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里望 Menglembu 花生不見以後

提起花生,每個人腦海立刻閃現的,必都是怡保萬里望花生。

萬里望花生遠近馳名,不少品牌的花生打著“萬里望花生”名堂銷售到國內各角落之餘,也打進了國際市場,如新加坡、香港、台灣及中國人等,甚至將萬里望花生當作零食,千里迢迢帶花生回國。今天,對大家而言,萬里望除了是一個地方,也已經是花生的另一個代名詞了。

可是,不說你不知,萬里望以前的確盛產花生,但隨著人口結構及產業型態轉變,萬里望早在70年代便停產花生,如今在市場售賣的萬里望花生,其實都是在萬里望以外的地方生產及加工,因為今天的萬里望,連一座花生廠都找不到。

萬里望(Menglembu)坐落於霹靂州怡保市西南方,務邊以北,原名為甘榜支那(Kampung Cina)。她是早期英國殖民政府從日軍手中重新接過馬來亞政權後,為了避免共產黨率領人民反對政府而成立的移殖區(Regrouping Area)之一,當時附近一帶的居民都被集合到萬里望,形成了今天以華裔為主的村鎮。

萬里望的主要人口為華人,其次是錫克人;華人以種植蔬菜、黃梨維生,錫克人則靠養牛餬口,因此當年的萬里望街道和住家,四處可見牛群遊蕩的蹤影,而華人向來慣稱錫克人為“孟加里”,叫著叫著,就叫出了Menglembu,這個馬來文字即是 “Mangali”(孟加里)和“Lembu”(牛)的混合體。

城鎮成形之初,萬里望只有區區的3條主要街道而已,包括碧街、戲院街及大街,含蓋了約五六十間的店舖,但由於商業活動不發達,娛樂事業便也泛人問津,萬里望居民閒暇的唯一娛樂,也就只有前往大街的中華慈善劇社觀賞大戲。這個劇社,可是伴隨著萬里望居民走過數十年的風雨歲月。

年輕人口外流

這是今天萬里望的真實面貌,平淡、恬靜、淒清。就像霹靂許多偏遠小城鎮的發展歷程一樣,萬里望也難逃都市化浪潮吞侵、年輕人口外流的命運,由熱鬧走向寂靜。放眼望去今天萬里望的單調街道,很難想像她昔日的盛景,據說,50 年代時這裡興建了南洋戲院,曾掀起小鎮的熱鬧,惟戲院於80年代抵不住新興娛樂的擠壓而結束了營業,建築物依然昂然豎立,外表斑駁內里卻熱鬧滾滾,原來已變成了茶室,新一代居民每天來往吃喝,卻鮮少人知道,這裡曾經是一家紅極一時的戲院。

最為怡保人熟悉的,莫過於萬里望戲院街後半部的“為食街”,超過十多個小食攤位從七八十年代開設至今,大部分已是第二及第三代人接手,帶著祖傳的烹調秘方,繼續在這條老街把美食發揚光大,當中盛名遠播的就計有雲吞麵、豬頭皮、炒麵、糖水、河嘻與炸雞等等。

隨著時代的變遷,萬里望從當初清一色的鋅板屋,已逐漸翻新重建為磚屋,花園住宅區圍繞著城鎮周邊而建,由初時的萬里望花園、嘉美園、香港園及永安園,開發到升旗山花園區及萬里望新市鎮。今天的萬里望,再不只是當年的3條街了。

萬里望花生鼻祖 70年代停產

談起李楨記,年老的萬里望居民都會說:“就是他發明了萬里望花生。”

土生土長的居民彭信興(55歲)指出,第一個推出萬里望花生的人,就是霹靂聞人李楨記。“李楨記於五六十年代以鹽水浸泡花生再曬乾、烘烤,製成了香脆可口的花生。”

彭信興說,他們過去把種植的花生當作煮菜或煲湯的材料,也將花生蒸熟當作零食,卻很少會費時、又費工夫地烹煮花生。

他說,早期居民只是在升旗山山腳種植花生,數量不多,李楨記設廠當時,都是從和豐收購花生,在位於萬里望的工廠烘焙。

李楨記的萬里望花生於70年代停產,花生廠的原址也先後變成了茶室及家具店,目前則已丟空廢置,無人問津。

年輕人沒興趣 劇社停辦

位於碧街的中華慈善劇社於1932年成立,原是設立在大街,租用一間店屋的空地搭起鐵棚唱戲。

成立約3年後,在萬里望居民的支持下,劇社在現址搭建起兩層樓的會所,提供會員互相交流及娛樂的場地。

劇社財政薛明華(53歲)指出,劇社初期主要是接待抵步的海外華裔,並負責安排外胞在本地住所及工作。為了聯系本地及海外華裔的感情,劇社委員會舉辦了不少活動,包括各類大戲表演,讓居民一解閒暇寂聊。

他說,劇社初期共有百多名會員,這些會員都是對大戲有興趣的人士,可惜,現今的會員對於大戲的熱忱逐漸減退,甚至不感興趣,所以,劇社於80年代就停止了大戲演出,只是舉辦歌唱活動,或是參與慈善籌款活動。

“前輩留下的大戲服飾及道具都已經送出去了。會員忙著工作,也沒有太多的時間留在劇社練戲,年輕的一輩更對唱大戲不感興趣。”

海南包 百吃不厭

萬里望唯一一間由海南人經營、專賣包子的財安園茶室,如今已經交由第四代掌門人接手。

當地居民聲稱,包子的水准保持不變,除了萬里望居民捧場,也有很多外地顧客慕名而來,單是外地人,就佔了顧客群的70%。

財安園茶室第三代掌門人李居秋(73歲)指出,包店於1937年由從海南島移居大馬的爺爺創設,海南包店是萬里望唯一一間包店,雖然當時只是售賣4種包,分別是叉燒包、加央包、生肉包、大包,顧客卻是百吃不厭,每天可以售出五六百粒包子。

他說,他於1980年從父親手中接過生意後,便增加了紅豆沙包、蓮蓉包、菜包及雞肉叉燒包多種口味,而生意額也增加了約30%。當時每個包只賣五六十仙,現在已經漲價至1令吉30仙。

除了包子,店中還有一種“鎮店之寶”,即是加央糯米飯。加央是經過十多小時燉製而成,火喉夠,味道濃。兩年前李居秋還未退休時,他還是以人手烹煮加央,如今已經改由機器代勞了。

李居秋說,他在兩年前將生意交給兒子李家興(31歲)及李秀蓉(37歲),而兒女接過生意後,開始創製特別的機器製造包皮,惟水准仍保持不變。

他說,海南包與香港點心式的包子不一樣的地方是使用了不同種類的發粉,海南包皮帶有嚼勁,不黏牙。他堅持每天現賣現做,確保顧客吃到新鮮的包子,平均每天售出逾千粒包。
1.jpg
2.jpg
3.jpg
4.jpg
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