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一个故事(第三集)

真子对德川士说:“德川先生,请问您在扬港的生意怎么样?”德川回答:“真子公主。您不打算快些回国么?我们可以护送您回国。”真子说:“我想回国自己会坐船回国。”

安倍空得说道:“我也知道真子回国或许更好。但是在这里经营商会,她也觉得很好。”

朱公明说道:“我想看看安倍先生商会卖的商品。”安倍空得回答道:“我带你们去看看优质的商品吧。”大家没有说话,姜白想了想说:“或许,等我们把炎帮来的朋友也领来,大家一起去看看吧。”安倍空得说:“我今天请大家吃午饭吧。”

安倍空得请众人随他去夏都的一个饭馆吃饭。德川去请子缪善有还有炎帮的其他人也来吃饭。时间接近中午。

夏都的行人很有秩序。路上的行人来往常是靠右走。德川看到路边有清扫工在打扫路上的尘土。德川到客栈,找到炎帮的人,炎帮的人去夏都的市场找子缪善有。大家一起去饭馆吃饭。

安倍空得在夏都的市场附近的一个饭馆请大家吃饭。安倍空得找了一个大厅,找了三张桌子,请大家坐下来。

安倍空得,真子,姜白,德川士,朱公明,子缪善有,炎帮的两个帮众坐在一桌。谏山,安倍商会的几个人,炎帮的几个人,又坐了两桌。

安倍空得请大家各自点菜。各桌吃各自点的菜与饭。安倍空得点了一份夏都的常做的菜:面粉裹肉蒸。德川士点了一个菜:红枣枸杞蒸小米糕。

子缪善有说:“我想吃些夏都的面食。”安倍空得说:“那么我们要一筐馒头吧。”安倍空得点了一筐馒头。姜白点了一盆素菜。大家吃起饭来。

朱公明在饭桌上说道:“我们衡县的大米很好。但是载到夏都卖,路途很远,价格过高。我想你们来楚国的衡县,可以吃些我们的饭菜。我们招待大家。”

炎帮的帮众说:“我们点一些喝的吧。”炎帮的帮众点了一份煮梨水。大家喝了些梨水。

安倍空得说:“富士和会在火之国与日出国,都经营生意。大家愿意去日出国,在日出国看看那里的物产,也许有所收获。”

姜白说:“次郎现在在扬港那边帮忙造船和捕鱼。我们回到扬港,还要坐船出海游历。”

安倍空得说道:“好的。麻烦你转告次郎到火之国一趟为宜。”

大家吃饭吃得很好。

安倍空得对大家说:“大家吃完饭,到客栈休息。明天我请大家来我们商会。”

吃过了午饭,姜白一众人回到客栈。德川对子缪善有说:“我们明天去安倍先生的商会看看。”子缪善有回答道:“好的。”

德川与姜白驾车,载了一桶海鱼干,一桶蜂蜜,去夏都的执政官署。到了夏都的执政官署,姜白把海鱼干与蜂蜜交给夏都执政官署的职员。夏都执政官署的职员说:“谢谢了,这些礼物我们收下了。”姜白说道:“好的。我们过几天再来拜访曦执政。”夏都执政官署的职员说道:“请你们这几天在夏都游览。”德川与姜白驾车回客栈。

子缪善有与炎帮的人下午去夏都的市场游览。

朱公明在夏都游荡,看到夏都街道干净,有清洁工在打扫,感慨不已。朱公明说:“夏都真是一个整洁的都城啊。”

朱公明看着夏都街上往来的行人。有个夏都的市民,看到朱公明在夏都的街边游览。这个夏都的市民对朱公明说:“你好,你是来夏都游览的吗?”

朱公明对这个夏都市民说:“我是楚国人,到夏都来游历。”这个夏都的市民说:“夏都的驰马道很好,夏都的市场,有夏土国的很多商人聚集。您可以去看看。”

朱公明问夏都的市民:“你们夏都有什么贤人名士么?”

夏都的街道上有居民路过,回答朱公明说道:“夏都的贤人有夏都学舍的博士,还有夏都市场书铺的掌柜,也是一个贤人。”

朱公明说道:“我想请问,夏都学舍在哪?”

夏都的居民对朱公明说:“夏都学舍在那边,你往那走,问问行人夏都学舍在哪。”

朱公明谢过夏都的居民,往夏都学舍的方向走。

走了一些路,朱公明又问街边的人说:“请问夏都学舍怎么走?”

夏都的居民回答说:“前边就是夏都的学舍了。”朱公明谢过夏都的居民,往夏都学舍走。

到了夏都的学舍,朱公明对门卫说:“我是楚国的官员,可以进学舍拜访吗?”

夏都学舍的门卫说:“既然您是楚国的官员,那么欢迎您到夏都学舍访问。”

朱公明谢过夏都学舍的门卫,走进夏都的学舍。夏都学舍有楼宇,有庭园,还有树木种植在路旁。朱公明沿着路,走到夏都学舍的庭园。

夏都学舍的庭园,有学生正在看书。

朱公明对看书的学生说:“你好,可以问你些事吗?”

正在看书的学生说:“您好,您有什么事?”

朱公明问:“这个学舍,要怎么入学?”

正在看书的学生说:“这个夏都学舍,如果想要入学,可以请人推荐。也可以找学舍的老师,测试学力是不是合格。学力合格的学生,也可以交学费入学。”

朱公明问:“外国的学生可以来夏都学舍学习吗?”

正在看书的学生回答说:“外国的学生办理好手续,可以来夏都学舍学习。”

朱公明说:“你们学习些什么课程?”

正在看书的学生回答说:“我们学习的课程都不一样。我是学习经商的,要学算数,货物保管,商业税法。还有别的学生学习文书,政令,农学。”

朱公明听了,说道:“不知道这里有楚国的学生吗?”

