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後 只記得最兇的老師 令人懷念的老師

暑假結束,教室裡好久不見的同學都相互交頭接耳。原來,要換導師了,據流言指出:新導師將是惡名昭彰的體育老師——楊老師。其實,他也不能說是兇。只是長得很兇。但你要知道,小孩子對於相由心生這句話,可是頗有領悟。

課堂髒話成懷念管道
第一節上課鐘一響,大家乖乖散坐,似乎每個人都在等待。畢竟,確定導師後,也表示接下來兩年,一直到畢業,導師不會換。然後一個虎背熊腰的身影走了進來。
在班級裡,我一向是個內向害羞又自閉的孩子,但有天老師測驗一百公尺,十四秒跑完的我是全班跑最快的。結果老師要我隔天早上到體育館報到。一年後我成為縣內中小學運動會的短跑冠軍,從此大家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十年後,追公車成了懷念老師的方式。只有這時候,我會全力衝刺。也許是體育老師的緣故,老師會在學生面前罵髒話,這口頭禪後來被一個同學學起來,直到上高中,還常把老師的髒話掛嘴邊。結果髒話變成我們懷念老師的管道。
老師是數學系畢業的體育老師,課後開設數學補習班。有次補習班,老師出了模擬考題,我也不知道是那根筋通了,全班只有我會。老師看了我的考卷,摸摸我的頭。隔天,數學段考,竟然出了一模一樣的題目。我卻忘了該怎麼解答。長大以後,大學裡,每次看到數學系的體保生,特別有好感。但怎麼聽說,他們都不愛算數學?
生命中,我遇過很多好老師,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忘了他們的名字,甚至面容。但我卻記得最兇的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