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我不喜歡你

回家看看大鐘,已經六點了!我一向不會到現在才做功課,只有星期五的練習日除外。我很快地收起足球,放好球鞋。找了衣服毛巾去洗澡──這是我每次踢完足球之後的指定動作。

幸好我動作快,七點後這張書桌就是騰雲的天地了。我做好功課,看看手錶──正好七點!騰雲也好準時,立即出現在我面前。她仍穿著校服──這是必然的,她每天放學後都會到圖書館去,已成為習慣。

『我不急。』她說,便轉身閂了門,我來不及叫她。我們都不喜歡跟熟人一起溫習,總會分心的。我一面收拾課本,一面把小筆記簿上最後一項的字劃下了。

『騰雲,記得我們明天早上要到醫院去探望阿烈!』不錯,這就是我剛劃下的事。

『我記得!』騰雲把剛擺出來的木摺椅收回牆邊,轉身時辮子也跟著彎。

『他一定悶死了!』我嘆了口氣。

『他吃這一虧是遲早的事。』騰雲沒有停下來,她一直在屋子裡走動著,找了衣服、毛巾。

『我待會再跟妳說。』我看看她手上的衣服和毛巾。

『好的!』她對我淺笑,辮子又跟我打招呼了!

那件日本隊球衣是我以前的球衣,現在已經不合穿了。騰雲一直很喜歡,我便給了她。她從未穿過,想必很好看。也罷,反正今天到我煮飯,得在爸爸回來前煮好的!

     ※        ※        ※

這天是星期六,我跟步雲一起到醫院去探望烈。我們沒有帶花,我知道那些花遲早會被他摔死!

『你們來了?』烈聲音低沉的說。

步雲立即上前跟他聊天,還不是說學校足球隊的事,他說得再精彩生動,烈還是無法參與的,何必再提呢?我看見球隊上星期送的那籃水果簡直原封不動,默默地拿起一個蘋果切著。烈似乎暫時忘記了自己的腳傷需要休養一個月,而現在只過了四分之一!

『來!吃些水果!』我討厭裝笑,但很久沒有看過烈的笑容,我不想破壞氣氛。

『謝謝妳,騰雲!』烈看看我身上的球衣,說:『這是我們以前的球衣。』他轉向步雲,我才想起我不應該穿他們和天皓的球衣來醫院!我真失策!

『是的,我們三個人以前... ...』就像變魔術一樣,步雲的一句話令烈臉上的笑容和神采都消失去... ...都是我不好。

『算吧... ...踢足球總會受傷的。』步雲拍拍烈的肩。

『這就是你要我原諒他的理由?』烈目光銳利的說。

『我們以前... ...』步雲還是舊調重彈。

『瞎子都知道他故意踩我的膝蓋!』幸好烈租的是私家病房,不然早就嚇破其他病人的?x!我就因為他這一喝割傷了手指,割得頗深!但我沒有怪他。

『步雲,我想和烈說幾句話。』我示意步雲出去。

     ※        ※        ※

天知道我多想叫住步雲,現在只剩下我和她了。她輕吮著割傷了的左手食指,我不知該說些來什麼緩和一下氣氛。

『對不起,騰雲... ...』連我自己都覺得這句話難聽極了!

她走過來坐在剛才步雲坐的位置,也就是我的床沿。她望過手上的傷痕,又望著我說:『你一定要在傷害別人之後才懂反省嗎?為什麼不先考慮事情的後果呢?』

『騰雲,我的確沒有考慮到後果,害妳割傷是我的錯。』不知為什麼,我總不敢駁斥她的說話。

『我不是在說我的事,是說你的事。』她語氣平和的說。『你認為我跟你說這些是因為我割傷那麼一點點嗎?你太不了解我了!一直以來,你這種脾氣傷害過多少人?你從沒想過別人感受嗎?你認為你的脾氣沒有必要改善嗎?』琲器D她好生氣,如果是我就不會那麼冷靜。

我完全沒有被教訓的感覺,因為她說的都是事實,而且她也不是第一個這樣說的人,令我無言以對... ...我們都沒有再說話。我沒有望她,只望著我被被子蓋著的雙腳。也很自然地想起天皓... ...但我仍未能原諒他,騰雲,我實在不能像妳這麼大量,要改變性格,對我來說是件難事!

