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惊魂

第一章 阿呆之黑帽子
先说说阿呆吧,他是四通在北京的网管之一,原本是为各大杂志社写

稿子的自由记者,现在正致力于搞一个游戏俱乐部。上次我告诉他我正在

写这个系列的故事,他第一个反应就是:你要是敢把我上次的事说出来,

你来一次我踢你一次。我苦笑着说:放心吧,不会的后来直到写了好多人

的事以后,我才发现,如果因为怕得罪人而放弃,那就算不上是真正的对

朋友负责,写就写了吧,没什么好怕的。

阿呆带上帽子(就是网管的意思)也好长时间了,一般来说,除非是特

别过分的情况他才踢人的,那天正好是元旦,四通就只有二三个人在聊天,

他进去看了看打了声招呼就想离开了,这时候正好进来了一个叫“超级网

管”的人,他觉得有点兴趣就留下来看看,那个人一进来就说:嗨,你们

想不想要四通的帽子啊?我这里拍卖,用visa付帐好了。阿呆就问起来:

“你是谁啊?四通有你这样的网管吗?这种玩笑怎么能乱开啊。”那个人

似乎有点吃惊:“恩?IQ=0,我卖我的帽子,和你有什么关系?”,阿呆

一看这人能叫的出自己另外的名字,定是熟人无疑,就说:“如果你再说

这种话,小心踢你出去。”那人有点生气了,说:“踢我?你算老几啊,

你才带了几天帽子,小心我炸了你丫的”,阿呆也没说话就直接把那人的

IP查到准备开踢,谁知道刚一把名字输进去就死机了,他想也许是那人先

动手把自己炸了,就又重新启动,准备再踢一次,谁知道刚连上线又死机

了,连续几次,他已知道事情不大对头了,重新调试了拨号上网,终于进

到四通里,发现那人还在,就一脚踢了过去,刚一回车,头就感到一阵剧

痛,再一看屏幕上还是好好的,于是又试了一次结果和刚才一样,这时候

屏幕上那个“超级网管”说了一句话“阿呆,嘿嘿,帽子带的还合适吧?

是不是有点紧啊?”吓得阿呆马上把电脑关了,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地喘

粗气,这时他一回头,吓了一跳,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顶帽子,黑

色的礼帽,上面用深灰的丝线绣了OP两个字母…(本来听他说这件事的

时候我是一点也不信的,直到见了那顶看上去非常邪恶的帽子后,我才知

道这不是一件普通的黑客事件) 从那以后的几乎再也没见过阿呆踢人了。

解决方式:以后网管踢人的时候可要三思而后行啊…

          第二章:鱼子之跳墙惊魂

鱼子是安家的老同志了,一般都是跳墙进来,我们都习已为常了,直

到前不久,见她从大门口大摇大摆地走进来,我们都很吃惊,问:“鱼子

怎么改邪归正啦,从正门进来?”,鱼子叹了口气说:“哎,跳得墙多终

遇鬼啊…”,就说起来昨天发生的故事:

