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一个故事(第三集)

轩辕氏出发去河东城。河东城的守将说道:“我能守好河东城。”轩辕氏出发去丘村镇。

义军攻陷了楚王都。杀死了楚国执政。

炎帮主在炎镇建城。炎帮主说道:“我楚地要建国为民众国。我要做统领。统领十年一让,不可连任。”

姜白带着行囊和次郎坐船出海。次郎说道:“我是成年之人,有志游览大洋之外。”姜白说道:“我也想看看彼方的异土。”

安六将军和钧护民作为夏土国的左右大将,守卫国家。能枪在辞去职务之后,带着一柄宝剑,邀请轩辕氏去西域一行。轩辕氏,终究没有同意。能枪西行而去。

真子在夏土国经营商会。安倍空得说道:“真子的婚事要称她的意。”安倍空得自居为夏土国臣。

义军在楚王都,惩治楚国的贵族,楚王都的民人百姓,杀掉了所有恶贵族,放逐了作恶不多的贵族。有火点了一把火,烧了楚王都的宫殿。完颜亮说道:“我只要这些贵族十分之一的财物,作为出兵的报酬。”斥候由命说道:“善哉。我真黑水国发财了。”大家都很高兴。

姜白和次郎到了海边。有人追了上来。这是中山的司马文。司马文说道:“我还要继续学业。”据说还有完颜亮要一起出海。姜白几人在海边稍作等待。天色常变,天运利火。完颜亮过了几天来到了海边。

姜白对完颜亮说道:“你还要学习书写吗?”完颜亮说道:“我自己学写字,只学了数字的写法。我现在会写一二三四五。请先生教我。”姜白找来一块长木板,用布包在木枝之上,沾了柴灰,在板上写字。姜白写了几个字:“人,田,水,火。”姜白教完颜亮和司马文这几个字的写法。完颜亮和司马文说道:“我们学会了。”

次郎说道:“这个海边小镇,有船可以出海,但是不能担当大浪风。我们要找结实的船。”完颜亮拿着行囊,问哪里能买一艘大船。

海边小镇的人,说道:“大船没有,我们的船只能出海三十里远。”姜白问次郎,你们是怎么来的海这边?次郎看着天上的海鸟,默不作声。

有人说道:“大船要自己造。”完颜亮请工匠,给工钱,要造一艘海船。这艘海船造好了,叫做鲜果号。花了一个季的时间。

完颜亮和司马文认识了十个数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学习了这些汉字:“上下左右,大小多少,是非对错。”还学了一篇文章。司马文说道:“我要带齐笔和书简,在旅途中记录所见。”次郎也学了一些文章。

完颜亮购买了粮食,咸菜,装上了鲜果号。次郎购买了一些木桶,搬上了鲜果号。司马文找了一些木材,背上了鲜果号。姜白整理了一些生活用具,带上船安放好。

完颜亮,司马文,次郎,姜白,坐上船,招募了十个水手,又准备了其他的需要的东西。完颜亮说道:“我们出海,去看看海的那边。”鲜果号出海游历。

鲜果号沿着海岸,往南边去。

船行进了五天,靠岸。这里是一个国家。在港口,鲜果号顺利停好,大家上岸。

这里是一个海港。在港口有很多大船。水手说,从这里往南,可以到其他港口。海鸥很多。

完颜亮在当地看,找到一家饭庄。完颜亮说道:“我吃干粮饼吃腻了。我们来吃一顿。”完颜亮,姜白,次郎,司马文和水手们进饭庄吃好的。店家端来鱼汤,烤鱼,鸡蛋米粥,切水果招待他们。大家吃饭。

水手说道:“我吃这里的鱼,不如水果好吃。”司马文说道:“我下厨还好些。”司马文叫来店家,说借锅灶一用。司马文去后厨做饭加菜了。姜白问次郎,说道:“这里的水果,你以前吃过吗?”次郎听了笑道:“我怎么会吃过?”次郎说:“我们不如买些水果种子带上。”

完颜亮叫来小二,问:“你这水果,是怎么栽种,水果有种子吗?”店小二也笑了:“你们不是这里的人,吃这里的水果。这些水果种树苗好。种子没有的。”店小二又说:“找些树枝带着,找片沙地栽种。长十年,就有树苗长好。然后天气热,就有水果了。”完颜亮击掌叫好。

司马文做了一些烤饼。和面微烤,加了些盐。司马文把饼拿上桌,大家吃热烤饼,都说肠胃好些。司马文烤的薄饼是很美味的。店家说道:“这是你们的吃法。饼这样烤,热吃最好。米饭还是我们做得好。”姜白说道:“你们这里的米饭,和我们吃的米饭不是很一样。我们也想找些稻种带着上船。”店家也乐了。

吃完饭,大家在海港游览。水手们拿着工资,买一些需要的商品。姜白见到这里的人们,穿着都较为简单。姜白感叹道:“人与人的文俗,差别是大。”次郎找些喜欢的商品,买了一些珍珠。完颜亮在街道上看,见到一家客栈。完颜亮订了两天的房间,大家在客栈住宿休息。

完颜亮说道:“我们明天在海港转转。”休息了一晚,完颜亮带着大家去海港的船厂。这海港有船厂卖船。完颜亮说道:“我们想开船出海远行,不知道我们的船能不能出海?”船工去看鲜果号。船工笑了,说道:“你们这船这样大,可是不能远航。”

完颜亮问道:“鲜果号为什么不能远航?”船工说道:“海上有大风浪,你们的船会在风浪中遇到危险。”船工说道:“但是你们的船可以在近海航行。往南边行船十天,有一个大港城。你们去港城。那里有好船匠能造大海船!”

完颜亮给了船工一块碎金。要船工跟他们一道去港城。船工问了船厂的船工,大家说请别人跟你去港城吧。完颜亮雇佣了一个船工。这个船工说道:“我知道船坏了,是要赶紧修的。否则就得学好游水的能耐。”次郎说他不太会游水。

船队一行找了果树的树苗,稻米的种子,带上了船。船工受雇佣,在船上负责修理。休息一天。开船往大港城出航。

司马文在船上拿着木简,笔,记录道:“停海港二日,招船工,出海港去南边的港城。”姜白说道:“书写没有错,这样写记录。”

司马文在木简上补记道:“在这之前,在海边的镇,造海船鲜果号,招水手十人,出海向南。”“航行五天,到海港。”天上的星星明亮。

在海上行船,水手们捕了些鱼。船工说道:“这些鱼做成鱼干。在港城卖不了几个钱。”大家在船上晒鱼干。吃咸鱼干,还有干粮。水果也足够吃。大家心情很好。

在海中行船,海里有鲨鱼,不停跳出海面。水手说我们的船这么大,鲨鱼跳不上来。完颜亮说不要招惹这些大鱼。

水手问完颜亮:“我们这次出航,是要干什么?”完颜亮说道:“我们是要游历。工资不少付给你们。”船工说道:“那么这船终究只是大,不能出洋。”姜白说道:“什么样的船可以穿过海洋?”

船工说道:“你们去港城看看,那里的海船可以出洋。”完颜亮和司马文还在学书写。姜白教他们写这几个字:“海,鱼,浪,波”。司马文学记录这几个字。水手们也很高兴,也学了些字的写法。

水手们说,要找大网,顺便捞大量的海鱼。他们擅长捞鱼。可以卖钱。司马文说道:“这些鱼干能运去楚国和夏土国,必然能卖好价钱。”次郎说道:“我得和商会说。”

水手有人到大港城打算回海边的镇子。

船行顺利,十天时间,到了大港城。

问大港城的民人,这是什么港口?大港城的民人说道:“这是扬港。”

次郎在扬港找到了安倍商会的人。有一个商铺,写着旭日商铺。次郎说道:“旭日商铺,很多都是我们商会的商铺。”这样大的海港,安倍商会有一个副会长在这里。

次郎找到商会管事的人,说道:“我是安倍空得商会的商人。我们打算坐船游历世界。”商会的人,回答道:“我是商会的管事。我名叫德川。”次郎听了,鞠躬作礼。

德川问道:“你从哪来?”次郎说道:“我从楚国过来。走的海路。”德川问道:“安倍先生怎样?”次郎说道:“安倍先生在夏都经营商会。”德川说道:“我派人去夏都。你在这里住两天。我有事要询问你。”

次郎说道:“我与一些朋友一起来的。我们有十几个人。有水手和船工。”德川笑道:“大家皆朋友。我欢迎。”德川在商铺的宅院找了住宿的地方。次郎请大家来住宿。

完颜亮见到德川,说道:“我是完颜亮。你是安倍商会的人?”德川说道:“您好,我是商会的管事。”完颜亮说道:“我们在这里住几天。我请你来饭馆吃饭吧。”德川说道:“依您的意思。”

完颜亮问德川这座扬港的好的饭馆。德川说了一家。完颜亮请大家吃饭。

大家在饭馆里找了几张桌子。完颜亮点了饭食,请船员和德川商铺的人吃饭。大海虾,新鲜海鱼,还有水果汁,烤海贝。大家吃得非常高兴。完颜亮说道:“这里的饭菜好吃。”德川说道:“火德之国,有好吃的海鱼,您要去看看吗?”完颜亮问道:“您是火之国的商人吗?”德川笑道:“我是日出国的人。”

吃饭吃好,大家都很高兴。德川请完颜亮来海边一谈。德川说道:“完颜先生,您出海是为了什么事由?”完颜亮说道:“我们想游历世界。”德川鼓掌,笑道:“这是了不起的事。”完颜亮笑了,说道:“我们想造能航远洋的大海船,这个港口能造好吗?”

德川看着完颜亮,说道:“你们想航行到比火德之国还远的地方吗?”完颜亮说道:“我不知道火德之国有多远。”德川问道:“您何不去火德之国看看,再行远方?”完颜亮沉思,看着茫茫大海。

完颜亮坐在海滩上,完颜亮说道:“我想看看海外哪能发财。我想要钱。”德川笑了,又说道:“那么,您听我的,您往南边去看看,有海外的物产,或许值钱。”完颜亮问道:“德川先生,您去过南边的海洋那边吗?”

德川说道:“大海的南边,有各种奇物,能够卖钱。这个港口的船,可以远航,买一艘好船要一百万钱就可以。”完颜亮说道:“我们往南边去看看吧。”德川问道:“我帮你们买一艘好海船怎样?”完颜亮说道:“我的船是鲜果号,花了一百万钱造好的。能不能修理一下,往南洋去?”德川说道:“我要请船工看看。”

完颜亮和德川去鲜果号。在码头,德川看了看鲜果号,若有所思,问道:“这样大的船,在哪造的?”完颜亮说:“在北边的一个镇子。”德川请扬港的船工看鲜果号。

扬港的船工看了鲜果号,说道:“这艘船不适宜出海洋。我说卖给我捕鱼吧。我出一百万钱。”完颜亮无话可说。

完颜亮说道:“能不能改一改作远洋的船?”船工说道:“不如另造。”完颜亮说道:“我们考虑一下。”

德川笑了:“这样的大渔船,也许一船捞的鱼,我能卖到一百万钱也说不定。哈哈。”完颜亮说道:“那也不错。”德川说道:“我请你和我一道,开这船出海一趟,捞鱼卖钱。咱们试试怎么样?”

完颜亮突然高兴了起来,说道:“我们另造海船,这几天在这里出海捞一次鱼吧。”德川说好。

完颜亮找船上的大家说:“这艘船不能出远洋,我们想再造一艘合适远洋的大海船。明天我跟德川先生商议开鲜果号出海捞鱼卖钱。”跟完颜亮来扬港的船工说道:“我说这艘船就是在海边捞鱼合适。”水手说道:“那么咱们明天就出海捞鱼。”姜白说道:“我也跟着出海看看。”次郎说道:“订好出洋的大船,再出海,这样合适。”司马文说道:“我也出力捞鱼。”

完颜亮立刻又找到德川,次郎也一道找德川。完颜亮说道:“德川先生,我们现在就找船厂,订好再造一艘远洋大海船。明天出海捞鱼。”德川说道:“您太过于着急。我这就带您去船厂,要商议妥当再订船。”次郎说道:“这次的船,要能够远洋,自然要设计妥当。”

德川和完颜亮,次郎一起,去扬港的大船厂。到了船厂,船厂的老板问德川要办什么事。德川说道:“我们想造一艘大的海船,远洋航海用。”船厂的老板说道:“我这里也有船卖,你们买一艘船出海,怎么样?”完颜亮说道:“我还是想自己造一艘,要合我们的用。”船厂老板问道:“你要求造怎么样的船?”完颜亮说道:“大船。贵一些好。要能远洋开两个月,船上要能做饭,还要能捕鱼,还要开得快。要在海里不怕各种鲨鱼和海浪。”船厂老板听了,吃惊地问道:“您要开这样的船去大洋的另一边吗?”完颜亮说道:“是的。”

船厂的老板说道:“我要一千万钱,还要三个月的时间,能够造好这样的船。”完颜亮说道:“我这次有一千万的钱。我请你帮忙造船。”次郎说道:“咱们是不是造一艘小一些的船?”完颜亮摇头,又说:“我只要大船。”船厂老板问道:“船上需要很多材料,你们能找些来吗?”德川说道:“我可以帮忙找材料。”船厂老板说好。

船厂老板说道:“我要好木材,好铜材,还要一大块磁性良的磁铁。”德川说道:“我让商铺的人去购买。”次郎说道:“这附近的好木材,在哪里有?我去砍伐一些来。”德川说道:“在北边的树林深处,有好多造船的好木材。”完颜亮说道:“那么次郎带人去找木材,我们出海捕鱼吧。”次郎说道:“回去再商量一下。”完颜亮对船厂的老板说道:“我们找好材料,价钱能不能便宜些?”船厂老板说道:“我们的工钱也要给。材料好我多用些料吧。”完颜亮说好。

船厂的老板说道:“你们要造船吗?”完颜亮说道:“要造船。”船厂的老板说道:“给我拿一百万钱。船造好再给余款。”完颜亮从身上拿出一个麻布兜,从里面拿出一块大金块,递给老板。完颜亮说道:“这是订金。”船厂老板拿过钱,说道:“好。”

船厂老板说道:“你们找好材料,我这也准备造船。”船厂老板又说道:“你们有什么具体的要求,可以说给我们听。”完颜亮说道:“好,我们的船想要住的舒服,还要能种些蔬菜水果。”造船厂的老板说道:“这是自然。”

次郎问道:“有没有海上的强盗?”船厂的老板说道:“不多。但是有强盗。”德川说道:“海上遇到强盗,一般只能打败或者远远绕开。否则可能丧命。”造船厂的老板说道:“你们要对付强盗,他们船多还是难以打过。我给你们的船上装几个弩箭,射程远,打死强盗吧。”德川说道:“很好。”完颜亮说道:“那我得练练船员的武艺了!”次郎说好。

商量好造船的事,德川带着完颜亮和次郎回去歇息。到了住的地方,完颜亮说道:“明天我们分两边,一边去砍伐些木材回来造船;一边去海上捕鱼。”有一个水手说道:“我要回镇子去了。大家在这里继续工作吧。”船工说道:“我去找木料。我知道什么木料合适造船。”姜白和司马文,打算上船去捕鱼。商议结束,大家就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一个海边镇子里来的水手,拿了工钱,走陆路回镇子去了。其他水手跟完颜亮去海上捕鱼。大家买了一个好渔网,找了很多装鱼的大桶。德川说道:“我跟你们去海上看看!”装好船,大家出海。天气很好。

次郎与旭日商铺的几个员工一起,去北边的树林里,采伐木材。完颜亮招募的船工也一道去选木材。

水手找鱼群多的地方。在扬港外几个时辰航程的海上,看见鱼群在水里聚集。水手们下网。一网捞了上百条鱼。大家情绪很好,继续撒网捞鱼。一天下来到晚上,捞了十五桶鱼。

德川说道:“这些鱼,我们要晒干还是运回港口?”完颜亮说道:“我们再多捞些鱼,怎么这么快就回港口?”司马文说道:“有一条船来运鱼回去,我们能多捞几天的海鱼。”德川说道:“我们商会有小些的船,下次一起来负责运输鱼。”

德川让水手把这些鱼在船上腌制,说捞十天的鱼再回港。大家都说这样大的船,自然不能急着回去。完颜亮在船上腌鱼。

鲜果号在海上捞鱼。十天时间捕了几百桶鱼。德川说道:“见好就收。我们回港吧。”完颜亮问道:“这么多的鱼,能卖多少钱?”德川说道:“晒成鱼干,运到内陆,可以卖五十万钱。”姜白说道:“这些鱼能运输到楚国吗?”德川说道:“用马车运输,到楚国,要二十天时间,但是卖价可能更高。”完颜亮说道:“我们这就把鱼运回港口。”

大风来了。船舵不灵。水手说道:“这艘船开不回港口了!”风把这艘大船吹到了一个海岛上。

这海岛上没有人。完颜亮下船,看船受损不严重。完颜亮问水手:“鲜果号能修好吗?”水手说道:“舵坏了。我们得修修。”水手看岛上有树木,说需要木材。

完颜亮问德川:“这海岛,你知道是什么岛吗?”德川说道:“我没有来过。往西开船,应该可以回陆地。”完颜亮在地上树了一根直木,看太阳的斜角,划了东西南北。

水手说道:“我们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座雕像!”完颜亮去看。

到了雕像的旁边,只见这座雕像是一座人像。雕像是一个人站在莲花座上,手持一根长杖。塑像头顶是光的。身上穿着一件披布。

完颜亮跪地磕头。说道:“大慈大悲,保佑弟子。”

德川看到雕像,眼露不祥之光,动手要打雕像。姜白拉住德川,问道:“你这是怎么着?”

