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擄原來是騙話 陳可怡找到了 錄口供坦承到怡保玩

1.jpg
華都牙也警局局長巴哈魯丁(右)在警局外,安慰終于講真話的陳可怡(中),左為鄧國芬。

聲稱失蹤期間被囚禁、喂K仔和被逼飲啤酒的陳可怡(16歲)昨天返家后,今日到警局錄口供時,竟推翻之前的說詞,指本身在失蹤期間是和朋友到怡保遊玩。

她指稱參加朋友的生日派對后,因擔心受父母責罵,而自導自演被擄失蹤記。

基于程序需要,陳可怡今日在母親鄧國芬、馬華霹靂州公共服務和投訴局主任拿督李官仁和委員盧嘉演陪同下,到華都牙也警局錄口供及銷案。
鄧國芬在本月19日到華都牙也警局報案,指女兒于本月18日下午6時外出后,不見蹤影,之后向李官仁求助,並通過報章及面子書懸賞1000令吉尋人。

失蹤8天的陳可怡于昨早7時許,現身華都牙也務邊路的馬來小食中心,被其中一名好心的小販發現。

可怡被找回時,謊稱是被4名蒙面男子擄走,囚禁在一魚塘高腳屋內,屋內尚有6至7名年約11歲至12歲的巫裔少女,期間,僅獲啤酒和K仔(克他命),並無食物供應。

不過,可怡今日到警局銷案及錄口供時,指稱是和朋友到怡保參加朋友的生日派對,過后擔心被家人責怪,不敢回家,由始至終沒被人擄拐。

華都牙也警區主任安努亞沙哈倫助理總監今午受詢時說,該名少女之前指稱遭擄拐,是擔心遭家人責罵才編出的謊言。

李官仁:警查被擄說詞

李官仁說,少女日前向媒體發表的說詞是否屬實,有待警方調查,不過,他促請市民提高警惕,防範罪案。

他說,該少女被發現時,神智不清醒,還不時在笑,根本不清楚自己在說什么。

他說,警方非常注重陳姓少女的失蹤案,為了尋找陳氏,他甚至和警方在數天前到區內的空屋子搜尋至隔日清晨才收隊。

李官仁除了陪同少女到警局報案,也親自將1000令吉的尋人賞金,交給發現陳可怡的熟食小販莫哈末納斯。

母親:循循善誘不責罵

“我們知道她說謊了,但並不責怪可怡,不過會利用循循善誘的方式,讓她學好。”

陳可怡的母親鄧國芬接受電訪時說,可怡在回家后並沒與家人聊天,只是靜靜的待在家里。

“只要她平安在家,就讓她自己靜一靜。這時候若對她採取嚴厲的苛責,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糕。”

鄧氏透露,可怡曾訴說不喜歡念書,希望外出工作,唯她還未達合法的工作年齡,便拒絕了其要求,但有意讓可怡學一門手藝。

“只是,可怡目前不愿跟我們講話溝通,但會讓可怡接受輔導。”

引起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反应。。。



3.jpg
4.jpg

(怡保26日訊)失蹤8天后,今天終被尋獲的輟學少女陳可怡聲稱,失蹤期間,是遭人囚禁在魚塘高腳屋,期間僅配以啤酒和K仔服食,並無食物供應。

她揭露,當時,高腳屋內尚有六至七名與她同病相憐的巫裔少女,她們是今晨趁監視的男子離開后,合力用磚頭敲爛鎖頭,逃出生天。

陳可怡今日是在華都牙也務邊路飲食中心被尋獲,她較后在馬華霹州公共服務及投訴局主任拿督李官仁陪同下,召開記者會上,對失蹤的經歷,侃侃而談。

她敘述失蹤和囚禁經過時,不時露出笑容。

她說,本月18日下午6時,她步行外出購買晚餐時,突遭4名臉戴卡通面具的印裔男子擄上客貨車,當時,車內尚有3人,過后便不醒人事。

“醒來時,已被囚禁在偏僻的魚塘高腳屋,屋內還有六至七名年約11至12歲的巫裔少女,只有我一人是華裔。”