昨天晚上,鱼子还是按照惯例跳墙而入,安家有好多人在,那天我也

在,那时我还抨击了她一下,说吓了我一跳。鱼子也没回答,就见她不断

在打同一句话:Leave me along,我们想大概她今天心情不好吧,问了几

句她不理我们,就没再说什么了,后来她的字越打越大,直到大红字占满

了整个屏幕,就突然消失了,我们想她大概是走了,还互相讨论了一下明

天是否能安慰她一下。

鱼子那边的情形就完全和我们这里不一样了:她一进安家发现整个界

面都换了,变得和胜机聊天室差不多,而且里面的人也都是胜机的,除了

屏幕顶部的topic之外,其它的一切都好象是进了胜机一样,她觉得很奇

怪就问:今天是怎么啦?谁知道字一上屏幕就变成:leaveme along,又

打了几遍发现字越来越大,还是那句话,她就有点慌了,退了出去,刚一

退出发现壁纸被换成了Leave me along的红字,看上去非常象是血滴下来

的样子,鱼子一下子就瘫坐在椅子上,因为前两天她曾经看过一些我写的

关于别的网友的故事,我记得她还对我说过:你就胡编吧,我才不信呢。

那时,我也没什么心情和她做解释,就告诉她上网时要小心她也没听进去

就嘻嘻哈哈的过去了。现在这种事终于轮到了自己的头上,她立即开始回

想我说过的种种故事,心里越想越怕,就把机房里的灯全部开的大亮,环

顾四周,没什么异状,心下稍安,就想出去倒杯水喝,谁知道刚一迈步就

重重的摔了一大交,刚爬起来,往前走,还没走两步又摔了一大交,她心

里知道,今天是遇到脏东西了,就干脆在地上坐着不起来了,这时,从计

算机那里传来一些声音,很嘈杂,听上去象是有人说话,鱼子一想到我曾

经说过的关于没文化夜遇猫精的故事,更加害怕,索性把眼睛也闭上了,

这时候觉得眼前好象黑了,她一睁眼,整个房间里的灯都被关了,只有刚

才她刚上网用的那台机器是开着的,在黑暗中闪着荧光,突然这时背心一

凉,鱼子下意识回头一看…发现背后是一双闪着绿光的眼睛,吓得一

下子爬了起来,往前冲了几步,这才想起来自己又能正常行走了,这时房

间里的灯全都亮了,鱼子跑到计算机前再一看,除了屏幕上那行红字还在

之外,别的都已恢复了正常。她也不敢多呆就跑回家去了,到第二天,鱼

子叫同事来看被换掉的壁纸的时候,赫然发现什么也没有了。

解决方法:呵呵,下次跳墙的时候要注意啦,一不小心有可能跳错了院子

啊。

          第三章 杨波之野狐

杨波这个名字基本已经从四通消失了,提起他,很多人还能记忆犹新,

因为他是四通很少数几个用手机和手提电脑上网的人,你几乎可以在任何

时段见到他,每一次问他,不是在火车上就在一些听都没听说过的小镇上

网,那种浪漫的情怀使我们都羡慕不已,直到发生了那件事之后,他几乎

变了一个人,只有很少数的人偶尔才能见到他一次两次了,前两天我给他

打电话问候了一下,听他说完了那个故事,到现在心里还久久不能平静。

那是八月的一个傍晚,杨波从一个四川小镇的火车站里走出来,长吁

了一口气,连续三天的苦旅早已疲惫不堪,那时他只想找一个旅店好好洗

个澡睡上一觉,到了镇上才发现那里的店铺几乎都已关门了,走了好久才

找到一个亮着灯火的旅店,门口看上去阴暗破旧,他也管不了许多,就大

步走到店里开了一间房,住了进去,那天店里正好停电,让他最奇怪的是,

老板挑着一根很粗的红蜡,走起路来悄无声息,把他送到房间里之后,老

板说:“先生,我们这里到晚上不大安全的,你最好不要出门“,杨波心

想我睡觉还来不及那有工夫出门啊,就满口答应,把老板送了出去。(说

到这里时,老杨提了一下那个小镇的地名我当时非常吃惊,他当时所在的

地方叫–丰都,全国地势最阴寒的地方,被称为鬼城,所有的孤魂野鬼前

往旺死城的中转站)老杨洗完澡就沉沉睡去,睡到子夜的时候觉得燥热难

当,就爬起来洗了一把脸,谁知道就再也睡不着了,干脆就起来上网,好

不容易才连上线,第一个就进了四通,那时候四通正好是群猪大战的时候,

每个人都把自己的名字前面加个猪字,那天正好我也把名字改成猪财神了,

所以记得特别清楚,他一看无聊就跑到安其去了,到那里发现只有一个叫

小狐狸精的人在自说自话,看上去是个MM,很调皮的样子老杨玩心顿起,

就取了个名字叫老狐狸精跑了进去,那个人一看老杨进来似乎吃了一惊,

问:“大大是你吗?”,老杨一看有便宜为什么不占就应了一声“是我啊,

你怎么半夜不睡觉跑来上网啊”(我想,也就是这句话才招来了以后的事

啊),那边这时才知道是有人冒充,就很生气,“真无聊,横!”老杨呵

呵傻笑着陪了个不是,两个人开始聊了起来,整个晚上聊的很愉快,后来

到三点时,小狐狸精要走了,老杨觉得有点舍不得,就问她说“你还来吗?

