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朝河:若Timah不是Timah

image

假设一个情境。

你刚生下一个宝宝,准备为他命名,为了望子成龙,你是否会刻意乱取一个争议性名字?

“当然不会!我反而希望给他一个吉祥又有寓意的名字。不求荣华富贵,但求安康长大。”我想多数人应该会有这个答案。

无论任何事,取名都是神圣的,没有人会希望在这个重要程序中存有一丝玷污念头。尤其在大马,相信很多人对“不怕生错命,只怕取错名”这句话心有戚戚焉。因为大马有太多种族,华人之间又有不同籍贯,导致每次取名都会非常烧脑,取完后甚至要把所有的潜在谐音检查一遍,深怕一不小心造成误会,最终沦为行走的笑话。

所以,懂得语言越多,有时也不是一件好事。

要为一个小孩命名都那么困难,何况是一盘要瞄准国际市场的千万令吉大生意。因此,国产威士忌Timah是否有存在侮辱伊斯兰的念头,当然是无稽之谈。

谁会希望产品杠上任何的政治或种族纠纷?谁又愿意让旗下产品冒险,为了受到负面新闻炒作而爆红?甚至在知道产品性质已不符合伊斯兰教义下,还故意反其道而行来制造话题,好分化市场的偏见,以求刺激产品销量冲高?

若有这种行销策略,相信这位老板不用参加鱿鱼游戏,就会直接被枪毙了。

争议本就不存在

换句话说,这场争议本来就不存在,尤其酒精类在大马属于“罪恶领域”(Sin Sector),整个过程能不格外谨慎处置吗?

但争议既然爆发了,正好可以让我们趁机检讨彼此的思维。

为何总是有人会自以为是,断章取义?只看到部分事实,就当作全部真相?就连应该领导人民前进的大马政治人物,为何会往往会掉入这种思考盲点,然后挑起各种不必要的对立与战争?

究竟这些人是刻意为之,还是把无知当态度?

如果是前者,我倒觉得还可松一口气。毕竟这些人明知道Timah行得正站得直,只是因为在国际得奖关系而故意拿来炒作,以期望能争取一些伊斯兰传统票源。

这符合大马政治人物的“传统标准行为”,明知道有些事最终会理亏,但终究为了一些民粹理由而拼命刷存在感;这些人充其量就是捞取政治资本的政坛小丑,不值为虑。

只怕某些政客真的把无知进行到底,骨子里是真心偏激的种族主义者。

在这些人眼中,大马就是一个去殖民地化的新国度——不曾被西方人统治过,这片土地天生就是属于特定种族,其馀人都是外来者,所有事只能遵照伊斯兰的单一教义与规则。

更可怕的是,当大部人眼中都认为这是个笑话,他们却把这些部分事实当作真理;没有完整的历史脉络,只有选择性的利我观点。最终将宗教凌驾于多元社会之上,任何违反宗教教义的事,都一律反对抗议,无视这个国家曾由3大主要种族携手建立的无私融合基础。

他们不想沟通,脑袋只有自己认定的真实。

幸好,在这次风波里,有太多更理智和气的声音冒出,透过耐心条理的解释,不仅让争议很快压下,也趁机让不同阶层与种族趁机对话,最终梳理出一套彼此互相尊重的生活信念。

Timah威士忌还是幸运地。创办人不仅拥有前瞻性的企业家精神,还兼具仁厚耐心的内涵,才能结合各界的声援力量,将危机最终化为彼此互相了解的转机。只是,大马并非如此幸运,什么课题都能拥有庞大理智的声音去细分处理。

如何回归到事情的根本与脉络去讨论是非,单就这一点,大马人还有很长远的路要走。

资料来源:东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