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主管欺菜鳥 擒抱噴口水

跨年夜,赴北市府前聽演唱會,我們太晚抵達,現場萬頭鑽動,舞台上的歌星看不清楚,只好無視周遭白眼,低頭手拉手往前衝!
「討厭!」麻吉小萱大叫,生氣的指著一個快速消失在人群中的黑衣男,那個阿伯剛才趁亂撞她,他的右肩上臂硬擠過來,小萱厚厚大衣下的乳房感覺被壓了過去,他的手還快速略過她的手。
一切發生得太快了,想討公道也來不及!而小萱的遭遇,也讓我憶起在上個公司被性騷擾的事。

難忍「快閃鹹豬手」
我那時的主管正是個「無影快閃鹹豬手」!剛開始,對於他的專業與和善,我十分欣賞,而在他適時的提點下,讓我這個菜鳥很快地就進入狀況,我們互動融洽,不像上司和下屬,反而像好同事。
一次,他向我借筆,當我把筆遞出去時,他的大手整個擒住我的小手,然後迅速把筆抽走。等我會過意,他的手溫還留在我的手上,但他的人早已離開我的視線,而他的豬哥行徑,卻如幾秒前消失在空氣中的那聲謝謝一樣,似乎曾經存在,但又無從證明。
這不是我多心。曾經,我專心打電腦,他緊挨著我坐下,他的手無預警的抓住我握滑鼠的手,表面上是指導,但他的鼻息口水噴到我臉上,讓我很不舒服。更過分的是,他會趁周遭沒人時,突然從後面擒抱住正在辦公的我,表面上向我問候,但卻自問自答後快閃離去。
每次,我都是在驚訝中回神,氣到全身發抖!對於他一而再的孬種行為,我後來真是無法忍受了,大膽越級上報,所幸主任被調到外地去,才還我後來的一段太平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