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名還是失業

如果不是因為在一星期前被迫失去了工作,他不會站在仁愛路四段看著那一棵棵菩提樹發呆。

才升副理就被勸退
每次經過菩提樹旁,耳畔出現在學校裡學到的那首舒伯特寫的《菩提樹》。尤其是第二段和第三段的前面那兩句:「彷彿像今天一樣我流浪到深更,我在黑暗中經過什麼都看不清」、「冷風呼呼地吹來正對著我的臉, 頭上的帽被吹落不忍轉身回看」。每當他低低的哼到這幾句時,眼淚就撲簌簌的流個不停。
其實在3個月前當他們公司被一個大集團併購後,集團派來的新總經理在主管會報上宣布,說他承諾董事會要在1年內轉虧為盈時,他就隱隱不安了。果然很快就傳出組織改造合併,9個部門改成3個中心,9個經理只剩一個留用,還被降為中心主任。他們這批「職位和薪水都偏高」的中級幹部被列入勸退名單。「你們的工作我找個大學畢業的就可以了,便宜耐操。」集團派來的管理中心主任說話惡毒。
他從小表現都很優秀,老師們都會被他超強的記憶力嚇到,說他是天才型的孩子,就像這首《菩提樹》有3段不同的歌詞他只唱一遍就背起來了,所以國文課的背誦對他而言是簡單的事。當初他是以第一名的成績考進了這家公司,才升上副理不久,他以為未來前途一片大好,沒想到竟然莫名其妙的被列入勸退名單。

對菩提樹喃喃自語
他不敢告訴老婆和兩個孩子,每天還是穿戴整齊提公事包出門,當他走在路上總覺得路人在看他,渾身不自在。直到他發現了菩提樹,他站在菩提樹前看著解說牌:「冬季不落葉,每逢初夏才會將落葉掉光,新芽立刻長出來。」
他在整個城市裡尋找菩提樹,他喃喃自語著:「我是一片菩提樹的葉子,我不能在冬天落下來,夏天快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