空中有声,报众人说道:“你等有大机缘,速来南边找我。”

司马文说道:“神明仙灵,不可不听,这就去南方看看。”

大家去雕像的南边看,没有看到人,走到了海边。

司马文说道:“在海的南边,要坐船往南。”德川说道:“我们回陆地去吧。”完颜亮说道:“我们坐船往南看看,再往西边回陆地,怎么样?”水手说道:“这事情蹊跷,不可往南再开船。”姜白说道:“我们只有一艘船,这就回陆地,记住方位,再来海岛吧。”完颜亮说好。

水手们修理了船舵。大家坐船往西边,行驶到海上。

船向西边行,走了两天,到了陆地。在扬港的西南边。

开船往北边走了一天,到了扬港。水手很高兴。

船在扬港停泊,德川让水手把鱼搬到仓库。完颜亮说道:“这些鱼运一些去夏土国吧。”姜白说道:“我驾一辆马车,运一车鱼干去夏都。”德川说道:“我陪你去一趟夏都。”完颜亮说道:“那我再去捞鱼。”

德川商铺的人,伐木运回了一些木材。次郎还在扬港北边筹集木材。完颜亮去船厂,船厂老板说道:“船正在造,还要一些木材。”

德川找来两架马车,装了十桶鱼,姜白和德川驾车出发往西北边,去夏土国。

德川商铺的员工,把鱼拿到扬港的市场卖。完颜亮说道:“请你们卖鱼。我再去海里捞鱼。”德川商铺的员工说道:“好的。”

完颜亮和水手一起去海里捞鱼。司马文和完颜亮一起去捕鱼。鲜果号出海了。

姜白和德川驾马车,走十天,到了楚国。

楚国东南边境的守官说道:“你们是要去楚国吗?”姜白说道:“我们经商,要去楚国。”楚国的边境守官说道:“你们车上装载的是什么呢?”有楚国边境的职员看到姜白,认出了是炎帮的朋友,说明情况。楚国边境的职员看是渔获,就让马车过关了。姜白和德川驾车往炎镇的方向去。

在楚国,姜白看到,楚国的土地上,到处都悬挂着旗帜。是义军的方形旗。德川和姜白到了一个楚国东南边的镇子,镇子的居民说道:“义军讨伐贵族,现在没有贵族了。”姜白问道:“你们镇子的官署在哪?”居民说道:“乡官的办公所在那边的院中。”姜白和德川驾车去乡官的办公院。

到了镇子里乡官的办公院,姜白和德川停下马车,去院中拜访乡官。说明是义军的朋友,办公院的办事人员带姜白去见镇子里的乡官。

姜白和德川见到乡官,乡官问道:“你是义军的朋友吧,敢问有什么事要办?”姜白说道:“我没有来过这里,路过这个镇子,来拜访乡官。您是炎帮的人吗?”乡官看着姜白,笑道:“我自然认识炎帮。但是我不是炎帮的人。我是这里的乡人。大家支持我为乡官。”

姜白问道:“敢问乡官,楚国悬挂义军的旗帜,是义军在楚国执政么?”乡官问道:“您是义军的人吗?”姜白要说话,德川说道:“我们是经商路过这里,要去炎镇和夏都。”乡官说道:“我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了。姜白先生,您的檄文写得好。”乡官微笑着,微微点头。

姜白拱手作礼,说道:“我帮助义军,是为了道义。希望百姓不受恶贵族的虐害。”乡官说道:“有义心,行义举。姜白先生做得好。”

姜白说道:“我想求功名。做事贪功求利。”姜白拱手作礼。乡官笑,说道:“姜白先生过谦。”德川说道:“姜白先生您是楚国义军一边的人。”

乡官说道:“现在楚国各地都在收贵族的田地与财物。百姓分了这些财物,民众都很高兴。”德川说道:“不义之财,散给百姓,应有之义。”

姜白说道:“我听闻,楚国的东边,也有国家在打贵族。是义军的人马么?”乡官说:“是。义军要攻打各地的地头贵族,分了这些财物,救济贫苦百姓。”姜白说道:“不要抢夺百姓的财产。”

乡官说:“你们要去夏都,能带我去看看吗?”德川说道:“我们很乐意。但是您有工作。”乡官给手下交代了一下,准备跟姜白与德川去夏都。

乡官说道:“我名叫朱公明。我做事秉公,但是也有自己的愿望。我随你们去夏都。”姜白和德川在镇里休息一天。乡官帮助修整马车。

第二天,姜白和德川,朱公明,驾车启程去炎镇。朱公明所在的小镇的镇民们送车队出行。

离开小镇,朱公明问姜白和德川,说道:“我们去被攻陷的楚国王城看看吗?”姜白说道:“我说不必。”德川说道:“我看可以。”朱公明说道:“我们路过旧楚王都。看看也好。”姜白说道:“顺路那就去看看。”车队往旧楚王都行进。

姜白与德川,朱公明驾马车旅行。楚国的农田在路边连成片。姜白说道:“楚国是一个农业繁荣的国家。”有丘陵,马车行驶过,丘陵上有树木。树木青绿茂盛,路上行人零星。天气多云。

车队到了一座小城。这座城里有上万住户,有一座城墙围绕,义军攻陷楚王都以后,这座城里的楚国贵族和贵族的仆从,都逃走了。姜白与德川,朱公明驾车来到小城的市集,这里的农产便宜。德川拿出一桶鱼来,找来一个桌子,在桌子上铺上草席,摆出鱼干卖。市集的顾客们,看到是海鱼干,就都过来看。

有市集的顾客问道:“请问这鱼干怎么卖?”德川说道:“我们来这里,不知道鱼干是什么价格,卖多少钱合适?”市集有顾客说道:“您卖的是海鱼干。这海鱼干卖的比新鲜的肉食要贵一倍。”德川说道:“我卖一斤鱼干二十五个钱。”这个顾客买了一斤鱼干。

市集上买鱼干的人很多。一桶鱼干一下午卖完了。总共卖了一千个钱。德川说道:“生意可以。”姜白三人收摊以后,找了一个客栈休息。

在客栈,朱公明点了几道菜。有米饭,蔬菜,还有菜粥。朱公明说道:“我们在这里卖鱼,生意也还不错。到夏土国价格还要好。”姜白说道:“这一路上的花费也多。”德川没有说话。吃完饭。德川说道:“早点休息。明天赶路吧。”大家说好。

过了一晚上,到了早上,姜白,德川,朱公明打算出发往旧楚王都去。有居民来,说道:“你们再卖些海鱼给我们吧。也买一些我们这里的货品。”德川说道:“好的。我们再卖一些海鱼。”

德川几人驾车去市场。摆了一张桌子,在桌子上铺上草席,摆了海鱼干出来售卖。市场上的顾客,凑过来买海鱼。一上午时间,又卖了一桶海鱼。这一桶海鱼卖了一千个钱。

市场上的商人说道:“我们这里的物产,有一种香料卖得好。您们可以买一些。”德川看了看市场上的香料,买了两包,带在车上。

这天下午,德川车队从小城市出发去旧楚王都。朱公明说道:“这鱼卖了些钱。做生意,还是有钱赚。”姜白说道:“这里的农产多,海产价格不错。”德川说是。天气晴朗。

德川车队行了五天的车,到了旧楚王都。旧楚王都在东南边的城墙,还是比较完好。旧楚王都的居民有五万人还在这里居住。旧楚王都东南边城门的守官,看到姜白一行,喊道:“是姜白先生么?”姜白喊道:“我们是做生意来这边。”城门守官过去招呼德川车队。

姜白三人停下车,城门守官说道:“姜白先生,你们要来楚王都,我们已经知道。我在这里迎接你们。”这位城门守官,是项熊。姜白说道:“项熊兄弟,楚王都这段时间怎么样?”项熊说道:“楚王都的贵族逃走了。这里的百姓还有五万之众。大家晚上点亮灯彩,饮乐庆祝。炎帮主让有火在这里带义军维护秩序。”

姜白问道:“士药先生现在在哪?”项熊说道:“士药在楚国的东北边,那边有仗要打。”姜白问道:“是义军要打邻国的贵族吗?”项熊笑道:“现在百姓都不要贵族来管,要乡里的保民官来管自己的事。东北有邻国的贵族要犯我国境,我们调兵应战。”

姜白介绍道:“这位是安倍先生商会的德川先生,这位是楚国东南边市镇的乡官朱公明先生。我们想一道去炎领城看看。”德川说道:“幸会,项熊先生,楚国好。”项熊看着德川,说道:“德川先生。您身体有疾病,气色似有邪气缠身。”德川说道:“我在来楚王都的路途上,身体就不舒服。”项熊说道:“炎帮善于调药,您在楚王都看看大夫,吃点药吧。”德川说道:“我休息,看看大夫吧。”姜白说道:“我们休息一下。”

项熊看着朱公明,说道:“朱公明先生。您在哪个镇子里做乡官?”朱公明抱拳施礼,回答道:“我在衡镇做乡官。”项熊看着朱公明,说好。

朱公明说道:“我想来旧楚王都看看。”项熊说道:“旧楚王都现在是炎帮在为政。朱公明先生您可以去见有火。”朱公明回答道:“好的。”

项熊说道:“今天你们来楚王都,现在进城休息吧。”项熊吩咐城门的守卫,带德川的车队,去楚王都的宾馆。城门的守卫带领车队入城。

姜白与德川,朱公明随守卫进入旧楚王都。只见城内的街道宽阔,民人来往,衣着朴实。百姓都很高兴。

守卫带着德川几人到了宾馆。宾馆安排他们住宿。姜白问道:“我们在这里住宿,钱怎么付?”守卫说道:“有火首领出钱。”姜白拱手作礼,说道:“谢谢有火首领。”朱公明说道:“我也能在这宾馆住宿。也是好事。”

守卫和宾馆的职员说了一些话,城门守卫对姜白说道:“有火请你们这就去找他。”姜白说道:“我们这就去找有火首领吧。”德川说好。朱公明没有说话。

城门的守卫带着姜白他们去找有火。炎帮在旧楚王都的一座院子里办事。姜白一行到了炎帮办事的院子,城门的守卫请他们听炎帮的人的指点。炎帮的办事的人,带姜白,德川,朱公明进院子,到院子里的厅堂找有火。

有火在炎帮办事的院子的厅堂,在厅堂正对门方向的大椅子上坐着。姜白,德川,朱公明走进厅堂。有火说道:“姜白先生,您高才!”姜白没有说话,德川抢先说道:“有火先生,能见到您,我很高兴。”朱公明打量有火,问道:“有火先生,这楚国是炎帮的,还是官府的?”有火定睛看着朱公明。

有火说道:“你是怎么当上的乡官?”朱公明说道:“我是乡里人推荐,楚国官府任命,当上的乡官。”

有火问道:“你说楚国是谁的呢?”朱公明抱拳,说道:“我说楚国是百姓的。我说我是百姓的公职官。”

有火问道:“有强盗侵犯乡里,你听强盗的吗?”朱公明答道:“我也只能保护百姓。”朱公明抱拳作礼。

有火说道:“楚国是义军打败贵族来执政。义军不能像贵族一样。”朱公明答道:“有火首领说的对。”有火说道:“我说等杀光楚国的强盗匪寇,再谈你的问题吧。”朱公明说道:“楚国现在匪寇不少。应该杀匪寇。我们镇有匪寇乘机侵犯百姓,随意残害百姓,义军已经杀退了匪寇。”有火说好。

有火说道:“炎帮主说道,这个楚国,不容两种人。一种是恶贵族,二种是土匪。”德川说道:“我不喜欢破坏规矩而做恶的人。这些人会弄乱国家。”姜白说道:“讲究仁义的义士,可以做官员。乡里人举荐,炎帮主考察。自然选出真正的仁义之士。不仁不义,必然为非。要教化百姓讲仁义。”

姜白说道:“有匪徒作乱,伤害百姓了么?但凡伤害百姓,就要用刑法来治理。不然百姓要愤怒。百姓愤怒,就要自行其是,消灭伤害百姓的匪徒。乡官要保护百姓。要用刑法治理犯罪行为。”

朱公明说道:“姜白先生说的是。我请官府制定刑律。我们这些乡官好依据来保护众民。”有火说道:“我现在只能订一条刑律:伤百姓者有罪,乡官惩治罪犯。”姜白说好。

有火又说道:“姜白先生,你有什么治理楚国的办法吗?”姜白说道:“有火先生,您问办法,我说,还是要惩治害百姓的匪徒。请义军杀死杀害百姓的匪徒。以示公义。”有火说好。

有火说道:“你们来楚王都,休息一下,咱们再说。”姜白三人说好。

德川与姜白,朱公明,回到宾馆休息。朱公明对姜白说道:“有火先生很干练,但是有火先生不够公允。”德川说道:“有火是耿直的人。”姜白说道:“有火很公允,朱公明先生,你没有和他打过交道。你看看这里,百姓的态度就是有火的功事。”

朱公明说道:“有火是什么样的人,我也不清楚。我看到旧楚王都,百姓都很高兴,这里的治理有条理。公事想来做得好。”姜白说道:“有火是炎帮的有能耐的首领,他做事情一向公平合理。”朱公明说好。

姜白看着旧楚王都的宾馆房间,这里有干净的床,干净的桌子,有椅子。有干净整齐的铜油灯。两盏铜油灯摆在房间的灯台上,有水杯摆在桌子上。姜白说道:“这里的布置简单,有火擅长任贤人为事。”

休息了一天,姜白对德川说道:“德川先生,咱们去医馆看看。”姜白和德川,朱公明去炎帮在旧楚王都的医馆。

炎帮的医馆在旧楚王都的城门内。炎帮的药铺和炎帮的医馆相邻。德川在医馆找到大夫。德川请大夫看看自己的身体。炎帮的大夫看诊德川的身体状况,问道:“您有什么不好的爱好吗?”

