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稱升菘將進軍新山辦抽獎 刮刮樂騙獅城婦逾萬

刮刮樂以新加坡著名連鎖超市“昇菘”為餌,謊稱昇菘將進軍大馬市場主辦幸運抽獎,新國婦女信以為真,被騙走4500新元(逾1萬令吉)。

據了解,刮刮樂職員甚至以新山市區正在興工的KOMTAR工程,向新加坡婦女騙說,是昇菘超市位于新山工程,成功讓婦女墜入圈套。

這起事件于本週一(21日)下午約2時,在新山市區城中坊廣場通往蘇丹依斯干達大廈(即關卡處)行人天橋處發生。

事主陳福珍(64歲,兼職美容師)住新加坡金文泰,今早在馬青柔州分團公共服務及投訴局主任柯松達、新山區團公共服務與投訴局主任蕭福隆、巫青新山區團團長卡立同下召開記者會。

陳福珍指出,當天她和姐姐(65歲)一同到新山購物,準備返回新加坡時,走至行人天橋被名叫威廉(24歲)華裔男子截往。

她說,對方指新加坡昇菘超市與大馬老板合作,估計未來四五年將在新山設立昇菘分行,目前工程已進行一半。

返新取存摺領錢

她指出,接著對方讓她抽獎,並指她幸運抽中贏取大獎機會,隨后便召德士,帶領她和其姐前往百合花園的辦事處領取獎品。

陳福珍指出,抵步后,自稱是公司州總經理的陳姓男子(洋名Alex)指她有機會贏取頭三獎轎車,卻要求她需先提出4500新元。

她說,在公司安排下,她和姐姐乘坐霸王車返回新加坡提取存摺領錢,再返回刮刮樂公司。

“他們原本只說記錄鈔票號碼,之后卻說要把錢取走,並指如果我沒有抽中頭三獎,4500新元無法領回。”

最終她僅抽中兩張玉床,職員更聲稱玉床總值3萬4000令吉。

贈《中國報》作紀念

中大獎將上報,刮刮樂承諾將送上10分《中國報》給事主作紀念。

陳福珍指出,刮刮樂取走其4500新元,聲稱收據之后才補發,當她抽中玉床后,對方更指需上報,甚至還提供專業化妝師讓得獎者化妝拍照。

她說,刮刮樂更讓她任選3分報章,以便刊登其得獎新聞后,各送10分給她作紀念,結果她選擇了《中國報》、《新海峽時報》和《新明日報》。

她指出,在她抽獎前,刮刮樂總經理也向她展示一堆得獎者的剪報,當中還包括某男明星也曾抽中轎車。

陳福珍也說,對方更稱之后將把她中獎的海報,貼在新加坡大巴窯、淡濱尼和紅茂橋的昇菘超市,當時她已感到疑惑,因為這三區皆無昇菘超市,但她沒有當場提出疑問。

返回新加坡后,她越想越問不對勁,第二天前往昇菘超市向管理層求證,證實自己受騙,即通過大馬籍的美容院老板娘向新山馬華求助。

公司悉數退還

成為刮刮樂“獵物”,陳福珍不敢告訴丈夫!

陳福珍坦言,事發后,她向丈夫謊稱所獲得的全是贈品,未敢告知被騙走4500新元,甚至也不敢向丈夫在大馬的生意伙伴求援。

不過,在馬華援助下,刮刮樂公司于週三下午已把錢全數歸還她。

她坦言,在被刮刮樂攔截前,在關卡處看見保安驅趕刮刮樂職員,惟職員仍繼續在該處“捕獵”。

另一方面,巫青新山區團團長卡立指出,他向蘇丹依斯干達大廈管理層了解,從去年底至今年,保安也將3宗刮刮樂案件交由警方處理。

他強調,保安員僅能就刮刮樂在大廈內的行為採取行動,與城中坊廣場銜接的天橋,不在其管轄範圍,保安員無權干涉。

他透露,巫統將安排警方、城中坊管理層、貿消局和蘇丹依斯干達大廈管理層召開會議,討論如何鏟除刮刮樂。

至于柯松達也說,在同一地點出沒的募捐黨,與刮刮樂屬同一夥人,相信目的是轉移執法人員視線,以募捐或出售小禮品方式,躲過執法人員的取締。

指中大獎
職員討紅包

抽中“玉床”竟被指抽中大獎,刮刮樂職員還開口討“紅包”。

陳福珍指出,由于她抽中的玉床過重,刮刮樂職員同意讓她只取走一張,另一張幫她出售,同時更贈送兩套電磁爐、按摩器給她,並稱這些產品進入新加坡皆不需抽稅。

她說,接著,對方便趕緊再召來另一輛霸車王,把產品搬上車后,便急著送她和姐姐上車。

她指出,離開前,職員威廉向她索紅包,因為身上沒有小鈔,便給了對方50令吉。

她在入境新加坡關卡時,被官員抽取35新元(逾80令吉)稅收。

陳福珍說,她是個很謹慎的人,惟在受騙過程,其姐姐疑深信中大獎,心情過于興奮,不僅自己付德士錢,甚至還嫌她的50令吉紅包給得太少,造成她來不及思考。

她更指出,姐姐更因獲得電磁爐開心不已;她相信,所獲得的獎品不值被騙走的4500新元(逾1萬令吉),現在希望把獎品退還,領回現款。

柯松達冀尋解決方案
傳送推特給首相

刮刮樂繼續活躍,柯松達感概,貿消部副部長拿督陳蓮花南下新山“宣戰”都無效用,特傳送推特給首相等國家領導,希望找出解決方案。

馬青柔州分團公共服務及投訴局主任柯松達指出,週二接獲新加坡事主投訴,即通過推特告知首相納吉、馬華總會長蔡細歷、旅遊部長黃燕燕、馬青總團長魏家祥和相關國州議員等此事件。

