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 太平命名的由来

太平命名的由来

文化的起源都跟河流有密切的关系。世界四大文明古国都脱离不了河流的影响,如:巴比伦之与幼发拉底和底格里斯河,埃及之与尼罗河,中国之与黄河以及印度之与恒河。同样的,马六甲王国濒临马六甲海峡,霹雳王国也建立在霹雳河口。

拉律(Larut)因为远离下霹雳(HilirPerak)之霹雳河口,在19世纪初叶,尚名不见经传。自从隆·查亚花(LongJa’afar)在拉律开采锡矿而于1844年初次输出锡苗以后,他跟槟城华商的联系,便日渐密切,这是因为拉律的锡苗都出售给槟城华商的缘故。当时,住在拉律的华人,据说只有3 名。后来,隆·查亚花雇请华人到拉律来开采锡矿。19世纪中叶,华人开始在拉律的阿三古邦(AsamKumbang)、吉辇包(KelianPauh)和新吉辇(KelianBaru)即甘文丁(Kamunting)一带定居。

1857 年,隆·查亚花逝世,雅·依布拉欣(NgahIbrahim)子承父业。其时,因为华人移入拉律的人数日益增多,形成了两大党派,那就是历史上所记载的海山和义兴。海山党的成员由广东增城人组成,义兴党的成员则由广东惠州人组成。当时,海山党人居住在吉辇包,人数约有4000人;而义兴党人则居住在新去吉辇,人数约有2200人。海山党中具有影响的领袖是刘三(LawSam)和郑景贵(ChungKengKwee),义兴党则由苏亚昌(SoAhChiang)、李亚勤(LeeAhKhun)和陈亚炎(ChinAhYam)领导。

1861年7月,两党首次起冲突,义兴党人因为人数较少,所受的损失较大,计死1人,8家人的产业被洗劫一空,因此大起恐慌,大约有1000人逃亡到槟城,其首领李亚勤向槟城海峡殖民地政府投诉并要求协助。结果雅·依布拉欣被迫赔偿17,447元予义兴党人。

第2次的冲突发生于1865年6月,这次的战事更为惨烈,死伤人数更多,致使义兴党的惠州人逃离新吉辇,前往吉隆坡,所以吉隆坡的华人中,惠州人占了大部分。

1872 年初,两党又起战事。事因义兴党魁李亚勤跟海山党首领郑景贵好友的妻子有染,引起海山党人不满,他们将李亚勤及其情妇处死。此事发生后,义兴党人愤怒异常,想攻击海山党人。由于海山党人答应赔款2000元予李亚勤家属,终告和解。后来海山党人违约,其时义兴党人也另选陈亚炎作为他们的领袖,填补李亚勤的遗缺,于是陈亚炎率领600义兴党人从高渊(NibongTebal)的吉辇河(SungaiKerian)出发,在巴东(Matang)登陆,并取得拉律义兴党人的内应,于1872年3月26日将海山党的矿场焚毁,并将海山党人从巴东赶回槟城。

同年10月16日,一艘载满海山党人的舯舡从槟城航行到拉律,潜伏在拉律的海山党人佯言邀义兴党人到巴东集会,以便推选一位华人甲必丹。正当义兴党人在巴东集合时,从槟城赶到的海山党人便乘其不备,一举将义兴党人歼灭,几千名生还者都逃亡到槟城。海山党人收复失地,重新进入拉律。

同年12月,一心想复仇的槟城义兴党人进攻拉律,受到吉辇包的海山党人顽强抵抗,不能长驱直入。不得已,只好封锁离吉辇包不远的新板(Simpang),致使海山党人不能运出锡苗,也不能输入粮食。

在这期间,霹雳州马来王室也发生争夺王位继承权。1871年5月25日,霹雳州第24任苏丹阿里(SultanAli)在沙绒(Sayog)驾崩后,由于王储拉惹阿都拉(RajaMudaAbdullah)害怕遭受拉惹尤索夫(RajaYusuf)的杀害,不敢回来沙绒就职,最后由宰相拉惹依斯麦(RajaBendaharaIsmail)在1871年6月28日就任霹雳州第25任苏丹。拉惹依斯麦就任苏丹以后,霹雳州3位王族:即苏丹依斯麦、王储拉惹阿都拉和拉惹尤索夫(后来就任霹雳州第27任苏丹),为了争夺继承权,闹得鸡犬不宁。

由于担扰拉律两党的对峙将蔓延到槟城,同时一劳永逸地解决自1871年以来马来王族争夺王位的争端,海峡殖民地总督安德鲁·克拉克爵士(SirAndrewClarke)接到华民政务司毕麒麟(W.A.Pickering)的报告后,便召集各有关人士于1874年1月14日在邦格岛商议。

邦咯会议在1874年1月16日开始举行。会议分开两组进行,一组由克拉克总督代表殖民地政府跟霹雳州马来王族及酋长商议,以谋求解决王位的继承权问题;另一组也是由克拉克总督代表殖民地政府跟拉律的两个华人党派首领会商解决拉律的争端。

义兴党由陈亚炎率领,海山党由郑景贵带领。邦咯协约终于在1874年1月20日由26名出席会议的华人领袖签署。

在邦咯协约中,王储拉惹阿都拉被推举为霹雳州第26任苏丹。此外,两党领袖所赞同的条款如下:

(一)
停止械斗,解除武器,拆除防御工事。

(二)
自由回返拉律,重操旧业。

(三)
不可破坏拉律的和平,任何一方若不依照条文行事,将被罚款5万元。

邦咯协约签订后,霹雳州首任参政司美芝氏(J.W.W.Birch)委任副参政司士必地上尉(CaptainT.C.S.Speedy)重新整顿拉律的行政。1874年4月,士必地尉在拉律地区建立了两座新市镇:离开古打(Kota)约4公里、靠近吉辇包的新市镇。在士必地上尉的建议下,英国政府接受以华文“太平”(Taiping——“EverlastingPeace”inChinese)命名;义兴党的大本营新吉辇,士必地上尉恢复原本的马来旧名甘文丁(Kamunting)。

后来,两个敌对党的首领还结成亲戚——陈亚炎收了郑景贵的第4儿子郑大平(ChongThyePhin)为干儿子,一时传为佳话。

“太平”原本拼写作Thaipeng,什么时候改拼为Taiping,尚待考查。“太平”改拼成Taiping,跟汉语拼音字母拼写法吻合得天衣无缝,也是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