德川说道:“我夜里难以入眠。子时容易精神振奋,我没有不好的爱好。”大夫叹道:“你现在赶紧治病。我这就给你开药。”大夫又说:“你邪气入了脏器,要用药物调理身体。驱邪正气,调理肝脏和肺脏。”德川说道:“我听大夫的。”

大夫给德川开好药。大夫看见一旁的姜白,问道:“您的身体有不适吗?”姜白说道:“我觉得脏腑灼烧,不很舒服。”大夫给姜白诊脉,说道:“你心气不平,要喝降火的药物和汤食。”姜白说道:“我知道了。谢谢大夫。”

朱公明问炎帮的大夫:“大夫,您给城里的人们看病,病人多吗?”炎帮的大夫说:“您问的问题,我说来找我看病的人不多。”德川问道:“是不熟识您吗?”炎帮的大夫说:“旧楚王都,百姓健康,没有找大夫看病的习惯。”朱公明说好。

姜白问炎帮的大夫,说道:“大夫,有火先生找您问过诊吗?”炎帮的大夫看着姜白,问道:“您问这个,我又怎么好给您说呢?”姜白说道:“我是有火的朋友。”炎帮的大夫说道:“有火没有找我看过诊。我也不知道他身体怎样。”姜白点一点头。

炎帮的大夫给德川开好药,再给姜白开了些药。姜白,德川,朱公明谢了谢大夫,去炎帮的药铺买药。

在炎帮的药铺,姜白看药铺的药物,有些是自己以前在中山的时候见过。买好了药,姜白三人回宾馆。朱公明说道:“楚王都已经有些残破了,但是民众都很高兴。看来炎帮执政有众人支持。”德川说道:“我们不要多议论。在这里言行自律。”朱公明没有多说话。

吃了些药,姜白和德川各自休息了。朱公明在旧楚王都的街上走着看。有旧楚王都的人看朱公明,问道:“您是哪里人?”朱公明说:“我是楚国东南边衡镇的人。”

旧楚王都的人问道:“你们那边,有贼寇作乱吗?”朱公明说:“现在没有贼寇。我们那边是安稳的。”旧楚王都的人叹气说:“义军来打败贵族,我们踌躇不安,生怕惹上灾祸。”

朱公明说道:“你们注意安全。”旧楚王都的人说道:“是呀。”旧楚王都的街上一片快乐的景象,民众很高兴。

朱公明看着路上的行人,有人是做生意的,有的人是在搬东西,还有些人在街上买吃用。朱公明看了一会儿,回到宾馆。朱公明说道:“看来这里还是没有贵族好啊!”

修养了一天,德川对姜白说道:“我们是不是拿些鱼干送给有火先生?”姜白说道:“我们去找有火先生问问。”姜白,德川,朱公明又去找有火。

有火在客厅会见姜白几人。姜白说:“我们在东南边的扬港捕了一些鱼,想卖卖看。有火先生您尝尝我们捕的海鱼吧。”有火笑着说:“那很好。我尝尝看。”

德川说道:“有火先生,我是安倍商会的商人。我们想把生意做到这边。您说我们在这里经商,是否合适?”有火说道:“我说您卖卖东西试试。如果卖得好,可以在这里经商。我也可以买。”德川说好。

朱公明说:“我昨天遇到一个楚王都的百姓,我们说话。他心中恐惧,怕遭盗寇兵灾。”有火看着朱公明,有火问说:“朱公明先生,您说那个百姓,是怎么和您说的?”朱公明说道:“百姓问我有没有贼寇作乱?我说我们镇子没有贼寇,很安稳。百姓说他踌躇,怕惹上灾祸。”有火说道:“朱公明先生,你帮我问问这里的百姓,还有什么担心的事,你转告给我。”朱公明看着有火,说道:“好。”

姜白问道:“有火先生,我们想去炎领城,你说炎帮主是否欢迎我们?”有火说道:“炎帮主欢迎你。”姜白抱拳为礼。

德川看着朱公明,德川对朱公明说:“朱公明先生,您打算在楚王都做事,或者我和姜白先生先去夏土国吧。”朱公明说道:“我和你们一起去夏都。我在这里用几天时间把事情办好。”德川眯着眼睛看朱公明,默而不语。

朱公明说道:“有火先生,我想请教,现在楚国鼓励百姓做什么行业?”有火说道:“楚国鼓励百姓务农和做工。我们要粮食。工匠做农具和铁器。”有火说道:“楚国鼓励百姓做正当的工作。”

姜白几人告辞有火。德川把两桶鱼运来有火的院子。有火很高兴。炎帮的帮众收下海鱼,说道:“这海鱼,我们没有吃过。大家都吃。”天色晴明,人们快乐。

姜白和德川,运两桶鱼到旧楚王都的市集。卖二十五个钱一斤。一个时辰就卖完了鱼。

朱公明在旧楚王都,看看百姓的生活。朱公明说道:“百姓都很高兴。”

过了两天,姜白,德川,朱公明辞别有火,驾车去炎领城。有火送给他们两桶蜂蜜。项熊送别姜白一行。项熊说道:“你们路上小心。不要在路上走小路。”德川说道:“我们商会再来卖东西。”项熊说道:“海鱼很好。”德川一行从旧楚王都出发。

一路上风景翠绿。绿色的树,绿色的草。漫山的植被。路边也是葱茏的草树。朱公明说:“我楚国的景色。我楚人自爱这灵境美泽。”

德川车队行车十日,到了兴江边上。兴江水流宽阔,水中波浪不起,没有桥梁能跨过兴江。兴江边上树木茂盛,有一个镇子,有渡船去兴江北边。

兴江摆渡船的船夫说:“你们的马车,把货物运过去,再渡马车。”渡船用三次运载货物,马车过江。

到了对岸,德川,姜白,朱公明把货物装上马车,车队继续赶路。车队行车三日,到了炎领城。

炎镇往东五十里,是炎领城的东门。炎领城靠中山而修横路,城东西五十余里,城南北五十余里,已经有人十万在居。

姜白一行入炎领城东门。炎领城的东西贯通道,宽阔二十余丈。路面已经铺上石砖。路边的房舍还没有建。朱公明说:“这真是宽广的大道!”

炎领城内,有一座高塔,是为建城作纪念。这座塔是二十五层,已经建好。塔底宽五丈。德川远远望见高塔,问道:“这是什么塔?”炎领城人答道:“这是炎灵塔。”

姜白看炎领城内,有很多人群,正在建一个一个的石头底子。问了正在筑基石头底子的人,说这是一些规划的商贩摊的位置。

炎领城内,在大路旁边,有两根木柱,木柱之间编挂着一套木简。木简上写着:“劝民众为邦国行善事做善士识书文爱人 男女有婚制 亲子有伦理 兄弟爱若自己亲若连体 财聚用行乐 乐在天理容许 退得自己快乐 进得世人快乐”。姜白说道:“仁义不过如此,但是不明树人之路。”

炎领城有士人,看到姜白,说道:“您是姜白先生吗?”姜白说道:“在下是姜白。”士人说道:“您看义军在楚国的作为,做得合适吗?”姜白说道:“我看义军在楚国,应该多打匪寇。”士人拱手作礼。

德川的车队找到一家客栈。德川的车队在客栈住宿,停好马车,德川,姜白,朱公明询问客栈的掌柜,炎领城的政府在哪里办公。客栈的掌柜说楚国政府在炎领城正中位置的政府府院办公。

姜白,德川,朱公明,休息了一个时辰,在炎领城的贯穿横路驾车,往楚国政府府院。

姜白一行,在炎领城的横路上行车。

路上车辆不少。边道有手拉车。再旁边行人往来。姜白说:“炎领城广阔,来往车多人稠。”

德川抓着缰绳,赶车前进,看了路边的景象。说:“炎领城是百万人居住的都城。”

朱公明看着炎领城。没有说话。

贯穿横道,路上的石板铺得坚实。有对向行来的马车,对德川驾的马车挥手。姜白坐在德川旁边。朱公明坐在马车的车仓。

有风迎马车吹拂。姜白看着路边的景象。低头思考。

马车开到了炎领城中部的政府府院。

姜白下车。德川下马车,朱公明从车仓下来。

德川看着政府府院,这院落也不怎么高大,但是周围一百尺没有建筑。

姜白说:“我们进去看看吧。”朱公明说好。德川说:“要慎重谦虚恭敬。”

大家走进炎领城政府府院。炎领城政府府院的办公人员问:“请问你们来有什么事?”姜白说:“我们是炎帮的朋友,来这里是想找炎帮主。”

办公人员说:“好。”办公人员去传达姜白的来访所说。

过了一会儿,炎帮主出来,看着姜白,笑了。

炎帮主说:“自从你去海边,我们有一些时日未见了。”朱公明说:“炎帮主,您在炎领城。我是楚国的乡民官。”炎帮主闻言看着朱公明。德川说:“我是富士和会的德川士。”

姜白说:“我此行来炎领城,路途所见,民众需要铲除匪患。”

炎帮主对德川说:“您是富士和会的人吗?”

德川说:“我是日出之国的商人。有幸来这里,实在是礼遇。”德川对炎帮主鞠躬,作礼。

炎帮主对德川鞠躬还礼,说:“我是楚国的新任执政。请你指教。”炎帮主笑了。炎帮主唱起了歌谣:“海外有日出,仙岛有德川。您愿来我邦,我愿出海访!”炎帮主把身边的一块令牌拿了出来。

把令牌递给德川。令牌上有一个令字。炎帮主笑着说:“我是日出国的旧客,这是你国国王的令牌,赠与德川先生,以为信物。请在楚国合法经商吧。”德川不收令牌,说:“我是民人,不能收贵族令。谢谢炎帮主的美意。”炎帮主笑得望天而叹。

炎帮主说:“德川先生,您在楚国正常经商。”德川再鞠躬说:“我尊楚国的执政令,在楚国正常经商。”

炎帮主对朱公明说:“您有何想法?”朱公明说:“楚国赶走贵族,应该公平选好官治理国家。”炎帮主笑了。

炎帮主说:“我问你。”“如果有强盗杀人,你怎么办?”朱公明说:“我杀强盗。”炎帮主点头。

炎帮主拿出一个牌子,上面写了一个“炎”字。递给朱公明。

炎帮主说:“这个牌子,你拿着,我封你为楚国的领兵官。凭此令可以调兵一千二百三十打仗。”朱公明接令牌。

朱公明也笑了,说:“臣领命。”

朱公明把令牌收在衣衫袋子。

炎帮主请大家到客厅谈。众人走进炎领城政府府院的客厅。

众人在座位坐下。炎帮主说:“姜白先生,您怎样看现在的匪患?”

姜白要说话,朱公明说:“执政。我看现在要把伤害百姓的土匪都清理了。否则国家到处都是积弊。”

炎帮主要答。姜白说:“我说匪患是恶人做恶。心恶行恶不是能教育的。要杀匪,不可纵容!”

炎帮主说:“匪徒或者逃走。我也不追。”

姜白说:“我们打算去夏都。路过炎领城,来拜见炎帮主。”

炎帮主说:“那么,我请问,你有事要说吗?”炎帮主看着姜白,眼睛明亮。

姜白拱手作礼。姜白说:“我们在海边修海船,准备出洋旅行。这次飘洋过海。或者炎帮有人要出海吗?”

炎帮主笑说:“我们现在不出海。”

炎帮主又说:“现在在打仗。”

朱公明抱拳作礼,说:“义军在到处攻打贵族。我楚国为何要管别国的事。”

炎帮主说:“义军打不义,我也伐恶贵族。我炎帮不是只顾自己的新贵,而是要打贵族的民兵。”

朱公明作礼不言。

姜白说:“我以臣的身份进言。”

炎帮主说:“请讲。”

姜白说:“国政要公平选人。要有选法。选贤能,积功授职,不贤减功。”

炎帮主问:“具体怎样选呢?”

姜白说:“有功绩的人,记功数。十个功数记为一个凭。十个凭记为一个职。十个职记为一个臣。有一个臣数记为在列。可以为官。文功授文官。武功授武官。以此为进。”

姜白再说:“犯罪渎职一次减十个功数。重罪直接革职。以上是我的进谏。”

炎帮主说:“你列条陈递给我。”

姜白说:“尊命。”姜白拱手作礼。

德川说:“奖有功,不应该只有官职,还要土地和钱物。”

炎帮主问:“有土地,不就是贵族么?”

德川说:“那么土地是怎么分呢?”

炎帮主说:“百姓一人不分男女,可以有一块一顷的地种。没有土地的人,来找我。我分工作给他。”

朱公明说:“土地是谁的?”

炎帮主说:“半顷土地是私人的。但是不可以私卖。半顷土地是楚国的公地,租给民人种植农产。”

姜白说:“臣建议,农人和市民都可以买地。地半顷不收私地税。超过半顷,每半顷一年收粮食一百斤作为地税。超过十倾,不可以私有。”

炎帮主说:“一个人最多买十顷地。这个建议好。”

朱公明说:“我突然想到,户口稠密的地方,人可以有一顷地。人烟稀少的地方,人可以有多些地。这是否可以呢?”

炎帮主说:“这样好。”炎帮主拍手称快。

姜白拱手作礼,说:“臣这就去拟条陈。”

炎帮主笑着说:“你去拟条陈。我等你们再来商议。”

朱公明拱手作礼。三人退下。

姜白走出政府府院。德川,朱公明也坐上马车。大家驾车回客栈。

路上人多车多。姜白说:“我们回去拟条陈。”德川说好。

车一路行到客栈。姜白请德川和朱公明到房间。大家围桌坐下,姜白说:“炎帮主在主持楚国国政。”朱公明倒水给大家喝。德川说:“我们把条陈拟好。”姜白说:“是的。”

姜白从行礼里拿出一串空白的竹简。之后问说:“我们拟两个条陈,陈说以功进贤策,有田地法。”朱公明看姜白而无以言对之。德川笑而不言矣。

许久,姜白思索,朱公明说:“积功进职,不可以有十等,只可以有五等。田地不可以有许多,只可以有一顷。”

姜白听了,问朱公明:“积功进职,五等易进。为什么十等就不好?”

朱公明说:“计较功绩,不足以选贤能之臣。”姜白称是。

朱公明说:“田地十顷,必然有豪强。姜白先生不虑。我忧之。”

姜白说道:“晚辈见识浅狭,未能有独断的政见。”姜白拱手作礼。

姜白写条陈:

“臣等奏 民众国可以功绩累进选臣 积五功为一凭 积五凭为一职 积五职为一臣 一臣为在列 称臣于楚国 军功可以举为臣 政功可以举为臣 文功可以举为臣 此为进臣之凭证 不轻易授臣职与不贤 不贤失职 免职为布衣之民 非贤能不可为臣 此为制议进贤之常策 非常之策选贤能也可以”

朱公明看了,笑说:“这条陈,有文采斐然之感,无庸劣无能之辞。”

德川看了,说道:“我是财主,不是政治之臣,不敢妄议。”

姜白说:“请炎帮主定夺。”

姜白又写条陈:

“臣等奏 楚国民人 以土地耕种衣食 畏怖豪强 怕有贵族 所以人可以有地一顷 父子相传 地多应买归国家 田多应租给百姓耕种 耕田多缴税多 耕田少缴税少 耕田足以养人”

朱公明看这个条陈,说:“有田地一顷为传家。这是保民法。”

姜白说:“德川先生你怎么看?”德川看了说:“我有地一百倾,也觉得好。”姜白没有说话了。

朱公明说大家吃饭去,三人去客栈大厅吃晚饭。

客栈的老板问:“三位吃什么呢?”姜白说:“把炎镇的招牌菜拿来吃。”

饭菜端上来,是馍,猪肉,鱼,煮菜,菜汤。大家吃饭。

吃饱饭,大家各自休息。

客栈有人在大厅喝酒。是炎帮的人。

姜白看见了,打招呼:“大家好久不见。”

炎帮的帮众说:“姜白先生,你来喝酒。”

姜白在桌边坐下。

炎帮的帮众给姜白倒酒。

姜白喝了一杯酒。

炎帮的帮众,有一个人说道:“姜白先生,你相信宗教吗?”