他說,至今未有領導在維特做出回應;由于刮刮樂尋找獵物的地點,是遊客入境新山的主要關口,希望旅遊部關注此問題。

他對于馬青新山區團自2006年組成刮刮樂特工隊,用盡各種方法和管道,皆無法阻止刮刮樂猖獗的行為,感到無奈。

“副部長陳蓮花也都親自出馬向刮刮樂宣戰,不明白為何刮刮樂仍在同一地點活躍。”

去年10月陳蓮花指當局將不時安排便衣官員配合警方巡邏,一旦發現可疑人士即場調查,官員也有捉人的權力,貿消部也將搜集證據,揪出刮刮樂犯罪集團的幕后首腦。

刮刮樂集團在新山新關卡的人行天橋上以“和新加坡一家著名超商辦幸運抽獎”為號召,引64歲的新加坡美容師掉入圈套。美容師花了逾萬令吉,換來了幾樣廉價商品!

所幸,來自新加坡金文泰的陳福珍今午在馬青總團消費人事務局副主任柯松達的陪同下到新山彩虹花園警局報案後,在相關單位的協調下,陳福珍已親往新山刮刮樂辦事處退回所有產品,並取回4千500新元(折合約1萬1千令吉)。

較早前,陳福珍在柯松達、馬青新山區團投訴局主任蕭福隆與新山巫青團長卡立的陪同下,召開新聞發佈會。

在新山關卡天橋活動

陳福珍是於本月21日,與65歲的姐姐前來新山逛街,並在下午2時準備回家時,於一家購物商場往新山關卡的天橋上,遇到了洋名叫“威廉”等的一班年輕人。

威廉叫住她,各給了她與姐姐一張卡,還表示幸運的話,會抽中轎車大獎。

“當我打開卡片,看到的是藍色,該男子就好像興奮得發抖一樣,說我可能會抽到頭4獎,這4獎都是轎車。然後,說要帶我去辦公室見那家超商的總經理。”

“我們跟著威廉上了二樓,見了一名姓陳的總經理,對方還拿到很多刊登在報章的剪報,其中還有一張好像男明星得轎車的照片。”

把陳福珍載回新國提款

她表示,對方這時說若她獲得到頭三獎,就要繳3千800新元的稅。她當時表示,沒帶這麼多錢也沒帶身份證。對方想出了把陳福珍載回新加坡提款,再回來新山辦手續的辦法。

“我回家後,拿了身份證與存摺到附近的銀行,結果對方要求提的款項變成4千500新元。”

她說,原本對方只是要求她拿了錢後,對方只是要抄下鈔票的號碼,等她獲得的轎車拿到手後,才把4千500新元交給對方,不料,錢帶回對方新山辦事處後,就被對方拿走,一去不回。

柯松達:陳蓮花“壓陣”
刮刮樂照樣猖獗

柯松達表示,在新山關卡連接商場的天橋上活動的刮刮樂份子,是“神通廣大”的!他稱刮刮樂特工隊用盡了所有的方法,連國內貿易、合作社及消費部副部長拿督陳蓮花也親往南下“壓陣”,結果刮刮樂活動還是一樣的猖獗。

另外,新山巫青團長卡立說,根據他向蘇丹依斯干達大廈相關單位瞭解,至去年年底,當局接獲3宗類似的個案,涉及者也被帶往警局。

不過,他表示,相關單位只負責督促蘇丹依斯干達大廈的範圍內的非法活動,在其範圍外的,就只有警方及國內貿易、合作社及消費部負責了。
1.jpg

哎呀。。。又有人上当啦。。。

阿嫂到新山逛街,遇詐騙集團冒充是超市職員,聲稱她抽到汽車大獎,但要先付3千多元的稅務才能領獎,還用專車載送她回家拿提款卡,結果被阿嫂丈夫識破報警。

這名阿嫂陳太太(58歲,家庭主婦)希望藉本身的經歷提醒本地公眾不要上當。她表示,日前一個早上,她和一名女親友乘巴士到新山去逛街吃東西,下午2時要回國時,卻在一購物中心旁的天橋上遇到兩名年輕男子。

對方自稱是獅城一間超市的職員,因為就要進軍大馬,所以舉辦抽獎做宣傳,還指向天橋下一間正在裝修的商店,聲稱那就是新超市的所在處。

後來,男子撕開抽獎卡片後,恭賀她說中了大獎,要她跟隨他們去領獎。陳太太和親友和兩名男子乘德士到一店屋內的辦公室,裡頭還有不少人和她一樣,都中了獎。

“職員說,我可能贏得一輛轎車,但要領獎,就必須先繳付8千令吉(約3千300新元)。”

