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了還有得脫

東京已經攝氏10度左右了,我是很愛冷天的人,但這次冬天還沒真的發冷時,我就感冒了,變得有點怕冷,也多穿了幾件衣服,月子說:「妳看妳穿的簡直像是竹筍般,脫了還有得脫!男人要跟妳上床,單單看了都嫌麻煩呢!」

嚴冬照穿迷你裙
是呀!以前我喜歡冷天,除了凜冽乾爽的感覺很舒服外,也因為我比普通從台灣這樣亞熱帶國度來的人而言,算是不怕冷的,外套裡面,就穿件短袖薄毛衣加上短裙,遇到有人問我說:「妳不怕冷?」就會充滿優越感。
尤其冬天在室內,露出還沒變成虎臂的手臂,得意洋洋,但曾幾何時,不但手臂不再纖細,而且只要傷風一次,流點鼻水,便會很懦弱地進入全面防寒態勢,穿了衛生衣、長袖套頭毛衣、外套、披肩、褲襪加長褲,只差沒穿老人家才穿的衛生褲了。
日本人一般穿得單薄,嚴冬穿迷你裙而不穿褲襪的女孩很多,許多年輕女人一進室內,直嚷:「好熱!好熱!」使出必殺絕技,脫下針織套裝上衣,只穿裡面無袖的一件,露出誘人的白皙肩臂,吸收在場所有男人視線;許多日本女人出門一直找不到衣服穿,不是為了找能穿的衣服,而是為了找能脫、好脫的衣服,是只有一件又不費事的,穿了好幾層像防護服般去約會,等於暗示今天沒有脫衣打算!

剝掉薄皮見白肉
大抵這種針織套裝的外套都是為了脫而穿的,頂多披在肩上,而不把手臂套進去。我以前也曾為這種荔枝級女人,剝掉薄皮就見白肉,而且真的一點也不覺得冷;但現在則變成筍級女人,月子說:「妳至少要回歸成香蕉級女人才行,外套厚點沒關係,裡面不要穿那麼多件,脫了一層還有一層,宛如守寒窯的老太婆!」
我從小不喜歡穿厚重的衣服,有次好不容易當花童,但我母親卻強迫我穿上厚厚的毛線褲,儘管一捲再捲,還是露出一大段來,敗壞白紗裙的輕盈曼妙,至今懷恨在心;我原本自認已經適應日本氣候而可以穿得稀薄,但由奢入儉難,一旦暖和的衣服穿上身就很難脫下來了;而且妄想冬天穿無袖衣,除了要先根治感冒外,還得讓臂膀消瘦回去,課題一個比一個難。

谢谢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