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偷心客

幽暗的機艙冗長的飛行,冷颼的空調冰涼的飲料,我不耐地看了看錶,還有3小時才落地,雜誌已翻完電影看到煩,按下椅側的服務燈,「找個空姐解解悶吧!」我默想。

偷吻俏臉拍臀解悶
高挽髮髻的窈窕空姐緩步走來,合身的制服剪裁,婀娜的身段,甜蜜的淺笑,白嫩的光滑頸項。「先生,您想要什麼?」空姐笑得詭異。
啥都沒說,朝著空姐秀麗臉頰就是一個偷吻。空姐臭臉扭腰走人,順手朝圓翹的臀部給她偷拍了下去。
「你,給我過來!」空姐轉身揪住我未及收回的左手。沒掙扎也沒否認,我笑嘻嘻地被她拖到狹窄無人的空中廚房。「幹什麼啦你!」空姐氣得臉紅脖子粗。
「偷摸自己老婆的屁股不行哦?」還是笑嘻嘻。「會被別人看到啦?你要客人以為這個空姐可以摸屁股嗎?」她瞪大眼。
「堂堂大男人,怎麼行為和你那張娃娃臉一樣幼稚?」她鼓腮嘟嘴憋著笑。
怪我?她自己也愛啊!兩人的來電就是從偷摟偷親開始的,見她父母時,還不是在餐桌下偷摸來偷牽去,她還興奮到手掌腳底冒冷汗。
交往之初她對我很保留,神神秘秘偷偷摸摸,懷疑是不是拿她偷腥、用她偷情?直到找我父母深談,了解因青春期時管教過嚴,被罵被打還被嫌,所以養成了我這偷藏秘密的沉悶個性。「他在隱瞞中找到安全感。」老爸苦笑著,解除了她的疑慮。

一進房間被她撲倒
兩人並肩在機場門口等車,提肘偷頂她挺立的胸,不理我;轉頭偷吹她敏感的耳,還不理我!只見她俏臉泛起潮紅,眼神逐漸混濁。
「這是發情的前兆……」我知道她快爆發。
到了飯店進了房間,我還沒回神,已被她撲倒在床。「偷親我!」她狠狠咬我下嘴唇。「偷摸我!」她用力掐子孫命脈。
攬腰翻身壓住她,偷親偷摸偷桃偷陰偷頂,真的,月在異鄉份外圓,人在他鄉格外猛!「從飛機上憋到剛才嗎?」我喘著大氣深呼吸的問。
她不答,熱燙的臉頰在我胸口猛蹭。是啊,要她答什麼呢?明知故問嘛!被心愛的人偷親、被信任的人偷抱、被枕邊那口子偷摸,是樂趣也是情趣,是害羞更是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