姜白说:“我相信有鬼神,鬼神有善恶。”

炎帮有一个帮众说:“我名叫子缪善有。”这个人纹身披发。斟酒自饮。

姜白说:“炎帮在这里有多少帮众?”子缪善有说:“炎领城有炎帮的人,五万之众。”

姜白问:“你们知道谏山先生在哪吗?”

炎帮的帮众说:“谏山在江阳城经商。”姜白告诉德川,说安倍商会的谏山先生在江阳城。

德川说:“我打算去江阳城看看。”德川来大厅,炎帮的帮众说:“先生,您来喝一杯。”

德川坐下。炎帮的帮众斟了一杯酒,说:“先生,您喝酒。”德川接过酒,一口气喝了。

德川说:“大家都是炎帮的朋友吧。”炎帮的人说:“我们都是炎帮的人。您是安倍商会的德川先生吧。”德川笑着回答:“我是德川,请多多指教。”德川也拿过酒壶,斟了几杯酒,请大家喝。

炎帮的帮众,拿过酒,喝了。德川问:“大家吃些海鱼吧。”炎帮的大家说好。

姜白与德川到马车那边,拿了一桶海鱼干,来客栈大厅。

炎帮的帮众把海鱼从桶里拿到桌子上,这些海鱼干晒得很干燥,炎帮的人说:“我们这海鱼很少有卖的。”姜白说:“拿些做菜晚上大家吃饭吧。”大家说好。

子缪善有说:“我是楚国东边的人。在这里是想和其他人一道做事情。”子缪善有看着德川,用手扶着德川的上臂,说:“你是来做生意的么?”德川说:“我是来做生意的。”德川从身上摸索,摸索出一块勾玉,这勾玉是青色白色的,递给子缪善有。

德川说:“子缪善有,我是德川士。你拿着这块勾玉。有事找我们,我们一起做!”

子缪善有从身上拿出一颗石子,递给德川士,说:“我没有什么好东西,给你一颗石子吧。”子缪善有拉住德川士,两人一见有缘。

德川士说:“子缪善有,你想做生意吗?”“想。”德川士请子缪善有帮忙去炎领城卖鱼。

子缪善有领了一桶海鱼干,和炎帮的兄弟们去城里摆摊位卖鱼去了。

姜白回房间休息去了。德川去街上闲逛。

天晚了。星星出来,眨眼睛。月亮婆婆出来了。大家心情都很好。

朱公明乘着夜色在炎领城的阔路上漫步,走着,走着。看夜色。风吹人凉,有云天上行。

炎帮主也在这附近走路。看到朱公明,叫住他,一起去喝酒。

到了一个酒馆,有人在喝酒。炎帮主要了一坛黄酒。打开来,请朱公明喝。朱公明倒了两碗,自己喝了一碗酒。炎帮主喝了一碗酒。炎帮主说:“你说姜白为人怎样?”

朱公明又倒了一碗黄酒,喝了。没有说话。酒馆里有顾客说:“人爱名爱功,贪图尊享。”

朱公明说:“姜白是我的朋友。他不好我也要说他是好人。”炎帮主说:“姜白是国臣之才,国臣之器,可以统治天下。”炎帮主喝酒。

“天下是什么。”“是普天下的文明国家。”

朱公明倒酒。炎帮主对酒馆里的人们说:“姜白有治国之才,为公当用,为私当用。不为不义者也。”酒馆的人说:“您说话不加修饰。”炎帮主笑。说道:“我是统领,何必自塞己口。”炎帮主大笑。酒馆之人不说话了。

朱公明说:“人爱私家,怎么公道治理?”炎帮主说:“爱私是人,不爱私是异类。我不容它!”炎帮主点了一份烤猪肉吃。朱公明说:“您说谎了。我知爱私是俗人。”炎帮主说不必我容不爱私者。

炎帮主说:“人有亲人,人有朋友。谁人不爱亲人,谁人不爱朋友?”朱公明要说话,酒馆的人说:“我爱美色,是该还是不该?”炎帮主说:“我说我不亲近美色。为我爱惜人们,不爱吃人色。你这是爱惜,还是爱吃肉如虎豹?”酒馆的人说:“吃如享,我欲享。”

朱公明要说,酒馆里有人又说:“你妻你女,你爱你私。你享用别人妇女,别人看你如狗。何况害人呢。”

朱公明说:“我说一个故事。有人取妾,爱行乐。妾也欢心。后来,家破,妾也同心。问:‘人待你低,何为为人?’妾对曰:‘我毕竟私夫。不可计较。’妾亦是家人。后来这主人发达,妾也扶正,也无不可。”

朱公明说:“我说年轻女性要守妇道,不可以与男有私。妇女从夫。这是伦理。妇女与人私情,官府要抓骗卖妇女的歹类。判罚劳役。”

炎帮主说:“人爱人,希望人好。不希望别人好,不要说爱别人。”

朱公明说:“妓女一生没有希望,只能求与人为侍妾,也不会对嫖客善意。将心比心而已。”

烤肉烤好,端上卓来。朱公明看着烤肉,炎帮主夹了一块烤肉吃。朱公明也夹了一块烤肉吃了起来。有酒馆的人端着碗走了过来,对朱公明说:“我与你喝一碗!”

朱公明看那人,是一个壮汉。身长九尺,身着书生服。朱公明站起来,斟了一碗酒,喝了。那壮汉喝了酒。炎帮主也斟酒自饮。壮汉说:“我是楚国的士人。我名叫望东。西楚望东。”朱公明说:“我是衡县的乡官朱公明。请兄台坐。”壮汉看炎帮主,坐。酒馆有人叫好。

西楚望东喝酒。朱公明说:“炎领城有这样多的炎帮的人。炎帮是义军的同袍吗?”炎帮主说:“炎帮要作民兵,我立法度。”

喝了几碗酒,朱公明告辞炎帮主。西楚望东说:“我常来这里喝酒。下次姜白也来吧。我们想讨教。”酒馆的大家说好。

朱公明回到客栈休息。星行天际,世间太平。

天明之后,姜白拿了条陈,去楚国的政府府院。

德川驾车,朱公明也坐上马车。姜白一行坐车在驰道上横行。

路上行人不多。炎领城人口还不很多。有商贩在路边卖一些蔬菜。

车驾行到楚国政府府院。德川三人下车,走进政府府院。姜白对接待人员说:“请通报炎帮主。”接待人员说:“现在炎帮主正在政务办公厅。请直接过去吧。”

姜白谢过接待人员。朱公明问道:“早上炎帮主在政务办公厅,这是常例吗?”

接待人员笑说:“未有常规规定,然而政务办公厅一天到晚都有人在。”朱公明谢过接待人员。

姜白一行去楚国政府府院的政务办公厅。

走入政务办公厅,炎帮主坐在主位上。室内是敞阔的议事厅。

姜白拱手行礼,说道:“臣等拟定两个条陈,请炎帮主审阅。”

炎帮主说:“把条陈拿来吧。”姜白把条陈交给炎帮主。

炎帮主看了竹简写的条陈,说:“这样,有功劳的人可以作大臣。大臣不听执政的命令该怎么办?”姜白欲说话,朱公明抢说道:“大臣不听从执政的命令,以违逆罪判刑。”炎帮主笑说不可。

炎帮主说道:“大臣不听执政的命令,又有功劳,我请群臣决议,是否革职而已。”

炎帮主说:“还可以考试,考试合格的人做官,考试不合格的人不做官。”

姜白听了,想了想,问:“您说考试是怎样考?”

炎帮主说:“我请大家解决一个问题。谁能解决谁做官。听令:谁在两天以内能拿来一万块木料,谁可以做我的大臣。”朱公明听了,说道:“臣听到了,臣愿意尝试。”

炎帮主说:“我建城需要木材。现在能拿两万块木料来的人,我可以授其臣职。时间是一个月。”

姜白问道:“请问买木材的钱,或者伐木的人,是自己的钱,还是楚国政府的钱?”

炎帮主说:“钱是自愿出钱,我要木材。可以授臣职。”

炎帮主问:“朱公明先生,你能在多长时间内拿来多少木材呢?”

朱公明对:“我知道要用木材,尽快找来一些,拿来这里。”炎帮主说好。

德川说:“我和朱公明一起去准备木材。请为楚国效力。”炎帮主说:“好。”

炎帮主说:“一个楚国人,可以在楚国有多少土地,我和大家再商议吧。”

姜白三人告退。德川与朱公明去找木料。

三人驾车回到客栈。德川问朱公明,说:“朱公明先生,我们去采伐一些木材来怎么样?”朱公明说:“姜白先生,你看怎么样好?”姜白说:“两天时间,一万块木料。我们用钱买一些来怎么样?”

朱公明说:“我们去市场看看有没有卖木材的。”德川说:“我去找人看看哪里可以采伐木材。”

炎帮有人在客栈吃饭。炎帮的人说:“要木材吗?一块木料要价一百钱。有一万钱就有一百块木料。”姜白说:“我们要一万块木料。现在能运来吗?”炎帮的人说:“我这就去问问。”

德川说:“我们凑钱。麻烦您去问问有没有一万块木料。”炎帮的人去帮忙问现在有没有木料。

炎帮的子缪善有来客栈。子缪善有问道:“你们要木料做什么用途?”

德川说:“炎帮主要一万块木料。两天时间送去。我们接手这个工作。”子缪善有找来几个人,说今天要找木料。大家分头去找木料了。

姜白问子缪善有:“炎领城周围的木材,可以采伐的有多少?”子缪善有说:“炎领城周围的木材,现在去采伐,也可以采伐来一些,但是加工成木料,时间不够了吧。”姜白说:“炎帮主还要更多木料。说两个月内要两万块木料。我们考虑多采伐一些。”客栈的众人听了。

德川说:“子缪善有,你跟我去江阳城,咱们看看沿途能不能砍伐一些树木。”子缪善有说:“我们这就走?”朱公明说:“等一天时间,准备一下吧。”

炎帮帮忙到市场问木料的人回来了。炎帮的人说:“木料有,但是价格是200钱一块。如果要一万块木料,得200万钱。”朱公明听了,问德川说:“我们买这些木料吗?”德川说:“如果明天就能送到政府府厅,我们买这些木料。”姜白说好。

德川说:“我们一起去市场谈木料的事。”大家一起去炎领城的市场。

大家从客栈走路去炎领城的市场。市场在客栈的西边。

现在是上午。宽阔的横路边,有很多商摊在卖商品。

子缪善有说:“炎领城鼓励商业,希望人们富有。”

德川说:“子缪善有,你说现在我们要凑200万钱,你们能帮忙凑一些吗?”

子缪善有说:“这很好说。”

大家看路边有卖吃的。蒸米饭糕放了油,还煎了煎。德川问摊贩老板:“这蒸米饭糕多少钱一块?”卖饭糕的老板说:“煎米糕一块,卖2个钱。”德川买了十块。摊贩老板用竹叶包了饭糕,递给德川。德川付了20个钱给老板,老板收钱。德川把饭糕分给大家吃。

众人吃着饭糕走,一会儿到了市场。炎帮的人找到一个卖木材的商人,问:“你这木材怎么卖?”商人回答:“200钱一块木料,木料长宽都是楚国的标准尺寸。”

炎帮的人看商人拿来的样料。德川也来看。德川说:“这样料可以。价格怎么样?”炎帮的人看了,说:“可以是可以,价格贵了点。”德川对商人说:“能不能便宜一些?”商人说:“你们出多少钱?”德川说:“我们买得多,最多出150钱一块木料。”商人说:“得买1000块木料,可以按你的价。”子缪善有说好。朱公明说:“我们要1000块木料。请运去炎领城政府府院。”商人听了,看着朱公明。商人说:“你们帮炎帮主买木料吗?”

德川说:“我们帮炎领城政府买木料。现在要买10000块木料。您快些把1000块木料送去炎领城政府府院。我们这就付钱。”子缪善有从身上拿了一块银两给商人,说:“木料选好,这是定金,速速送去地方。我们派人一起运输。”木材商人拿过了定金。

木材商人说:“你们谁跟我去取木料?”子缪善有说:“我们炎帮派两个人跟你去。”两个炎帮的人随木料商人去运输木料了。

朱公明说:“我也去看看。”朱公明也跟去看木料。

德川,姜白,子缪善有,炎帮的帮众,继续找其它卖木料的商人。

炎领城的市场,有卖药材的店铺。炎帮的帮众说:“这间药铺,是附近镇子的人来这里开的。”

大家找到了一个卖木材的商人。商人也是摆了一些木料在市场上。等人看好了,去别的地方,运输木料。

姜白问:“木材商,你这木料多少钱一块呢?”木材商看着姜白,笑说:“我的木料卖你们,收100钱一块吧。”

德川说:“我们要一万块木料。能送到政府府院吗?”木材商说,您说送就送。

德川从身上拿了一块碎金,递给商人,说道:“这是我们买木料的一点点定金。我们跟您去看看木料好吗?”

木材商人回答道:“我们这就去看木料。”木材商收下了定金。

众人随木材商走出了市场。商人边走边说:“这样多的木料,我们在仓库里的货也不够。去仓库看看一部分货。”大家在市场边的道路上走,走了半个时辰。

德川和木材商说话:“你们的木料,销售得好吗?”木材商打量德川,回话:“现在木材好卖。城里到处都在盖楼。”

走到一座仓库。木材商带大家进仓库看木材。仓库内的木材,堆放不下,在仓库外的空场上也有一些。炎帮的人看看木材,说这些木材的品质不太好。

子缪善有说:“我们要一千块这种木材。送去政府府院看看。可以的话再买更多的木材。”卖木材的老板请人抬一千块木料,去炎领城政府的府院。子缪善有说:“我也一同过去。”子缪善有跟运木材的商人一道抬木材去炎领城的政府府院。

卖木材的商人说:“你们想要好些的木料?”姜白说:“有吗?”卖木材的商人回答:“我可以拿些木料来。好些的木料,要200钱一块。”

德川说:“好些的木料,现在能拿些看看吗?”木材商带着大家离开仓库,去别的仓库看好一些的木料。

大家走了半个时辰,到了另外一座离城郊更近的仓库。木材商带大家看好些的木料。德川看看木料,说这木料好很多。木材商说:“这木料我不便宜卖。要的话200钱一块。这里有8000块木料。”德川低头不语。姜白若有所思。炎帮的众人不说话。

姜白说:“麻烦运100块这种好些的木料去炎领城的政府府院。请政府府院看看,是否合适。”木材商人说好。工人抬100块这种木料,去炎领城的政府府院。

大家一道回炎领城的市场。德川说:“我们在这里等政府府院的回话。”姜白几人找了一个市场的饭馆,坐下休息。

大家喝些水休息,各自吃了一碗面条。等了一个时辰。

到了下午。朱公明回来市场。姜白问:“木材合适吗?”朱公明说:“政府府院收了木料,说这些木料就可以。”德川说好。

朱公明喝了一杯水,找卖木材的老板,说这批木材可以用。朱公明说:“我们明天拿钱来怎样?”木材商说好。

德川说:“我们再买1000块这种木料怎么样?”姜白说:“凡事不可急于求成,我们等等看。”

朱公明问:“现在去哪筹些钱?”德川说:“我这里的钱就足够用。再筹100万钱更好。”

朱公明说好。大家在炎领城市场的饭馆坐了一会儿,到炎领城的市场转着看。

炎帮帮众找到德川一行,说:“昨天的一桶鱼,我们卖了1700个钱。”

炎帮帮众拿钱给德川,德川说:“谢谢大家帮忙。给我1000个钱就可以了。剩下的钱大家分了吧。”炎帮的帮众笑着说客气,拿了1200个钱给德川。德川收下了装钱的钱袋。

子缪善有回到炎领城的市场,对德川说:“政府府院的办事员说,我们抬去的这一批木料,质量也还可以。可以用。办事员还说上一批的质量好些。”朱公明听了,说再买1000块这一种100钱一块的木料,速速送去政府府院。姜白说可以。

大家与卖100钱一块木料的木材商说:“我们再要1000块100钱一块的木料,请送去炎领城的政府府院。”朱公明问:“这种木料还有多少?”木材商说:“存货还有10000多块。”朱公明说:“我这就去炎领城政府府院,请政府府院的人随您去仓库,需要多少直接搬运。”木材商说好极了。于是,朱公明带木材商去炎领城的政府府院直接谈送木料的事情了。

德川说:“我们在这里也没事做,大家去政府府院一起谈谈木料的事怎么做决定吧。”姜白说好。

有几个炎帮的帮众,也跟着德川和姜白一同去炎领城政府府院。时间到了下午快要接近傍晚的时候。

大家走到炎领城政府府院。政府府院的办事员说:“我们把运来的木材,堆在附近指定的货场了。希望尽快筹措到10000块木材。”

姜白问政府府院的办事员:“刚才应该还运送来一些质地更良好的木料,政府府院最需要哪种木料呢?”