不過,她和女親友身上都沒提款卡,職員竟安排私人轎車,把她們送回新加坡的家去取。

陳太太說,路程中,她撥電告知丈夫,丈夫指那是騙局。到家後,丈夫吩咐女兒撥電報警,然後陪同她下樓與對方對質,要他們等警方來。

“開車的司機慌忙說,他只是駕駛霸王車,甚麼都不知道,接著就踩油門馬上離開。”

陳太太表示,丈夫事發後撥電到有關超市詢問,被告知超市根本沒有進軍馬來西亞,而且已有不少人踫到相同的詐騙事故。
1.jpg

刮刮樂目標鎖定新國人 霸王車載送“獎品”

刮刮樂集團目標鎖定新加坡人,新加坡關卡官員檢查入境車輛時,每天估計檢查出四五名國人乘坐霸王車載送“獎品”回國,心疼國人接二連三受騙。

據了解,自今年起,新加坡人或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馬人紛紛成為刮刮樂的受騙者。

隨著受騙人數越來越多,新加坡關卡官員也察覺不對勁,甚至見國人平白無辜受騙后,不忍再向他們徵收“獎品”消費稅。

其中,3月1日墜入刮刮樂圈套的新加坡公民羅錦輝(50歲,技術人員)今日在記者會上敘述遭遇,透露他在入境新加坡時,便被官員告知受騙。

他說,當晚約9時,他在刮刮樂職員安排下,乘坐霸王車載送獎品返新加坡,準備到兀蘭取車。

他指出,在關卡時,官員檢查車內產品后,便告知他已受騙,官員更稱一天可檢查出四五人被騙,當天官員更因為可憐他被騙,豁免徵稅。

他也說,當霸王車司機載他回新加坡時,也曾透露已載過好幾位類似乘客,並對有關公司運作起疑。

羅錦輝感概,相信至今受騙的人超過百人,並斥指為何馬來西亞政府可縱容刮刮樂光日正大行騙,未有採取對付行動。

他說,新加坡官員告知事件發生在馬國,新國無法採取任何行動,並勸請他到馬國投報。

他于3月7日報案后,並尋求馬青總團消費人事務局副主任柯松達,希望追討受騙的7500令吉。

羅錦輝說,刮刮樂欺騙手法高明,更出示新加坡電視台前藝人洪國銳和王昌黎領獎的照片為證據,讓新加坡人信以為真。

據悉,刮刮樂集團也以新加坡著名霸市昇菘的名義,誘騙新加坡人抽獎受騙。

司機於心不忍拒載客

天天都有霸王車司機被電召,前往刮刮樂公司乘載受騙事主過關卡,有的霸王車司機于心不忍,拒絕接客。

日前乘載新加坡事主羅錦輝的霸王車司機阿明(逾20歲)接受《中國報》電訪時坦言,過去三四個月,常有霸王車司機被電召到疑是刮刮樂的公司載客。

他說,他曾載過約5次的乘客載送獎品返新加坡,乘客有的是新加坡人,有的是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馬人。

