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1855年開埠 新山發現清咸豐墓碑

“清咸豐伍年”墓碑,在新山努沙再也柔佛州新行政中心附近的甘榜雙溪馬來由河被發現,這是在新山地區迄今被發現的年代最早的文物,非常具有歷史價值。

清朝咸豐伍年,即公元1855年,正是新山開埠的同一年。

目前,在新山各地的義山,即使是已超過百年歷史的綿裕亭義山,仍保留完好的墓碑全部都是“清同治”,或“清光緒”年間,“清咸豐”的絕無僅有。

這塊墓碑連同其他11塊墓碑,座落在密林深處,與經已開闢現可通行的公路有一段距離,與隨行的劉隆昌坐在發展商高層人員特備的車上,經過近15分鐘的顛跛路程後,始到目的地。

這12塊墓碑一字行排開,高低不一。中間5塊墓碑體積較大,左右兩邊則較小。左邊一塊是後土。

字跡模糊難以辨認

由於年代久遠,大部份墓碑的的字跡經已模糊,難以完整辯認。

根據華人的葬俗,絕對不會出現諸如此類的墓群,唯一可以解釋的理由是,這是後來另有他人如此特別豎立的。

此處早期曾是膠園,依據推測,人們最初在動土墾植樹膠時,發現到處都有墳墓,為了方便樹膠的種植,於是就把墳墓剷平,而有心人就這些保留下來的墓碑立在一處,以示對先人的敬重,這就形成眼前所見的景觀。

證明154年前華人已在一帶發展

在這12塊墓碑中,左邊體積較大的那塊墓碑,細心觀察,碑中的文字約可辨認如下:

咸豐伍年
清仁盛巫許公墓
6月平溪鄉

這段文字,告訴了我們,墓中人姓巫許,名仁盛,平溪鄉人,他在清朝咸豐年間去世。

這塊墓碑再一次,而且是更有力地證明了,在距今154年前,華人已來到這塊土地了。

吻合歷史學家1854年報導

之前,在本區的箔港洪仙大帝廟,也發現有一塊匾額,書上“明德進香”,立於清咸豐辛酉年,即公元1861年。

華人在清咸豐年間,就出現在這一帶,也吻合了著名的英籍柔佛歷史學家卡爾特羅基(Carl A.Trocki),在其所著《天猛公時代華人對柔佛的開發》一文,引述《新加坡自由西報》於1845年6月第一次所作的報導。

此報導描述當時種植人在這一帶發展種植業的情況。此報說:“當時柔佛有某四條河流的地帶,開始發展種植業,種植園共有62個,計士姑來河20個,巫來由河(SG.Malayu)12個,登加河(Danga)15個,地不勞3個,種植人總數估計有500之眾。”

這些種植人都是華人,前來種植甘蜜與胡椒,他們都有領取天猛公發給港契。

柔佛第一次港契就是在1844年發出的,它是發給士姑來河(Sungai Skudai)的開港人,第二張於1844年10月22日發給甲必丹陳開順。
1.jpg
2.jpg
3.jpg

俗語有雲:-

真的是咸豐年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