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腐到底長得是什麼樣子

在義大利米蘭留學的墨西哥憂鬱王子阿洛迷上了台灣菜,因為他的台灣室友小傑總是在下課後帶著阿洛去中國餐廳。三個月後,阿洛除了會用中文給自己點一份炒麵和餛飩湯外,他還編了一首豆腐歌:「豆腐豆腐,好吃的豆腐。豆腐豆腐,我愛豆腐。豆腐豆腐,請給我更多的豆腐。」

誤認豆腐成海魚
阿洛吃過的美味豆製品有很多種,除了嫩豆腐之外還有油豆腐、豆皮、豆乾、蘭花乾,但是為了方便用英語解釋,小傑告訴阿洛說:「他們通通都是豆腐,只不過是不同種類的豆腐。」阿洛點頭,其實才是迷惑的開始,因為他一直誤把豆腐當成是一種在海裡像魚一般的動物。當阿洛熟練的拿起他專用的筷子夾起豆皮說:「這應該是豆腐的皮。」然後又夾著油豆腐說:「這是比較軟的部份,應該是豆腐的肚子吧?」然後他又夾了一塊豆乾說:「這個比較緊實有彈性,應該是豆腐的大腿。」
那天阿洛一邊在廚房裡準備晚餐,一邊忍不住唱起豆腐歌,小傑知道是該去中國城買豆腐的時候了,因為他那種想要滷豆乾的「台灣本能」早就在心中蠢動許久。在一個晴天高照的周末,小傑終於背起背包再次進攻中國城,一口氣買了豆乾、油豆腐和豆皮,滷了滿滿一大鍋。

藉滷味認同身分
小傑讀完國中後跟著家人移民到紐西蘭,和其他的台灣移民住在同一個社區,每當社區的台灣人要聚餐時都少不了有一鍋滷得香噴噴的豆類食品,那鍋滷味往往是最快被搶光的。從台灣到紐西蘭,再到米蘭,小傑總是藉著一鍋滷味來認同自己的身分。當豆腐在滷汁裡噗噗噗噗跳動時,就像是小傑血管裡所流動的血液,他知道自己來自台灣。「豆腐長得是什麼樣子?」阿洛邊吃邊問,小傑隨口回答說:「你想是什麼樣子,就是那個樣子。」阿洛說:「我想像中的豆腐長得很可愛,像是還沒完全變成青蛙的蝌蚪。」
阿洛問小傑台灣到底有什麼?小傑指著那鍋豆腐說:「台灣就像是可以吸收各種味道的豆腐,豐富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