貫徹三權分立從雪州開始

雪蘭莪州政府刻在草擬“2009年雪蘭莪州議會服務委員會法案”,以加強州議會的角色和效率,提昇其獨立與自主性,逐步落實真正的“三權分立”,讓雪州議會達到與其他共和聯邦國家立法機構同等素質與水平。有關法案將建議州議會屬下的職員事務與財政管理,脫離州行政單位,交由“雪州議會服務委員會”管理。該委員會主席為議長,委員包括雪州大臣、反對黨領袖和5至6名州議員,該委員會並不會在州議會會議和遴選委員會會議扮演任何角色。這項法案乃仿傚英國、紐西蘭和澳洲等國家的權責制衡法令。

目前大馬議長權力十分有限,議會行政隸屬州秘書處,職員皆為州政府公務員。從政治的層面來看,將立法議會獨立於行政機構之外,可以避免發生類似霹靂州議長被撤換的事件。霹靂州今年2月因3名民聯議員退出成為獨立議員,最後導致民聯州政府倒台,民聯議長西華古馬盡一切努力阻止變天,然而他不斷受到聽命於州秘書處的議會職員所阻攔,最終他也難逃被撤換的命運。

無論如何,撇開政治議程,雪州政府這項法案立意良善,值得肯定,最大的好處在於更清楚界定議會的行政權力,從法源上確認責任歸屬,讓議長權力更有效貫徹,進而維繫立法議會尊嚴和主權。在此項法案下,議長將能夠進一步控制議會的人事、預算、資源與行政權,而不僅是一名負責主持會議的議長。

有關三權分立的概念,源自法國政治哲學家孟德斯鳩的理論,即嚴格的權力分界,各個國家機構及人員之間的權力不能有所重疊。沒有任何一個政府機構能夠控制和干預其他機構的事務。不過,美國學者麥迪遜提出了另一種三權分立的理論,即各機構之間雖權責分立但是互相關連,且相互制衡。大馬的制度是傾向於麥迪遜的理論。不過,理論未必就能夠有效貫徹。

大馬的制度與美國不同,美國總統與眾議院是完全分開的,大馬則實行內閣制,內閣閣員也是國會議員。在憲法下,政府必須向國會負責,在進行問答環節、辯論、動議時,部長必須到國會備詢。國會可以通過投不信任票推翻內閣,但是,往往受到諸多政治現實的牽制。

此外,雖然大馬國會允許議員提呈私人法案,但是實際上法令都是由政府主導。總檢察署草擬了法案交由內閣通過,組成內閣的政黨可以通過其多數議席優勢推動法案在國會的通過。因此,今天我國法律很多都是由行政主導產生,多過由立法議會制定。

以大馬的情況而言,制衡理論上是存在的,沒有任何機構可以完全控制另一個機構,各個機構仍可以互相制衡。但是,行政權力始終最大,盡管受到立法和司法的制衡,換句話說,尤其是立法仍無法有效制衡行政,這是必須加強並改善之處。

在內閣制下,贏得多數議席的陣營執政,議會負責監督和立法,行政首長有權解散議會,雪州這次推動制定議會服務委員會法案,有助於修復立法與行政之間的平衡關係。不過,這項立法並不會使議會權力膨脹,優點是使大馬的三權分立、互相制衡的制度得以有效貫徹,在制度的完善健全下,各個機構將能夠更有效發揮功能,雪州的改革值得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