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千藉台《星光》捲6萬 百人明星夢碎

1.jpg
受害者通過林敦良(左3),披露受騙過程。

2.jpg
自稱“Juice”的男子,被指辦比賽欺騙尋夢的年輕人。

老千精心策劃“星探騙局”,訛稱與新加坡制作公司聯合發掘“明日之星”,勝出者更可到台灣《華人星光大道》PK踢館,逾百名介于8歲至28歲的男女墜入圈套,獎金獎品拿不到,抵押金也被捲走,痛失逾6萬令吉!

藝人也上當

據了解,老千策劃的歌唱及模特兒比賽,也聘請多名本地著名藝人當評審,但這些藝人最終也無法獲得酬勞,同樣成為受害者。

逾10名受害者今天現身指稱,失蹤的負責人是一名34歲的男子,對外稱自己是“Juice”、“Joel”或“Joseph”,受害者損失介于50至4000令吉不等。

該名男子自稱是一家媒體公司的經理,為新加坡一家制作公司工作。

他也聲稱,公司獲新加坡著名娛樂雜誌的馬來西亞代理權,為雜誌特地到檳城舉辦歌唱選秀比賽及雜誌封面模特兒競賽。

比賽自6月為開始,直至7月,獎品豐富,有萬元獎金、手機及電腦,還有韓國、台灣及香港等旅遊配套。

優勝者還會被安排到台灣參加“星光大道”比賽,及到外國拍攝攝影集等,吸引上百名參賽者。

比賽結束后,優勝者獎金拿不到,到外國比賽及拍照的抵押金及費用也取不回,始發現被騙。

受害者今日在馬華檳州投訴局副主任林敦良陪同下,召開記者會,披露受騙過程。

多名受害者已就此事,向警方投報。

老千功夫做到足
收抵押金安排錄音

老千欺騙手法高明,做足功夫,除了出示“星光大道”參賽表格,還安排優勝者到錄音室錄音,聲稱把錄音寄給“星光大道”評審小胖(袁惟仁)老師聽。

在歌唱比賽得第2名的葉勁群說,負責人也要優勝者選5首參賽歌曲,讓小胖老師過目。

“之后,他還會告訴我們小胖老師的回應,說哪一首歌不適合比賽,令我們相信他。”

此外,受害者也透露,對方私下對多名歌唱及模特兒比賽“落馬”的參賽者說,公司除了安排優勝者出國,也願意多安排1名“落馬”的參賽者,然后向對方收錢。

對方是以公司為了確保不浪費機票為由,要求優勝者給抵押金,他也向參賽者同行的家人收取機票錢及住宿費用。

副經理編輯欠薪

負責人捲款潛逃,副經理和編輯薪水也拿不到!

受害者除了有付費報名比賽的參賽者,也包括為老千工作、領不足每月2700令吉及2800令吉薪水的副經理賴嘉勁及編輯江曉潼。

江曉潼說,今年5月底,公司開始在廣場舉辦多場選秀比賽,報名費為50令吉;比賽接受現場報名,因此,一些路過的小孩也參加比賽。

賴嘉勁說,此次記者會是希望將此事公諸于世,讓人警惕及提防“Juice”。

她也說,曾經有過另一名叫Dylan的男子,自稱是新加坡總公司派來監督選秀進展的工作,相信也是老千同黨之一。

鄭憶華:唱片公司是受害者

(吉隆坡6日訊)在“星探騙局”中當評審的本地藝人,鐘曉玉、黃俊源、張祖誠和周佑志,唱片公司已預支評審費給旗下這4位藝人。

經紀人鄭憶華說,因此,受害者應該算是唱片公司才對。

“藝人其實已拿到酬勞,只是唱片公司目前仍被拖欠其余25%的酬勞,我們的情況不能說被騙,只能算是被拖欠費用。”

他說,比起藝人,參加比賽的年輕朋友的損失還比較多,所以只要能幫一些文件上的忙,他都會幫。

他指涉案老千並非初犯,之前也曾以另一個洋名“Joseph”在多年前,也曾辦類似的比賽。

“這個人是老手,很早期也有過這樣的事,陳世安、王翎蓓當年也是其中的受害者,但當時我們並沒立場就這事發言。”