”,那个人说“以后不来了”“为什么啊”“我们这里上网很麻烦啊,机

会很少的”“你在哪里啊,小狐?”“我在丰都啊,哎!”老杨当时心头

一喜说“我也在丰都啊,我住在南街的丰都旅馆里啊,你呢?”那句话把

小狐狸精吓了一跳,“你住在南街?不可能啊,那里是鬼市啊,没有人住

的,现在还没开放啊,你怎么进去的?”这时老杨才想起来,傍晚时走到

一条死路前他怕麻烦就翻了墙才走到现在的旅馆里的,他一下子浑身的汗

毛就树起来了,当然当着MM不能认菘啊,就说“没关系,我遇佛杀佛,遇

鬼杀鬼”说到这里,笔记本的电用光了,屏幕上唯一剩下的白光也消失了,

整个房间一片漆黑,他一回想刚才小狐狸精的话,又是一身冷汗,直埋怨

自己一时懒惰,添了这么多事出来,这时房间外面突然特别嘈杂,象是有

很多人在聊天,跳舞的样子,老杨心下稍安就把头探出去想看看热闹,这

一看不要紧,外面是群魔乱舞,整整一走廊的都是无头僵尸、红袍女鬼这

样的东西,一看他探出头来,一下子静了下来,目光齐齐的盯着老杨,(

说到这里时,老杨的声音很干涩,他去喝了一口水才继续说下去),当时

他眼前一黑就晕到在地,等到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窗外人来人

往,花香鸟语,他想“哎,就是个恶梦,吓死我了”,接下来几天事情办

的都很顺利,到第六天的时候,他买了回程的票,坐在侯车室里等车来,

这时有个小姑娘定定地看着他,他觉得有点奇怪,就环顾四周,发现确实

是在看自己时,就问“有什么事吗?”,小姑娘马上回头跑了。上火车开

了的时候,老杨看到那个小姑娘在离车窗二三十米的地方朝他喊话,听不

大清楚,把头探出去,隐隐约约听到”我是…别忘了我啊“,老杨想大

概是认错人了,就朝那小女孩招了招手说再见。事情似乎就这样过去了。

老杨到了家时发现硬盘的空间不够了, 就想把cache都删了腾些空间出来,

在删除前,一时兴起,想看看自己以前在聊天室都说过些什么,看到其中

的一个文件时,他浑身凉了半截,那是那天晚上他和小狐狸精的对话,看

到最下面几行,还有些字是他没看到过的:老狐狸精,你呆在房间里别动,

千万别出门,我马上来救你…

老杨这才知道,也许那天是小狐狸精救了他的命。从这以后他就再也

没用过杨波这个名字.

