然 的 曆 法 , 那 就 是 「 卓 金 曆 」 。 這 根 據 一 年 等 於 二 六 O 日 的 周 期 計 算 出 的 曆 法 , 但 我 們 太 陽 系 中 , 卻 沒 有 能 適 用 此 曆 法 的 行 星 。 亦 即 是 在 地 球 上 毫 無 助 益 的 曆 法 。 他 們 究 竟 是 為 了 什 麼 , 才 編 擬 此 「 卓 金 曆 」 的 呢 ? 在 這 馬 雅 曆 的 背 後 , 到 底 隱 藏 著 什 麼 謎 呢 ?

馬 雅 的 宗 教 儀 式
一 般 都 認 為 黃 金 時 代 的 馬 雅 人 = 叢 林 . 馬 雅 ( 我 們 稱 九 世 紀 滅 亡 的 馬 雅 為 叢 林 馬 雅 , 存 活 至 1 5 世 紀 的 馬 雅 為 猶 加 敦 馬 雅 ) 是 一 喜 好 血 腥 宗 教 儀 式 的 民 族 。 據 說 馬 雅 遺 跡 中 有 一 「 恰 克 摩 爾 像 」 , 此 男 子 採 坐 姿 , 腹 上 放 著 一 座 台 , 據 說 此 台 是 用 來 放 置 祭 祀 用 的 心 臟 。 這 顆 心 臟 是 被 作 祭 品 獻 給 神 的 活 人 牲 品 , 因 此 才 切 開 胸 部 , 抓 出 跳 動 著 的 心 臟 。 又 據 說 為 了 證 明 是 要 奉 獻 給 神 , 而 弄 傷 其 耳 朵 和 臉 頰 等 等 , 以 讓 其 血 流 不 止 。 現 在 我 們 了 解 馬 雅 的 宗 教 特 徵 是 , 善 惡 相 對 立 的 多 神 教 , 且 對 眾 神 舉 行 嚴 格 又 複 雜 的 祭 祀 。 可 是 , 若 因 此 認 為 所 有 層 面 都 已 達 高 度 文 明 水 準 的 馬 雅 人 一 樣 喜 好 血 腥 之 人 的 話 , 則 就 過 於 輕 率 了 。 因 為 現 已 有 古 代 馬 雅 人 非 常 精 通 醫 學 的 證 據 。 所 以 , 論 誰 都 不 能 妄 自 斷 言 「 祭 祀 的 儀 式 」 不 是 外 科 醫 生 進 行 心 臟 手 術 。

祭 祀 儀 式上用的刀

馬 雅 民 族 為 何 突 然 消 失
馬 雅 文 明 最 大 的 謎 是 , 文 明 已 達 隆 盛 的 叢 林 馬 雅 , 為 何 在 西 元 九 世 紀 左 右 , 幾 乎 同 時 從 熱 帶 雨 林 叢 林 深 處 滅 亡 了 。 馬 雅 滅 亡 的 蹤 跡 , 已 經 明 顯 地 殘 留 在 各 都 市 中 的 「 時 間 石 碑 」 上 。 古 典 期 馬 雅 的 都 市 , 在 其 曆 法 ( 每 七 千 二 百 日 ) 終 了 時 , 都 會 留 下 紀 念 碑 , 可 是 , 西 元 七 百 九 十 年 時 , 卻 有 十 九 座 密 林 都 市 消 失 了 。
接 著 於 八 百 一 十 年 時 , 減 少 為 十 二 座 , 八 百 三 十 年 時 則 減 少 至 只 剩 三 座 。 雖 然 曆 史 上 也 常 見 到 民 族 因 戰 爭 而 滅 亡 , 但 馬 雅 各 處 卻 無 戰 爭 的 痕 跡 , 只 殘 留 下 遺 跡 , 就 像 煙 一 般 的 消 滅 了 。 除 此 之 外 , 也 無 叢 林 遷 往 他 處 的 行 蹤 。 他 們 形 成 黃 金 時 代 的 馬 雅 文 明 , 在 頗 具 規 模 的 聖 都 中 興 建 金 字 塔 、 神 殿 、 宮 殿 及 台 球 場 , 又 為 馬 雅 帶 來 和 平 繁 榮 , 但 卻 在 培 育 文 明 的 密 林 中 完 全 消 滅 了 。

既 未 留 下 文 明 的 承 繼 者 , 也 未 留 下 任 何 能 告 知 周 遭 人 的 傳 說 。 黃 金 時 代 的 馬 雅 文 明 雖 然 消 失 了 , 但 在 猶 加 敦 半 島 上 , 獨 自 的 馬 雅 文 明 的 猶 加 敦 馬 雅 人 為 何 得 以 生 存 下 來 一 事 , 郤 可 從 挖 掘 席 比 查 爾 遺 跡 中 獲 得 答 案 。 這 座 都 市 從 紀 元 前 一 千 五 百 年 至 西 班 牙 侵 略 的 十 五 世 紀 為 止 , 實 際 存 在 三 千 年 的 歲 月 。 因 此 , 並 非 是 創 造 黃 金 時 代 的 馬 雅 文 明 的 叢 林 馬 雅 移 居 至 此 地 的 。
猶 加 敦 馬 雅 是 於 西 班 牙 入 侵 之 前 , 因 颶 風 和 流 行 熱 病 、 內 亂 , 所 以 才 衰 亡 的 。 可 是 , 有 關 九 世 紀 時 滅 亡 的 叢 林 馬 雅 的 消 滅 卻 至 今 都 毫 無 線 索 可 追 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