他透露,這老千是以“Kenzor”這另一身分跟他們接洽,而且還聲稱有知名啤酒品牌合作,所以公司不疑有他。

“我們這行有時是講信任,況且遇到‘經驗老到者’真的防不勝防,啤酒品牌也是被盜用來做宣傳了,以后會小心,可能要在活動前,先確定收到酬勞匯款。”

評審費拿不到

評審費拿不到,擔任歌唱比賽評審的本地藝人,如鍾曉玉、黃俊源、張祖誠及周佑志也被騙。

江曉潼說,原本負責人預定找海外藝人吳尊及Olivia擔任評審,但后來改成找本地藝人。

她說,本地藝人前來點評比賽當天,負責人突然消失,不在比賽現場。

她后來才知道,原來負責人早前在吉隆坡辦比賽時,曾找過鍾曉玉當評審,當時一樣沒付錢。

她指出,除了欠下評審費,她和副經理賴嘉勁也被海報印刷商及贊助商等討債,不過,經解釋后,獲得對方諒解。

她說,曾向該名負責人追討薪水及費用,但他以新加坡的公司出問題為由,指薪水無法發下。

“他曾開過支票給比賽優勝者,但遭駁仄。”

老千有案底
友人名註冊公司

根據眾受害者透露,老千曾以類似手法,舉辦歌唱比賽騙錢,所以在警方處留有案底。

受害者因此相信老千才會找來朋友,把新加坡公司下的子公司,註冊在其朋友名下,掩人耳目。

他們說,老千原本聲稱該公司是註冊在新加坡人名下,后來才被發現其實註冊在本地人名下。

另外,記者根據受害者提供的公司網站查詢后,發現網站除了寫著“9Media”字眼,就沒有任何資料。

記者也嘗試撥電聯絡老千,不過無法接通;記者也聯絡其友人,但無人接電話。

林敦良:8月報案仍沒消息

林敦良指責警方不專業,受害人8月底報案,但至今沒消息。

此外,江曉潼也投訴,警方認為其“領不足薪水”一事,不屬欺詐。

“警察告訴我,那不是‘欺騙’,那是‘答應了做不到’。”

林敦良說,他會致函警察總長丹斯里依斯邁奧馬及內政部副部長拿督李志亮,要求徹查此案,給受害者一個交代。

他也希望未報案的受害者挺身而出,向警方投報。

辦比賽沒出糧
★賴嘉勁(23歲.媒體公司副經理)

我一年前打工認識Juice,他找我做副經理,我就答應協助主辦比賽,說好的薪水都沒付給我。

欠薪水被追債
★江曉潼(23歲.媒體公司編輯)

我們幫Juice做工,他卻欠我們薪水,還害我們被追債。

奪冠沒獲獎金
★蔡賢宇(18歲.歌唱比賽冠軍)

我得到冠軍,但什麼獎金也沒有,Juice說公司要帶我們去台灣比賽,我付了500令吉抵押金,才發現被騙。

付款後沒下文
★葉勁群(18歲.歌唱比賽亞軍)

我付了1700令吉住宿費給Juice,以為能去台灣比賽,我曾發短訊對方,對方只回复“還在處理中”。

游說安排赴台
★駱建一(19歲.歌唱比賽落選者)

我比賽輸了,Juice私下說,公司也要我去台灣比賽,我就付了2888令吉。

落選也可出國
★張筱萱(17歲.模特兒比賽落選者)

Juice說我雖然落選,但公司要我和優勝者一起去香港拍照,我要帶家人一起去,結果付了3720令吉。

欺騙功夫做足
★王麗虹(17歲.模特兒比賽落選者)

Juice欺騙功夫做足,還會要我們身材尺碼,要幫我們買衣,我付了3700令吉。

拿不到的“獎品”

  1. 萬元獎金
  2. 名牌手機
  3. 電腦
  4. 韓國、台灣及香港等旅遊配套
  5. 安排到台灣參加“星光大道”比賽
  6. 外國拍寫真集

(檳城7日訊)“百人明星夢碎,假星探捲6萬”案;老千公司裡的副經理賴嘉勁坦言,他后悔介紹50余名愛好歌唱的朋友參賽,令他誠信一度被質疑,甚至遭不甘受騙者,放話要報警捉他!