他指出,新山關卡處的霸王車逾百輛,有人向他們索取電話,日后作為召電載客用途,他們一定大方提供,所以刮刮樂逐一向霸車王司機收集聯絡電話也不出奇。

他不諱言,本身不會多加理會有關公司運作情況,更何況事主是心甘情願受騙,而且他們載客返新加坡時,事主都已墜入圈套,也來不及給予勸導。

阿明也指出,確實有不少同行覺得不妥,已拒絕再前往疑是刮刮樂的公司載客。

“如果騙你,我就被車撞死!” 技術人員被騙7500

少女揚言:“如果騙你,我就被車撞死!”;新加坡技術人員難以置信,“鄰家女孩”真的是騙子。

羅錦耀(50歲,住新加坡實龍崗)說,3月1日傍晚6時,他來新山探訪朋友后,準備經由新山市區行人天橋往蘇丹依斯干達大廈關卡返新加坡。

他說,在天橋處,被一名年近20歲的少女攔截,對方聲稱某日本公司為了逃過稅務徵收,便以抽獎方式回饋民眾,並借此打響名堂。

他見對方一頭長髮,看清目秀,便信以為真。

羅錦輝坦言,以為有機會抽中逾萬令吉現金獎,所以隨同“鄰家女孩”乘坐德士到刮刮樂公司,再隨另一年逾20歲男職員前往提款機,提出7500令吉。

他曾懷疑這是騙局,惟男職員卻以“人在做、天在看”作保證,而該名少女甚至揚言“如果騙你,我就被車撞死!”。

間中,他想過放棄抽獎離開,卻被職員施“會遭老板開除”苦肉計阻止。當時,公司內有七八名職員,他也害怕遭對付,只好硬著頭皮抽獎。

他更自嘲,現場當時播放著新年歌,可能慶祝又有人被騙。

地址店名皆虛構

柯松達強調,刮刮樂公司開出的收據,附有的地址和店名全是虛構,貿消局查無此公司。

他說,刮刮樂公司稱欲協助事主羅錦輝入境新加坡時逃稅,就兩張玉床、電磁爐和按摩器開出逾2000令吉的收據。

他查詢,收據上的店名和地址全是虛構,如地址竟位于新山拉慶。

他也指出,最近發現不少受騙者年長者,騙走的全棺材本,他為了積德,繼續給予事主援助,也希望刮刮樂職員疊高枕頭,就自己的行為思過。

同時,根據事主敘述,當事主發現被騙欲討回款額,刮刮樂職員態度變得囂張,語帶恐嚇,企圖讓事主打退堂鼓。

柯松達日前到新加坡駐新山領事館會見官員,希望對方關注此事,尤其新加坡注資的新山城中坊管理層,可攜手鏟除刮刮樂。

另外,事主羅錦輝說,他在抽中大獎后,便懷疑被騙,所以職員索取紅包時,他只給了兩名職員各10令吉。

貿消局竟建議女事主
帶數彪形大漢往追討

貿消局對刮刮樂也束手無策,竟建議女事主帶幾位彪形大漢前往追討款額!

工廠女工蕭金鳳(53歲,住新山班蘭)指出,她前往貿消局求助時,對方竟如此回應。

蕭金鳳平常乘坐廠車上下班,她于2月27日,因為辦理工作准證,中午12時許便經由關卡返回新山,在步出蘇丹依斯干達大廈出口的行人天橋上,便被一名年逾20歲,來自檳城的青年攔截。

她說,對方自稱是新加坡昇菘超市職員,指她抽中贏取大獎的機會,便隨她坐德士前往位于新山百合花園公司;另接待她的是年逾20歲名叫艾力的男子。

事后,青年駕車載她回返住家領取存摺,她提取7600令吉換取抽獎機會,職員更說,如果她抽中1至13獎,7600令吉作為政府稅,抽中14至30獎款額將全數退還給她。

結果,抽得了第13獎一張玉床,並獲贈按摩器和電爐,對方更指玉床價值1萬2800令吉,答應以抽取10%方式,替她將玉床轉賣,她則可得1萬1520令吉。

事后,青年將她和獎品送上霸王車時,更稱自己帶旺她,索取150令吉紅包。

隨著日前一名新加坡美容師投訴遭刮刮樂集團詐財後,今日又有2名受害人在馬青總團消費人事務局副主任柯松達安排下,在新聞發佈會上講述他們各被騙逾7千500令吉的經過。

柯松達說,新移民、關稅和檢疫大廈往城中坊是刮刮樂集團“埋伏”的黑區。由於城中坊是新加坡公司,因此他日前也前往會見新加坡駐新山總領事,要求對方關注刮刮樂集團在上述地點的活動。

他指出,巫青新山區團日前已經已就刮刮樂集團,與新移民、關稅和檢疫大廈商談。結果關卡方面已經出面阻止刮刮樂集團在關卡範圍內活動。

他表示將與柔佛州警方商業刑事調查組主任商討,共尋對策。

馬青新山區團投訴局主任蕭福隆也出席了新聞發佈會。

個案一:付7600“政府稅”後覺不妥
上門理論反遭責罵

受害人:蕭金鳳(53歲),家住新山班蘭,在新加坡當工廠女工。
案發日期:2月21日,中午12時許
抽獎費用:7千600令吉
抽中獎品:玉床、腳底按摩器、電磁爐

案情:在新加坡工作逾廿年的蕭金鳳,向來是乘坐廠巴往返新山,案發當天,由於她為了辦理工作准證沒有到工廠上班,第一次自行乘搭巴士從新加坡返回新山,沒想到就遇到刮刮樂份子。

她說,當時在新移民、關稅和檢疫大廈通往城中坊的天橋上,被一名逾20歲的男子纏上,她坐上對方的車子回到百合花園的公司參加抽獎,並支付7千600令吉“政府稅”她過後發現不妥而上門理論時,對方還大聲責罵她,叫她不要“亂亂講話”。蕭金鳳過後曾上貿消局,但官員竟要她找人到刮刮樂公司把錢追回來,讓她啼笑皆非。

個案二:提款7500參加“抽獎”
過關卡官員告知才知受騙

受害人:羅錦祥(50歲),新加坡人,技術人員。
案發日期:3月1日,傍晚6時許
抽獎費用:7千500令吉
抽中獎品:玉床、腳底按摩器、電磁爐

案情:羅錦祥從新山要回返新加坡,在通往新山關卡的天橋上,遇到一名約19歲的少女提供抽獎機會。他過後隨對方回到百合花園的公司,並分別用兩張卡,從銀行提取7千500令吉參加“抽獎”。羅錦祥說,當他把抽中的獎品帶回新加坡,在過關出示刮刮樂集團提供的收據時,新加坡關卡的官員馬上告訴他,他受騙了。

官員還由於同情他受騙了,所以不抽他的稅。該官員也說,每天有四至五個人中招,捧著玉床回新加坡。
1.jpg

13名馬新受騙人挺身而出,齊聲指責“刮刮樂”,當中更有年邁受害人苦口婆心,贈刮刮樂公司及職員“四字箴言”——回頭是岸。

13人是在今年1月至4月間受騙,他們主要是住在新加坡的大馬人以及當地公民,且以女性和年長者佔多數。

據統計,每人被騙走介于4500至1萬4500令吉之間,13人共被騙走超過9萬3000令吉。

受騙人是在馬青新山區團團長柯松達召集下,今早聯合召開記者會,指責刮刮樂以不法手法詐財,更利用年輕學生騙人。

其中,一名高齡76歲的受害人張麗英(住新加坡),也語重心長地轉告刮刮樂職員,儘早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回頭是岸,勿在昧著良心騙人。