我在想,也许他还想再见一次那个小狐狸精吧,看到这个故事的朋友,

请你见到小狐狸精的时候,一定要告诉她“老狐狸精在安其等你呢,等了

好久好久…

解决方法:嘿嘿,不要象老杨那样浪费国家钱财拨手机上网哟,否则…

        第四章 谢烟客之硬盘冤魂

谢烟客前不久来了一次北京,一起喝酒的时候聊的好开心,他是一个

很灵秀的人,要不是他喝醉了,也许我们就永远都别想知道下面的这个故

事了…

烟客前不久在做一个cgi的聊天室程序,使我兴奋不已,照我和他的关

系混个网管当当应该没什么问题,所以那些日子我老是催促他赶紧干活,

早日给我把帽子带上,过了几天,他好象忘了这件事, 无论在聊天室和icq

里面怎么问他,他就是不理我这茬,气得我好几天没和他说话。

那次啊档灌了他好多酒,也正好是我无聊就想起来嘲笑他两句“你丫那

帽子什么时候给我啊?”说到这儿,他的眼睛马上就瞪大了“你真的想听为

什么吗?那我告诉你好了…

那天是烟客非常高兴的日子,因为他辛辛苦苦做了三个月的聊天程序终

于接近尾声了,为了庆祝,烟客买了只烧鸡和一瓶白酒,一个人跑到机房里

加班,打开电脑,开始调试,那个界面做的不是很好,速度还挺快,就想再

修改一下,刚想退出的时候,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句话:“你好啊,呵呵,

我是新来的,请多关照”署名是yuanhun,把烟客着实吓了一大跳,因为这台

机器根本没有连出去,甚至连公司的局域网也没连,还好,今天他已经喝了

一点酒了,就壮着胆子问:“您是怎么进来的?”那边好久也没再说话,烟

客reload了一下,发现屏幕上就剩下自己的话了,心想大概是我酒喝多了,

产生的幻觉,就又想退出,谁知道鼠标还没到,那人又说了一句:“嘿嘿,

我是随着这台机器来的啊,来了好久了”,当时整见房间里就剩下烟客一个

人,他下意识的把脚一蹬,转椅后退了好一米多,大喊“你到底是谁?”屏

幕上飞快的出现了几行字“你别怕,我只是一个冤魂而已,不会伤害你的”

烟客觉得莫名其妙,就看了下去,屏幕上开始讲述了以下的故事:

原本这个冤魂是在马来西亚海轮上工作的一名船员,有一次出海的时候

遇上海盗,正好那一船上运的都是电脑配件,在与海盗的交火中他丧生了,

那一刹那他见到前面有一束非常强的光,就向着光飘了过去,谁知道被一股

强大的吸力拉的偏离了轨道,越偏越远,速度越来越快,最后眼前只剩下一

片黑暗,过了好久才知道,他被困在一快硬盘里了,就这样绝望得呆了好久

好久,终于眼前又有一片光亮,就奋不顾身的冲了出来,才发现自己是在烟

客的cgi程序里。

说到这里,烟客可是语无伦次,估计是酒劲儿上来了,我就赶紧问“后

来呢?”烟客迷迷糊糊的说:“恩,我把硬盘格式化了,叫那家伙投胎去了,

只可惜了我的程序…”到第二天再去见烟客的时候,他矢口否认曾说过这

些话,本来我也不想写的,后来想想这事还是很有可能发生的,就写了下来。

解决方法:呵呵,下次买电脑配件的时候要认准了买哟,一不小心买了个水

货的话…

    第五章 小辫飞刀之月夜人狼

在写这个故事之前,我们先简单介绍一下小辫飞刀,她是四通夜间最受

欢迎的MM之一,最疯狂的时候可以每天泡二十小时,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网友

见过她本人…

(请小辫不要介意我泄露隐私的行径,我想就把它当作是对网友们的一种警告

吧)

之所以知道这个秘密,是从一次塞车开始的,中秋晚上十一点多钟,我

开着车去三里屯和几个很要好的朋友喝酒,路上车堵的很厉害(请注意,是

夜间十一点),闲极无聊,就开始用手机给网友一个个打电话祝贺节日快乐,

小辫飞刀是我第四个电贺的对象,那边的电话玲响了好久,就是没人接,我

以为她出去了,就想挂电话,这时电话通了,她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疲惫,我

说:“啊?你在睡觉,呵呵,不好意思啦,我就是来和你说声中秋快乐的,

没别的事“喔,谢谢你啊,我现在很难受,就不多说了,先挂了。”把电话

挂了之后,我也到酒吧了两扎啤酒下肚后,朋友们看着窗外的明月,开始瞎

聊起月夜人狼的故事来,我也没心情听他们瞎说,就跑到外面站了一会儿,

这时手机响了,接通时没人说话,我喂了几声,那边说话了“财神好啊,我

是小辫”我吓了一跳,才二十分钟,声音变的又粗又硬,“喂喂喂,没搞错

吧?你是小辫?你的声音怎么回事啊?”“嘿嘿,我现在看见月亮啦,好美

啊”(这时我脑海里第一个念头就是—人狼,转念一想,不会啊,国内中

秋是满月,可小辫在西半球啊,看不到满月没可能变人狼的,)就问到底怎

么回事,于是那个粗硬苍老的声音给我讲了这样的一个故事:

