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最聰明 原因在於遇事喜歡反復思考多方琢磨

在多子女家庭中,老大是否比弟妹聰明?多年來,科學界對此一直有爭議。美國的兩份科學期刊《科學》和《智力》于6月22日同時刊出兩篇論文,結論是:老大的平均智商(IQ)比弟妹高。這引起了我的興趣,在三兄弟中居長,我是老大,很想弄清楚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論文的第一作者是挪威奧斯陸大學醫學博士克利斯坦森 (Petter Kristensen),他和合作者一起,對1967-1976年間誕生的241310名18歲到19歲男性進行調查研究,結果是:老大的平均智商 103.2,比老二的100.3高出2.9,比老三的99.0高出4.2。凱瑞(Benedict Carey)對此作了專題報道,刊登在6月22日《紐約時報》頭版頭條,題為《研究發現老大具有高智商》。

以100點為基準的智商,3點差別似乎算不了什麼。但專家說,對某些人這可能是轉捩點,智商高3點可能意味著考試成績從B+提升到A-,這種效應積累起來會造成更大的差別,例如能否被名校錄取等等。

這兩篇論文引起了較大的關注,加州州立大學伯克利分校心理學家蘇洛威(Frank Sulloway)說:“我認為這兩篇論文是七十年來此領域最重要的成果,是美夢成真!”但也有不同意見,美國俄克拉荷馬大學心理學家羅久斯 (Joseph Rodgers)在電子郵件中說:“過去曾有數百篇關於誕生次序效應的研究報告,都是不合理的。這次《科學》論文中的模式是否真實,我不能肯定,還需要更多地了解所使用的研究方法。”

克利斯坦森等人的研究對象二十四萬多人全為男性,但專家認為其結論對女性也同樣適用。理由是:就誕生次序效應而言,男女之間不存在差別。

論文作者還研究分析了兩種情形:三兄弟中老大早夭,老二的平均智商是103;三兄弟中老大老二都早夭,老三的平均智商略高於103。由此可見,這種誕生次序效應並非由於先天的生理差別,而是另有原因。

社會學家提出了幾種可能的解釋。一種說法認為:老大在幼兒期得到父母親更多的照顧,使之在語言詞彙和思維能力方面比弟妹佔優勢。但這種說法無法解釋另一種現象:對12歲以下兒童進行的智商測驗發現,弟妹的平均智商反而比老大高。老大的智商是在12歲以後才變得比弟妹高。

另一種說法認為:老大在教導弟妹過程中,收集組合知識以獲得智慧。質而言之,教師比學生獲益更多。

還有一種說法認為:有些研究發現老大比較守紀律、負責任、有成就;而弟妹往往會發展出不同的能力以求突出自己,例如社會交往、唱歌及表演藝術等。蘇洛威說:“他們試圖從環境中取得最大利益,而不是和老大在同一方面直接競爭。他們發展多方面的興趣,而這些在智商測驗中未計及。”這種說法似乎能解釋一些現象:弟妹比老大更願意冒風險,他們偏愛較危險的體育活動,喜歡探幽覽勝……總之,他們比較傾向於非常規發展。

凱瑞在文中舉例指出:有些極富挑戰性的重要科學家,幼年時是在老大陰影下成長的。創立進化論的達爾文,是六兄弟姐妹中的老五;提出“日心說”的波蘭著名天文學家哥白尼,是家中最小的老四;以“我思故我在”名言著稱於世的著名數學家兼哲學家笛卡爾,是家中最小的老三。另一方面,在獲得諾貝爾獎的科學家中老大居多,但他們的科學成就繼承前人傳統的較多,革命性的較少。蘇洛威說:“這就是每幾年幾十年出現一次的創意和幾個世紀才出現一次的創意之區別,是一般創意和非凡創意之區別。”當然,舉例不等於證明,獲得諾貝爾科學獎也不是衡量聰明的惟一標準。其實,智商也只是以某種標準衡量聰明的一個數量指標,人類之聰明才智是多方面的,實際工作對智力的要求多種多樣,如拘泥于智商單一指標難免失之偏頗。所以智商低者千萬不要自暴自棄,別忘了愛因斯坦幼年時曾被學校老師認為笨得不可救藥。智商高者不一定在各方面都聰明,所以我在本文題目後加了個問號。

老大是家中的第一個小孩,從牙牙學語時起,遇事多半靠自己思考琢磨。弟妹們有老大在前,可以見樣學樣,少了許多思考琢磨的機會。我認為這也是老大平均智商高的一種可能的解釋。

我從來沒有經歷過智商測驗,但頗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智商不高。原因是我素無捷才,遇事喜歡反復思考多方琢磨,在限時回答大量問題的測驗中,註定不會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