促警勿停止取締

她也說,若刮刮樂公司退回總數約1萬3300儲蓄,將用作慈善用途。

此外,柯松達也說,曾有受騙人致電投訴后突然臨陣退縮,擔心受到刮刮樂公司對付,甚至有者眼見有機會拿回錢,也不願意去爭取,足見刮刮樂“影響力”。

不僅如此,他說,曾目睹態度凶悍的刮刮樂職員與受騙人,因退款事宜當街起爭執;也曾聽聞,數日前一名女受害人直搗刮刮樂公司,慘遭對方職員毆打。

“刮刮樂已經引起社會憤怒,許多人也質問我,為何所謂協助只限于幫受騙人討回款項,而非斬草除根,徹底解決問題?我也知道問題癥結,只是即便問題帶至國會討論,仍無結果,令人無奈。”

他披露,警方曾指就算逮捕刮刮樂職員,也無從起訴只能放人,促使他們更任意妄為,因此,他促請警方勿停止逮捕行動,反應與不法分子鬥耐力。

繼掠奪案后,刮刮樂欺騙案再度讓南方門戶染上罪惡之名。

刮刮樂欺騙活動在新山活躍足足10年,該集團魔掌已伸向新加坡和其他入境遊客,引起鄰國媒體關注報導。

面對各造執法當局的束手無策,刮刮樂集團繼續為所欲為,一批年輕工作人員,經常駐守在新山市中心商業廣場與蘇丹依斯干達大廈的人行天橋,埋伏的盡是詐騙陷阱,使南方門戶名譽再度受創。

國內貿易、合作社及消費人事務部副部長拿督陳蓮花日前到新山出席活動亦坦言,當局無法全面鏟除刮刮樂活動,相反的它有日益嚴重趨勢。

經常入境本地的新加坡籍遊客說,雖然新山治安明顯改善,但他們仍擔心遭掠奪、被騙或被壞人盯上。

針對刮刮樂活動再令鄰國民眾對新山留下不好印象,柔州旅遊、國內貿易與柔州消費人事務委員會主席何襄贊接受《中國報》訪問時說,刮刮樂活動不至于嚴重至打擊旅遊業,但有問題就必須盡速解決。

他指出,刮刮樂課題應由貿消部負責解決,執法單位有責任杜絕不良風氣。

他說,貿消部過去曾大規模的逮捕刮刮樂集團經營者,當時刮刮樂活動曾在新山銷聲匿跡。

“所以,我認為民眾若再發現刮刮樂集團的蹤跡,應馬上通報執法單位,以協助鏟除刮刮樂集團。”

另外,曾任國內貿易、合作社及消費人事務部長,也是新山區國會議員拿督沙里爾認為,刮刮樂能生存至今,全因民眾的貪念,只要民眾謹記“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刮刮樂集團就難以生存。

若未涉及欺詐警方無權插手

柔州商業罪案調查組警官指出,刮刮樂活動若未涉及欺詐成分,警方其實無權插手,只有貿消部才有權監管。

他不否認,有受騙民眾投報,而警方僅以刮刮樂有否涉及欺詐角度調查案件。

“刮刮樂集團的運作方式未必屬于詐騙的種類,通常他們會先聲明公眾有可能獲獎的獎品,民眾願意付錢買貨,一切似乎也合情合理。”

他解釋,除非刮刮樂集團拿出假貨售賣,購買者買到假貨,警方便能指控刮刮樂集團詐欺。

他說,杜絕和取締刮刮樂活動是貿消部負責範圍。

另外,馬青總團消費人事務局副主任柯松達指出,他已和警方洽談,建議警方在刮刮樂熱點設立櫃檯。

他說,刮刮樂已有轉型趨勢,他們利用售賣小禮品的手法來掩飾勾當,執法當局應在熱點禁止所有的商業活動。

他聽聞,刮刮樂已轉移陣地,到偏遠的鄉區行騙。

打不死的蟑螂擅長走法律漏洞

有人形容,刮刮樂集團像是打不死的“蟑螂”,走法律漏洞在新山橫行多年,當詢及多個執法單位和國州議員后,大家似乎仍無法全面解決問題。

馬華士都蘭區州議員莫澤浩透露,刮刮樂集團擅長走法律漏洞,警方也難將刮刮樂集團定罪,若要有效杜絕刮刮樂活動,相信修改法令是比較有效的做法。

他認為,刮刮樂集團主要以中獎為誘餌,惟有透過法律,禁止不法之徒用中獎方式售賣物品。

民主行動黨柔州聯委會主席巫程豪認為,執法單位應勤于執法,也該教導民眾勿上當。

近來,新山市政局與蘇丹依斯干達大廈派出官員及輔警到刮刮樂熱點取締,惟刮刮樂成員不畏執法人員。

新山市長莫哈末嘉化也指出,新山市政局會派遣官員到市區處理所有投訴,其中包刮刮樂的投訴。

“一旦接獲市民投訴,官員會到場巡視,並取締刮刮樂成員。”