政府府院的办事员回答说:“我们最需要的是150钱一块的木料。”大家说好。

朱公明说:“那么我们尽量多抬来一些150钱一块的木料,您指定我们把木料抬到哪,我们直接让工人抬木料过去。”

炎领城政府府院的办事员,带大家到政府府院附近,的一处存货场。

这个存货场,有一百丈长,一百多丈宽。

炎领城政府府院的办事员,对大家说:“你们把木料堆在这里吧。要10000块指定尺寸的木料。”

只见现在有工人在往返抬木料过来。这片存货场,堆了一些木料了。

子缪善有说道:“我带炎帮的兄弟,帮忙抬木料过来。”

德川士说道:“我们到市场,找木材商,说再买些木材。”

大家去炎领城的市场,找到卖木材的商人,说再要6500块150钱一块的木材。这位木材商说:“我这就送木材过来。”木材商随德川去木材要送到的货场。

结果,朱公明,德川和姜白,买了7500块150钱一块的木料,2000块100钱一块的木料,500块200钱一块的木料。买木材的钱,姜白说明天拿给两位木材商。木材商说好。

天色渐晚,众人忙碌了一下午,回到客栈休息了。德川请大家吃饭。

朱公明对德川说:“德川先生,你借给我买木材的钱吧。我记账,日后还给你。”德川说道:“朱公明先生,钱财乃是拿来用的。我借给你。你有钱了还我。”大家说好。

晚上休息。炎帮的人与德川在客栈大厅说话。子缪善有说:“你们出钱。我们出力。这次需要木材。大家办得稳妥,只是兄弟你的钱够吗?”

德川说道:“借给我50万钱,咱们去江阳城,看能不能做些生意。”子缪善有说好。子缪善有说道:“明天一早,我拿50万钱来客栈。”德川说好。

炎帮的帮众,有人说道:“我们也与谏山先生相熟,大家一道去江阳城。大伙也想做些生意,赚些钱。”众人都觉得好。

德川说道:“谏山先生是安倍空得先生的商铺的商人。我也想与他谈谈。”炎帮的人,说:“江阳城收购药材的商人也不少。”

众人各自休息。

第二天天明,子缪善有拿了一包金块来客栈。子缪善有把金块给德川士。

德川与朱公明,姜白,子缪善有一同拿了买木材的钱去炎领城的市场。

几人到了炎领城的市场,把金块和铜钱拿给两位卖木材的商人。

商人收了钱。卖150钱一块木料的商人说:“需要木料再来我这里买吧。”德川说:“我们需要买木材,再来找您。”大家都很高兴。

德川几人从炎领城的市场,去炎领城政府府院的存放木料的那个存货场。

到了存货场,只见木料堆积在存货场,已经有几千块了。还有工人陆陆续续搬木料过来,堆放在这个存货场。

政府府院的存货场的官员对大家说:“谢谢你们及时筹集到了木料。今天下午木料应该就能够都送来。”

朱公明对存货场的官员说道:“我们下午再来看。如果今天木料能够确实筹备好,明天我们也好去向政府府院汇报。”存货场的官员说:“好的,今天下午天黑以前,你们再来看看。”大家告辞在存货场的工作人们,回去客栈。

大家回到了客栈。德川让客栈的伙计倒了一壶水来,大家坐下喝水商议。子缪善有说:“这次政府府院要10000块木料,我们筹备得很快。如果这之后要去江阳,也要等到后天以后了。”

德川说道:“中午我们在这里吃饭。下午大家有什么事么?”姜白说:“今天我想去炎领城转转。晚上就不去存货场了。”

子缪善有说道:“我下午要去炎帮办事,也不方便再去存货场。后天我来旅馆找你们,咱们商议去江阳的事吧。”德川说:“好。”

过了中午,德川与朱公明在客栈休息,姜白到炎领城游览。

姜白走在炎领城的横路边,看着宽广有二十五丈的横行道,叹曰:“大道横行,道义如此。”

有人听到了姜白的话,叹道:“大道横广,功利如非。”

姜白找说话的人,人已经走开了。姜白也走了。

横路边有石面,有摊位在石面上卖东西。

姜白看了看摊位,有人在卖玉。

姜白走过去,问卖玉的商人:“你这里的玉石,有能够制作成玉璧的好玉料么?”

卖玉石的商人说:“要好玉料,作玉璧吗,有。”卖玉石的商人拿了一块玉石料给姜白看。玉石料颜色清白,没有黑点,有水润光泽。

姜白说:“我想买这块玉石料,您卖多少钱?”商人说:“我卖10000个钱。”

姜白从身上拿了一些碎银子,递给商人,商人看看说:“那就卖给你吧。我再要你写一幅字。”

姜白问:“你想要写什么字?”商人说:“写个牌子吧。”姜白问:“写什么?”商人拿了一块木板。商人说:“麻烦你帮我写个摊位牌子,招揽生意。”姜白说好。

商人找了点颜料,找了一支布作的笔。姜白拿着布做的笔,沾了颜料,在木板上写了几个字:“经营商贸”。姜白请商人看,说:“我写了经营商贸,你看怎么样?”

商人说好。给姜白玉石料。姜白把玉石料收在背包内。商人说:“您有大才,以后要买玉石,可以再来找我这摊位。”姜白笑了,说好。

姜白背着背包,在炎领城闲逛。看到路边有用木材搭房屋的建筑工。姜白对建筑工搭话,问道:“这些房屋是住房,还是作别的用处?”

建筑工答话:“我们在修建店铺。可以做卖东西的店面。”姜白说好。

沿着横路走,姜白看到路边的店面,摊位都在准备经营。姜白感叹,这炎领城看来是要商业立城了。

姜白看着街边的景象,有些摊贩的生意好,有楚国的人来这边卖东西,也有楚国的人来这买商品。

看了一下午,姜白往客栈走,准备回去休息。

路边有人叫住姜白。

姜白看,是一个不认识的人。

叫住姜白的人问道:“请问您是姜白先生吗?”姜白回答道:“我是姜白。请问您有什么事?”叫住姜白的人,身穿儒服,拱手一拜,说:“我名叫张道才。有幸遇见姜白先生,想向您请教学问。”

姜白回答说:“我遍访贤达,求学知识,请您指教。”姜白对张道才一拜。张道才说:“我们找个地方说话。”

姜白与张道才到炎领城横路边的一个空地,站着说话。张道才说:“请教姜白先生,您说炎领城重商修路,商贾云集,这怎么样?”

姜白沉思而答,说道:“重商重利,吃穿不愁,人爱享乐。”又说:“如果有不做恶的人来管理,我说极好。”

张道才一拜。张道才问:“请教先生,商人爱钱,不守法律,你说怎么办呢?”姜白说:“驱逐出楚国。”张道才再拜。

姜白反问:“张道才先生,您说人爱享乐,是对是错?”张道才回答说:“我说人爱享乐,有错有对。”张道才又说:“爱吃好吃的可以,不可以吃不义的食物。爱美色可以,不可以调戏不是妻子的妇女。”张道才拱手一拜。

姜白说道:“张道才先生,您说人们吃饱饭,做什么好?”

张道才说:“人们吃饱饭,可以做一些娱乐,但是要有益身体。比如说,人们吃饱饭,可以运动肢体,让肢体舒展,活动筋骨。”

姜白问:“请教先生,怎样的活动,可以活动筋骨?”张道才回答:“我演练给您看看。”

张道才在空地上,站的远离姜白,双手平伸两侧,缓缓向下划弧,至于身体之前,再到头顶之上。再由上至下,双臂伸直,缓缓划下,至于腰高。双腿微折,微微前倾,以为膝动。

张道才以手划摆,以脚腿曲张,以为筋动。做了一套拳术。

张道才打了一套拳法。张道才说:“这套拳法,可以舒展筋骨。延年益寿。”

姜白说:“我请教一下,有没有能够防身的武术?”

张道才回答说:“也许有吧,我也不甚了然。”

姜白又说:“先生的拳法演得好,请问先生,您现在在炎领城有什么事情要忙呢?”

张道才笑说:“我也是游历。我打算去楚国的中山上找寻仙人。”姜白说道:“那么我过几天去夏都,这几天随张道才先生在炎领城看看可好?”

张道才说:“我也要在炎领城几天。你打算做些生意赚些钱财吗?”

姜白问:“您打算做什么生意呢?”

张道才说:“我想抄一些书,卖到夏都。炎领城有家书铺,有很多书。”

姜白说:“我也想挣些钱,也想看看书,学习学问。”

张道才说:“我们到书铺看看书,有好书也自己抄一份,随身带着阅览。”

姜白说:“我随张道才先生一同抄书看书。”

张道才与姜白一同到炎领城贯通横路旁边的一座大的院子。院子里有一座两层的木楼。张道才与姜白走进楼的大门。

这里是一家书店。有书摆在书店一层的书架上。姜白对掌柜说:“掌柜,您好,我们来这里看看书。”书店掌柜回答说:“您请看。”

姜白在书架上找了一本书,打开一看,是一本劝农的书。书上记载了小麦和水稻的种植要领。还写了收获贮藏管理的办法。

姜白仔细看这本书。翻了一遍。张道才看了看,说:“务农是本业,农业不能发展,怎么生息民人?”姜白对道:“农业是根本。儒学劝农规商。”

姜白又翻开一本书。这本书记载了调理气息,修习气功的办法。

书上写道:“练气可以强魄 魄强神清 神清灵好 灵好得修 修而有成则为仙”。

书上还写道:“练气之方 心眼看左肩 凝一丝气 以此气沿左肩至右肩 气由右肩至右手 由右手至左手 由左手至左肩 为一修周之道 依此法修凝气”。

书上还写道:“气凝而觉之 行周身以自进 气乃大成 谓之气功”。

书上还写道:“气成修呼吸 呼吸合乎气成 可以修魄”。

姜白问书店掌柜:“这本书您卖多少钱?”书店掌柜回答:“这本书我卖50个钱。”姜白从身上拿出50个钱,递给书店掌柜。书店掌柜收了钱。姜白把书收入背着的布包里。

姜白问书店掌柜:“我想看一些好书。掌柜有书推荐吗?”

书店掌柜回答说:“我拿几本书你看看吧。”书店掌柜从书架上拿了三本书,又从柜台下面拿了一本书,拿给姜白。姜白收下这些书,略一翻看。

姜白收下的四本书,一本书是讲儒学。一本书是讲兵学。一本书是讲拳法。一本书是讲历史。姜白买了这四本书。

书店掌柜说:“如果可以,请抄历史书两本给我。我们店里要卖。书不够卖。”张道才说:“请问可以在这抄书吗?”书店老板说:“请随我去别的房间看看。”

姜白与张道才随书店的掌柜,到书店的一个空房间。有案几,坐椅。书店老板说:“如果方便,请帮忙在这里抄书。我付工资作抄写的钱。”姜白说好。姜白请书店掌柜拿来笔墨竹简,抄起了历史书。

张道才也找来一本书,抄写了起来。

傍晚时分,朱公明与德川,到存货场看木材。问存货场的工人,工人说:“木材已经搬来6000块了。”

朱公明与德川谢过工人。朱公明说:“我们明天去找炎帮主复命。”

德川说好。

太阳西沉,朱公明与德川在存货场点看木材,之后回客栈。

晚上,朱公明,德川在客栈吃晚饭。姜白也回到客栈。

吃完晚饭,朱公明三人在客栈大厅商议。朱公明说:“我们明天早上去炎领城政府府院,报告木材筹集的情况。”

姜白说:“现在去回报木材的筹集情况,这些木材已经筹集好了吗?”德川说:“木材已经买好,搬到存货场的木料有6000多块了。”

姜白说:“我们打算去夏都。大家打算在炎领城呆多久呢?”朱公明说:“我想在这附近再看看。炎领城值得游览。”德川回答道:“我要去江阳城一趟,找谏山先生。回到炎领城,再去夏都吧。”

大家到客栈的房间休息。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德川,姜白,朱公明驾马车去炎领城政府府院。

到了炎领城的政府府院,大家下马车。姜白请政府府院的办事员传话,说他们来找炎帮主复命。

办事员到炎领城政府府院的政务办公厅传话,炎帮主请姜白一行到政务办公厅。

大家走到政务办公厅。姜白,德川,朱公明对炎帮主行礼。炎帮主说:“你们把木材筹集好了吗?”

朱公明说:“我们买了一万块木料,多数木料已经搬到政府府院的官员让我们堆放木料的存货场了。”

炎帮主说:“我问你,你们用了多少钱?”

朱公明说:“我们用了1425000钱,购买这些木料。”

炎帮主笑着说:“你们按时筹集到了这么多木料,我任命朱公明你为建议大臣。德川先生,你有什么需要的吗?”

德川士回答说:“我想要一份炎领城政府府院发放的楚国经商许可。”

炎帮主说:“我让炎领城政府府院的政事官,给你发一个楚国国内的经商信誉证。”

朱公明说:“臣拜统领。”朱公明对炎帮主再拜为礼。炎帮主让朱公明到政府府院的办政殿,领取建议大臣的官授。

炎帮主问:“你们要去江阳城吗?”

德川回答说:“我要去江阳城找富士和会的商人谏山先生。”姜白说:“我打算在炎领城的书铺抄书。”朱公明说:“我想帮楚国办事。”

炎帮主说:“德川先生,你去江阳城,请帮我带一个信给江阳城的谏山先生,请他帮忙筹措些建材,炎领城还要建城用的建材。”

德川回答说:“我帮忙传信。”

炎帮主说:“我请你们快去江阳城。之后,帮我去夏土国办些事。”

姜白回答:“臣领命。”

炎帮主让朱公明,德川到炎领城政府府院的办政殿,领取朱公明的建议大夫的官授,领取德川的经商信誉证。

朱公明,德川,姜白告辞炎帮主。大家走出政务办公厅,到办政殿。

在办政殿,楚国的一位政务官,把建议大夫的官授拿给朱公明。这套官授,有一个官帽,有一个名牌,有一个令牌。

朱公明再拜,收下了建议大夫的官授。

楚国的政务官,把一块铁质的经商信誉证,双手拿给德川。德川接过楚国的经商信誉证。政务官说:“德川士先生,请您多来楚国做生意。您拿着信誉证,可以减价购买官卖的货品。”

德川士一拜,说道:“楚国的政务官,在下一定好好经商,维护楚国的商业规矩。”

朱公明说:“我一定尽职为楚国做好职臣的工作。”楚国的政务官略为思考,答道:“您还是依我之见,在衡镇管理好地方。现在楚国需要治理地方。”

姜白对楚国的政务官说:“我也为楚国为臣事,然而我不收楚国发的薪俸。楚国有政事可以找我商量。”政务官笑答:“有劳您了。”

天时快到中午,楚国的政务官请大家去吃饭。

楚国的政务官,带着姜白,朱公明,德川士到了政府府院附近的一个饭馆。

楚国的政务官说:“我以楚国的公财,来请你们吃一顿饭。也算是楚国政府府院的心意。”

姜白说道:“那么我们吃一顿吧。”

楚国政府府院的政务官点了一碗菌菇汤,一碗煮竹笋,一碗煮鸡汤,一碗煮山药。大家吃饭。

吃饭的时候,饭馆的人们说:“今天的天色,或许要变得明朗些。”

楚国的政务官说:“现在楚国的贵族已经被赶走。楚国各地正在推举乡民官。我们要打败楚国各地的割据匪寇。”

朱公明听了,说:“我是衡镇的乡民官。我们镇周围有上万人口。我们编练了上千民兵。乡民在维护地方治安。”

姜白说:“炎帮主任命一些官员,到各镇做政府派遣官。这样,才能治理地方,楚国不会裂成几个小国。”

德川说:“我沿途所见,楚国治安不是非常好,也不是非常坏。我希望楚国有官军打匪寇。保障民人的安全,保证商人的经商。”

有邻桌的吃饭的人,说:“现在楚国没有贵族,老百姓生活也好了。”

另外一个人说:“贵族欺压百姓,被义军打败。义军讲道义。”

还有一个人说:“民人有民权。知民权者可以做官,不知民权者百姓愤怒驱逐他们。”

姜白说:“自古以来,没有听说残害百姓,还能坐稳百姓之上的统治位置的恶徒。”

饭馆邻桌的人说:“大楚国不容自以为高贵的恶贵族。”

大家吃饱饭,离开饭馆。姜白,朱公明,德川回客栈。

到了客栈,姜白说要去书店。朱公明和德川商议去江阳城做生意。

姜白到书店,张道才在书店,姜白说:“我今天再抄些书,这几天可能要去江阳城。”

张道才说:“请问姜白先生,你打算拜访贤能之士吗?”

