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男人永遠想叫別人負責

這個時代男人只因為是男人而從社會能得到資源不多,但女人還老是要男人像個男人,男人也很歹命,其實女人也沒打算要男人負責什麼,月子說:「要男人負責是很過時、不公平的想法,但至少希望男人能對等相處,不要什麼都期待女人負責!」完全不想負責的男人無法接受女人的過去,連做愛本身、變更體位等都一一問女人「這樣好嗎?」好像很尊重女人,什麼都用提案方式,其實是什麼都讓女人決定,自己絲毫不想承擔責任。

做完愛都想要評分
靜香遇過這樣的男人,每次約會都傳來許多餐廳的網站,要靜香挑選,男人基本理論是「只要女人同意,女人就是共犯」,靜香覺得無所謂,但沒想到自己挑的店沒命中而不好吃,男人還會說:「反正這是妳挑的!」言下之意似乎靜香還得負更大的責任;做愛時也一樣,從不說「我們來試試後背體位!」都是說「接下來試試後背體位好嗎?」一定會加個問號,靜香不回答的話,就不繼續做下去,實在很受不了;做完後還執拗地確認:「妳達到高潮沒?」據說這算相當節制的,男人在學生時代每次做完愛都要問女人:「如果滿分5分,我這樣算幾分?」說穿了就是欠缺自信,不想為女人付出太多,更擔心多付出反而需要負責。
許多年輕男人都覺得跟人妻交往比較輕鬆,還說:「跟未婚女人交往,會耽誤人家的青春!」這些男人表示自己不像《在世界中心吶喊愛》的男主角,不是那種會全身全靈去愛女人的男人,總之不想負責,但即使在通姦除罪的日本,跟人妻交往也有更恐怖的風險,像豐田有次遇到一位人妻說:「我已經跟我丈夫告白我愛上別的男人!」他才體悟到或許因此得賠償人妻的丈夫精神損失,當場臉色發青。

逼死不說「我愛妳」
總想讓別人負責的男人除了什麼都不主張外,老說是別人不好,自己生活揮霍,卻推說沒錢是公司虧待自己等。靜香說:「逼死他都不會吐出『我愛妳!』『當我的女人!』等決定性的話出來!頂多自言自語般地說:『我陷入情網!』讓女人錯覺而已!連上床也解釋是『都是女人主動投懷送抱!』好像還迫不得已!多方閃躲迴避吵架,千萬不要誤以為這是溫柔好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