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厝港海南人與黃桂蘭

安煥然

新山開埠史的源頭,需溯及地不佬河沿岸的陳厝港。1844年義興公司領袖陳開順取得柔佛第二張港契,從新加坡率眾前來,開闢陳厝港。繼陳開順之後,海南人黃振胖也帶引一批海南同鄉來到陳厝港從事開墾,並在當地建了一間唯一的會館:瓊州會館和天后宮。

陳厝港如今已是一個沒落小鎮,但它在戰前曾繁華一時,也一度是海南人聚集的地方。有不少海南人曾聚居這裡,從事割膠。

黃振胖有個女兒叫黃桂蘭,是一位不讓鬚眉的海南奇女子。她好善樂施,熱情熱血,在戰前曾積極投入抗日籌賑的工作,並擔任陳厝港籌賑會主席,亦是新山區華僑籌賑會常務委員、新山區籌賑會婦女部總務和財政,經常親手製作紙花沿街義賣籌賑。她亦曾是陳厝港益華學校總理和陳厝港瓊州會館總理。當年社會風氣未開,思想保守,女性地位低落,會館總理竟能由女性出任,也真是罕見之事。

根據其子馮貴勤的記憶,過去華人家庭重男輕女,舅父黃志民有機會負笈上海暨南學堂,而他母親黃桂蘭卻沒有機會讀書。印象中,母親只會寫她自己的名字“黃桂蘭”3個字。但是,母親個性外向,經常幫助別人。當時新山的籌賑會主席黃樹芬還尊稱母親黃桂蘭為“大姐”。他們相當熟稔,黃桂蘭時常下新山市區,協助抗日籌賑工作。

抗日戰爭時期,陳厝港亦有不少熱血青年返回中國,參加抗戰。當時可能是受到統領新四軍的張雲逸影響,一批在陳厝港割膠和在咖啡店工作的海南單身漢,曾回中國參加新四軍,他們是符亞、馮文光、陳書銘、黃鳳山、葉鳳雲、張億水和王家炎。據說這批海南青年過去經常聚集在瓊州會館談論國事,加上單身無牽掛,談及熱血沸騰之際,遂而毅然返回中國,從軍去了。

1941年,日軍入侵馬來亞,黃桂蘭一家逃亡。後來日軍說“和平”了,叫逃散民眾回來認領店屋。當時馮貴勤的哥哥馮貴安原是負笈香港大學,戰爭時期返回馬來亞,他認為母親黃桂蘭曾是抗日籌賑會成員,出來認領產業,怕會有危險,乃“代母出山”。不幸,馮貴安竟被日本警備隊逮捕,連同甘家璉、盧鴻雲(甘、盧為海南人)和謝振傳等人於1942年2月1日在陳厝港附近班蘭一帶,慘遭殺害。馮貴安時年方 26歲之盛年。

根據戰後初期,由許唯心編纂的《日寇之禍──華僑殉難義烈史.新山、哥打之部》所列的〈敵寇入境被害華僑調查表〉記錄“班蘭/陳厝港”遇害的名單,合計有20人,其中的13名是海南人,佔65%。

戰後,黃桂蘭熱情不減,擔任新山中華公會婦女組主任,參加馬華公會,是一位熱情奉獻的社會工作者。1975年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