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一个故事(第三集)

朱公明回答说:“我到夏都来,是为了了解夏都的情形。”

博士听了,微笑而说话:“您觉得夏都怎么样?”

朱公明拱手作礼,说道:“我觉得夏都是一座有秩序的大城市。”

博士笑着说:“夏都是一座百姓活得普通的城市。”

博士说:“请问您在夏都,想做些什么呢?”朱公明回答说:“我想游览夏都。”博士说:“您想游览夏都,您可以去驰马道看看。也可以去武道场看看。”

朱公明问:“武道场是什么地方?”博士回答说:“夏都的武道场,是夏土国武人习武比试的场所。”朱公明叹了口气,说道:“我去武道场看看。”

博士说:“我夏土国,东南边是大楚国,西南边是山越国。东边是夷国。夷国人尚礼。风俗与我们不同。”

朱公明说:“我楚国是大国。我楚国崇尚自然地活。”

博士问:“请问楚国有什么物产?”

朱公明回答说:“楚国的气候好,食品很多,品质很好。楚国森林多,兽皮也好。”

博士说:“我也想去楚国看看。可是路途遥远。”

朱公明说道:“您要是来楚国,请去炎领城看看。现在炎领城非常壮大。”

博士问:“炎领城现在建好了吗?”朱公明说:“楚国还在建造炎领城。”博士说:“炎领城是打算经营商业吗?”朱公明说:“是的。”

博士笑了,说道:“楚国人重利。楚国的生意好做吧。”

朱公明说:“炎帮主希望人们活得满足。”

博士思考了一下,说道:“重利就要有道义。否则又是相互利用了。”

朱公明说道:“道义就要为了众人。我民众国正是为了民众。”

朱公明说:“义军正在攻打东方的国家。夏土国是支持义军的么?”

博士回答说:“义军要消灭贵族。我夏土国只有官制,没有贵族爵位。但是,我们也不想打没有做恶的国家。”

朱公明说道:“现在义军在炎帮的率领下,还在楚国东边打仗。您有什么看法?”

博士说道:“我希望义军万万要保护老百姓。”

博士对朱公明说:“您在夏都游览,您如果还要访问夏都学舍,咱们可以再谈。”

朱公明说:“我还打算再到夏都学舍拜访。”

朱公明又说:“今天咱们说到这里,我也还有些事。”

夏都学舍的教师说:“今天时候不早了,夏都市场的书铺,您也可以去看一看。”

朱公明告辞夏都学舍的博士与夏都学舍的一位教师,然后离开夏都学舍,回客栈。

天也晚了,朱公明到了客栈,回到房间休息。

晚上,德川与姜白,朱公明,子缪善有,炎帮的几位帮众,在客栈吃晚饭。德川说:“大家明天上午一起去安倍先生的商会,看一看商品。”大家说好。

姜白说道:“我还打算去找轩辕氏。”

德川问:“我们适合拜见轩辕帝吗?”

朱公明说:“我是楚人,我想见夏土国的君主,以示友好。”

子缪善有没有说话。炎帮的帮众也喝起了酒。

这时候,谏山先生走到客栈的大厅。谏山先生说:“明天上午我带大家去安倍先生的商会,我们看一些珍奇的商品吧。”

大家在客栈的大厅喝了一些水,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天也很晚了。大家回房间睡觉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大家在客栈的大厅吃过早饭,谏山先生带众人去安倍空得的商会。一行人在路上走,路边的夏都的人,走来走去,都不很匆忙。谏山说道:“夏都的人们,生活有常,比较悠闲。”子缪善有说:“夏都没有贵族。只有士,民,商,旅。所以,没有什么值得忌讳的啊。”

夏都的街边,有民人在扫地。姜白说:“扫地的人,一个月有五百个钱的工钱。也可以吃饱饭了。”德川看着街边的扫地的民工,叹息道:“这样好的城市,如此的洁净,我也想在这样的城市住。”大家看着夏都的街上。

炎帮的帮众随口说道:“炎帮在夏都的东南郊,有一个大宅院,经商之用。我们也去看了一下,现在的生意也还不错呢。”

姜白对炎帮的帮众说:“我也想去拜访一下炎帮的商铺。”炎帮的帮众说好。

大家走到了安倍商会的,那座价值两千万钱的院落的院门前,有一位商人站在院门前。

这个商人看到大家过来,对姜白说:“姜白先生,您好。我是安倍先生商会的商人。我带您进商会的客厅。”大家随这位,安倍商会的商人,走进安倍商会的庭园,走到庭院内一座大房子里的安倍商会的一个大客厅。

安倍空得在客厅等候大家。大家对安倍空得说:“安倍先生,上午好。”

安倍空得在客厅等候大家。大家对安倍空得说:“安倍先生,上午好。”

安倍空得说道:“欢迎大家来我们的商馆。我今天中午还打算请大家一起吃饭。”姜白说道:“那么我们今天中午还是和安倍先生一起吃饭吧。”朱公明说:“好的。”

子缪善有说道:“安倍空得先生,您好。我是炎帮的帮众。安倍商会与炎帮的关系很好。”安倍空得笑了,说道:“您好,炎帮的朋友。大家一起做生意。”

炎帮又有帮众说:“安倍先生,我们是炎帮的帮众。也请您有时间到炎领城看看。炎领城现在正在募集商人。商铺也很好找。”

安倍空得说道:“炎领城还在建设吧?”

