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代理趁漂白計劃混水摸魚 推介藍色會員卡詐騙

外勞代理公司疑在“漂白計劃”下混水摸魚,聲稱雇主僅需3200令吉申請一張晶片卡,非法外勞即可在本地工作,明年可申請合法准證。

據了解,政府于6月份宣佈非法外勞漂白計劃時,即有不法的外勞代理公司意圖混淆雇主,上門向商家推介“藍色會員卡”,聲稱可使非法外勞合法化。

據悉,不少雇主和非法外勞受騙,付出數千令吉后,才發現所獲得的晶片卡疑是偽造,因為晶片上的晶片只是印在卡上,並非嵌入卡內,根本沒有讀取功能。

其中兩名飲食業者紀永源(28歲)和吳小姐(29歲),今日透過馬青總團消費人事務局副主任柯松達和馬青新山區團投訴局主任蕭福隆召開記者會,希望警惕相關業者。

紀永源說,他在新山彩虹花園開店,雇有一印尼籍非法女工蘇米雅蒂(40歲),6月尾經表姐吳小姐介紹,向外勞代理公司的巫裔男職員(23歲)申請藍色晶片卡。

指明年可申請工作證

他說,對方非法外勞持有晶片卡后,便可合法在本地工作,明年便可申請工作准證,同時,雇主需先繳付1000令吉抵押金,晶片卡需兩三週做好,雇主再付清2200令吉尾數。

紀永源指出,他于6月30日,交代印尼女工前往位于新山福林園的代理公司繳付1000令吉抵押金,事后,巫裔職員帶回晶片卡,他卻發現晶片卡可疑,便把開出誌銀2200令吉的支票取消。

他坦言,對方發現支票跳票后,曾致電詢問,並答應替他解決問題,至今對方未有出現。

其表姐替2名印尼籍女工申請晶片卡,損失4000令吉。

移民局官員:晶片卡是假的

移民局官員指晶片卡偽造,沒有任何用處。

吳小姐于週四(4日),持著藍色的晶片卡到移民局向官員查詢,獲知有關晶片卡屬于“假卡”,並建議她到警局投報。

她說,6月中,自稱是外勞代理公司的巫裔男子到其位于新山實達英達的食店,介紹她有關晶片卡。她便于6月24日和27日,分別前往代理公司處,替非法的越南籍女工和印尼籍女工各付1000令吉抵押金。

7月26日,巫裔男子先將一張藍色晶片卡交給她,她便付上2200令吉,前后共付4200令吉。

代理公司否認

當她得悉有關晶片卡是假卡,巫裔男子週四下午3時30分,曾上門欲收取2200令吉余額,她拒絕繳付。

另一方面,擁有20年經驗的合法外勞代理公司業者鄒嘉興說,兩三天前聽見客戶問起,也感驚訝,經他查詢,有關發出晶片卡的顧問公司,在漂白計劃下,並沒有在政府委託的代理名單內。

《中國報》于週六下午4時許致電有關外勞代理公司的職員依琳,對方堅稱其公司僅處理非法外勞漂白計劃,未協助申請和發出藍色的晶片卡,並指記者撥錯電話。

代理公司:只是會員卡

代理公司職員聲稱,有關晶片卡非工作准證,但卻是由移民局“大頭”(即高官)發出,一旦非法外勞被警方逮捕,可致電求救熱線,要求代理公司派員前往保釋非法外勞。

柯松達在記者會上致電有關外勞代理公司,名為依琳的女職員接電解釋,有關藍色晶片卡並不是“漂白計劃”下的工作准證,只是一張會員卡。

她解釋,非法外勞持有這張晶片卡,還是有可能被警方逮捕,但只要雇主致電求救熱線,有關顧問公司便會派員前往保釋非法外勞。

被取締可求助

她還強調,發出晶片卡的顧問公司,總部設在吉隆坡,其外勞代理公司只是幫忙雇主替外勞做出申請。

她還保證,有關公司是移民局高官設立,所以不用擔心。

柯松達與對方討價還價,對方同意從每張3200令吉的卡,減至2800令吉,並稱其公司營業至下午5時。

事后,柯松達嘗試撥電,但無人接聽。

1.jpg
上當的紀先生(左3)在柯松達的安排下,揭露被騙的經過;右3:獲授權處理漂白事務的鄒嘉興。

2.JPG
移民局發出的註冊證書。

3.JPG
政府並沒有授權任何公司為申請漂白的非法外勞製作卡片般的證件。

只要擁有一張“會員卡”,就等於擁有工作准證,非法外勞便可以免除被檢舉的麻煩?移民局官員表示:根本沒這回事。

一對表姐弟想替工人進行“漂白”卻陷入騙局,被騙了共5千200令吉。來自新山的紀先生(27歲、飲食業者)和表姐吳小姐(28歲)今早在馬青柔佛州分團公共服務及投訴局主任柯松達召開新聞發佈會上,揭露事件經過。