部分新國人不來了

新加坡民眾擔心誤踩刮刮樂陷阱,索性不來馬來西亞,新山是罪案之城的說法恐難擺脫。

儘管馬新兩地媒體皆報導刮刮樂集團惡行,警察一再將他們嚇走,但刮刮樂集團仍四處招搖。

本報趁週一公假下午1時許,再到銜接城中坊與蘇丹依斯干達大廈行人天橋的刮刮樂黑區,只見兩名警察在場駐守,不見刮刮樂人員在招客。

值勤警員透露,刮刮樂當天早上曾出現,惟見警方到來又散開,且動作俐落。

另外,受訪民眾透露,經過馬新兩地的媒體報導,路經都會提高警惕。

新國遊客坦言,雖然新山治安與數年前相比已有明顯改善,但來新山仍然讓他們擔心遭掠奪、被騙或被壞人盯上。

也有遊客持不一樣的意見,他們說,新山治安與其他國家相比仍然較好,每個國家都有壞人,只要莫貪不炫耀,就不會被盯上。

3年前險受騙*李大合(73歲,技工)

3年前曾遇上刮刮樂,差點被騙走血汗錢,所幸朋友幫我討回錢,我現在看到刮刮樂人員會覺得生氣。

他們也專向婦女下手,希望婦女要提防,不要成為下一個受害目標。

同事怕了新山*黃金葉(48歲,電子員工)

新加坡的朋友或同事都對新山有恐懼感,認為新山治安差,容易遇上麻煩,所以沒有事都不來新山。

儘管我告訴他們不要在夜間單獨行走,不要跟陌生人說話就不會有問題,但他們還是擔心。

不貪心不上當*孫文發(75歲,退休人士)

我來自新加坡,上星期新加坡的新聞也報導新加坡人在新山被騙的新聞。

只要不貪心,絕對不會上當;現代人都自掃門前雪,若不幸上當,不會有人伸出援手。

新山治安還好*盧先生(72歲,退休人士)

我是新加坡人,太太是馬來西亞人,我們常常到馬來西亞,太太曾經被騙子騙走幾百令吉,從此我們便提高警惕。

壞人到處有,不論在哪個國家都一樣,新山的治安仍比其他國家城市好。

騙局無所不在*黃金枝(40歲,清潔女工)

騙局無所不在,即使不在刮刮樂活動黑區,大家仍然要提高警惕。

騙子不止可以當面下手,還可以通過電話或電郵,甚至是上門詐騙。

關辦公室逼給錢 跪刮刮樂婦女求饒

一名新加坡籍婦女在新山遇到蠻橫的刮刮樂集團,被帶到辦公室后,遭警告不給錢就打,婦女怕得跪地求饒,之后奉上典當金飾的新幣7000元現款(約1萬6800令吉),刮刮樂才“可憐”她,退回新幣1000元(約2400令吉)並放人。

這位鄰國婦女來新山辦理事務,這一趟,她猶如遭遇到恐怖的勒索事件,迄今心有余悸。

住在新加坡宏茂橋的侯女士(53歲,兼職清潔工)透過馬青總團消費人事務局副主任柯松達安排記者會,闡述事發經歷。

侯女士闡述,上個月25日,她到新山與友人辦理出國遊玩的手續,準備回程途中,在新山城中坊通往蘇丹依斯干達大廈的人行天橋,巧遇2名刮刮樂職員。

如同先前的受騙案例,刮刮樂職員聲稱和新加坡昇松超市和職總廉價合作社(NTUC)合作,舉行幸運抽獎,要求事主打開卡片。

返家取物典當

這時另一名男子出現,兩人左右夾攻,一起在事主耳邊不斷遊說,她就開啟卡片,對方即刻稱是超級大獎。

“之后,他們夾攻我上了一輛德士,前往他們的辦公室,車程約半小時,德士車資16令吉由我支付。”

她指出,抵達辦公室后,一男一女的職員在內等候,男職員向他索取身分證,之后詢問她是否有信用卡及戶頭號碼等問題。

之后,她被原先的2名職員帶去乘坐紅色轎車,前往新加坡的住處,拿值錢的東西典當。

她指出,第二次回到辦公室,職員將她關在辦公室,還恐嚇說房間裝有閉路電視,不要亂來,不給錢就打。

“我大聲喊給我出去,他們把音響開大聲,情急之下,我心想沒有給錢就一定是出不去,就下跪喊救命。”

之后,女子好言相勸,說錢會歸還,她將錢交上后,便安排司機載她回家。

交出萬四放人

侯女士典當金飾拿了新幣8000元(約1萬9200令吉),在回到刮刮樂辦公室時,車上2位男職員即刻要了新幣1000元(約2400令吉)作為廣告宣傳費用。

之后,侯女士重返辦公室,一男一女職員看她四處張望,就恐嚇她說房內有裝閉路電視,叫她不要亂來,更指若不給錢就打她。

她說,當她覺得不妥,便大聲喊叫“給我出去”,但是對方卻把音樂聲量越開越大聲。

“我一時心急,只想快點逃離現場,就下跪求救。”