小辫本来可以在两个小时之前下班的,可是白天泡网泡久了,该做的事

没做完,就留下来加了一个班,正好那天是那个城市自己的一个节日,所有

的人都上街狂欢去了,整个办公大楼里只剩下很少的人,她怕继续泡网没法

完成今天的工作,就坐到自己那台pc机前想把机器关了,可是刚准备关掉电

脑的时候,发现屏幕上出现很奇怪的现象,屏幕上一片空白,你知道的,如

果是服务器出问题,那只可能屏幕死住不刷屏,没有可能是白屏的,她试着

reload一下,屏幕还是不动,她以为是显示驱动程序坏了,就想直接关机,

明天找人来修,这时,屏幕上突然跳出一行字:enjoy the party…:P,

当时手已经按到开关了,那行字只在眼前扫了一眼屏幕就黑了,她有点吃惊,

因为那天是相当与那个城市自己的鬼节,是庆祝二百年前开垦这个城市的先

人的节日。她还以为是调皮的同事和她开玩笑就没多想,径直走到机房里打

开了那台sun的工作站,怪事又出现了,因为工作站使用的都是unix系统,

她的公司里至今为止还没有可以汉化unix的软件,可是界面上出现的全部是

中文字,有的菜单上还有很怪的字符,有点类似于梵文的字体,她看着陌生

的界面傻了,白天的工作现在全部都接不上了,没办法,硬着头皮上,刚一

进主界面,就出现了一行提示条:enjoy the party…nows

you should go with us straightly,下面是一个enter键,她摇着头心

想那个同事这么无聊,就点击了那个键,画面一下了黑了,speaker里面传出

一声长长的嚎叫声,还没等回过味儿来手就被键盘电了一下,她一下子跳了

起来,口中大骂,后退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一个椅子,跌了一交,倒下的时

候手在地上一撑,好象被烫了一下,那时第一个反应就是把手放到嘴边吹气,

刚放到嘴边她浑身一抖,手上不知什么时候长了一层黑黑的硬毛,这时头也

开始剧痛跌跌撞撞跑到卫生间里,对着镜子一照,发现自己已经变得面目全

非,脸上也长出了厚厚的毛,(说到这里时,我笑了出来,小辫啊小辫,大

中秋的你和我开这种玩笑啊,今天又不是万圣节),那边听了我的话马上就

急了,“你到底信不信啊,我现在都急死了”,听她的口气又不象是开玩笑,

我就说你等我一会儿好吗?我马上回家,开着车急急忙忙回到家,打开电脑,

连了机,这途中,一直听到她的喘息,问我是不是着了魔,我一边安慰她,

一边就盘算着请我在美国的道友想想办法,开了机,忽然想起来,不是还有

iphone嘛,我就叫她也打开电脑,我想亲自看看她变成什么样子了,那边过

了五分钟才上来(这时我才想起来,她那台pc机不是已经坏了吗?),小辩

那里有摄像头,她的画面慢慢出现在我的面前,一看吓了我一大跳,真的变

的面目全非了,长毛几乎把五官全部都遮住了,我只好说“小辫,你别急啊,

我马上叫我的道友过来找你,你把详细地址告诉我”,还没说完,画面突然

变的特别清晰,几乎达到每秒20祯的速度,小辫突然从镜头前倒了下去,一

张惨白象霜打过的男人的脸出现在镜头前,用广式中文说道“嘿嘿,我不急

…“然后镜头就黑了。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在四通见过真的小辫(编者按:另一个小辫飞刀是和

她共用一个密码的好朋友,恕我不透露真实姓名),再打她以前的电话就怎

么也不通了。

解决方法:嘿嘿,白天上班的时候不要因为泡网把工作耽误喽,一个人留下

来加班会发生好多事的哟

    第六章 四大皆空之财神圣殿

说起老爱,那是我们安家的一个很受欢迎及爱戴的好同志,一般是半

夜上来一通神侃,随便谁都能被他逗笑了,他也是安琪北京帮的代表人物

之一。

本来因为这个故事和我有关,我不大想说出来的,但网上有太多的高

人,就想通过这篇文章向您求救,如果您有任何能解决这件事情的办法,

请立刻给我发Email:[email protected]