『對不起,我知道你很難受,竟然被一個比你少的女孩子教訓了。我可能傷到你的自尊心,我向你道歉。』

騰雲,妳實在是個好女孩!可惜我不敢說出口,怕把她嚇呆了... ...更可惜的是妳不能改變我。我深刻的閉上眼睛,搖頭道:『妳說的都是事實,不要為說了事實而道歉。』我抬頭,發覺她仍在吮著手指,我立刻拿起內線電話按著... ...

騰雲用右手按下了電話,說:『護士們都有很多更重要的事做,不要叫他們為我取一塊膠布。如果你真的能改過,就讓它痛多一會兒也是值得的!』她的話讓人聽了好舒服,總有一天我也要做到這樣!

在此之前,我得先原諒天皓... ...

她對我綻開天使般的笑容,仍然吮著手指。身上穿的是我和天皓的球衣,還有一件純白色的風褸和長褲。她是少有的穿褲比穿裙更好看的女孩。

『我走了!』她說,便轉身離開。

『騰雲,我會改的!』我明確的回應她。

『嗯!一定要成功!』她高舉雙手,沒有回頭。

『騰雲,我找了一塊藥水膠布回來。』步雲敲著門。

她開了門,說聲謝謝便貼在手指上。

『妳又跟人說教了?』步雲用餘光望向我。

『呃... ...』她看看我,像要我回答這問題似的。『我沒有!』原來她要在我面上找答案!

他們離開了,我一邊吃著剩下的水果,一邊欣賞窗外的海景。這是我住院以來最開心的一天!

住院的日子好不容易過去了。這一個月我等得太久!我終於回到球場,感謝教練故意換出了天皓。雖然我應承過騰雲要跟他和好,但還未是時候。如果我再跟他起什麼衝突的話,我不敢保證任何事... ...還是專心比賽好了!

這場比賽我只踢了十五分鐘,所以只入了一球。五比零,其實我們可以入多幾球的。只要我和天皓打雙箭頭... ...現在,卻彷彿是遙不可及的!久違了的足球埸,久違了的最佳拍擋;今天,我只找回一半。

『卓令揚,想不到會是你!』我說。還記得中三時最後一年踢丙組校隊,他便以中一生的身份入選了!雖然這小子當時只是不見天日的大後備,但我又何嘗不是這樣開始的呢?

『師兄,歡迎你歸隊!』算起來,令揚跟騰雲該是同班的。

    ※       ※       ※

我信任她,沒有再問什麼。雖然我知道她不會輕易喜歡一個人。有時,我覺得她的思想比我更成熟。所以,我更擔心她會動真情。在我看來,騰雲太了解阿烈了!如果她真的喜歡阿烈,他們之間就沒有什麼障礙了!因為阿烈的一切,對騰雲來說早就不是新奇的事。

奇怪,我為什麼要猜他們的事?一個是我妹妹,一個是我的好朋友,我還要猜?算了!不是人人都像騰雲一樣有一雙看穿人心的法眼!

這天她沒有像平時一樣立刻佔據了書桌,反而像一棵倒塌的大樹般倒向睡床。『妳真的累了!』我笑。

『是──呀──!』她想就這樣和衣而臥,把臉拼命向枕頭裡埋。

小時候,我們和媽媽一起去旅行,回來時她都會很累,也是這樣把臉栽進枕頭去,想要睡覺。媽媽每次都硬拉她起來,要她洗臉,先換一些舊衣服才睡… …

現在她又穿著校服睡了,我拉不拉她好呢?