她說,女子即刻叫她坐下來好好談說,錢只是拿去做記錄鈔票號碼罷了,之后會退還。

她只好再交出新幣6000元(約1萬4400令吉),男子也向他聲稱,會在本月7日(星期日)將現金歸還給她。

與此同時,在較早時,在車上向侯女士要了新幣1000元的2位男職員,或許同情起侯女士,而現場退還新幣1000元。

“他們還叫我不要生氣,會幫我賣掉玉床,再把新幣5000多元還給我。惟事后,我並未取得任何退款。”

1.jpg
侯女士損失嫁妝,悔不當初。

2.JPG
柯松達(左)陪同侯女士出席新聞發布,講述刮刮樂集團的惡行。

刮刮樂騙案又一宗!這回是新加坡清潔女工典當紀念性嫁妝,被騙走6千新幣(約1萬4千500令吉),並遭禁錮在密室2個多小時不得脫身,嚇得下跪大呼“救命!”

53歲的事主侯女士今日在馬青柔州分團公共服務及投訴局主柯松達、新山馬青區團執委兼臨床催眠治療師紀志樺以及執委黃成興的陪同下,說出上當經歷。出席者還有侯氏朋友的丈夫李明財(50歲,商人)。

侯女士是於7月25日到新山找朋友,下午2時30分,她經新山一座購物廣場通往新山關卡的行人天橋上,遇到了刮刮樂集團2名成員。

侯氏說,兩個年輕人你一言我一句,指她獲得的是特別獎。她在被兩人疲勞轟炸下,糊裡糊塗就上了德士。

她到了刮刮樂集團辦公室,有一對男女來接待並詢問她身上是否有錢,她說她身上只有3千泰銖。

2人載事主回新加坡取錢

對方“扣押”了她的泰銖,2名青年就負責載她回到新加坡宏茂橋的住家取錢。

侯女士回到新加坡後,典當了結婚時做嫁妝的項鏈、母親送的手觸,還有用她的聘金所買的手鏈,一共得到8千新元。

來到新山後,雖然對方有把泰銖還她,但是當她一進入辦公室內時,對方卻用重重隔間將她“封鎖”起來。

情急之下,她哭著下跪,口口聲聲說:“我貪心,我上了賊船,我懺悔……”還不斷大叫救命。可是,辦公室內的收音機開得很大聲,外界根本聽不到她的求救。

她大約被關了2個多小時,給了錢才脫身。

談到嫁妝,她數度落淚哽咽,因為手鏈是父親拿了聘金之後,捨不得花掉,而買了手鏈給她作紀念。她父親已過世,因此手鏈很有紀念價值。

發現刮刮樂公司用假地址

侯氏朋友的丈夫李明財透露,他們在隔天到消費人仲裁庭尋求協助,得到的答案是,這家刮刮樂公司用的是假地址、假公司,沒有對象,因此須向警方報案。

柯松達則表示,刮刮樂騙案不斷,而該局能做的就是不斷的教育民眾。

催眠師:太多訊息無法思考

為何侯氏會上當,甚至典當嫁妝?臨床催眠治療師紀志樺指出,這與人的大腦操作極限有關。

他表示,這是因為人的大腦只能消化有限的訊息,而2個年輕人不斷對她講話,向她大腦輸送訊息,無疑是利用方法,使她無法思考。

紀氏說,人一旦面臨太多的訊息,大腦就會“故障”。人的大腦是需要思考的,一但無法思考,對方發出的“跟我走”的指令,就會掉進潛意識,使事主跟著對方指令行事。

捉刮刮樂大伯公頂罪 出盡奇招閃避法律制裁

1.jpg
馬青地不佬區團舉辦的“踢不倒擂台”論壇,由柯松達主講“刮刮樂為何反不了”議題,吸引一些市議員及村長出席。

「刮刮樂,為何反不了?」論壇

刮刮樂活動禁之不絕,原來有“大伯公”去頂罪!

據悉,柔佛州目前還有兩家刮刮樂公司“屹立不倒”,該公司出盡奇招,走漏洞來閃避法律制裁。

馬青總團消費人事務局副主任柯松達揭露,當警察逮捕刮刮樂成員或喝令關閉公司時,刮刮樂幕后人通常就會安排“大伯公”頂罪。

“所謂‘大伯公’,就是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收了錢后,佯裝是刮刮樂公司老板頂罪。他們被警方扣留數日后就獲釋,公司只要繳罰款,很快就東山再起。”

