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来转去的菜盘

一个阿贝丁人同自己新近结识的加布罗伏人来到饭店用午餐,像意料中的那样,两个人只要了一条鱼,招待员把叫的菜端来以后,他俩好长时间都没敢动这条鱼,以免显得过于心急。这时两人都注意到,吃鱼尾不上算,因为鱼尾窄些。鱼开始凉了,阿贝丁人(鱼尾是冲着他的那一面的)开始说起话来。

“你知道哲学家是一种什么人吗?”

“不知道。”

阿贝丁人把菜盘掉转过来,让鱼头冲着自己,并解释说:“哲学家是这样一种人,他能掉转世界,就像我掉转菜盘子一样。”

“那么,你是哲学家吗?”加布罗伏人问道。

“当然不是。”

“那么,世界原来什么样就还让它什么样吧。”

加布罗伏人一边说,一边把菜盘掉转成原来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