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幫人家打屁股啦

在現實中嚴禁體罰,擔心造成未成年孩子身心陰影,「人人談罰色變」。但換到成人族群,體罰的行情可是上漲,「人人談罰變色(變得色情一點)」。尤其打屁股,某些成人不僅興致勃勃期待,甚至到了「不被打不爽」地步。
SM領域中,有個赫赫響亮的名字「spank」,就是打屁股(以空手或拿著道具),很少人玩SM不來兩、三下打屁股助興。16世紀時有一種說法,婦女只要不孕,杖打幾下屁股「通通晦氣」,就可以順產喜獲麟兒了。法國人把這風氣發揚光大,只要有犯錯的女郎在公共廣場執行杖臀,法國貴族就會安排妻小觀看,「以儆效尤」?

夫妻鞭臀感情更好
1936年,陶樂西.史賓塞撰寫《史賓塞鞭臀計畫》,提倡家庭和諧,夫妻間應執行「互相鞭策」條款,任一方有過失時,對方就有權懲罰。她的懲罰計劃是為人夫者犯錯(如酒醉駕車),妻子可以抽他鞭子;為人婦者犯錯,丈夫可以打她屁股。
50年代末,紐約電話簿上仍有許多販賣鞭子與木板的廣告,例如有句廣告詞很打動人心:「打屁股與其說是生氣,不如說是出於愛意!」
很多大人對打屁股癖好感覺新鮮,甚至性感,但自己討打—這實在有違人類精神。除非這種打能滿足他們什麼?沒錯,有些人是回到「打屁股」的現場,希望重返童年、青春期,去修補自己與父母或其他家人的關係。
小時候,他們可能遭受父母或長輩體罰打屁股,而小小身子趴在大人腿間,感覺既有受罰吃痛的緊張,又有特殊的一股小小火苗在心頭深處竄升。
打屁股,是與我的壞行為所作的一種「交換」。交換完畢,從懺悔室告白走出,又是「好漢一條」,而爸媽交換的是—他們眼中再度接納我的表情!
新年新希望,老公老婆不妨躲在房裡「試打」幾回,說不定能打出恩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