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騙澳洲當黑工 1小時14澳元變1天144令吉

前室內設計師投訴前上司欺騙其丈夫到澳洲當黑工,一小時14澳元工資變一天144令吉,更和中國黑工共擠宿舍,還被中國黑工驅逐出宿舍。

駱友婷(33歲)今日向《中國報》投訴,其前上司代親人任職的一家東馬中介公司找黑工,誘騙其丈夫到澳洲一家斬雞廠工作,謊稱一小時可賺14澳幣(約44令吉80仙)。

前上司也要他們繳付8500令吉費用,並答應助申請工作准證。但付款后卻被告知申請的是難民證。

“丈夫在9月4日抵達澳洲紐卡斯爾時,沒人來接機,也發現對方沒替他申請任何准證,工作后才知道一天薪金只有144令吉(中介公司扣除10%),也沒有加班。”

工作證變難民証

她和丈夫曾質疑如何申請難民証,但前上司與其兄長(中介公司代理人)的妻子一直說沒問題。

駱氏說,丈夫乘火車到安排的宿舍后,和中國黑工同住,只在斬雞廠工作一天,就被不滿他搶飯碗的中國籍黑工趕出來。

“所幸我的前同事有幫忙,目前丈夫暫在阿德雷德一家華人餐廳非法打工,但身無分文,若要回國,也須先賺錢買機票,或申請留學以申請居留證,他有考慮存夠錢后申請學廚課程,以便申請居留證。”

駱友婷勸告公眾勿聽信安排‘跳飛機’的中介公司或代理的甜言蜜語,以為可到外國賺快錢。

她表明會與家人將保留追究權利,或會對這事件採取進一步行動。

自丈夫出國后,她帶了6個月大兒子從吉隆坡回返檳城老家。她之前在吉隆坡生活4年。

前室內設計師投訴前上司欺騙其丈夫到澳洲當黑工一事,至今沒有進展,事主今日通過檳州馬華投訴局,要求前上司及對方兄嫂,出面解決其丈夫被騙至澳洲當黑工的事件。

駱友婷(33歲)今日在投訴局副主任林敦良陪同下,控訴前上司嫂嫂,指后者早前因承諾可為丈夫申請到澳洲合法工作,所以繳付8500令吉仲介費給對方,唯目前丈夫在澳洲,卻沒有工作准證。

駱女士與丈夫育有一名7個月大女兒。她說,丈夫在9月4日抵達澳洲紐卡斯爾時,發現對方沒申請任何准證,只交代當地工作的中國人帶他到一家斬雞廠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