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買春要老婆賣春

老公又去買春了,她心裡清楚得很。就如以往,他永遠只願意選擇最便宜的交易,三不五時還會得個菜花的病回來,弄得無法跟她上床,只好再去買春。就像他去市場買菜時也總是撿便宜的剩菜枝葉,買肉的時候說要一斤,當肉販切下肉後他堅持要把多出來的半兩切掉,害肉販切下來的碎肉也不能賣了。她發現只要能撿到便宜,就是他人生最快活的事。

買春要拼最低價
當初她年紀到了卻沒有對象,遇到了有億萬財富的他對她說:「我本來發過誓不結婚的,可是我喜歡妳。嫁給我好嗎?」結了婚才發現這個老公是個少見的怪胎,他過去沒交過女朋友是因為覺得兩人交往很麻煩,需要時不如買春還比較簡單。他連買春也要拼個最低價,代價就是一次次得病看醫生治療,於是她決定離開這個無可救藥的老公。
離婚之後法院判決每個月她可以從老公那裡得到一筆膳養費,老公覺得每個月有機會可以看到她也算是好事一樁。他一個朋友也沒有,她反倒成了老公唯一傾訴的對象。離婚後老公常常打給她抱怨生活瑣事,出於同情和道義,她也沒覺得不妥,直到她要領取贍養費的那天,老公給出錢的那隻手遲遲不放開。
「後悔啦,不想給錢嗎?」她問。「不是。」老公搖搖頭說:「以後我給錢的時候,妳跟我上一次床,算是給我的優惠。如果妳願意,將來我們也可以談個價錢,一個月或一年幾次,或者每十次送兩次,只要有折扣或是優待,這筆生意就成交。」「我又不是在賣春。我建議你去看精神科醫生。」她站起來掉頭就走。

交易之中撿便宜
當老公又打電話來時,她說:「從現在開始妳和我說話要計費,我可以給你一些優待和折扣,因為我是在替你做心理諮商。」「可以可以。只要有優待和折扣都可以。我有錢,只要便宜就好。」老公欣然答應了她開的條件。
因為她終於了解到這個男人沒有能力發展人和人的關係,他只依賴交易行為,相信只有交易是可靠的。所以他唯一的快樂只剩下在交易中撿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