推出上述外勞“會員卡”的是一家總公司在雪州的“外勞咨詢公司”。上當的表姐弟是與這家公司的新山代理交易時上當。

這家總部在雪州的公司的運作已有一段時期,早些時經有人針對該公司發出的會員卡有所懷疑而投訴。但是這家公司相信目前尚繼續營運。

收費2千800至3千200

該外勞會員卡是一張印有外勞身份資料以及“一個馬來西亞”標誌的藍卡和該公司的名稱。卡的背面還有該公司的雪州電話號碼。

這家公司的代理員向聘請非法外勞的商家或雇主,以約2千800令吉至3千200令吉不等的代價,為外勞申請會員卡和“漂白”。代理員還聲稱不需要外勞的護照等證件,就可申請到合法外勞證。

繳訂金後獲藍卡‧紀先生:發現有詐取消支票

紀先生表示,在表姐的介紹下,一個名為扎伊的巫裔男子於6月30日找上他,並向他解釋可以協助處理漂白非法工人的事務。

紀先生說,當天經考慮後,他讓女工前往該代理公司在新山福林園的分行繳付1千令吉訂金。之後,扎伊於7月25日上門交出1張藍色的卡,並要收取餘下的2千200令吉費用。為免有詐,紀先生當時不給現金,而是開支票繳付了餘額。

他在取得代理公司發給印尼女工的卡片時,因察覺卡片上即沒有他的公司名字,卡片上的晶片看來也似是假造的,所以他及時取消開出的支票,不過他還是損失1千令吉訂金。

吳小姐披露,她是在這代理公司的代理員到她的餐飲店附近招生意時,向上門的扎伊付出4千200令吉現金,為2名非法外籍女工辦理漂白手續;其中1人的外勞卡在7月26日取得。

她表示,那名代理員向她表示,只要持有會員卡,就等於持有工作准證。

官員核對才知是假證件

她說,她在7月26日拿到藍卡後發現有異,並在8月4日前往移民局詢問,同時出示有關“會員卡”給官員核對。

移民局官員告知此它假證件,並表示移民局並沒發出這類證件。官員也叫她向警方報案。

她表示,昨天扎伊上門向她索討尚未付清的餘額,不過她沒再付款給對方。由於她已報案,所以當天她也沒向對方追討已付的錢,而是讓警方去採取行動。

另一方面,一名獲授權處理漂白事務的公司老闆鄒嘉興表示,每家獲授權的公司,都會擁有政府部門發出的授權書。

他指出,外勞親自上面辦理漂白手續後,都會拿到一張A4型註冊證書而不是一張小卡。

合法業者持政府委任書柯松達:僱主應小心查證

柯松達在新聞發佈會現場聯絡代理員扎伊的手機,扎伊向柯松達表示,他們所發出的卡,持有者不會遭警方和移民局逮捕。

柯松達在記者要求下第二次撥電給對方深入探問時,對方因柯松達要求減價,而將電話交給另一名叫做伊琳的華裔女子接聽。這名女子表示自己的老闆叫做詹姆斯,但顧客的事務都是她負責處理。

柯松達表示,合法業者都會持有政府部門發出的委任書,雇主應小心查證。他表示向警方反映這事件,並希望警方能夠採取行動。

移民局總監:僱主勿上當漂白計劃沒發“會員卡”
移民局總監拿督阿利雅斯指出,該局並沒有在6P外勞漂白計劃下發出任何的“會員卡”給僱主或非法外勞,因此更不能會有代理可以聲稱受委發出會員卡。

他今日接受星洲日報訪問時說,移民局沒有委任代理發出會員卡。

“我們沒有發出會員卡,也沒有委任代理這麼做,我希望國內僱主不要上當,如果有僱主覺得受騙,應儘速向警方做出投報。”

詢及該如何分辨是否是合法的代理時,阿利雅斯回應說,如果是受內政部委任的代理,必定有由該部出的證書,僱主或外勞可要求對方出示這份證書。

他指出,僱主或外勞也可登錄內政部網站http://www.moha.gov.my,查閱由當局委任的合法管理公司名單或致電03–88868000向內政部查詢。

thanks for info sharing…