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潔癖男真難忍

女人喜歡有清潔感的男人,但男人對乾淨執著過度,則很難忍受,女人用過的電腦鍵盤、滑鼠都要消毒,或女人坐過的位置隨即用吸塵器吸,毛髮掉落當場撿,簡直把女人當髒物對待,非常受不了,美津子遇過如此神經質的潔癖男,但做愛時他卻一下就把性器掏出要求口交,讓美津子想把他殺了。

瘋狂洗手 頻換床單
優衣跟潔癖男來往,散步時絕不坐公園的椅子、不吃攤子食物,餐廳的餐具都要用他自己的手擦過才敢吃,他的手一天不知道洗多少次;有次優衣拿蛋要做消夜給他吃,他馬上檢查說:「賞味期限已經過了!」優衣一看不過差30分鐘,很想拿蛋砸他。
真秧跟潔癖男第一次約會,男人不斷用餐巾紙擦刀叉,盤碟稍有瑕疵都要換,店員直嘀咕,真秧覺得很丟臉,那麼在乎的話,一開始就該帶她去高級店!她特意穿袒胸小禮服,但潔癖男注意力全在餐具!
跟潔癖男交往苦不完,像七海的男友不管春夏秋冬,每天都換床單,七海覺得又不是賓館,為何要如此忙著洗、鋪?洗澡後,男友從天井到地板,擦得一滴水也不留,擔心會發霉,完全不相信換氣扇功能。他嫌電車吊環、座位很髒,再怎麼搖晃也不抓、去再遠的地方也不坐;七海覺得比有些戴手套的潔癖男好多了,但格外懷念以前髒亂而有男人氣概的老情人。
辦公室也有些潔癖男,文具都用抗菌文具,不肯換影印機的碳粉匣,擔心弄髒手;但也有些潔癖男滿受歡迎的,像餐後跟女同事一起刷牙,或隨身常備消臭劑,從外頭回來臭汗浹背時會自己噴灑一下,很能博得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