她說,囚禁期間,男子沒給她們食物及水,只是給她們喝啤酒及吃K仔(克他命),她們趁有關男子不留意,將啤酒倒掉及把K仔擲出窗外。

敲破鎖頭分開逃

“捉她的印裔男子皆戴上小孩卡通面具,指稱要將她們賣到其他地方,連續一星期,僅給她們喝啤酒及吃K仔,但沒有意圖非禮或性侵。”

她說,在這期間,只是呆坐在屋內不吃不喝及也沒睡覺,由于沒有與巫裔少女聊天,所以,不清楚她們的背景。

她說,這4名男子晚上沒有在該處留宿,但不時會前來逗留一至二小時,她們是今晨3時趁男子離開,用磚塊敲破鎖頭分頭逃走,由于天色昏暗,不知被囚禁的地點。

詢及為何逃脫但又不回家時,她說,她是擔心離家一星期沒回家,母親會打罵她。

提防路過客貨車免被擄

馬華霹州公共服務及投訴局主任拿督李官仁希望父母,清晨陪同孩子等候校車,外出時也要有家人或朋友相伴,同時提防途經的客貨車,以免類似事件重演。

他根據陳可怡的說詞,除了她,還有數名巫裔少女被擄走,這是十分嚴重的社會治安問題,呼吁民眾提高警愓。

“早前為尋找可怡,已複印2000張尋人啟示,目前已派出1700張。”

他指出,該局會發出1000令吉賞金,給協助尋回可怡的飲食檔巫裔老板。

李官仁說,下週一早上11時,他會陪同陳氏母女前往華都牙也警局,就可怡失蹤一案銷案,也會針對可怡被擄走一事報案。

獲悉母親到來圖逃走

在飲食攤位前尋獲失蹤少女陳可怡的莫哈末納斯指出,少女當時要求他和妻子載往怡保,卻無法明確說出地點。

他說,過后看了朋友遞來的一張尋找少女啟事的傳單,再對照后,確定該名少女是失蹤者,馬上撥電給李官仁。

他說,可怡獲悉母親等人到來時,曾試圖逃走,但在其妻子勸服才留下,並安撫當時有頭暈症的可怡,到攤位內的休息室休息。

“發現可怡是週日早上7時許,當時,她單獨一人沒穿鞋子,神情憔悴地在其攤位前徘徊。”

“直至一名運送液化天然氣氣桶的印裔朋友談起此事,對方指最近接獲一張華裔少女失蹤啟事傳單,對照之下,發現正是傳單上之人。”