子缪善有说道:“炎领城,现在横贯路已经修好。有几十丈宽。还打算修建一座大的市场。”

安倍空得问:“请问,炎领城要修建一座什么样的大市场?”

子缪善有说:“是一座有砖头城墙围绕的,很广大的市场。这座市场没有商铺,但是,有各种宝石,珍品,宝物,奇货,都可以拿来卖。炎领城担保销售商品的安全。”

安倍空得说道:“我准备去炎领城看看。”子缪善有说:“请您来炎领城,炎帮接待您。”

姜白问道:“安倍先生,我们打算回到扬港之后,出海游历。您有海外的航路图吗?”

安倍空得笑了,说:“我如果有航路图,也已经给你们了。我在海外航行,却没有画航路图。”安倍空得又说:“你们如果能绘制航路图,请务必带一份回来,安倍商会也想买一份。”

姜白又问:“安倍先生,您说出海航行,需要携带什么东西?”

安倍空得说:“出海航行,需要携带的东西,还是要有一艘好船。船在海上能够正常航行,别的事情就有办法。”德川士说:“我们正在打造一艘好的海船。作为远洋航海之用。”

安倍空得说道:“还有,出海远洋,要携带一些药品。如果在海上得病,没有药吃,那是致命的。”

安倍空得说道:“我准备两瓶治疗瘟疫的药,过几天给你们吧。”姜白笑着说:“谢谢安倍先生。”

安倍空得又说:“海外有些奇物,如果你们能找到,也许值大钱。但是不要冒险寻宝,非常危险的。”

姜白说道:“现在义军正在攻打恶贵族。希望不要伤害老百姓。”

安倍空得说道:“我是一个商人,我做生意,不去危险战乱的地方。”

子缪善有说道:“炎帮在忙楚国的事情。炎帮现在也不很想参与别国的争执。”

德川士说道:“我在扬港经商,到夏都来是想做生意。我不逾越商人的职分干预军事。”

德川又说:“扬港的海鱼很好。但是载到夏都卖,费用很高,而且鱼是晒干的海鱼。”

姜白说道:“我们带了一些海鱼干来夏都。我们拿一些海鱼干给安倍先生,这海鱼干能不能在夏都卖?”

安倍空得说:“你们拿些海鱼干来吧。”安倍空得又说:“从扬港带海鱼干来夏都,路途遥远。恐怕不合适长期经营。”

子缪善有说:“江阳城的鱼也很好。我们也可以晒些鱼干,载到这里卖。”

安倍空得说道:“大家跟我去看看我们商铺的好商品。”大家都说好。

安倍空得带着一众人,走出了客厅。从客厅所在的建筑走了出来,走到了旁边的一座房子里。

安倍空得带着大家走进,这座房子里的一个大的房间。

在这个房间里,有几个大的木头柜子。还有几个展示台。展示台上放着一些物品。这个房间的中部,有一个大的石头桌子。

安倍空得从一个木头箱子里,拿出了一个小一些的木头箱子。安倍空得把这个木头箱子搬到房间中部的,大石头桌子上。安倍空得说:“大家今天要来看好商品,我昨天准备了一些商品。在这个木头箱子里。”

安倍空得打开这个木头箱子。从木头箱子里,拿出了一个木头盒子。安倍空得又打开了这个木头盒子,盒子里,是一个绸布包裹。安倍空得把这个绸布包裹拿到大石头桌子上放好。安倍空得打开这个绸布包裹,绸布包裹里,是一块青白的玉石。

安倍空得说道:“这块玉石,是秋邑城的玉石。这块玉石没有什么瑕疵,色泽又好。这样大的一块玉石,我愿意卖五百万个铜钱。”

大家看着这块青白玉石,确实没有什么瑕疵,而且光泽很好。这块青白玉石有一尺长,接近一尺圆。

子缪善有说道:“这块玉石很好。但是太贵了。”德川说:“我也想买些玉石,到扬港卖。”安倍空得说道:“我可以给德川先生一些玉石,拿去扬港卖卖试试。”

安倍空得把这块玉石,收了起来。安倍空得把装这块玉石的木头盒子,暂放在大石头桌子上,又从放在大石头桌子上的木头箱子里,拿出了另外一个木头盒子。

安倍空得从这个木头盒子里,也拿出了一个布包。打开布包,布包里有一块玫红色的宝石。

这块玫红色的宝石,颜色靓丽,打磨得很圆满。宝石闪着光。这块玫红色的宝石有半尺圆。

朱公明问:“这块宝石是什么宝石?”

安倍空得说:“这块宝石也是秋邑城的宝石。名叫枣石。”

子缪善有说道:“在江阳城,谏山也卖这样的枣石。只是都是小颗的枣石。没有这么大一颗。”

安倍空得说:“这个枣石,色泽好,也有宝气,但是有些瑕疵。我卖100万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