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肉體換業績被嫌乳頭黑

在酒莊裡,看到小莉忙碌地招呼客人,為客人介紹各種酒類的口感、產地、年份,遇到外國人,還會撂幾句不太合文法的英文,我不禁為她能如此尊嚴地工作而感到高興。

名曲「味道」變歪歌
好幾年前,小莉和先生離婚,她帶著女兒一起生活,因為沒什麼專長,找不到什麼好工作,後來就跑去賣靈骨塔。小莉來到一家帶看塔的公司工作,上司也是一位離婚的女性,因為同情她的遭遇,就錄取她。
小莉很開心地告訴我,她終於有工作了。小莉第一次和客戶應酬,還要我陪她。我們就和幾個禮儀社老闆去KTV唱歌,不久,小莉的上司劉經理也趕來了。劉經理是個大概40歲上下的女子,長相不差。
劉經理一到,立刻和禮儀社老闆打情罵俏,敬了兩杯酒後,拿起遙控器插撥了一首歌。她點的是辛曉琪的「味道」,我那時心想:「這首歌很有韻味,沒想到她也會喜歡這首歌,格調還不錯嘛!」
然而,她一唱之後,這首歌的味道立刻變了。特別是唱到「我想念你的笑」時,她還特別在「笑」上加重音,曖昧而淫浪的歌聲,把「笑」變成了「精液」的台語諧音。接下來的「想念你的外套」、「白色的襪子」都變成了「想念你的內衣」和「白色的內褲」。一首淡淡的哀傷情歌,全變成騷聲淫語。
劉經理唱完歌,立刻就挨到男老闆身邊,身體靠上去,不斷勸酒,簡直就像個坐檯小姐,只是年紀大了點。唱完歌之後,小莉跟劉經理還去續攤。
後來,小莉告訴我,原來劉經理跟禮儀社老闆要業績,都是靠跟他們上床換來的。劉經理叫小莉也要學著點,說做這一行,就是要用身體去換業績,不然做不起來。劉經理說:「反正我們沒老公的女人,也有這方面的需要,一舉兩得不是很好嗎?」

及早改行挽回尊嚴
有一次,我陪小莉去辦一件事,她說有家禮儀社就在附近,要我跟她順便去坐一下。去到那家禮儀社,幾個禮儀社老闆在內間打麻將,就聽到他們牌桌上閒聊聊到劉經理。
「她的奶頭太黑了。要不然身材還算不錯。」
「靠!她好會叫,每次興奮起來都叫好大聲。還很主動,有時一次不夠還要第二次,害我都覺得不是我上她,是她上我。」
「還好是免錢的,就姑且用一用,要不然,實在太老了。大概也是因為太老,沒辦法去酒店賺吧!」
我們在外面聽到這些話,小莉也沒喊那禮儀社老闆,拉著我就趕快走了。我問她還要繼續待下去嗎?她說為了錢,沒辦法。後來,我聽說小莉也和一位年過40還未婚的禮儀社老闆在一起。之後,她大概不好意思再來找我,我們失聯了很久。
直到有一天,我碰巧在一家酒莊裡看到她,才知道她早已改行了,不再需要靠賣身去換業績。我為她能有尊嚴地工作,感到十分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