詢及可獲1000令吉尋人賞金時,他說,有無賞金並不重要,最重要是可幫到人,他得到賞金后,會分些給該名印裔朋友。

母終於放心了

少女母親鄧國芬在女兒失蹤后,因擔心女兒的安危,夜夜失眠,如今,女兒重回身邊,終放下心頭大石。

水果小販鄧國芬(52歲)指出,女兒指被擄走后,手機便被搶走,以致電話一直無法撥通。

她說,女兒雖然性格叛逆及經常頂嘴,但不曾離家出走。

她認為,女兒逃出魔掌后不願返家,可能是擔心離家一星期被打,因她曾打過這名逃學的女兒。

她說,她也因擔心女兒逃學與壞人在一起,而在今年3月替女兒辦理停學手續,要女兒留在家裡。

此外,華都牙也警區副主任魯丁警監指出,警方至今沒有接獲少女被擄走的投報,更沒接獲如該名少女所說的,有六至七名被囚禁高腳屋,等待販賣的巫裔少女事件。

新聞背景
懸賞1000尋輟學少女

華都牙也一名16歲少女陳可怡,是在8月18日下午6時,到附近的飲食中心買雞飯后失蹤,令母親及姐姐擔心不已。

母親鄧國芬(52歲)2天后,向李官仁尋求援助,隨后召開記者會,但少女仍音訊全無。

李官仁在8月24日再次召開記者會,並複印2000張懸賞1000令吉尋找失蹤少女傳單,派發給市民。

1.jpg
失蹤少女陳可怡。


李官仁(右2)吁請知可怡下落的人士聯絡他。左1和2:陳可麗和鄧國芬;右:馬華華都牙也支會主席黃桂揚。

(霹靂‧華都牙也20日訊)華都牙也一名16歲的輟學少女,前天出外買飯卻失蹤沒回,令母親和姐姐感到擔心。

失蹤少女陳可怡,家住班達阿戈路一間迷你市場樓上。

她是於上週六(18日)傍晚6時,向母親要錢到100公尺外一飲食中心買雞飯後,就沒有回家。

可怡身高約160公分、短髮、髮腳卷曲、身形稍瘦,出門時穿黑色T衫和褐色短褲,腳上穿一雙白色拖鞋,沒帶錢包和大馬卡。

曾逃學一週

可怡的母親鄧國芬(52歲)在國陣端洛州選區協調員兼馬華霹州投訴局主任拿督李官仁陪同下向記者說,可怡喜歡和異族朋友交往,還曾試過逃學一星期,令她感到擔憂,而於今年3月申請讓可怡停學留在家裡。

可怡曾在華都牙也育群華小和育群中學接受教育,輟學時為育群中學的中三學生。她也曾在巴生親戚家寄住,在該處中學讀了幾個月預備班後,轉校到育群中學。

她說,可怡白天會留在家裡,下午3時30分才下樓到飯店前走廊幫她賣水果。

她表示,她很少給可怡零用錢,可怡沒有出門也沒有朋友到訪,平時喜歡用手機傳短訊,並設定了開機密碼,她不確定可怡的手機是否可上網。她已在昨日下午報警。

李官仁吁請公眾協助尋找可怡,若知她下落,可聯絡他的手機:012-5151178。

失踪少女陈可怡寻获

牙也失踪少女陈可怡被找到了,使牵挂得寝食不安的母亲邓国芬及姐姐陈可丽终于放下心头大石。
16岁的陈可怡在18日下午6时失踪,今早被发现出现在牙也近打河畔的一间马来茶档。
发现她的档主莫哈默说,“在今早7时他准备开档时,一名少女趋前请求他载她回怡保,但他表示忙着,待妻子到来才打算。
后来一名载煤气桶来到印度商人看到该少女,怀疑是车上的传单失踪少女,于是对我戏言寻获少女有1千令吉奖金。
我先打999电话,再打传单上电话,警察没有出现,拿督李官仁却来了!”
协助登报寻找陈可怡的李官仁及最先到场,马华九洞南区支会主席江鸿森以及其家人及亲戚多人也陆续到来。
可怡起先在茶档把头伏在档子内部桌子上休息,后来可丽到来劝导她,她才抬起头与可丽(18岁)说话。可怡当时神情有点慌乱,接着在一群人的追问下讲述事发经过。
她声称在一五金店前面的十字路口被一名印裔枪匪掳上货车,车上另有3名印裔党匪,被载到一间荒芜的高脚屋,附近有一池塘,她与5、6名十一二岁的马来女童被关在一起,7天来只被逼喝酒,没提供饮食,也没洗澡。
她说,在昨晚与被囚禁者在凌晨3时左右先后偷跑出来,早上到了这马来档。
她说话神情很快恢复镇定,既没有8日未进食的瘦弱模样,7天没洗澡及未换衣服,身体也未发出臭味,因此她的话有待证实。
李官仁已表示会带少女去医院接受身体检验,并重新报案以调查可怡是否被掳走。他说,如果真如可怡所说,还有其他马来少女被掳走,此案件就非常严重。
可怡喜欢与异族男性交往,也有旷课记录,母亲决定让她退学以便留在家看管。她平时都大多留在家看电视及玩手机,在下午时间接替母亲在楼下茶餐室前走廊卖切片水果。
图:可怡(中坐)在李官仁(右)及邓国芬(左)的陪同下向记者讲述事发经过。后面左起是马华华都牙也支会主席黄桂扬、可怡姑丈黄志球、江鸿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