那天是我们的一个很好的网友来北京,我和老爱就高高兴兴去饭店接

上他开车去北京的郊外玩,那是一个北京南郊的寺庙,叫戒台寺,山势险

峻,是北京一代地势最高的佛教圣地,我们顺盘山公路而上,开到第十二

道弯的时候,车前突然跑过一只黑狗,赶紧踩急刹车,都吓的一身冷汗,

继续往前开,那时我还打趣说,“哈哈哈,老爱,今天出师不利啊”,他

没说话,沉着脸继续开,转眼就到了戒台寺,我们先买了份导游图,准备

好好转转,我眼尖,一眼就发现有个财神圣殿,就眉开眼笑说“走啊,大

家来好好拜拜我”,路上了好多台阶,终于到了财神圣殿,赫然发现那原

来是个小卖部,门口用即时贴刻了几个粗糙的大字“财神圣殿”,里面卖

的都是些旅游商品,最可笑的是竟然还接受visa卡,当时我窘迫难当,老

爱在一边哈哈大笑,走到房间里对我大叫“财神啊,你就叫我来拜这个?”

(那时我和另一个网友在外面没进去),我还没说话,突然看见他浑身一

抖,就问“怎么回事?”,老爱从房间里跳了出来,回头看看说“真邪门

啊,突然一阵冷风激了我一下”,我们也没留意就开始玩别的景点,这件

事就这么过去了,后来过了两星期后,我再见到老爱时,瞠目结舌,说不

出话来,他苦笑着把发生的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外面玩了一天,累的不行,老爱一进家门倒头就睡,正睡得迷迷糊糊

的时候,突然被一些嘈杂的声音吵醒了,睁开眼看看表才子夜两点,也没

多想就又闭上眼准备睡觉,可是声音虽然没有了,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就

打开电脑,连上线准备开始聊天,进了安家,把自己的名字和密码输完了

按回车,谁知道一跑到里面名字就变成胖财神了,那时他几乎不敢相信自

己的眼睛,就又退出重新输入了一次,谁知道还是这样,连着试了好几次,

最后他怕了,就关了电脑蒙头躺到天亮,第二天就没发生过这种事。那天

晚上我和没头脑都在,我一看胖财神进来,就以为是那个好朋友和我开玩

笑,打了个招呼,谁知他进进出出了好几次也没说话,就没再理他。老爱

到第二天才觉得非常困,就跑到办公室里关了房门睡觉,一会儿被同事敲

门吵醒了,他问什么事,同事告诉他他呼声震天,吵得外面没法睡觉,他

说”不可能,我睡觉从来不打呼,再说,隔着房门怎么可能听见这么大的

声音”,同事一致说有此事,他也没理会,继续睡,一直睡到晚上,醒过

来时发现公司已经没人了,刚想起身,觉得浑身酸疼,好不容易从沙发里

爬出来,穿鞋的时候被自己吓了一跳,发现自己穿不进去,起初以为是脚

浮肿了,可是按了几下没有凹陷,才发现脚确实胖了一大圈,这时才开始

注意到自己手腿和肚子都胖了一大圈,他吓坏了,联想到昨天晚上胖财神

的事,心里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开车跑到戒台寺在

财神殿前烧了一注香,默道歉意,拜完之后心下稍安的回家了。可是这一

招好象不大管用,体重每天以极快的速度增长,平均每天五公斤,跑遍了

北京各大医院也无济于事,直到我再次见到他时,他的体重是一百二十公

斤。当他苦笑着说完了这个故事,我浑身凉了半截–昨天晚上我进安琪的

时候也发生了这件事…

解决方法:呵呵,到了任何圣地,不要光看门脸啊,就算不信也要恭恭敬

敬的。

      第七章 没文化之网吧进行曲

开始说这个故事之前,不得不提一下中国ISP对我们的压榨和伤害,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也就不会发生下面的故事了。