姜白回答道:“我想拜访贤能之士。”

张道才说:“姜白先生到江阳城,可以找城里的贤能之士请教。”

姜白说道:“我知道了。谢谢张道才先生。”

姜白在书铺抄书。张道才在书铺也抄了些书。

晚上,姜白告辞张道才,张道才说:“你明天再过来抄书吧。”书铺老板说:“姜白先生抄的书,我用100钱一本收。”姜白把抄的书给书铺的老板,书铺的老板给姜白拿了些钱财。

到了客栈,姜白德川与朱公明商议妥定,明天准备,后天去江阳城。

夜里大家休息。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子缪善有来客栈找德川等人。

子缪善有说:“我们去江阳城么?”德川回答说:“我们计划明天出发去江阳。你看怎么样?”

子缪善有说:“好。我带几个炎帮的兄弟一起去!”

姜白说道:“我们去江阳城一趟,这之后再去夏都吧。”

德川说:“我们是否带些货物去江阳城卖?”子缪善有回答说:“有些夏土国和山越国的物产,我们可以带去江阳卖。但是有些仓促了。”

德川说:“我们带两车粮食去江阳城卖怎么样?”子缪善有说:“可以,但是赚不了几个钱。我说我们不要带粮食去江阳城了,沿途看看哪里有木材可以采伐,回到炎领城卖。”朱公明说:“我们这里还有一些海鱼,打算拿去夏土国。还有两桶蜂蜜。”德川说:“我们带一桶蜂蜜去江阳城卖钱吧。”

子缪善有说:“蜂蜜拿去夏土国卖才值钱。不必拿去江阳了。”

姜白说:“那么我们明天上午启程坐马车去江阳城吧。”

炎帮有帮众说:“现在木材好卖。到处都在盖房子。”子缪善有说:“我们明天也找两辆马车去江阳。”子缪善有和炎帮的帮众商议去江阳的事。

德川说:“我想起在日出国的时候,生活自然而简单。”

朱公明没有说话。

姜白去书铺抄书,挣几个工钱。

到了第二天。上午的时候,姜白,德川,朱公明吃了早饭。子缪善有来客栈。

大家坐马车出发,去江阳城。

姜白,德川,朱公明乘一辆马车。子缪善有和炎帮的帮众驾两辆马车。大家从炎领城的东门出城,往东南行车。

天气晴好,大家的心情不错。路边的农田不少,树木也多。

沿着路走,马车行驶顺利。

姜白问朱公明,这附近树木不少,我们砍伐一些怎么样?朱公明说:“我们不了解地方上的事,得问问炎帮的人。”姜白称是。

行车一天,大家在路边的一座客栈休息。

吃晚饭的时候,朱公明问炎帮的帮众:“我们从炎领城去江阳城,今天看到路边有不少树木。这些树木可以砍伐作木材卖吗?”炎帮有帮众笑了,说:“这些树木可以砍伐,可是一般都是砍些树枝做柴火。树林里有鸟兽,大家也不想砍炎领城边郊的树木。”

炎帮的帮众说:“我们再往前走,有一片山林。山林的树木或者砍伐一些,当作木材卖。”子缪善有说:“这边的树木都是没有所有者的。以前是有楚国的一些富家在占有这些山林。”

德川问:“也就是说,这边的山林以前是这里的土地所有者的私产?”

朱公明说:“现在是百姓可以采伐的树木了,只是还是要考虑山林周边的人。”子缪善有说:“按说,这里的树砍一些作木材,也是合适的。”

姜白说道:“这些树木能不能砍,要去炎领城的政府问问。不问清楚,不可以滥伐山林。”大家说好。

大家在客栈休息一晚。

到了第二天,早上,大家吃了早饭,乘车赶路。

马车在路上行驶。路边有农田,有树林。

到了中午,车队在路边的餐馆吃饭休息。

路边的餐馆,有很多农人在吃饭。

农人们说笑吃饭,看起来都很高兴。

炎帮的人们说:“这里的百姓,都说赶走贵族好!”

子缪善有说:“农民们以前怕贵族和贵族的家丁。现在谁也不用怕了。”

在饭馆吃饭的农民说:“以前楚国贵族和楚国贵族的家丁,看我们不顺眼,就虐杀我们。我们敢反抗,楚国贵族就说我们破坏楚国的稳定,楚国贵族就虐杀我们的亲友!”

朱公明说:“楚国内,老百姓身上压着大山,就是楚国贵族和楚国贵族的家丁!现在这些坏东西被消灭了!老百姓懂得道理。”

吃饭的农民说:“楚国贵族的家丁,拿着弓弩随意猎杀老百姓,你们知不知道?说是为了维护楚国的治安。老百姓都是老老实实的,楚国贵族的家丁却随意拿弓弩猎杀百姓。”

饭馆的人们都很愤怒,大家说:“现在楚国贵族与楚国贵族的家丁都被清理了。我们说这是报应!”

朱公明说:“现在我们还要编练乡兵,保护自己的乡邻。乡兵要听乡民官的指挥,乡民官要靠百姓举荐。”

饭馆的人们问:“您是哪里的人?”

朱公明说:“我是楚国东南边的衡镇的乡民官。我还是楚国的建议大夫。我在我的家乡衡镇,编练了一千多人的乡勇。正在打击地方上的歹徒。”

炎帮的人说:“你这样编乡兵保地方是对的。只是还是要与楚国政府议定。不要自行其是,而不上报楚国政府。”

朱公明说:“我打算请炎帮主派几千兵马,驻扎在衡镇旁,保护地方百姓。”

子缪善有说:“我说我们别说这些了。这次去江阳城,不是研究战事。”

大家吃好了饭,休息了片刻。

之后,大家驾马车继续赶路,去江阳。

一路旅行顺利。

到了下午的时候,子缪善有说:“今晚赶路可以到江阳。如果在客栈投宿,也可以明天早上赶到江阳城。”

德川士说:“我们今晚赶到江阳为好。在客栈住宿,也许安全并不周到。”

大家说好,赶马车,往江阳城去。

到了太阳落山以后,车队赶到了江阳城。

天暗路晦,子缪善有请大家在江阳城城门内的一家客栈投宿。大家在客栈停好马车,找掌柜说在客栈吃晚饭。炎帮的人照顾马匹。

大家在客栈大堂准备吃晚饭。过了一会儿,客栈的老板到大堂问大家:“你们今晚在客栈休息么?”子缪善有说:“我们订六个房间。晚饭现在就吃。”客栈老板说:“大家赶紧吃饭,早些休息。”客栈老板去吩咐客栈的伙计安排众人的食宿。

饭菜端上来,有馒头,煮菜,咸肉。大家赶紧吃晚饭。

吃完晚饭,大家各自回房间休息。

第二天早上,德川起得早。炎帮的人也到客栈的大厅坐。德川问炎帮的人:“请问,谏山先生在哪里经商?”

炎帮的人说:“我这就带你去看看吧。”德川随炎帮的人去江阳城谏山经营的商铺。

天色尚早。德川与炎帮的人走在江阳城的街上。早上有挑着早餐担子的商贩,还有些卖柴的小贩,在街上挑着商担,推着柴走。

炎帮的人在带路。德川看着路,低着头走。到了一座商铺的前面。

这座商铺的门是关着的。炎帮的人敲了敲门。门没有开。炎帮的帮众说:“安倍商会的谏山先生,在这里经商。现在时间还早,谏山先生还没有来吧。”

德川说:“谢谢您带我来这里。我们等这商铺,上午的时候开始营业再来吧。”

炎帮的帮众,德川回到客栈。大家都在客栈的大厅吃饭。

子缪善有也在客栈的大厅桌边吃饭。子缪善有问:“你们去找谏山吗?”德川回答说:“炎帮的兄弟带我去谏山先生的商铺。现在时候还早,商铺还没有营业。”姜白听了,说道:“我们一会儿一起去找谏山先生吧。”朱公明说道:“等到吃完饭,休息一会儿,我们再去吧。”

德川与炎帮的帮众,坐下也开始吃早饭。早饭是稀饭,盐菜,馍。

大家吃好了饭,又喝了一杯江阳城特产的树叶冲泡的水。姜白说:“江阳城是兴江边的大城市了。江阳城与炎领城,现在都是楚国西北的大城市。”炎帮的帮众说:“是啊,我炎镇现在盖成了炎领城,江阳城的人也多了。”大家说起了话。

德川说:“我也想在楚国这边经商啊,但是我的商铺和商铺雇员,都在扬港那边呢。”子缪善有说:“我想跟你们去扬港。”德川回答说:“我们去了夏都就回扬港。”子缪善有说好。

子缪善有对德川说:“我随你们去夏都吧。”

姜白说道:“那么我们再多一辆马车,大家乘三辆马车去夏都。”

炎帮的帮众说大家在楚国有事,不去夏都了。朱公明没有说话。

客栈的伙计说:“大家吃了早饭,可以在这附近看看。现在炎帮在江阳城管事,人民乐业。”

上午的时候,天气很好。大家一道走路去谏山先生的店铺。

路上,江阳城的居民,来来往往,生活正常。街边有卖小吃的挑子,也有卖菜的菜贩。有居民用推车推着柴在走,还有人用担子挑了水桶,水桶装了清水。炎帮的人说:“江阳城做生意的人多。”

到了谏山先生的店铺,店铺已经开门了。大家在店铺前,姜白走进了店铺。只见谏山先生在店铺的柜台。谏山先生看到姜白,说道:“姜白先生,您来江阳了。”姜白说:“我们来江阳看看谏山先生。”谏山先生笑了。谏山请大家进店说。

德川对谏山说道:“我是安倍先生商会的副会长。我叫德川。”谏山听了,说:“我认识您,您不必客气。欢迎您来江阳城。”

大家看谏山的店铺。店铺里有一些夏土国的铜器。有铜做的镜子,还有铜做的杯子。铜做的酒壶。

谏山介绍说:“我的店铺,现在销售夏土国的铜器,生意很好。我们把楚国的干果卖到夏都,再把夏土国的物产拿来江阳城卖。”

德川看了铜做的镜子,叹道:“这样精致的铜器,我日出国想要。”

谏山笑了。谏山对姜白说:“您如果还要去夏都,麻烦您帮我转告安倍商会长,我们这里还想卖些夏都的红枣。要干枣。”姜白笑着说:“我帮您转话。”

谏山说:“我招待大家中午去吃一顿饭。”炎帮的大家说好。

德川问谏山:“我们现在在扬港造船,准备造一艘大海船。谏山先生想回火之国和日出国看看吗?”谏山说:“我虽打算回去看看,但是现在商务繁忙啊。”谏山笑了。

姜白问谏山:“江阳有什么物产,可以卖到别的城镇?”谏山听了,说:“我说江阳这里的干果可以卖到别的城市。还有江阳这里的木材,也可以卖到炎领城去。”

朱公明说:“谏山先生,我是楚国衡镇的乡民官,名叫朱公明。你们可以来我这里买些稻米到江阳来卖。”谏山回答道:“我们这里的粮食也不缺。您那里的稻米,我说还是卖到楚王都吧。”朱公明说好。

谏山请大家看看店里的商品。

德川说:“我想采购一些铜器,卖到日出国。谏山先生,您看怎么样?”谏山说:“那么您回扬港的时候,带一车铜器回去吧。”德川没有多说话,在店铺里看精致的铜器。

店铺里还有一些枣石首饰。有枣石的项链,枣石的镶嵌铜发饰,枣石宝石。姜白问:“这里可以加工玉石吗?”谏山回答说:“我们店铺可以加工玉石。但是手艺不如夏都的工匠啊。”姜白看枣石。

店铺里还有一些木器。有木制的盒子,木制的梳子。还有一个木头制作的案几。姜白问:“这个案几多少钱?”谏山说:“这个案几我卖1000个钱。”这案几上涂了黑色和红色的漆。

店铺里还有牛皮衣挂在墙上。姜白看了这牛皮衣,问:“谏山先生,这牛皮衣可以订制么?”谏山笑了,回答道:“可以订制牛皮衣。”子缪善有看了店里的牛皮衣,对德川说道:“我想买几件牛皮衣,也赠给你一件吧。”德川说道:“好。”

子缪善有问谏山:“订做一件可以挡风的牛皮衣,总共要多少钱?”谏山看德川,说道:“大家是朋友,您要订做几件牛皮衣?”子缪善有说:“我想订做5件牛皮衣。”谏山说:“那么我收2000个钱吧。”

子缪善有问:“制作牛皮衣要多少时间?”谏山说:“需要5天时间。”子缪善有说好。炎帮的帮众说:“我们在这里呆5天吧。”子缪善有拿了2000个钱给谏山。

谏山说:“谁要皮衣,随我去量一下尺寸。”子缪善有,炎帮的几位帮众,德川随谏山去量衣服的尺寸。

姜白在店铺的店面等他们去量衣服尺寸。朱公明看着店铺的商品,对姜白说道:“经营生意,赚些铜钱,需要的时候可以买粮食。存粮食或许也可以存些铜钱,您怎么看?”

姜白回答道:“存粮食可以预备饥荒。存铜钱可以周转物资。只是饥荒年,粮食有钱也买不到多少,所以还是存粮食为重啊。”朱公明说对。

等了一会儿,虽谏山先生去量衣服尺寸的大家回来了。谏山先生说:“我今天中午提早休息,大家这就随我去饭馆,我招待大家吃好饭!”

谏山关了店门。大家去商铺旁边的饭馆吃饭。

走在路上,江阳城的行人也多了些。谏山说道:“江阳的人们现在还是老实生活,有些渔夫在兴江打渔,这里的江鱼味道也好。”

姜白问道:“江阳这里也是炎帮的人在管吗?”子缪善有回答说:“现在江阳城的城守是炎帮的将领。”姜白说:“我们去拜会一下城守官员吧。”

朱公明说:“我说我们去拜会城守官员。或者明天去拜会。”

炎帮的帮众笑了。德川没有说话。

谏山说道:“江阳是重镇,有大将把手。或者要见守将,要有楚国的大官。”朱公明说:“我现在是楚国的建议大夫。”

路边有卖小吃的摊贩。卖的小吃是米糕。炎帮的帮众买了一块,吃了起来。太阳升到了当空,快要到正午了。

谏山带大家到一个饭馆。这个饭馆,比较宽敞。大厅有十个桌子,还有围桌的椅子。

谏山让大家坐。谏山说道;“大家想吃什么,点什么菜吧。”

饭店的伙计拿来了点菜的菜牌。菜名写在一块木板上。子缪善有拿过点菜的菜牌,点了几个菜。

朱公明接过菜牌,点了一盆菌菇汤。

菜端上来,有一盘烤牛肉,一份切面糕,一盆菌菇汤,一份烤江鱼,一份烤鹿肉。大家分两桌坐,菜上了两份。

子缪善有说:“这里的菌菇好吃。”

德川士说:“我听说,山越国西边的苗国,菌菇非常的多。”

炎帮有人说:“我们可以去苗国看看。”

姜白说:“我们去兴江看看,兴江是天险,易守难攻。是炎领城的护城河。”

大家吃饭,饭馆里的人们,大多很高兴。

吃好了饭,大家在饭馆休息了一会儿,走出了饭馆。

谏山先生问大家下午有什么打算?德川说谏山先生有什么提议吗?

