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手術的日子 姚明好好保護自己

奧運年受傷讓中國籃球球星姚明懷疑命不好,並承認自己有強迫症。

昨天,中國某雜志對球迷進行街頭訪問,對姚明最多的祝福就是平安、健康。

奧運結束后姚明也即將返回美國,為10月開戰的美國職業籃球聯賽(NBA)備戰,返美前他表示:“通過休斯敦火箭的訓練,相信我能夠恢復到100%。”

在與球迷的對話中,姚明也暢談他的心路歷程。

懷疑自己命不好

過去4年,姚明動3次手術,光是他的臉,就被縫了50多針。奧運年再次受傷,令姚明第一次沮喪,甚至懷疑自己命不好。

“最初我確實有些沮喪,特別是重複受傷,連續3年都受傷。我懷疑是不是自己命不好,要去算算命啊,當然這是開玩笑。

很多運動員犧牲健康,希望自己更出色。等退役時,身上落下一身傷病,我身邊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父母。包括大家也關心的劉翔,我想他也需要長時間恢復。”

姚明說:“如果我知道這是最后一場比賽,我會堅持上場。但如果今后還有很多機會,我會好好保護自己。”

“我對手術恢復很有經驗,但這次3個月后才允許我開始跑步,肌肉的萎縮程度已經非常大。看是看不出,但一旦跑起來,能感覺到自己瘸了。

做很多動作的時候,原來可以輕輕鬆鬆,現在做不到了。原來可以很輕鬆打敗一些球員,現在做不到了。這是一種很大的挫折感,特別特別明顯。”

自覺患上強迫症

這讓人們回想火箭連敗時,賽前姚明總是帶頭熱身的場景,眾老記私下甚至覺得姚明有點強迫症。

“誰能給我解釋,強迫症是什麼意思。”姚明頭一回聽到這個說法,自己也笑了。“強迫症,就是一定要去做一件事情。”主持人解釋。

姚明不假思索地說:“那可以說我是有強迫症。我也是人,不是神,也會受情緒影響。當有壓力,希望快點踏上球場。踏上球場后,壓力都沒了,因為我會專注在籃球上。”

“姚基金”很有意義

建立“姚基金”,以及去四川災區看望孩子,是姚明最重要的計劃。

“我去了我們捐助的一些學校,接觸一些孩子和當地群眾。之前我很擔心不知怎麼和他們溝通,怕自己說錯話。”這樣的緊張,在姚明身上很少見,他是因為在意,所以緊張。

最充實的一場比賽

“災區的情況我不是非常清楚,哪怕做了再多的功課,閱讀再多資料。畢竟,資料是死的,人是活的。

我去之前感到沉重,是因為有很大壓力,這和籃球不一樣,不是我擅長的工作,就像我比賽前對這個對手不瞭解一樣緊張。”

在陪災區的孩子一起打籃球,聽到他們說“姚明哥哥,我們愛你”時,姚明說:“ 我感覺時間沒白花,活得很有意義。”

關于2008年的夏天,中國男籃留給人們的記憶是與西班牙隊的蕩氣迴腸,也是在無緣四強后姚明凝重的表情。

這是一段遺憾但又愉快的經歷,對姚明更是複雜。他形容奧運會“是我在國家隊歷程最充實的比賽”。

整個奧運會,遺憾只是一部分,更多還是喜悅。”

姚明的遺憾,莫過于傷病。“從身體狀態來看,奧運會並不是最好。經歷2月底的大傷病,之后一直恢復得很艱難,奧運會時身體也只恢復80%。

經過近這一個月的休整,自己恢復訓練20多天,恐怕現在的狀態都比奧運會時好。

踏入五棵松最感動

京奧最令姚明感動的一幕,不是開幕式出任旗手,也不是中國男籃挺進八強,而是當他和隊友第一次踏上五棵松籃球館。

“這和我以往打奧運會完全不一樣。第一次打奧運會,第一場也是對美國隊,那是在悉尼。觀眾給我們的鼓掌聲是稀稀拉拉,美國隊一出場整個球場都炸了鍋,你不身處那個場地,感覺不到。

這一次,當我跑進去之后,我能感覺到觀眾對你的支持、鼓勵,我們心臟的跳動和他們的節奏是一樣的。 ”

主場球迷的支持,讓姚明感到這支球隊乃至這個民族的力量。“一直說,太多的鼓勵會變成壓力,但這一次球迷的支持度是以往任何一次都沒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