我淡然一笑,幫她煮飯去了… …

※ ※ ※

那次比賽之後,阿烈又告了一天假。今天,他上學了。我趁下午的時間過去找他。『你說過的話一定要算數!』我知道他是個有口信的人,我只是加強他的決心。

『算數,當然算數!』他的手在晃來晃去。

『不是──啦!』我給他弄得哭笑不得。『我不是說那種算數!』

我不知道阿烈也可以如此頑皮!我一急,竟然不自覺的跺了一下腳… …我顧不得那麼多,我一定要他們都退出校隊!

『這個──算數有幾多種呢?』

『楊光烈!』我佯裝生氣,但無效。他毫不收歛地笑,這是當然的,我也在笑呀!

我瞥見步雲正在一旁一臉興味的看著我們,竟然沒有幫我!你是我哥哥呀!

『騰雲,全靠妳的薰陶,我似乎也學到了一些說話技巧了,是不?』阿烈好得意。

『這算什麼說話技巧!』我氣炸了。『總之你說過會退出校隊的,你不能騙我!』

阿烈接不下去,我感到一點勝利的喜悅。什麼說話技巧嘛,還差很遠!哼!

『我不記得他說過退出,他只是應承妳把吃水果的壞習慣戒掉罷了!』是步雲,竟然是他!

『李步雲,你不幫我就算了!』我覺得我的辮子在冒煙!『你不準再說話!』

『我不是妳的哥哥嗎?』他搔頭。『妳不準我說話?』

『你是我哥哥。可是你沒有做我哥哥該做的事!』

『我該做什麼事?向我的好朋友阿烈出示紅牌?他犯規了嗎?』

『步雲,我們真是好兄弟!』阿烈笑了。

我瞪他,好半晌說不出話來!我知道他們在玩,但我都不想輸。

『有有有!你們這對好兄弟都嚴重犯規!我要把你們趕出我的視線範圍!』我轉身,以退為進。

『騰雲,』阿烈拉住了我的手,我知道我贏了。『別生氣,我應承過妳的一定會做到。』他認真的說。

『噓 ── 』什麼聲音?!

大件事!不知何時,我們成為全班的焦點。他們見阿烈終於『屈服』了,便報以噓聲。

我窘迫得很,想掘個地洞躲起來!我感覺到雙頰的熱度,我要第一時間走出他們的班房。我甩開了阿烈的手,逕自走出去。

一課室師兄師姊的眼光都在送我走… …我一邊走,耳裡還聽到什麼──叫步雲好好管教我、叫阿烈不要輸給我這小辣椒!

我走遠了,心情也平靜下來。不知為什麼,我有一點失落… …有一點留戀… …我有多久沒拉過他的手?七年?十年?阿烈那暖暖的手,很能給我信心。

※ ※ ※

這天,騰雲也是七點鐘回來。她見到我,很自然的黑起臉來… …

『書桌給妳。』

她逕自走過去,大力攤開書本,沒有回答我的意思。

『騰雲,玩玩罷了,別生氣啦!』我說。

『你不明白啦!我是生我自己的氣,氣我被你們逗得什麼都不記得!不記得那兒是課室!現在大家都以為我和阿烈是一對了… …大件事!』她連費了好大力氣才戒掉的口頭禪都搬回來了。

『若你們真是一對就好!』我亂說。

『你這算是解決問題嗎?你們讓我真的煩了!』她苦苦思索。我好趁這機會出去,我知道我幫不了她… …

※ ※ ※

步雲出去了。他輕輕的帶上門,該是知道他真的害慘了我。我自私的佔據了房間,卻沒有讀書──整晚在想別的東西… …攤開的書沒翻過幾頁… …我鎖住自己,又睡了。好煩!我從沒思考過這麼複雜的問題。阿烈根本沒有做過什麼呀!我們只是拖了一下下手,像以前一樣… …

『我不會在學校找愛情!』

『騰雲,妳真是喜歡阿烈嗎?』

『若你們真是一對就好!』

我不懂思考了,好累。我記得我鎖上了門,但我真的想睡… …不管了!讓步雲去找鎖匙吧!他開罪了我!他的兄弟也開罪了我… …

谢谢分享

ths for sharing~~~~~~~~~~

thx for sharing o… [s:23]

thx 4 sharing!!so l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