谏山先生说道:“我带大家到江阳城的一座商会看看吧。”

大家去一座商会,这商会是夏土国,楚国,山越国商人开会的商会。

众人走到商会的会馆,有一位穿着平民衣服的人在商会会馆的馆舍坐着。

这个穿着平民衣服的人看见谏山带众人到会馆,对谏山说道:“您好,来这里坐坐吗?”

谏山对说话的人说道:“杨先生,你好。我们来这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谈的生意呢?”

杨先生说:“山越国有商人。想和炎帮谈谈。”谏山对炎帮的帮众说道:“我们和山越国的商人谈。”子缪善有说好。

有一个穿着绸缎,衣着富贵的人,走侧边的另外一个门到这会馆的馆舍。这个人对众人说:“大家好,我是山越国的人,想和炎帮谈谈生意。”炎帮的人说:“好,我们也想买山越国的商品。”

子缪善有问道:“请问您怎么称呼?”山越国的商人说:“我名叫大重车。”

大重车对大家笑了,说:“我大重车,喜欢驾车,上次载了一车的人,从山越国到楚国游。大家都很高兴呢!”

子缪善有也笑了,对道:“车平缓行,乘客不急。车快速行,百姓有利。多做生意,互通有无啊。”

大重车说:“我山越国木材多。你们要好木材,来我山林伐木,我们这里有很多树木呢!”

炎帮的帮众说道:“从山越国运送木料到这里,一块木材要多少钱呢?”大重车说:“普通的木材,从山越国运输到这边,一块规整的木料,我们要卖到80个钱。”炎帮的帮众说:“那么1000块木料就是80000个钱了。”大重车说:“可以卖75000个钱。”

德川士说:“我们是不是去山越国采购一些木料,在炎领城卖木材?”谏山听了,问德川:“我们还是看一下木料的品质吧?”德川点头说:“要看一下木料的品类。”

大重车离开馆舍,过了一些时候,又回馆舍,拿了一些木料的样品给大家看。

子缪善有拿着木片看看,说:“这木料是中品的材质。”

大重车说道:“你们需要这样的木料,我可以送木料到炎领城。价格80个钱一块木料。”子缪善有对大重车说:“炎帮的大伙或者跟你去山越国,采购木料。”大重车说:“如果你们想看看山越国的木材木料,我可以驾车带大家去山越国。”子缪善有说:“炎帮现在就有人可以随你去山越国看看。”大重车说道:“那么我们明天就可以出发。我带大家去山越国采购木料。”炎帮的帮众点头。

子缪善有说:“炎帮派三个人明天随大重车去山越国。”炎帮的人说:“我们三个去。”

德川士说:“我们还要在江阳城几天。”姜白说:“我们这趟是要去夏都。”

大重车笑着说:“江阳城现在有很多山越国与夏土国的商人。大家有生意要多联系,一起做,山越国希望与楚国买卖商品。”

朱公明问:“山越国需要楚国的什么物产?我们可以卖些什么商品到山越国呢?”

大重车说:“我山越国需要一些优质的铁器。还有中山这里的药材,我们也想买一些。”

朱公明问:“我想问,山越国需要楚国的农产品吗?”

大重车听了说:“我想买些楚国的布匹运到山越国。”

德川士说:“我们打算去夏都。可以带些什么商品去呢?”谏山说:“或者在江阳城买些楚国或者山越国的物产去夏都吧。”大家在商馆馆舍商谈,有一个人走进馆舍。

走进商馆馆舍的人,年纪大概三十岁左右,衣着体面。这人对大家说:“我是江阳城商会的人,大家想买什么,都可以跟我说。”

姜白问:“您好,请问您怎么称呼呢?”江阳城商会的人回答说:“我名叫宋钱。我们在这附近经商。”朱公明说道:“我是楚国衡镇的人。我们镇的农产,不知道能不能带来江阳城卖。”

宋钱看着朱公明,商议道:“请问衡镇,有哪些农产要卖呢?”

朱公明说道:“衡镇有粮食,可以卖去山越国。”

宋钱笑着说:“我们这里水土好,风调雨顺,粮食吃不完。”德川士说:“山越国的木材有一些很好的檀木和其他木材。现在我们是还想买些去炎领城。”宋钱说:“这随时都可以来看。”

谏山说:“山越国的木材,夏土国买的多。安倍商会长与夏都的商队,去山越国买了很多木材。”大重车说:“夏土国缺木材。”

宋钱说:“我想派商人去夏都看看。听说你们要去夏土国。可否结伴而行?”

姜白没有说话,德川也不应答。朱公明也没有说话。

子缪善有回答说:“我们与您不熟,或者您想去夏土国,可以自己去。”

谏山带着大家离开了商会的会馆。

天气晴好,谏山说:“我们在江阳城转转。”姜白说好。

江阳城街道比较宽阔。有马车在街道上行。江阳城多是普通的房子,也有两层的楼。街道边,有柳树。江阳城的街道比较干净。行人也都比较整洁。有摊贩卖江鱼。

谏山说:“兴江的物产就是江鱼。我们想卖些鱼去其他城镇,乡村市集,可是鱼不耐储存。”

德川说:“我们从海边扬港那里,带了几桶海鱼到炎领城。还要拿去夏都卖。都是晒的海鱼干。”

谏山笑了。谏山说:“我改天去海边,也想吃些鱼和贝。”

德川说:“谏山,你也到炎领城,我们做些生意怎么样?”

谏山问:“做什么生意呢?”德川说:“现在炎领城也在建城。我们商会是不是也在炎领城开一家店铺。我想把扬港的渔获载到炎领城卖。”

谏山说:“我们再商议一下吧。”朱公明说:“我也想把衡镇的物产带到炎领城卖。”德川说:“我们可以商议一下,在炎领城经营生意。”

子缪善有说道:“你们如果要在炎领城经商,我可以帮你们。”

江阳城的街道上有人叫住姜白。叫住姜白的人说:“您好,您是姜白先生吗?”

大家打量搭话的人,这个人衣着适宜,面目端正,面带浅浅的微笑。姜白面对搭话的人,说道:“我是姜白。请问您是有什么事呢?”

叫住姜白的人对道:“我是江阳城的行政,我名叫汉人权用。”

汉人权用说:“你们来江阳,我乐得在这中山与兴江的山河之间与你们见面。”

姜白对汉人权用一拜为礼。姜白说道:“我们旅行至此,想在江阳城游览。”

朱公明说:“您好,我是楚国衡镇的乡民官,我的名字是朱公明。我们在江阳城看看这里的物产。”

汉人权用笑着说:“我与你们去市场看看。你们看看我江阳的物产,是否有什么可以卖到楚国的城镇或者楚国以外。”

子缪善有说:“我们跟行政去市场看看。”大家说好。

汉人权用带大家到江阳城的市场,江阳城的市场人很多,有些卖鱼的店铺,还有些店铺卖江阳城附近收获的水果。卖小吃的摊位也很多。市场的摊位比较多。

汉人权用带大家看看一个卖鱼的店铺,这个店铺的鱼,都是活鱼。

子缪善有说:“江阳城的鱼,味道很好。”

姜白说道:“只是这新鲜的渔获,怎么卖到远的地方呢?”汉人权用说:“我们想用载着水的车子,把鱼卖到附近的城镇。只是要耗费很多人力。鱼也卖的贵。”德川说:“这鱼肉也只好做鱼干卖了。”

汉人权用说:“夏土国吃鱼的人少。我们也想卖些鱼肉去夏土国。或者做些熏鱼干卖去夏土国吧。”子缪善有说:“炎帮可以把鱼肉卖到夏都。只是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吃。”汉人权用说:“水果干,鱼肉干,都可以卖去夏土国。我们也想卖些物产,买些远方的商品。”谏山接话说:“我们这就可以制作一些鱼肉干,拿到夏都卖卖试试。”

汉人权用笑了,汉人权用说:“如果你们的商铺愿意帮忙,我也希望多卖些鱼肉干与水果干去夏都。”

姜白说道:“商业往来,各有所得。我们这就打算去夏都,也顺道载些江阳的货物去夏都卖吧。”汉人权用说好。

汉人权用说:“我们看看别的货品。”汉人权用带大家在市场看。市场上,有商贩在卖水果。姜白看这些水果,有以前和完颜亮,轩辕氏吃的那种树果。市场上还有瓜卖。

子缪善有说:“江阳城这里卖的水果,多是附近农民种的水果。一般时鲜瓜果多些。有些水果可以制成干果。”市场上有些水果晾晒的果干,也有一些核桃。

姜白拿起一个核桃。姜白问卖核桃的商贩:“这核桃怎么卖?”

商贩看看汉人权用一行人,回答说:“我们的核桃好。一斤卖15个钱。”

汉人权用说:“明天你们来江阳城的办公院一趟。我有些事情想和你们谈。”

朱公明说:“好的,我们明天去江阳城的办公院。”

汉人权用带大家在市场看了看,天晚了,大家各自回住宿的地方休息。

晚饭炎帮与姜白一众人在客栈吃。谏山先生也在客栈陪大家吃饭。谏山说:“明天还要去江阳城的办公院,大家早点休息。”吃完晚饭,谏山回去休息了。

朱公明对大家说:“我们早些休息,明天去江阳城的办公院找行政。”姜白说:“我到客栈外走走。”德川与姜白到客栈外的街上走走看看。

晚上的天色已黑。客栈外的街道上行人不多。街道边有些灯光,是住家挂在住屋外的灯笼,为人照路。

姜白问德川:“德川先生,你打算在这边经商吗?”

德川回答:“我打算在扬港经商,也想在炎领城这边开一个商铺。”

姜白说:“我们这趟去夏都,之后回扬港。我还是打算去海外看看。”

德川问:“你打算去日出国看看吗?”姜白说:“我也不知道。”德川说:“我觉得还是在海边经商适合我吧。”姜白笑了。

姜白对德川说:“或许这趟我们多看看,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在炎领城经商为好。”德川问:“为什么这么说?”

姜白说道:“您的生意在扬港。您是日出国的人。我觉得您在这么远的地方经商,可能顾不过来。”德川思考了起来。

德川对姜白说:“或者我陪你们去日出国吧。”姜白说:“我们到扬港再说吧。”

德川与姜白在江阳城的街道上走。看了看江阳城的夜景,德川与姜白回客栈休息。

第二天早上,德川,姜白,朱公明,子缪善有到江阳城的办公院找江阳城的行政官。

大家到了江阳城的办公院,汉人权用招待大家到客厅谈。

汉人权用说:“现在江阳城想和夏土国还有别的国家做生意。希望大家多帮忙。”

朱公明说:“楚国的衡镇,也想和其他的地方做生意。”

德川说:“我在扬港做生意。我可以帮忙把这边的物产卖些到扬港。”

汉人权用笑着说:“麻烦你们去夏都的时候,带些这边的物产过去卖。这样就好了。”

汉人权用说:“我本来想请大家好好吃顿饭,但是还有公务,请大家自己去吃午饭吧。”

众人告辞汉人权用,离开了江阳城的办公院。

谏山没有跟大家去找汉人权用。德川说:“我们找谏山先生一起吃午饭吧。”

姜白一行找到谏山,大家去饭馆吃饭。

众人到饭馆坐下,点了一些菜,又要了几碗面,谏山问:“我们下午到兴江看看怎么样?”德川说:“今天下午,我打算再去市场看看,买些什么物产去夏都。”朱公明也说:“我们下午还是去市场看看吧。”

子缪善有说:“炎帮的人,今天跟大重车去山越国看山越国的商品。我们也想做好生意。”谏山说道:“如果大家都觉得做生意更重要一些,我建议大家还是快快去夏都为好,现在楚国说实话不适合经商!”

姜白问:“怎么了呢?”谏山说:“现在楚国,楚王都人心惶惶,炎领城政治也有些纷争。我和炎帮谈得好,才厚着脸皮在江阳城经营商铺。”姜白说:“我们不去兴江了吧。”

子缪善有说:“我还是觉得,或者请谏山先生快些做好皮衣,或者我们这就回炎领城。从夏都回来再来江阳找谏山先生吧。”谏山说:“明天我就能把几件衣服做好了。只是,我也有些打算回丘村镇附近经营生意。或者我与你们一起去丘村镇吧。”

吃完午饭,谏山先生去赶制皮衣,姜白一众人回客栈休息。

到了客栈,德川说:“我今天下午去买一些商品,我们准备去炎领城吧。”

姜白说:“那么我今天在江阳城再看看。”朱公明说:“我与姜白在江阳城再看看吧。”

休息了一些时候,德川去市场买江阳城的商品。

姜白与朱公明到江阳城的街上闲逛。

江阳城的百姓都很高兴,只是,不怎么愿意服从炎帮的管制。当初,义军起义,是为了打倒楚国贵族,救楚国水深火热的民人百姓。怎么,炎帮为什么一定要做楚国的统领呢?说清楚:灭有罪的贵族是大家的意思。谁是贤能能执政,这未必是确定的!

于是,姜白与朱公明在街上走,朱公明说:“炎领城的人们都很快乐。灭楚国贵族是对的。但是新贵族,若要当政,岂不是百姓又要受新贵族的欺压吗?”

姜白说:“楚国要贤才,在炎领城兴土木,栋梁要选拔,积功也是办法啊。何况炎帮主在炎领城建城,就是要以商业兴楚国,人材自己聚集而来。”

朱公明说:“我是衡镇的地方官,是衡镇百姓推举我做乡民官。我受礼遇,自然要为楚国人民谋事而行!首要治理地方。”

姜白对朱公明说:“要治理楚国,还是要炎帮主能够制规以行政。人才虽重要,但是规制也重要!”

朱公明说:“地方百姓要拥戴地方官。地方百姓不拥戴地方官,地方官就要撤换。官贤能谋百姓事。”

姜白与朱公明在江阳城的街上走,看街边的江阳城的百姓走行,江阳城的百姓都在忙碌自己的事,也没有谁说些不相干的事情。或者,有些人要说话,也是在其他地方说吧。

朱公明说:“江阳城的百姓都是普通的老百姓。我觉得大家都不傻,也不怎么特别的聪明。但是,好就是大家好;歹就是坏人爬到百姓头上奴役百姓。这没有什么不好理解的。所以,行政就是要好的人谋人的事,人就是人!”

