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陪出國 照樣尋花問柳 無性夫妻甘苦談

因為我天性對「性愛」那檔子事沒有什麼特殊感覺,也從未體會過如限制級影片中那銷魂、欲仙欲死的感受,「性」對我而言,不過就是夫妻間不得不為的例行公事。每每與外子做愛做的事時,總會引起我的疼痛感與下腹的不適,以致於我對這所謂的「魚水之歡」總是抱著能免就免、能避就避的心態,所以心裡面總覺得對老公感到有些愧疚感。
前幾年事業暫告一段落,於是用攢下來的錢,在一年內,計劃了好幾次的出國旅遊,犒賞一下自己。

信誓旦旦只做半套
第一次去泰國五日遊,當天才一到泰國,外子即與同行友人熱烈的討論著遠近馳名的泰國浴的美妙與刺激,說著說著,男性團員們都興高采烈的拉著領隊,計劃親自去領受一下,無非就是想要趁著在國外的機會嘗鮮偷腥。外子信誓旦旦的對我說他只做半套,不會全套進行,我雖心中百般不悅,卻也不好發作,畢竟我的確是無法在性上面滿足他,只能隱忍在心,獨自待在陰冷的飯店等他返回。
還好這次我們這團的成員大多都是成雙成對的夫妻或是情侶檔,其中有幾人的太座聽聞此事後,嚴厲禁止且大發雷霆,才終止了這次自行新增的「泰國浴行程」,我也鬆了一口氣,心中暗自感謝那些太座們。
過了幾個月,我倆安排去以奇山美景著稱的桂林遊玩,到了第二天他開始認真的在下榻的飯店裡找尋能「紓解身心」的場所。我發現幾乎每家飯店裡都有附設「桑拿」等等的奇怪名詞,我們都弄不懂這「桑拿」的真正意思,詢問後得知就是按摩、洗澡,不過當然大多數去的客人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另外附加的「服務」。

屢想解救大陸同胞
當晚他先行在房間浴室內大略梳洗一番後,輕輕交代一句,就單槍匹馬的去報到了,畢竟在大陸,語言能通,他的膽子也愈發壯大,我身處異地,又不想壞了旅遊的興致,也只好按捺心中不滿,獨自就寢等待他喜孜孜的回房。不過兩天,他又想去「解救大陸同胞」,這次我用較堅決的態度表示我的立場,他只有悻悻然的作罷。
再一次的大陸旅遊,他又故技重施,我才發現只要是出國旅遊,他就勢必要去尋花問柳一番,這似乎已經成了一種不成文的固定模式,他也當成我倆的默契。
自此之後,我對出國旅遊一事開始反感,我認為他主要是為了旅遊之外所附加的那一項致命的吸引力,而不是純粹想旅行。以後凡是外子提議要出國旅遊,我就知道他一定又想要去尋幽訪谷,我也只好打退堂鼓,寧願不出國,待在台灣也就罷了。
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