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出族群整合的第一步

政府考慮在所有官方表格及文件上刪除“種族”欄目,以落實首相納吉所提出的“一個馬來西亞”的理念,這是繼去年內閣提出制定種族關係法令的建議後,又一項新的舉措。

政府提出上述建議,其實是大勢所趨。以印尼為例,蘇哈多威權體制瓦解後,瓦希德上台瞭解印尼長期不安定的症結所在,遂展開了全面的改革,下令撤銷限制印尼華人宗教、信仰、民俗活動的禁令,華人報刊得以自由出版,開放華文書刊進口,准許華文成為各級學校選讀科目;梅加瓦蒂接任總統後,更踏足孔教總會舉辦的春節大會,並將農曆新年正式定為全國公共假日。接著蘇西洛更推動新國籍法,所有在印尼出生的華裔等少數族群擺脫被歧視的命運,今後與其他印尼土著享同等待遇,換言之,沒有土著與非土著之分。

但無論是瓦希德、梅加還是蘇西洛推動的改革,都面對來自保守勢力,特別是種族宗教極端份子的反撲,過去印尼排華事件動輒發生,只要別有居心者一撩撥,種族仇恨的怒火即刻燃起,滋事份子變得目無法紀,當地華人往往首先遭殃。排華已成為每個華人心中揮之不去的夢魘,如何壓抑極端份子藉機鬧事,將他們繩之以法,要靠當政者執法從嚴,因此,政府在這方面要有足夠的勇氣與決心。

從印尼政府致力族群的整合可知,改革是一個複雜尖銳的歷史過程,涉及各種價值的衝突、利益的抗爭,認知的矛盾,使得在舊結構、舊秩序向新結構、新秩序轉化的同時,面臨強烈的挑戰,可謂步步艱危,稍有不慎,即有可能陷於全面崩解而致社會動亂。印尼的改革如此,而大馬的改革亦然。

從倡議制定種族關係法令到官方表格廢除種族欄目,顯示政府確有推動的政治改革的意願。其實早在 1965年英國就已制定種族關係法令並成立種族關係委員會,明文禁止種族歧視的種種行為,歐美、澳洲以至南非等多元社會也有類似的法規,約束族群間的言論與行為,維護社會和諧。在種族關係法令下,各族群特別包括少數群體皆受到法律保障,以避免被歧視;一旦遭到歧視,民眾有權利向法院或勞資糾紛裁判局申訴。

更值得關注的是,法令也規定政府機構的歧視行為實屬違法,並要求政府部門及其他公共機關成立推廣種族平等的制度。不過,大馬政府尚無意取消涉及馬來人特權的表格的種族欄目,顯示當局現階段還未做制度性改革的準備。

政府應該擴大理性討論的空間,建構互相溝通與瞭解的橋樑,最後各族民眾的權益能夠受到更全面的保障,每個人都可以獲得平等及公平的等待。然而,這並非只是靠取消種族欄目就足以達到目的,而是要靠當局的政治決心,打破長久以來存在於大馬社會的種族分化現象。當局在推動政策時,應該更加透明、開放及去種族化,同時需要有明確的政策,認可各族文化享有平等的價值;此外,更要積極去改變大專院校內既有的種族化措施,讓學生更自由地組織多元族群的團體,取代以種族及宗教為基礎的學生組織。目前在學校推行的種族交融計劃,並在大學內教授種族關係科目本意良善,但類似的國民教育應始於教育年輕一輩在面對不同文化時,應具備更寬容的態度,而不是將一個族群的文化定型。

大馬面臨的族群整合問題,對所有多元種族國家而言,是一個問題雖老,但卻極富新意義的挑戰,不容忽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