那是一个初秋的夜,没文化没精打采的回到家,发现门底下塞了一张

来自 169的通知:罗杰先生, 您在169的帐号中的余额已经为零,现通知

您暂停服务。没文化火一下子上来了,因为晚上在四通还有约,这可怎么

办,他坐下来喝了口酒,就走出家门,看了看表,是晚上九点四十分,他

大步流星的向家附近的网吧走去,心里祈祷着一定不要关门啊,还好,网

吧还开着,里面空无一人,就剩下一个干瘦的老板独自在柜台上喝闷酒,

没文化交了一百块押金后就坐到了电脑前,拨号的时候就觉得那个猫的声

音很怪,他也不已为然,跟老板开了个玩笑说“老板,你家的猫该换啦,

叫的这么难听”,老板嘿嘿的干笑两声说:“这只猫可有年头了,快成精

啦”,文化也跟着打趣,“老板,真猫老了能成精,你这猫老了就跑不动

啦,还不给我打个折?”老板站起身来,朝没文化走了过来,“嘿嘿,试

试吧,先生,要是慢的话我就给你换一台机器好了”,那时,提示条显示

已经开始网络登录了,没文化想想也怕麻烦,就说“不用啦,我自己玩就

行啦”,已经接通了,没文化吓了一跳,“没搞错吧,连接速率48000kbs/s?

不会吧,一个144的猫能跑的这个速度?老板你做了什么手脚?”, 老板

在那边低沉的回答道“嘿嘿,我不是告诉你我这猫已经成精了吗”。没文

化也没多想,直接进了四通,说也奇怪,平常这个时间是四通最是热闹,

可是今天一个人也没有,他就跑进去用大红字说“我来啦,有人在吗?”,

没人回答,更客气的是ICQ也接不通,他就又打了几行大字,“小辫在吗?

我来啦”,“没人说话,我要关门啦”,还是没人回答,这时他心里已经

隐隐有不大好的感觉了,他又跑到圣博,就见大炮一个人在线,进去说了

几句也还是没人回答,心头火起,就问老板“老板,怎么回事嘛,我这里

好象出问题了”,还是没人回答这时他一回头,发现老板已经不见了,整

个房间了就剩下他一个人,静极了,没文化心里更气了,正想大喊的时候,

那个MODEM发出一阵怪声,很嘈杂,里面传出隐隐约约的惨叫, 没文化当

时浑身的汗毛就树起来了:编者按:当时他说到这里的时候, 我第一个反

应就是心理作用在做怪),没文化也没多想,起身要走,这时店中最黑的一

角传出老板的声音“嘿嘿, 押金还没用完就走啊?我这个猫怎么样啊?”

