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公塚長埋野草堆 瓜拉牛啦人乘船來掃墓

清明,在大家的印象中,是走著斜坡上山為先人的祖墳掃墓,然而在百年前,北霹靂瓜拉牛啦的村民,竟然是坐船,乘風破浪去掃墓。

瓜拉牛啦漁村的前身,名叫“直落碑”(TELUK PIA),據了解,在當時,只有約70、80戶人家生活在此,過后由于環境逼人,才遷移到現在的瓜拉牛啦,而直落碑也逐漸沒落,只剩下數百座的墳墓,靜寂躺在野林草叢中。

距離世界季候鳥觀賞區瓜拉牛啦漁村約25分鐘路程,位處一大片綠油油油棕園坵的直落碑,原本極為隱辟的百年華人公塚,最近終于得以“重見天日”。

150年水閘當地標

瓜拉牛啦社團領袖陳羅洲受訪時說,早期這裡原是甘蔗芭,祖先大半是從中國福建省西湖、同安、西亭等地南遷,祖先南來到這裡的舊港口上岸,而直落碑的存在,應該至少已有150年。

他說,最早的墳墓應該有140、150年,牛啦人的老祖公公婆婆都葬在這裡,而祖先們從直落碑搬去瓜拉牛啦漁村,也有百年之久了。

村民陳燕和(60歲)說,小時候和媽媽一起來這裡掃墓,至少已有40、50年了,回想時每次進來清明時,都是非常的辛苦,用披荊斬棘來形容,絲毫都不誇大,因為老祖先們的墳地,就是在這片原本是野草密佈濃密橫生、底下難見艷陽的沼澤地,根本是沒有什么路好走的,到處都是野草樹籐密佈,水蛭當道。

他說,由于園丘內不允許安葬先人,他們被迫在園丘外沿海的海邊立墳地,然后再圍起來,所以,牛啦漁村后代的村民們來清明時,並不是走路上山,而是乘船來的,越過瓜拉牛啦堤,通過水路進來,而從前舉殯時,就用船運載棺木,到岸后推抬棺木才能上岸,跟傳統的山上掃墓,有著天淵之別。

他回想起從前,這裡到處都是叢林,也只有水路,根本沒有什么陸路好言的,根本是無法辨認是否到達目的地,只能靠辨認已有150年的水閘作為地標。

木塊僅刻亡者名

在村民們的引導下,走入了這片古老墳地,清芭后的墳地,只看到倒下的大樹幹、好多不知名的墳地,有的先人墳墓,也只是斜斜立著普通的木塊,寫著亡者的名字,就長年淹沒在野草之中,證明了當時的生活是何等困苦、樸素。

從瓜拉牛啦漁村,乘坐摩哆兜油棕園的小路到來,僅需10分鐘,但轎車卻無法行駛過小橋,使用轎車通過古樓大橋大路來,路程則較為遠,這片6依格的華人墳地,他們曾經于日前邀請縣長和官員到來測量,但連土地局縣屬也無法在官方圖冊內看到這片土地,可見歷史之悠久。

陳羅洲也提到,從前離直落碑附近有個叫“六十尺芭”的園丘內有個印度廟。神誕時的過火路儀式的熱鬧場面,他依稀記得清清楚楚,和友人走路半小時來湊熱鬧。

已外遷的親戚朋友長輩從檳城等外地回來清明時,被迫穿越野草叢林,心驚膽跳、到處血蛭遍佈和積水,以往一年只進來清明一次的后人,在茫茫草叢林中,有時甚至是找不到祖先的墳地,又怕蛇蟲叮咬。造成了后輩願意年年回家鄉掃墓的人,越來越少了。

聘人清芭除草
600墳墓出土

約在2個月前,是有4、5位先人安葬在此的后人,于今年清明掃墓時聊起,有著共同的心願,要美化這裡,好讓祖先們有個較為像樣 的墳地。

他指出,他們已花費了1萬5000令吉,僱傭印度人清芭除草,當時就發現了裡面至少有500、600個墳墓。

村民黃素龐則表示,公塚開荒工程將按部就班去進行,目標是30至40萬令吉作為填土工程,另外也將建耗資2萬令吉的伯公廟。

他指出,畢竟現本國的華人義山墳地漸少,而這裡是百年的華人公塚,籌辦發展起來,百利無一弊。

他們將會注重在日后的管理、保管和每年清明前清理好道路。一切規劃好,也方便以后瓜拉牛啦人往生后,也可選擇安葬在這裡,這片原本屬于牛拉人的墳地。

成立理事會

他希望此舉能夠讓已外遷的牛啦人知道先人葬在此處,同時也希望瓜拉牛啦村民們和已外遷者,回來辨認自己祖先的墳墓,以方便當局登記。

他指2001年曾經發起類似行動,不過當時種種因緣不具足下,只有10多位報名而已而告吹。今日重新發起推動,勢必要水到渠成、馬到成功。

他們成立了一個命名為“瓜拉牛啦直落碑華人公塚理事會”,來負責全權策劃和管理發展華人公塚的事宜。

瓜拉牛啦直落碑華人公塚理事會
顧問:陳世忠、陳再美、陳和平、陳和財、黃文萬
執行顧問:陳羅洲(019-8922222)
主席:黃素龐(016-5572276)
署理主席:王忠意
副主席:謝烏龍(016-5369077)、陳振發、陳進松
總務:連全海(黑海)(012-5150000)
副總務:陳燕和、林利丘
財政:林宗生
查賬:陳建要
文書:林榮發(016-4112240)、陳振萬
交際:陳亞添、陳健福
委員:王瑞透、陳朱德、林春山、陳水檔、陳水吉、陳燕裕、陳建發、陳水田、連振益、歐陽興山、陳聯和、陳建進、連全本、陳和田、陳金寶、黃忠南、蔡清泉、陳德順、陳德成、陳和賢、黃明正、義海和公司
1.jpg
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