姜白说:“我们有话到炎领城再说吧。”朱公明与姜白在街上多看而不谈政事了。

姜白看到路边有卖新鲜河鱼的渔民。姜白看着有人买鱼,和渔民谈价,谈好价,一条鱼卖了些钱。

路边还有卖炊面饼的摊贩。朱公明看到有人买炊面饼,卖炊面饼的摊贩,把炊面饼用一种大树叶包好了卖给买饼的顾客。

姜白与朱公明看着江阳城的街上的百姓,在街上闲逛。

街边有百姓在推着推车,车上装了稻草,沿着街道走。姜白对朱公明说:“我们还是早些回炎领城吧。”朱公明说:“或者明天,我们坐马车回炎领城。”

姜白与朱公明在街上边走边看。江阳城的百姓生活如常,都在忙碌自己的事情,没有看到有百姓,匆忙做事,愁患忧虑。朱公明说:“百姓不想遭欺压,也不想惹灾祸缠身,现在这样,百姓活得很好。”

姜白看着路边的行人,叹息说:“楚国义军灭掉贵族,终究是对的。只是,新贵族如果上台,苦难还是要百姓来受!”朱公明说:“这总比楚王都的旧贵族好!”朱公明与姜白在江阳城游览。

看到江阳城有一座观景楼。楼边有一些百姓在谈天。只听百姓们说:“炎帮也没有什么不好,只是,我们不是炎帮的人,他们也不把百姓当成可以信任的人啊。”又有人说:“我不相信这些人,打了楚国,不是为了楚国的子女玉帛,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姜白听了,没有说话。朱公明说道:“我见过炎帮主,炎帮做事还是公道的。”

姜白对朱公明说:“我们回去客栈吧。”姜白与朱公明回客栈休息。

德川与子缪善有还有炎帮的其他帮众,在江阳城的市场,买了一些水果干,准备带到夏都卖。

晚上在客栈,大家吃了晚饭,很早就休息了。

第二天,德川与大家到谏山先生的商铺。谏山先生把皮衣拿给德川与子缪善有。德川与子缪善有试了试衣服,觉得合体,收下了皮衣。

谏山先生说:“我打算关商铺,与你们一道去夏都找安倍先生。”德川说:“那么我们一起去夏都吧。”

姜白一众人收拾行装,坐马车去炎领城。

到了炎领城,大家在客栈休息。

第二天,姜白,德川,朱公明,谏山一道去炎领城政府府院,找炎帮主。

炎帮主在炎领城政府府院的客厅招待大家。

炎帮主说:“谏山先生,您在江阳城经商,生意怎么样?”

谏山说道:“因为炎帮的帮忙,我的生意还可以。我打算去夏都一趟。”

炎帮主说:“你们去夏都,路上要注意安全。”

朱公明说:“臣有事要说。”

炎帮主说:“请你说。”朱公明说:“现在大家不服炎帮。楚国国政要贤能治理。”

炎帮主思考之后说:“楚国地方要任用贤能为地方官。地方要一年到都城朝觐一次。地方要听楚都的政令。”

姜白说:“我有事要说。”炎帮主说:“请说。”姜白说:“选官要有选官的办法。或者还是公平选官能够服众。”炎帮主说好。

德川说道:“炎帮主,我们这次去夏都。希望路途能够顺利。”

炎帮主说:“你们速速出发吧。从夏都回来,再到炎领城!”

大家告辞炎帮主,到旅馆准备行装,预备出发去夏土国。

子缪善有与谏山也打算去夏土国,大家准备乘四驾马车,从炎领城出发。

马车上装了一些货品。整理好货品,子缪善有说:“我们在炎领城也买些草药带在车上吧。”

于是,炎帮的帮众准备了一些草药,装载在马车上。

姜白不打算绕路去中山上的山村。大家直接去丘村镇。

第二天,德川与姜白的车队,从炎领城出发,沿着炎领城的横路,往西行。

过了炎领城贯城横路西边的城门,车队沿着道路,一路西行。

从炎领城到丘村镇,炎帮修建了很好的马车路。车队沿着从炎领城到丘村镇的马车路,直往丘村镇去。

到了晚上,车队在路边的客栈住宿。

住宿了一晚,大家驾车往丘村镇行。

车队行驶了三天,走桥梁过了一条小河,到了丘村镇的外边。

丘村镇的人看到姜白,说道:“你们来丘村镇,赶紧到住宿的地方休息吧。”丘村镇的管事的人,是楚麟。楚麟看到姜白一行的车队来丘村镇,请大家到一个院子住宿。

姜白对楚麟说:“我们从扬港去夏都,路过丘村镇。”

楚麟说:“大家不必客气,在丘村镇好好休息。”

谏山先生拿了几桶江阳城的物产给楚麟。楚麟笑着收下了。夜晚,德川与姜白在丘村镇游逛,走到镇边的一家酒馆。德川请姜白喝酒,姜白说:“我不想喝酒。”

德川与姜白到丘村镇的街道边,站着说话。姜白说:“丘村镇的人没有以前那么多了。”德川说:“我以前没有来过丘村镇。这里是炎帮以前的大营所在的地方吗?”

姜白说:“这里是炎帮以前的大营安扎的城镇。”姜白看着天上的星星,说:“现在丘村镇是炎帮的生意人聚集的镇子了。”德川看着街边的一个小摊正在烤面饼卖。

楚麟找到姜白,说道:“你们跟我去议事堂商议事情。”

姜白与德川随楚麟到丘村镇的议事堂,议事堂点着灯烛。楚麟请姜白与德川坐好,楚麟说道:“姜白先生,德川先生,你们要去夏都,能帮我带一封信给曦先生吗?”

姜白说:“我们可以帮您带信给曦。”楚麟说道:“丘村镇现在是夏土国的边镇。往楚国走几十里路就到楚国那边了。但是,我们毕竟是夏土国的城镇。”

德川说道:“我们去夏都,还要从白洋镇去吗?”楚麟说:“不必。丘村镇去夏都,道路很通畅了。”

楚麟说:“我原想去夏都找曦。”楚麟又说:“现在看来还是带封信好些啊。”楚麟叹气,摇头少语。

姜白问:“你有什么事情苦恼吗?”楚麟说:“现在义军在攻打东边的贵族国。我想治理丘村镇,不想再兴兵戈。只是,义军自有首领,不听我们的建议。”

德川说道:“或者,您没有办法,您不派人去打仗就可以了。”

楚麟默默不语。姜白与德川回客栈,天上的月亮是圆又圆。

休息了一晚。姜白一行告辞楚麟,出发去夏都。

长路漫漫而行有道,走到夏土国,再去夏都。

姜白一行人的车队,在路途上,买卖了一些商品,直往夏都去。

谏山说道:“我也想在夏都好好看看。”德川说:“这次在夏都,我们呆一段时间。”子缪善有说道:“我觉得考察夏都的商贸,可以买些东西,拿到扬港。”

往夏都去的路上,沿途多沙砾的荒地。夏土国领土广袤,这附近的土地不适合耕作。有一些树木,也是耐干旱的杨树居多。

朱公明说:“夏土国的土地广阔,荒地很多,也许可以灌溉,开垦荒地作农田。”子缪善有说:“这样的荒地,还是应该种些耐旱的树木或者粮食。”

天上没有云彩,天空是浅蓝的。车队在道路上前行,姜白看着路上的土砾,说:“我们这次去夏都,也看看曦先生。”

车队一路前行。到了夏都不远的地方。这就要到夏都郊外了。

天上的太阳位中正。

姜白一行的车队到了夏都。

夏都的人看到姜白,说道:“你们是从楚国过来的吧?”

姜白回答说:“我们是从楚国驾车到夏都这里。”

夏都的百姓说:“欢迎你们来夏都。”

朱公明说:“我们也很高兴来夏都看看。”

子缪善有说:“夏都是夏土国的国度,我很愿意来夏都做生意。”

夏都的百姓说道:“那么你们多买些商品吧。在夏都多观光。”

车队在夏都的街道上慢行,夏都的百姓在街上走。

车队到了一个客栈旁边,姜白说:“我们在这个客栈住宿吧。”朱公明说:“我们在这住宿。”

订好房间,安置好马车。大家在客栈稍事休息。德川找到客栈的掌柜,点菜吃饭。大家在客栈的大厅吃饭,饭菜简单有馒头,小米稀饭,蒸菜,蒸肉。饭菜端上桌,众人吃饭菜。

客栈的掌柜说:“大家是从楚国那边过来的吧?”子缪善有说道:“我们从炎领城驾车过来,想要做生意,也看看夏都。”掌柜说好。

吃完饭后,大家各自回房休息。一路旅途劳顿,姜白决定明天再去找曦。

德川与子缪善有结伴到夏都的市集查看贸易的货品。德川看着市集卖的枣,说道:“这些枣卖到扬港应该可以赚些钱。”子缪善有看着夏都卖的瓜果,说道:“这些瓜果,炎领城没有。”市集的人看到德川与子缪善有在看卖的货品,说道:“你们想买些什么,可以好好看看。”德川与子缪善有在夏都的市集看农产品。

朱公明在夏都的街上走。看到夏都的人们都在比较悠闲地行走,感叹夏都的安闲与康适。

天色渐渐晚了。谏山在客栈整理物品。大家早早休息了。

入夜,夏都的街道上没有几盏灯。但是天上的星星很亮。夏都的人们,在晚上喜欢在星光下,到街上乘凉。因为天空经常是晴朗的。

姜白在夜里走到客栈外,看着夏都的街道,颜色虽然黯淡,却也能够正常视物。

朱公明走到客栈外找到姜白,说道:“我们明天去找夏都的执政官吗?”

姜白说:“是啊。曦执政是一个很厉害的政治家。”

夏都的街道边,有夏都的居民,坐在那里乘凉。朱公明说:“夏都的百姓,活得很悠闲自在。”姜白说:“夏都毕竟是夏土国的国都。”

姜白与朱公明在街道上走了一会儿,回到客栈。

第二天早上,姜白一众人在客栈的大厅吃饭,吃完饭,姜白,德川,朱公明去夏都的执政官署。

大家走路去夏都的执政官署,路上的行人各自忙各自的事。夏都的人们工作也很勤勉。

天气晴朗,夏都街道的边上,有小摊在卖吃的。

有一个小吃摊卖的是蒸面饼。还有一个小吃摊贩,在卖大豆糕。

姜白问路边卖蒸豆糕的小吃摊主,蒸豆糕怎么卖呢?

卖蒸豆糕的小吃摊主说:“豆面的蒸豆糕,一块蒸豆糕一个钱。”

大家吃过早饭了,所以没有买蒸豆糕。朱公明说:“夏都的东西卖得不贵。”

姜白,德川,朱公明走到夏都的执政官署。有一个夏都的官员在执政官署门口。姜白对这个官员说道:“您好,我们来夏都的执政官署,有些事情要劳烦通报。”

这位夏都的官员对姜白拱手一礼,回答道:“您好,姜白先生。曦执政在夏都的执政官署等诸位,请到执政官署的客厅与曦执政谈。”

德川与朱公明随姜白到夏都的执政官署的客厅。

曦在夏都执政官署的客厅。看到姜白,曦说:“你们好,欢迎你们远道而来。”

姜白对曦拱手作礼,说道:“曦执政,你好。我们从扬港驾车到楚国,又从丘村镇到夏都。”

朱公明对曦作礼,说道:“您好。我是楚国的建议大夫,我名叫朱公明。”曦说道:“欢迎您来夏都!”

德川对曦说道:“曦执政,您好。我是富士和会的商人德川士。很高兴见到您。”

曦对德川说:“德川先生,你好。欢迎你到夏都经商。我们也想把夏都的商品卖到别的国家。请帮忙卖些夏土国的物产到外国。谢谢。”

姜白打量夏都执政官署的客厅。客厅布置稍有变化。但是打扫还是一般整洁。

夏都执政官署的客厅,摆放了一块巨大的玉石。这块玉石是青玉。摆放在房间的边上。

姜白看到这块玉石,问曦:“请问曦先生,这块青玉摆放在客厅,有什么寓意呢?”

曦回答道:“这块玉石,是说人的品德应该如玉一样。”

姜白说道:“好。”

德川问道:“曦执政,请问您想到日出国看看吗?”

曦回答道:“我想去日出国旅行,但是事务繁忙。日出国有什么好的物产吗?”

德川说:“日出国的海鱼很好吃。日出国的玉石也很好。”

曦笑了。曦对德川说道:“能不能请你帮我买些日出国的物产,到夏土国。我也想买些日出国的物产。”曦又说道:“我想派人去日出国拜访。请问你能帮忙引见吗?”

德川回答说:“我正好想坐船出海。或者我带大家去日出国吧。”

曦说道:“好的。我派人随你去日出国。”

姜白对曦说道:“曦执政,我这里有丘村镇给您的一封书信。”曦说:“把信给我吧。”姜白从衣服里拿出丘村镇楚麟请转交给曦的书信,递交给曦。

曦拿过书信,问姜白道:“丘村镇现在怎么样?”姜白回答:“丘村镇现在在经营商业。楚麟不想派兵参与义军讨伐别国贵族的战争。”

曦想了想,说道:“谢谢你帮忙转交这书信。我等一会儿看一看书信。”姜白说:“希望夏都的执政府,能够派人去丘村镇与楚麟谈一谈。”曦回答道:“好的。”

朱公明说:“我们从旧楚王都带了两桶蜂蜜来夏都。我想赠送一桶蜂蜜给夏都的执政府。这是楚国人的好意。”

曦说道:“那么麻烦你们把蜂蜜拿来夏都的执政府。”

朱公明又说:“楚国希望和夏土国结好。”

曦说道:“夏土国和楚国应该友好。”

朱公明对曦拱手一拜。曦摇了摇手,笑着说:“楚国的使者,您过于客气了。”

曦问姜白:“姜白先生,您到海边要坐船出海,现在怎么又到夏都了呢?”

姜白说:“我们在扬港造海船,要三个月才能造好。我与德川士,朱公明到夏都来,想看看夏都有没有人想吃些扬港那边的海产。我们带了一些海鱼干到夏都。”

曦说道:“你们能拿些海鱼干和蜂蜜来这里吗?”德川回答道:“我们带一桶蜂蜜一桶海鱼干到执政府。”

曦笑了,说道:“你们在夏都休息几天。一路旅途劳顿,我请你们过几天再来夏都的执政府,咱们再谈。在夏都看看这里的货品,有什么可以卖到扬港。我也想与扬港做生意。”

姜白与德川,朱公明告辞。姜白一行离开夏都的执政府。

姜白与德川,朱公明走到夏都执政府的门外,又往夏都的市场走去。德川说道:“我们去拜访富士和会的商铺吧。”姜白说好。

姜白一行走到安倍商会购买的那座院子。安倍商会院子的院墙是砖石墙,院墙上铺着青色的屋瓦。

谏山先生在安倍商会的院子门外。谏山见到姜白几人,说道:“你们来富士和会的商馆了。我带大家进去谈吧。”朱公明说道:“好的。”

姜白,朱公明,德川走进富士和会商会的院子的院门,有一座房舍在院门正前方。

大家走进这座房舍,走到房舍里的客厅。

真子与安倍先生在客厅的正中站着,看到姜白一行,真子说道:“欢迎你们来富士和会的商馆。”

安倍空得对姜白说:“姜白先生,你们来夏都了。我的商会的商馆盖好了。”姜白对安倍空得说道:“恭喜安倍商会生意兴隆。”

德川对安倍空得说:“您好,商会长。”安倍空得回答说道:“你好,德川先生。欢迎你来夏都。我在这边经营商会,生意很好。”

德川又对安倍空得说道:“安倍先生,我想请你派一个人到日出国一趟。”

安倍空得问:“去做什么呢?”

德川回答说:“我们想要一些夏土国的铜器。咱们载一船铜器,随夏都的使节,一同去日出国。”

安倍空得说:“那么,麻烦你们也去一趟火之国吧。”

安倍空得对朱公明说:“您好,请问您怎样称呼?”朱公明说:“安倍先生,您好。我是楚国的官员,我名叫朱公明。”

安倍空得笑着说:“您好。欢迎您来富士和会的商馆。我们也想和楚国做生意。”

朱公明说:“我来夏都,也想买些这里的物产。不知道富士和会有什么好的商品能推荐给我们么?”

安倍空得回答道:“我们商会经营夏都的宝石,铜器,干果,还有西边国家的香料。如果您想买夏都的商品,我推荐买些干果到楚国卖。特别是红枣和枸杞。”

朱公明说:“我也希望在夏都多了解这里的商品。楚国的粮食很多,想卖些到别的地方。”

安倍空得笑着说:“如果你们那边的粮食很多,我说可以修一些屯粮的粮仓。哪里有饥饿的人民,你们把粮食载到哪里卖。”

朱公明对安倍空得拱手一拜。朱公明说:“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