没文化一大步冲了出去,发现门已经锁死了,他一脚就把门揣开,飞奔回

家,进门一看表,发现时间还是九点四十分,到这时他才知道自己见鬼了。

第二天从家里拨号上去,碰到小辫,被告知“没文化,你怎么回事啊?昨

天上来就打大红字,我们跟你说话,你也不理,说完就走,最后那句话什

么意思嘛?”,文化好奇的问“最后那句什么话?”小辫说:“你不是说

要把我们统统吃掉吗?”…

解决方法:夜深的时候千万不要去网吧泡网哟,嘿嘿。

        第八章 傻乐之吸血迷情

傻乐平常起的很晚,一般起来的时候都是四通都很热闹,那天他刚起

床,还没来得及叠被子就把电脑打开了,看着自己刚租的cable modem,

心里一阵阵得意,“呵呵,每秒150k, 够用啦”,乐呵呵的开始拨号,

过来一分钟才接通,“1?怎么每秒才1k,7456,死洋鬼子敢骗我的钱”,

进了四通,看到财神、天下第一傻和老刀枪等人在,还有一个叫Vampire

的人,一般来说,傻乐的习惯就是遇到陌生人就要查一下底细,正准备ping

的时候, Vampire用法语说话了,“傻乐你好啊,嘿嘿,怎么又没叠被子

啊?”傻乐一看原来是熟人就回答道”呵呵,是啊,还没来得及叠呢,你

是?”,这时候ping工具出了点问题,一直没启动起来,那Vampire又说

“傻乐,怎么样啊,新租的猫好用吧?”这时傻乐心里一惊,心想这是谁

啊,我昨天才租的猫他怎么知道,这时ping工具已经启动出来了,他view

resoure准备看Vampire的IP,一看吓了一跳,那个人的Ip是111.111.111.111,

真是邪门,查查先,傻乐也没回答那人的话,就开始ping了起来,速度好

慢,也没看下去,就先在四通聊了起来,这时发现四通里只剩下他和那个

人了,别人的话刚刚还在屏幕上,可是现在都变成乱码了,只有他和那个

人的法文还能看懂,傻乐想今天大概是碰上高手了,就又回去看ping的结果,

一看吓得他整个人都跳起来,跟踪结果是I.want.ur.blood,Email地址是

[email protected],他马上就把机器关掉了,再启动的时候发现怎么

也启动不了了,只好重新装系统,到第二天一早再上来的时候,一切才重

新恢复正常,那时候我也在,我问了一句“傻乐兄,你昨天晚上怎么回事

啊,你是怎么画出那么多各种各样的骷髅来的?wingding字体里都没有的

呀?”,问完这句话后,傻乐久久没有说话…

解决方法:嘿嘿,泡网时碰到异常情况要及时关机哟。

第九章:飞刀师爷之大楼惊情

说起师爷,那也是我们四通响当当的男子汉,我做梦也没想到他会碰

到这种事…

这天是五一,本来晚上这幢大楼里会有很多值夜班的,可是由于放假,

整个大楼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师爷象往常一样,等着猪老大等人发稿子

过来,连着机器就出去上厕所。刚一出门就发现大院的门卫那里灯没亮,

心理嘟囔着说“人家放假,你也放假,谁来看门”,完事之后就提着裤子

回房间,发现房间里的灯也不亮了,黑暗中就剩下一台电脑屏幕幽幽地发

着莹光,他骂了一句“格老子地,电工也放假啦?”没办法,只能泡网了。

进了四通发现怎么也说不了话,屏幕上能显示,但字输入不进去,就给我

打了个电话,问我怎么办,我就告诉他重新启动或者换个帐号上去,可是

后来他就一直没再出现过,我也不以为然,聊了个通宵昏昏睡去,下午的

时候他又打了个电话来,说了昨天晚上的事,吓的我从床上跳了起来,事

情是这样的:

师爷重新启动了一次,你知道的,九五的界面是亮色的,所以还能起

到一点照明的作用,可是重新启动必须要经过一段黑屏的dos界面,那时

候,整个房间的漆黑一片,房间里静静的什么也听不到,师爷觉得脸上似

乎有什么凉的东西碰了一下,就把头偏开了,等到重新进入九五的时候,

发现壁纸被换了,换成了黑第红字的一副画面,红字写到,“还我命来”,

师爷当时就蒙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开始操作的时候,发现所有的theme都

被换了, 连最大化最小化,恢复的声音都被换成很恐怖的喘息声、呻吟声,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觉得是他在开玩笑,因为我要是碰到这种事早就吓

昏过去了),师爷打开netscape,发现那东西自动进入了一个网页“榕树

下”—鬼话连篇,他以为是同事跟他开玩笑,就大骂无聊,重新进了四通,

可是发现进了另外的一个聊天室(see),界面也跟四通差不多,里面也很热

闹,就进去了,还没开始说话,脸上又感到凉嗖嗖的,就借着屏幕的光回

头一看,是一张惨白象霜打过的脸,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一双干枯手放在

键盘上敲个不停,师爷还没看清楚就已经昏过去了,醒过来已经是早上六

点多了,急急忙忙跑下楼,正碰上看门的老头上来打水就把这事说了,老

头摇了摇头说“哎,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他还在啊,冤魂不散啊”,下面

的事师爷是死活不跟我说了,我想那大概又是另一个故事了吧…

全是真的故事吗???

哇 好可爱的故事
好独特 虽然有好多看不懂
都用一些术语什么的
但那些“东西”还蛮先进的
竟然会用网际网络、电脑 嘿嘿

[s:22] [s:2] [s: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