用錢解決問題

柯松達指出,該集團很懂得用錢解決問題,一般都會退還受騙者或有關當局及人民代議士追討的錢,絕不硬碰硬,往往受騙者拿到錢后就了事,也不再追究。

他坦言,警方及貿消部在對付刮刮樂活動上面對灰色地帶,例如,較難援引刑事法典第420條文(欺騙及不誠實地引誘移交財物)來向他們定罪。

馬青地不佬區團于昨晚在區會會所主辦“踢不倒擂台”論壇,特別邀請柯松達主講“刮刮樂,為何反不了?”。

柯松達希望對付刮刮樂活動課題能夠帶入國會討論,由國會制定措施來杜絕。

另一方面,這場論壇出席者不多,馬華地不佬區會主席兼地不佬區國會議員鄧文村指出,相信這項活動缺乏宣傳,以致出席人數不理想。

他也公開直轟沒有出席此活動的市議員及村長,他說,市議員及村長應該出席這項具有教育性質的活動,以便傳達正面訊息給公眾。

他也將把打擊刮刮樂活動課題帶入國會討論,尋求適當的解決方案,杜絕日益猖獗的這股歪風。

打擊「刮刮樂」有成效僅剩新山峇株各一家

據柯松達了解,現今新山及峇株巴轄各有一個刮刮樂公司,且越來越多新加坡人被騙。

他說,打擊“刮刮樂”取得成效,柔佛州個案銳減超過一半,僅剩約兩個刮刮樂公司繼續行騙。

5年前,每逢他召開記者會揭露刮刮樂騙案,一天內就可接到30至40個個案投訴,如今一個月內,他只接到不超過5個個案。

柯松達曾是馬華刮刮樂特工隊隊長的柯松達,他認為,多年來通過受騙人闡述遭遇的借鏡達到警惕公眾的教育效果,現在已越來越少人受騙。

“以前刮刮樂集團巔峰時期,可在一所商場設兩三間公司,但據我了解,現在,只剩新山及峇株巴轄各有一個刮刮樂公司。”

他也指出,刮刮樂開始轉向不知情的新加坡人下手,一些在新加坡工作,少閱讀本地報章的人士,成為現在主要獵物。

催眠行銷術行騙

某刮刮樂公司前身是一所直銷公司,善用“催眠行銷術”讓獵物傻傻奉上金錢。

柯松達說,該公司前身是直銷公司,曾經出版刊物及組織擁團隊等,還在各大報章刊登廣告,甚至邀請名人出席活動。

他說,當政府于2007年底,把該集團進行的刮刮樂活動列為非法活動,這個集團失去行銷執照后,他們就利用這些舊資料和名人出席活動剪報來行騙。

據他觀察,對方使用的是直銷界裡廣為人知的“催眠行銷術”。

“他們知道人的腦袋思考有限,于是,安排許多成員在被騙者身旁不斷塞入訊息,讓被騙者無法獨立思考,跟著指示去做。”

他也指出,刮刮樂集團捉緊人性貪念的弱點來攻擊,再配合行銷法去欺騙,非常有策略性,任何階層包括受高等教育的人都有可能受騙。

接獲受騙者投訴銀行中止刷卡服務

銀行協助打擊刮刮樂活動,例如當接獲受騙者投訴,某刮刮樂公司或與金店勾結詐騙時,銀行會中止刷卡服務。

柯松達說,當局與銀行接洽后,要求關注這些金店的刷卡數額,而銀行的配合給予很大幫助。

另一方面,他說,由于刮刮樂集團不再是直銷公司,如果要從貿銷角度來對付的話,只能通過消費人仲裁庭,其中針對銷售手法的條文切入。

另外,他指出,刮刮樂集團以兜售筆的方式來作掩護,當他們發現買筆的人很好心,他們就會露出真面目,拿出刮刮樂的幸運卡向這位“好心人”介紹。

據了解,當貿消部官員前來檢舉時,他們就扮成售筆人,使官員無法在證據充足的條件下逮捕他們。

由于受騙者被騙走的款項只是數千令吉,一般不會入稟法庭被起訴,使得刮刮樂集團仍然未受到法律制裁。

新山遇刮刮樂黨被載走,78歲機警阿婆堅持不給錢,並佯裝有糖尿病會暈倒,說服對方把她送回關卡。

阿婆饒雪菲告訴記者,她本月13日中午,獨自搭車到新山購物,在新山城中坊連接新山關卡的行人天橋上,被五六名男子圍住。

阿婆說,男子聲稱是昇菘超市的職員,公司近期將在新山開設新分行,正進行宣傳活動。

“他們硬叫我拿張卡,然后卡都沒打開,就說我好福氣,5000分之一的機會都被我抽中大獎了。”

阿婆佯稱約了朋友要離開,但對方說午餐時間到了,可以送她一程。

“一名男子堅持要我上車,還說他有義務保護我,因為我中了大獎。”

阿婆上車后,意識到最近報章常報道關于刮刮樂騙局的新聞,頓時提高警惕。

她說,坐了半小時車程,她被載到一間地點偏僻的辦公室。

“他們說我抽中一輛車,只要付7500元(約1萬8000令吉)的擁車證,就能直接拿鑰匙把車開回新加坡。”

由于阿婆心中已存疑,她沒答應付錢,也聲稱自己沒那么多錢。

糾纏將近2小時,一名自稱經理的男子,見阿婆仍不被動搖,于是叫她自己搭德士走。

不過,阿婆卻對刮刮樂黨員說:“事情沒那么簡單,我有糖尿病,已經整天沒吃東西,如果還站在烈陽下等德士,可能會暈倒。到時,我送院被警察問起,就會說是你們把我帶到這裡的。”

阿婆坦言,她的糖尿病病情其實沒那么嚴重,但這招果然奏效,對方答應載她出去,她在下午3時左右,安然回到關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