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精入肚 化做美麗胃潰瘍

今年暑假參加了醫學營,最大的收穫就是對生命有了更深刻的體驗。
我們所參與的藥理實驗是「大白鼠胃潰瘍實驗」。踏進實驗室,第一次望著數十隻大白鼠在我面前蠕動,頭皮不禁一陣發麻。大白鼠為符合實驗需求,早已禁食24小時以上。我們依教授指示,揪著牠的尾巴根部,將白鼠從籠中移至磅秤上。隔著一層手套,我能感受到牠那奮力的掙扎。經過一日的飢餓,排空的胃並沒有讓大白鼠變得虛弱,反而讓牠們更加認清我們這群侵略者帶來的強大威脅。

只不過是殘忍劊子手
下一步是插胃管。身為小學員的我們手執針筒,加上狀似白袍的一身實驗衣,乍看之下還真像一位小醫生。但當我把白鼠先生握在手中,另一手以胃管逐漸接近牠之際,牠顫抖著,並用鮮紅的雙眼驚恐地看著我。我這才發現:不,我不是醫生,對大白鼠而言,我只不過是一名殘忍的劊子手。
當細長的胃管從牠的口部進入食道,我像一個殺手,眼睜睜看著手中那一毫升的酒精就這樣灌近牠的胃。漸漸地,那些大白鼠不再掙扎也不再想逃跑了,懶洋洋地趴在桌上打盹兒。
酒精已悄悄在白鼠體內發揮了作用,腐蝕著牠的胃壁,也咬囓著牠的意識。望著倒成一團的大白鼠,我想,那些以酒精麻醉自己的人類,不正和此刻的這群白鼠一樣嗎?那個酒醉後的世界,真的就能讓鼠輩甚至是人類解脫嗎?
一個小時就這樣過去了,等待潰瘍的時光終於告一段落。但真正送牠們上斷頭台的時刻來臨了,大白鼠們一籠籠被送進充滿著二氧化碳的桶子裡。死亡就在那麼短暫的瞬間,最初還在我手中掙扎的溫熱,如今已化為一灘冰冷且令人鼻酸的柔軟。

劃過肌肉臟器取出胃
銳利的剪刀劃開雪白的毛皮,劃過肌肉和臟器,我們取出實驗最終的產物─胃。沿著胃大彎剪開,此時手中的物體對我們而言,不再像一個生命,而是一份未完成的工作。攤開胃壁,映入眼簾的是或紅或黑的斑點,這正是酒精,或者說,是人類的傑作。
教授笑盈盈地走過來,看見桌上那形如蝴蝶的白鼠胃壁,笑得更開心了。「很好,這組的潰瘍做得很漂亮,很美,應該給大家觀賞一下。」
人死留名,豹死留皮。大白鼠從出生、成長到死亡,為的就是成就那美麗的胃,是嗎?我想答案可以不只是肯定的。和夥伴並肩站著,我們都明白:這次的實驗不只是一個新鮮的體驗,不只是白鼠的犧牲,它有著更重大的意義。白鼠的死亡是否有價值,就決定在我們手上。
很慶幸自己能身為人類。未來的日子,我還有很多機會去成就一個不一樣的自己。從今開始努力,相信我們留給世界的,絕不只是一個美麗的胃。只要我們願意,一個美麗的世界。
1.jpg

喝酒并不能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