據了解,除了只有一人人領回款項,其他被騙500令吉至8000令吉的參賽者,皆追討不回錢,總共被捲走逾6萬令吉。

“這名受騙的男性友人,以為我與Juice串通騙錢,數次撥電追討360令吉參賽定金,他在對Juice死纏爛打后終領回錢。”

(檳城9日訊)“百人明星夢碎,假星探捲6萬”案;警方今日証實共接獲4人報案,並相信很快可逮捕嫌犯!

馬華檳公共服務及投訴局副主任林敦良今午2時30分率領其中約5、6名受騙者,會見檳州商業罪案調查組主任羅斯利助理總監與東北縣商業罪案調查組主任祖哈里約1個半小時后說,警方向4名報案者瞭解詳盡案情后,羅斯利也稱保証將盡速調查。

他指,警方將援引刑事法典第420條文下的欺騙及不誠實地引誘移交財物罪名,展開查案。

“我相信警方將會採取積極行動扣捕嫌犯,雖然截至目前,只得4 人証實向警方投報,但警方指已足夠。因有必要時,警方也可能會傳召其他人問話。”

至于為何其他受害人不報案,林敦良指他不很清楚,必須先向當事人瞭解。

馬青檳州團長陳賢德則說,這宗欺騙案受害人都是年輕人,他呼吁年輕人以后凡事先諮詢較有經驗或資深的長輩才行事。

在場者還有馬華檳法律局副主任鄭明炎。

(檳城18日訊)在“百人明星夢碎”詐騙一案中,被指是涉案媒體公司持牌人之一的“Louis”今午出來澄清,指自己也是受害人,被盜用身分註冊生意!

原名李俊輝(26歲),來自吉隆坡的Louis說,他是在上週五被警方上門尋訪后,昨日才取得商業註冊局生意註冊組的名單紀錄,發現名字被利用來註冊公司,並已成為警方急欲尋找協助查案嫌犯之一。

他今午是在母親蘇玉珍(50歲)及妹妹李淑芬(21歲)陪同下,特通過檳州馬華公共服務投訴局副主任林敦良,召開記者會澄清。

住址不一樣

他是在檳餐館工作時認識JUICE,卻不知道自己的名字被利用來註冊。

他獲悉自己是在5月間被冒名註冊,但在8月17日,名字已被撤換另一個名字。身分證號碼雖相同,住址卻不一樣。

他說,這家公司在5月註冊,他在發現其照片被放在面子書上,指他可能涉及欺騙令后,曾致電JUICE,對方指不關他的事,叫他不要插手,所以他就沒多問,也不敢聯絡其他受害者,甚至連檳州馬華打來的電話也不敢接聽。

不過,他曾到商業註冊局公司註宣組調查,當時被告知身分被利用,他不知道原來還有“生意註冊”組。其名字是在該組別中被鑑定為持牌人。

他也說,精神虐待,睡不好,更不明白為何被利用。

他也不時上網查詢資料,以致精神狀況受到影響。

他們一行人在林敦良協助下,也前往警局協助調查。

林敦良投訴 商業註冊局草率

檳馬華公共服務及投訴局副主任林敦良說,他會向副內政部長拿督李志亮反映商業註冊局的草率。

他說,會帶李俊輝前往東北縣警局會見查案官,因事件已交警方處理,他不便透露什么。但只憑簡單的身分資料,是否就能註冊一間公司,他會向李志亮反映。

他指日前向檳州總警長反映受害者與家屬不滿警方查案進度時,總警長曾表達謝意,並承諾會與投訴局配合,后過他沒再接獲任何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