正在看书的学生回答说:“有。但是很少。”

朱公明对正在看书的学生说:“我想找楚国的学生谈谈。你知道怎么找楚国的学生吗?”

正在看书的学生说:“你去教舍问问吧。”朱公明问道:“教舍在哪?”

正在看书的学生说:“我带你去吧。”

正在看书的学生,带朱公明去教舍。

到了教舍的楼前,正在看书的学生对朱公明说:“这里就是教舍。”

朱公明说道:“谢谢你。我是楚国的官员,我名叫朱公明。你以后有事,或者可以来楚国找楚国人帮忙。”带朱公明到教舍的学生说:“好的。我名叫姬文。以后有事可以找我。我愿意帮您的忙。”姬文对朱公明拱手作礼。朱公明也抱拳还礼。

朱公明走进教舍,在教舍的门口的房间,找到一位着儒服的先生。

朱公明对这位先生说:“您好。”这位先生看着朱公明,回答说:“您好。”

这位先生问朱公明:“您有什么事吗?”

朱公明回答说:“我是楚国的官员。我想请问,在夏都学舍,有楚国来的学生么?”

与朱公明说话的先生说:“在夏都学舍,有楚国来的学生。”

朱公明问:“我可以找一位楚国的学生,谈一谈吗?”

与朱公明说话的先生说:“好的。我帮你去叫一位楚国的学生。”这位先生走出房间,去叫楚国的学生。朱公明在房间稍待。

过了一些时候,一位学生随刚才那位先生走进房间。这位学生见到朱公明,对朱公明抱拳,说道:“您好。我是楚国人,在夏都学舍学习。我名叫陈月生。”

朱公明看着这位楚国人学生,有些惊恐。这人身高接近九尺,后臂有一尺粗。双眼闪着亮光。

朱公明说道:“陈月生,您好。我是楚国的建议大夫,我名叫朱公明。”朱公明对陈月生抱拳一拜作礼。

陈月生说道:“您好。朱公明大人。义军要灭贼恶兴大楚国!楚国要繁衍庶民兴旺万万世!”

朱公明问道:“你是楚国什么地方的人?”陈月生答道:“我是楚国孟陬人。”

朱公明笑着说:“我是衡镇的人。”陈月生说:“我大楚国,人才辈出。”

朱公明说:“我们到教舍外说话,好么?”陈月生说:“我们出去说。”朱公明告辞教舍的请陈月生到这的先生,与陈月生到教舍外说话。

走到教舍外,朱公明请陈月生到夏都学舍适合说话的地方,朱公明说道:“陈月生,你在夏都学舍,学习什么?”

陈月生说:“我在夏都学舍,学习农学。”

朱公明问:“你学习到什么学问了?”

陈月生回答说:“我学习到,一个国家要强大,要有粮食,要子孙繁盛!”

朱公明听了,想了想,说:“粮食怎样才能多呢?”

陈月生说:“粮食要多,就要在一顷大小的土地上,种更多粮食。”

朱公明问:“怎样在一顷大小的土地上种更多粮食?”

陈月生说:“在一顷大小的土地上,种植能收获更多粮食的谷类,可以收获更多粮食。”

朱公明说:“您能到我们衡镇帮忙做农官吗?”

陈月生正打算说话,有人叫住了他们。有个人说:“你们好,我是夏都学舍的教师,请问这位先生,您是楚国的官员吗?”朱公明看着说话的教师,是一位中年的教师。朱公明回答说:“我是楚国的建议大夫。来夏都,就到夏都学舍看看楚国的学生。”

这位教师说:“您好,朱公明先生。我从教舍出来找您。我们想请您与这位学生谈话,之后到教舍来,夏都学舍有一位博士想与您说话。”朱公明回答说:“好的。我这就过去。”这位教师说:“我到教舍的门口的房间等您。”这位教师走回教舍了。

陈月生对朱公明说:“朱公明先生。我知道您是衡镇的人。但是我想加入义军,成英雄之业,不想做农官。”

朱公明看着陈月生,说:“你的武艺怎样?”

陈月生回答说:“我的武艺一般,但是可以十发九中。我会射箭。”朱公明看着陈月生,说道:“您是楚国人,我楚国已经打败了贵族,您为什么不愿意回楚国工作?”

陈月生说:“我想打贵族,为大楚国扩展疆界!”

朱公明没有多说话。停了稍许朱公明说:“我们去教舍吧。夏都学舍的博士,叫我有事。”

陈月生说道:“我大楚国,要开辟土地,才能壮大国邦,威震小国。”

朱公明说道:“我也想兴旺大楚国,让大楚国美好。”朱公明又说:“我们去教舍吧,之后我再到这边找你。”

陈月生说道:“那么我跟您先去教舍吧。”

朱公明与陈月生走去教舍,到了夏都学舍的教舍。朱公明与陈月生走进教舍,走到教舍进门的一个房间里。刚才叫陈月生来的一位教师,正在这里等朱公明与陈月生。

这位教师对朱公明说:“有一位夏都学舍的博士,想与您谈谈。您说现在合适吗?”朱公明说:“好的。我愿意与这位博士谈谈。”

朱公明对陈月生说道:“你还有事吧?我下次再来夏都学舍找你。”陈月生说道:“我希望能做些有用的事。”陈月生离开了教舍。

朱公明随夏都学舍的教师去见那位博士。夏都学舍的教师带着朱公明,走到教舍的一个房间,有一位身着儒服的先生在房间里。

这位先生看到朱公明,说道:“您好。我是夏都学舍的博士。”朱公明拱手作礼,说道:“我是楚国的建议大夫,我名叫朱公明。”

博士说道:“楚国的建议大夫,您来访夏都,有什么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